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二回 揚州祝壽



  雙槳來時,有人似舊曲桃根桃葉。歌扇輕約飛花,蛾眉正奇絕。春漸遠,汀洲自綠,更添了幾聲啼鴂。十里揚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說。

  ──姜白石


  韓朋臉上變色,低聲說道:「劉兄,小弟有點事情,要出去一趟,明天咱們再來這裡相會。」正要站起身來,忽覺虎口一麻,手腕好像給加上一道鐵箍,原來是給劉抗抓緊了他的手腕。韓朋吃了一驚,顫聲說道:「劉兄,你,你這是──」

  劉抗哈哈一笑,道:「韓兄,咱們雖然多年不見,但畢竟曾經是過最要好的朋友,是不是?」

  韓朋越發吃驚,說道:「是呀,這許多年來我都在思念劉兄。雖然大家都上了年紀,咱們的友情可沒有變。」

  劉抗說道:「好,這就好了。我久慕揚州二十四橋之名,想去玩玩。咱們是好朋友,你應該陪我。」

  韓朋訥訥說道:「這個,這個──」

  劉抗面色一端,冷冷說道:「你有什麼緊要的事情,說來聽聽,或許我可以代你分憂。」

  韓朋甚是尷尬,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只好說道:「也,也不是什麼緊要的事情──」

  劉抗笑道:「既然不是什麼緊要的事情,那就留待明天再辦吧。你看這晚霞紅得多麼可愛,今晚的月色一定很好。咱們好友相逢,豈可錯過了今宵的二十四橋明月夜?」

  韓朋情知擺脫不掉,只好苦笑說道:「難得劉兄有這雅興,小弟自當奉陪、奉陪。」

  劉抗說道:「繆兄,你住在那裡?我和韓兄敘了舊就來找你。」

  他和韓朋手拉著手說話,不知內情的外人看來,十足像是好朋友在親熱談心,但卻瞞不過武學行家繆長風的眼睛。

  繆長風心裡想道:「他想必是找個僻靜的地方,盤問這姓韓的了。」當下說出了自己所住的客店名字,便即告辭。

  此時已是萬家燈火的時分,繆長風回到客店,進入房間。發覺房間裡的擺設,似乎有點異樣,留心察看,發覺是有人曾經搜查過這個房間。他的行囊給翻得衣物凌亂,但銀子、衣物卻沒一件遺失。

  繆長風想道:「這當然不是小偷的所為了,哼,是那姓伍那夥人幹的呢?還是我給鷹爪綴上了?」

  忽地後窗無風自開,跳進一條大漢。

  繆長風道:「好個小賊,我正要拿你,你倒先來找我了!」口中說話,一招大擒拿手法已是閃電般的使出來,疾抓那人的琵琶骨。

  那人一個沉肩縮肘,輕輕一撥,把繆長風的一抓化開,讚道:「好功夫,你姓甚名誰?快說實話!」

  繆長風這一招大擒拿手法,是他得意的絕招之一,給那人輕輕撥開,也是不禁吃了一驚,連忙退後一步,橫掌當胸,打量對方,只見這個人髯鬚如戟,相貌甚是粗豪。

  由於這人的相貌特別。繆長風驀然想起一個人來,失聲說道:「你可是遼東大俠尉遲炯麼?」

  那人哈哈一笑,說道:「不敢。在下正是尉遲炯。慚愧得很,我都記不起曾經在那裡見過你了。」

  繆長風道:「孟元超是我的好朋友,他常常和我提及閣下,兩個月裡,我和他同在北京,曾經見到快活張,知道尉遲大俠也在京中,可惜未能見上面。」

  尉遲炯道:「啊,你這麼說,我知道了。你敢情是繆大俠長風兄?」

  繆長風笑道:「大俠二字,在尉遲兄面前,我可是不敢當。那次大鬧北京之事──」

  尉遲炯打斷他的話道:「大家免除客套。北京之事,咱們慢慢再談,繆兄,你先告訴我,你剛從那裡回來?可曾碰上鷹爪?」

  繆長風道:「我和一位新結識的朋友,在臨江樓喝酒。是曾碰上幾個可疑的人物,卻不知是不是鷹爪?」當下將臨江樓上的遭遇,簡單扼要的告訴尉遲炯。

  尉遲炯道:「你這位新交的朋友劉抗,我也曾聽過他的名字。他是天地會的一個人物,綽號玉面判官,貌似文質彬彬的書生,卻是嫉惡如仇,出手狠辣。至於那個韓朋。我卻不知道了。」

  繆長風道:「姓伍的那一夥人,尉遲大俠知不知道他們的來歷?」

  尉遲炯說道:「這四個人我知道他們是黑道中人,卻沒會過。」想了一想,忽道:「那姓宗的是不是五十來歲的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如此這般相貌?」

  繆長風道:「一點不錯,尉遲大俠認識他?」

  尉遲炯笑道:「豈止認識,我曾和他交過幾次手呢!這人是扶桑派的叛徒宗神龍,暗中投靠了清廷的大內總管薩福鼎。」

  繆長風道:「怪不得這人的武功如此厲害。尉遲大俠,你是怎的來到這裡的?」

  尉遲炯笑道:「對,我突如其來,你想必摸不著頭腦,我是應該和你說明白了。揚州震遠鏢局分局的總鏢頭和我頗有交情,後天是他的六十壽辰,我是來給他祝壽的。」

  繆長風道:「小弟也正是來給他祝壽的。咱們後天一同去。」

  尉遲炯道:「我的房間就在你的對面。大約一個時辰之前,忽聽得有夜行人的衣襟帶風之聲從屋頂掠過,你知道我是在京中犯了案逃出來的,是以我不能不起疑心,疑心這是一個衝著我尉遲炯而來的鷹爪。

  「不料這人沒有闖進我的房間,卻偷偷進入你的房間去了。我聽得他在房間搜索的聲響,料想他一定是知道你不會很快回來,才敢於這樣大膽。但因我摸不清他的路道,便也不便冒昧出手。

  「這人的輕功頗為高明,我猜想他定然不是小偷。所以就在你的房間外等你回來。」

  繆長風笑道:「你大概猜想是黑吃黑吧?」

  尉遲炯笑道:「有這麼一點思疑。我設想了幾種可能,總之是料準了你不是普通人了。」

  繆長風忽地瞿然一省,說道:「不好。」尉遲炯道:「什麼不好?」繆長風說道:「劉抗約了韓朋在二十四橋『敘舊』。我看韓朋不像是個好東西。」

  尉遲炯道:「你是怕劉抗著了他們暗算?」

  繆長風道:「是呀。你想宗神龍可說是大內總管薩福鼎的頭號鷹爪,有他這樣的人物來到揚州,而他又是和韓朋相識的!」

  尉遲炯道:「對,防人之心不可無。那麼咱們──」

  繆長風說道:「我到他們約會之處察看,尉遲兄,你留在這裡。」他因為尉遲炯是「欽犯」身份,不宜輕易露面,故此寧可獨自前往。

  尉遲炯知他心意,笑道:「你是怕我惹事生非對不對?也好,我就留在這裡看守。若是還有鷹爪前來,我定然把他拿下。」心想:「以繆長風和劉抗的本領,對付一個宗神龍那是綽綽有餘。即使宗神龍這邊再加上了伍宏那一班人,也不是他們對手。」是以也就放心讓繆長風單騎前往了。他將一支蛇焰箭交給繆長風,說道:「二十四橋離開這間客店不過三四里路,倘若敵人太多,你把這支蛇焰箭射上天空,我會看得見的。」

  ※※※

  韓朋惴惴不安的跟著劉抗走向二十四橋。

  二十四橋是揚州的一個名勝,並非有二十四座橋。它原名紅藥橋,相傳古代有二十四個美人吹簫於此,因此得名。唐代名詩人杜牧有「寄揚州韓綽判官」一詩:「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說的就是這一座橋。(羽生按:此一說法,根據《揚州畫舫錄》。另一說法,據云揚州在唐代確有二十四座橋,見沈括之《補筆談》。但此處應以前一說法為正。)

  玉宇無塵,銀河照影;湖光勝雪,橋影流虹。劉抗笑道:「韓兄,你還記得那年咱們在西湖斷橋橋邊夜話之事麼?」

  韓朋本是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不知劉抗要如何對付他的。聽得劉抗和他思憶往事,稍稍放了點心,說道:「讓我想想看,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第二天,你就單身北上,尋師訪友去了,對不對?」

  劉抗說道:「難得你記得這樣清楚。那麼想必你還記得,那天晚上,咱們在斷橋遙望對面的岳墳,同聲朗誦岳武穆的滿江紅詞。那時你我都有一番抱負,大家共勉:莫等閒白了少年頭?」

  韓朋強笑道:「你不說我幾乎想不起來了。不錯,是有這麼一回事。唉,但說來慚愧,劉兄,你如今是名播江湖,小弟卻是風塵碌碌,一事無成。」

  劉抗說道:「不見得吧,聽說你近年很得意呢。」

  韓朋心頭微凜,說道:「你是聽誰說的?小弟年來株守家園,那談得上什麼得意。」

  劉抗說道:「怎樣叫做『得意』,各人看法不同,咱們暫且不談這個。韓兄,你看這二十四橋比斷橋如何?」

  韓朋莫名其妙,心道:「他倒有興致和我談論風景?」說道:「一是揚州佳處,一是杭州勝景。我看是各有各的好處,很難比較,也不必比較。」

  劉抗說道:「說得是。但指點江山,縱談人物。我看揚州和杭州也有一樣相同。」

  韓朋說道:「那樣相同?」

  劉抗緩緩說道:「兩個地方都曾有過一位民族英雄,留名青史!岳武穆在臨安(即南宋時代杭州的名稱)支撐了宋室的半壁江山,寫下了滿懷忠憤的滿江紅詞;史閣部(明末忠臣史可法)死守揚州,城破不屈而死,也曾以熱血寫下史詩。他們兩人的抗敵事蹟,豈不足以先後輝映?」

  韓朋不敢搭腔,默默無言的和他踏上二十四橋。

  劉抗斜倚欄桿,又說道:「聽說史閣部曾在這橋上誓師抗清,今夜我特地和你到這二十四橋,就是恐怕你記不起這些英雄事蹟。」

  韓朋苦笑道:「劉兄,小弟株守家園,早已沒有少年時代的豪氣了。我這副料,本來就不是英雄。」

  劉抗說道:「咱們不必做英雄,但總不能忘記了咱們是漢人。如今你我身在揚州,難道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這些慘酷的史事,你都忘記了麼?」

  韓朋澀聲說道:「我只想平平凡凡過這一生。記得又怎麼樣,不記得又怎麼樣?」

  劉抗說道:「我並沒有要勉強你和我去冒抄家滅族之險,但你若還記得國仇家恨,即使不是與我站在一條道上,至少也不該為虎作倀,助紂為虐!」說至此處,聲色漸厲。

  韓朋道:「小弟縱然不肖,尚不至如此!」

  劉抗說道:「好,那麼請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那姓宗的是什麼人?」

  韓朋說道:「他是扶桑派的名宿,姓宗,名神龍。」

  劉抗道:「你是怎麼和他結交的?」

  韓朋似乎有了幾分著惱,說道:「劉兄,你是審問我呢?還是和我敘舊呢?宗神龍好歹也是一位武林前輩,結識一位武林前輩,又有什麼錯了?」

  劉抗「哼」了一聲,說道:「宗神龍早已給逐出扶桑派了,你不知道他現在幹的是什麼嗎?」

  韓朋吃了一驚,硬著頭皮說道:「不知道!」

  劉抗冷冷說道:「他早已投靠了清廷的大內總管薩福鼎了。」

  韓朋暗暗叫苦,心道:「原來他早已知道了宗神龍的秘密。唉,我本來不想捲入這個漩渦,但只怕實說出來,他也未必能夠原諒我了。」

  劉抗雙眸炯炯的盯著他,韓朋佯作大驚的神氣說道:「真的嗎?」

  劉抗緩緩道:「韓兄,你是讀書人,你應該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是百年身這兩句話!你若是上了宗神龍的當,現在和我實話實說,猶未為晚。否則,哼哼,縱使我念在舊情,江湖上的俠義道只怕也不會放過你!」

  韓朋冷汗直流,說道:「劉兄,你叫我說什麼呀?」

  劉抗說道:「宗神龍約你在揚州相會,究竟有什麼企圖,姓伍的那夥人,又是什麼路道?」

  韓朋訥訥道:「沒什麼呀,只不過是偶然碰上罷了。我只知道伍宏以前是黑道上的一尊人物,其他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劉抗說道:「韓朋,我今日和你說了這許多話,無非是想你及早回頭,莫要誤入歧途。你定然執迷不悟,可休怪我絕情。我總能查得個水落石出。好,言盡於此。你好自為之吧,告辭!」

  韓朋大驚叫道:「劉兄,回來。我說,我說!」心中盤算:「是全部告訴他呢,還是揀點無關重要的告訴他呢?」

  那知盤算未定,暗箭已是突然飛來!

  暗箭而且還不止一技,劉抗呼的一掌拍出,打落兩枝,把手一抄,接了兩枝,但還是有一枝射著了韓朋!

  劉抗低頭一看,只見這兩枝「暗箭」竟是三寸多長的柳枝。看來那人是隨手折下一枝柳枝,分為五段,用作暗器的。最上乘的武功可以摘葉飛花傷人立死,這手功夫雖然還不足與之相比,但也是從這門上乘武功脫胎而未,頗足以驚世駭俗了。

  韓朋慘叫了一聲,暈了過去。劉抗是個武學的大行家,聽他叫這一聲,卻知他傷得雖然不輕,尚未足以致命。當下勃然大怒,喝道:「偷施暗算算得什麼好漢,有膽的和我見個真章!」口中說話,飛身就向那人撲去!

  那人凝身止步,沉聲說道:「你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本來聽他這樣的語氣,是要迎擊劉抗的,但就在他正要轉身的時候,柳樹叢中忽地又有一條黑影疾竄出來,那人一句話未曾說完,急急忙忙又往前跑了。

  從柳樹叢中竄出的這個人正是繆長風。

  劉抗只差三步沒有追上那人,轉眼間他已跑到十丈開外,心裡不由得暗暗叫了一聲「慚愧!」

  繆長風卻已攔著那人去路,喝道:「往那裡跑!」唰的一劍就刺過去。他已知道對方是勁敵,這一劍使得勁道十足,凌厲非常!

  那人腳步不停,手裡張開一把摺扇,摺扇輕輕一撥,平托劍身,繆長風那柄長劍竟然給他引出外門,搠了個空。說時遲,那時快,那人摺扇一合,當作判官筆使,立即便點繆長風的穴道。

  繆長風雖驚不亂,劍鋒一轉,抖起七朵劍花,一招兩式,護身攻敵。他抖起的七朵劍花,落下之時,可以分為七個劍點,同時刺對方七處穴道。

  不料那人使的乃是虛招,摺扇一點下撥,驟然間已是從劍花錯落之中突圍而出。

  劉抗喝道:「接我一掌!」覷準那人逃走的方向,搶快一步堵截,那人哼的一聲,左掌拍出,右手拿的摺扇,反手一揮。

  雙掌相交,劉抗身形一晃,退了一步。那人反手撥開繆長風刺來的一劍,閃電般的從劉抗身邊掠過。繆長風恐怕誤傷劉抗,連環三劍,只刺一劍,轉眼之間,那人已跑得遠了。

  繆長風道:「咱們先看看韓朋吧。」

  韓朋給樹箭射著小腹,繆長風以封穴止血之法急救,點了他傷口附近的穴道,把樹箭拔出,給他敷上了金創藥。韓朋悠悠醒轉。

  韓朋一醒過來,便即罵道:「宗神龍,你,你好狠!」他剛才沒有見著那人面目,只道暗算他的必是宗神龍無疑。

  劉抗說過:「那個人不是宗神龍。繆大哥,你可知道是什麼人嗎?」

  繆長風道:「那人我也從沒見過。不過──」

  劉抗道:「不過怎樣?」

  繆長風若有所思,半晌說道:「能用摺扇點穴兼作五行劍用的人,武林中沒有幾個。這人所使的招數與中原各大門派又是都不相同。我心目中已是疑心一個人了,不過咱們還是回到客店,見了尉遲炯再說吧。」

  劉抗又驚又喜,說道:「啊,尉遲大俠也來了這兒嗎?」

  繆長風道:「不錯,他和我正是住在同一間客店。他曾和我說起,他也是知道你的。這位韓兄傷得很重,也該找個地方給他調治,不如大家都到那間客店暫且住下吧。」

  劉抗笑道:「咱們扶一個受傷的人進入客店。只怕會嚇壞了店方。不過,也只好如此了。」當下背起韓朋,與繆長風逕奔客店。

  到了那間客店門前,正巧碰著尉遲炯送客出門。尉遲炯見他們扶著韓朋回來,吃了一驚,說道:「這位可是劉兄弟?」劉抗說道:「小弟正是劉抗。這位是我的朋友,名喚韓朋。」尉遲炯道:「好,大家進去再說。」

  那客人道:「啊,原來這位就是劉爺,尉遲大俠,你們有事,我不耽擱你們了。明天請和貴友早到。」

  客人走後,繆長風道:「這位客人是誰?」

  尉遲炯道:「他是王元通的弟子。王元通的消息很是靈通,知道我來給他祝壽,我還未登門,他已經派人來迎接我了。我說要等待一個朋友,答應了他,明天一早,和你同去。」

  客店的主人果然甚是吃驚,但因他已知道尉遲炯是王元通的客人,雖是吃驚,卻也只得收容。幸好此時已過了三更時分,其他的客人都已睡了,沒人瞧見。尉遲炯給了他一錠銀子,說道:「你別聲張,明天我就把他搬走。」店主人道:「你老放心,你們是王總鏢頭的貴賓,貴友就是留在這兒,我也會盡心調護。」

  進了房間,尉遲炯以本身真力替韓朋推血過宮,這樣他的瘀血就可以去得快些,再敷一次金創藥就可以確保性命無憂了。忙過之後,尉遲炯道:「讓這位韓大哥多歇一會,現在請你們告訴我吧,他是受誰所傷?這個傷可是有點奇怪呀?」

  繆長風笑道:「你瞧出什麼奇怪來了?」

  尉遲炯道:「這不是普通的箭傷。我看這枚暗器要比透骨釘略大,比袖箭略小,但決非鋼鐵打成的暗器。二十四橋邊有許多柳樹,大概是那人信手折下柳枝,以上乘內功當作甩手箭用來傷韓朋的吧?他的功夫雖然未算爐火純青,亦已屬於摘葉飛花之類的上乘內功了。這暗器傷人的手法和中上各大門派也不相同,哈,那人是不是宗神龍?」

  繆長風見他說得有如目睹,好生佩服,笑道:「尉遲大哥,你猜得雖不中亦不遠矣!我也懷疑這個人是扶桑派的一名絕頂高手。」

  當下繆長風把那個人的形貌說出來,說道:「他戴著一頂闊邊草帽,遮過了半邊臉孔,但還是看得出來,大概只有三十多歲年紀,像是個書生模樣。」

  尉遲炯吃了一驚,說道:「中年書生,用一把摺扇當作兵器?這、這──」

  繆長風道:「這人是誰?」

  尉遲炯道:「真是這樣的話,這人就一定是牟宗濤了。嗯,這可真是令人有點難於置信。」

  繆長風道:「尉遲大哥,我要告訴你一樁事情。我在北京碰見快活張和李麻子,他們曾經親眼見到牟宗濤在統領府中出入。」當下把他所知的有關牟宗濤與北宮望勾結的種種事情告訴尉遲炯。

  尉遲炯嘆口氣道:「我本來也是有點疑心他的了,只因他曾經在我遭受鷹爪圍攻的時候拔刀相助。我才以為是自己錯疑了他。想不到原來那次的事情也是他和北宮望串通了的陰謀。」

  劉抗這才知道繆長風要留到現在才道出那人是誰的用意,那是要讓尉遲炯來證實那個人是牟宗濤。說道:「我聽說牟宗濤和宗神龍是不和的,不知可是真的麼?」

  繆長風道:「不錯。牟宗濤與北宮望暗中勾結,宗神龍則早已投靠了薩福鼎,武林中許多人都知道的了。」

  劉抗說道:「這麼說來,恐怕是薩福鼎和北宮望都派了高手來到揚州的了,難道這些人都是來給王元通祝壽的嗎?王元通不過是一個分局的鏢頭,薩福鼎、北宮望何須向他討好。料想其中必定另有圖謀。」

  此時韓朋已經恢復幾分精神,說道:「繆大俠、劉大哥,你們救了我的性命,你們不盤問我,我也應該實話實說了,唉,說來慚愧,劉大哥,你,你肯原諒我嗎?」

  劉抗說道:「知過能改,善莫大焉。韓大哥,我就是等你這一句話。」

  韓朋說道:「這件事要從我的岳父說起。小弟是前年成的親,劉大哥想必你已經知道?」

  劉抗說道:「聽說韓兄入贅高門,婚姻得意,小弟還未曾向你賀喜呢。」

  韓朋苦笑道:「什麼高門,我的岳丈有幾個錢倒是真的。他是長蘆的鹽商。」

  長蘆鎮在河北滄州境內,滄州是長江以北最大的鹽產區,長蘆鎮是運銷中心,設置有鹽運使,管理境內的食鹽專賣。北五省的食鹽,大半仰仗長蘆供應,就稱了「長蘆鹽」。

  揚州長蘆,一南一北,在這一方面倒是地位相同,兩地的鹽商都是習於奢靡,生活豪華,業中鉅子,富可敵國。

  尉遲炯道:「這麼說,令岳並非武林中人,怎的卻和老兄今日之事有了牽連?」

  韓朋道:「他雖然不是武林中人,但與揚州鹽商卻有大宗的生意往來,因此也是震遠鏢局揚州分局的主顧。小弟和這裡的王總鏢頭,就是由於敝嶽的關係認識的,勉強也說得上是有點交情。」

  劉抗道:「這又怎樣?」

  韓朋說道:「有一天長蘆鹽運使把我們翁婿請到他的衙門,我還只道是普通應酬,想不到宗神龍那廝竟也在座!」

  劉抗說道:「如此說來,你是早就知道宗神龍身份的了?」

  韓朋滿面羞慚,道:「我是不該瞞騙你的,不錯,那日一見面,他就和我表明他的身份了。」

  劉抗說道:「他要你幹什麼?」

  韓朋說道:「他要我充當說客。」

  尉遲炯詫道:「說客,什麼說客?」

  韓朋說道:「他知道我與王元通相識,說是他也要來揚州給王元通祝壽,叫我給他引見。同時有一件機密之事,請我去說服王元通幫他的忙。」

  劉抗笑說道:「不出所料,祝壽果然只是一個藉口。那是什麼機密之事,你可以說嗎?」

  韓朋說道:「宗神龍要在壽筵中捉拿一個欽犯,是以必須向王元通打一個招呼,王元通即使不能幫他的忙,也決不能攔阻。」

  尉遲炯道:「他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麼?」

  韓朋說道:「宗神龍打的是如意算盤,到時他準備向那人挑釁,假作是江湖上的私人恩怨,將那人捉了就走,那人既是欽犯,他必然恐怕連累王元通,諒他不敢自己表明身份。這樣一來,只要王元通肯替他遮瞞,別人也就不會知道個中真相了。」

  尉遲炯皺皺眉頭,說道:「他以為王元通會答應他?」

  韓朋說道:「王元通有家有業,他又准許王元通置身事外,是以料想王元通不敢不依。」

  尉遲炯道:「我看王元通未必是這樣的人吧?」

  韓朋說道:「我也是這樣說,但宗神龍卻非要我給他試一試不可。」

  劉抗道:「那你就答應了?」

  韓朋說道:「我的岳丈受他威脅,一口答應了他。我又有什麼辦法,除非我不要妻子。」

  劉抗說道:「那你現在就不怕連累妻兒了麼?」

  韓朋苦笑道:「如今他們已然要取我的性命,我還有什麼顧忌?」

  尉遲炯說道:「你不用擔心,我給你想個辦法,讓你的妻兒不受連累。但那欽犯是誰?宗神龍可曾告訴了你?」

  韓朋說道:「他怎肯告訴我?當然,我也不敢問他。」

  尉遲炯暗自想道:「難道這欽犯是我?但宗神龍怎能知道我一定會來揚州給王元通賀壽?」當下說道:「好,多謝你把這個秘密告訴我們。你的傷還未好,不宜勞累,我這裡有顆丸藥,功能固本培原,你服了它好好的睡一覺。」

  韓朋吞了那顆九藥,片刻之後,「卜通」就倒。劉抗看他不似是睡著了覺,伸手一摸,只見他手足冰冷,呼吸也沒有了。劉抗不由得大吃一驚,說道:「尉遲大俠,他已經對咱們悔過了,你怎的還殺了他?」

  尉遲炯笑道:「不是如此,焉能令他妻兒免禍?你放心,他不是真死。」

  劉抗道:「啊,這是什麼丸藥?」

  尉遲炯道:「這丸藥可以令他呼吸斷絕,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死了一樣。但只是沉睡三日,便會醒過來的。」

  繆長風道:「楊牧也曾裝死過的,會不會給北宮望識破呢?」

  尉遲炯道:「我雖是師楊牧的故智,但和楊牧的假死卻又不同。楊牧的棺村裡裝的是石頭,不敢讓人家揭開來看。我這個棺村裡裝的卻確實是韓朋的『屍身』。劉兄,你知道他在揚州的住所吧?」

  劉抗說道:「知道,他是住在一個和他岳父有生意往來的鹽商的家裡。」

  尉遲炯道:「明天你買一副棺材,把他的『屍體』送到那個鹽商家裡,就說他是暴病身亡好了。那鹽商必定驚慌,然後你自告奮勇,替他運棺北上。我想宗神龍也一定會有人到那鹽商家裡打探的,你就故意打開棺蓋,讓他們『瞻仰』遺容。」

  劉抗笑道:「這計策好是好,只是王家的這一場熱鬧,我可是瞧不成啦!」

  商量定妥,第二天便依計行事,劉抗買了一副棺材,裝上靈車,運往那鹽商家裡。尉遲炯、繆長風連袂上震遠鏢局的揚州分局,給老鏢頭王元通祝壽。

  一路上,只見三山五嶽的好漢,絡繹不絕,都是上王家的。尉遲炯笑道:「王元通雖然只是主持一個分局,交遊卻很廣闊,今天這個場面,看來倒是很不小呢。只可惜少了一位朋友。否則可就更熱鬧了。」

  繆長風笑道:「你說的這位朋友是──」

  尉遲炯笑道:「這個人也是你的好朋友。我和他可說得是一如見故,意氣極之相投。」

  繆長風恍然大悟,笑道:「哦,原來你說的是孟元超。」

  尉遲炯道:「不錯,我說的正是孟元超。蘇州是他第二故鄉,如果他在蘇州,想必也會來揚州趁這趟熱鬧的。」

  繆長風黯然說道:「我也很掛念他,但他遠在薊州,薊州蘇州,字體很似,卻是一南一北相隔千里,只怕是,難見著了。」

  尉遲炯笑道:「我盼望和他相聚,但說是這樣說,其實他還是不來的好。他和我一樣,也正是欽犯的身份啊!」

  繆長風正容說道:「北宮望早就知道孟元超去了薊州,不會派遣宗神龍到這裡捉拿他的。尉遲大俠,這個欽犯恐怕就是指你!」

  尉遲炯哈哈笑道:「我倒很想和宗神龍再打一架,但看來這個欽犯還是另有其人,否則昨晚那個夜行人就該來搜我的房間了。」

  繆長風笑道:「可惜我還夠不上資格做個欽犯。宗神龍也不認識我。昨晚的事情,我看只是因為我和劉抗曾在一起,賭酒贏了他們,是以他們起了疑心,想要查清楚我的底細吧?」

  尉遲炯沉思半晌,說道:「恐怕不會這樣簡單!」但這「欽犯」是誰,他可還是猜想不到。

  ※※※

  他們更猜想不到的是,孟元超和林無雙已是來到揚州。孟林二人來到揚州的時候,正是他們前往王家的時候。

  孟元超一看時候還早,說道:「咱們不如晚上才去,待客人大多散了,免得惹人注目。」

  林無雙道:「不錯,反正咱們趕得上在今天這個日子給他祝壽就行啦,晚點去亦是無妨。但還有大半天的時間,咱們卻到那裡消遣?」

  孟元超道:「揚州名勝之地很多,咱們可沒這許多餘暇遊山玩水,但有一處地方卻是應該去的。」

  林無雙道:「什麼地方?」

  孟元超緩緩說道:「史公祠。」

  林無雙道:「這位史公,是不是明末那位殉難揚州的大忠臣史可法?」

  孟元超道:「不是這位忠臣,揚州人怎會為他立祠?我也不會要和你去拜謁他的祠墓了。」

  林無雙道:「啊,原來揚州建有史閣部的祠墓,咱們既來到到此間,這是非去不可。」

  原來清代到了乾隆年間,改用高壓與懷柔的雙管齊下政策,清兵入關之初,揚州、嘉定二地屠戮最慘,乾隆為了緩和民憤,是以准許揚州為史可法立祠。

  史公祠的所在,揚州無人不知,他們很容易就找到了。祠堂沒人看守,這天冷清清的只有他們兩個遊人。

  祠堂裡掛滿檻聯,正殿當中懸掛的一副聯語是:「一代興亡關氣數;千秋廟貌傍江山。」

  林無雙皺眉說道:「這副聯寫得不好,韃子佔了咱們漢人的江山,難道只是一種『氣數』嗎?史可法若然相信興亡只關『氣數』非人力所能挽回,他也用不著死守揚州,抵抗清兵了。不如順著『氣數』,向『真命天子』投降罷啦。」

  孟元超笑道:「不錯,這是騙人鬼話。但你可知道這副對聯的來歷麼?」林無雙說道:「你說來聽聽。」孟元超道:「這副對聯是修葺史閣部祠墓的那個揚州知府謝啟昆寫的,他捏造了一段『鬼話』。說是夢見史可法,他問史可法道:『公祠中少一聯,應作何語?』史可法就教他寫這副對聯。當然這段鬼話只能騙愚夫愚婦,不過這副對聯卻是別有用心,謝啟昆是要百姓不要仇恨他的韃子皇帝,因此也就只能把興亡歸之氣數了。但話說回來,當時他這副對聯若不是這樣寫,他的烏紗帽固然保不住,這個祠墓也未必能夠建成。」

  林無雙道:「啊,原來如此,就怪不得了。」

  孟元超道:「不過這裡的對聯還有一些是寫得不錯的,大概是因為時間過得久了,清廷為了故示寬大,也就不理會這麼多了。咱們看下去。」

  林無雙唸一副對聯道:「讀生前浩氣之歌,廢書而嘆;結再世孤忠之局,過墓興哀。」說道:「這副對聯寫得好些,但只是一片傷感,灰溜溜的,也算不得上乘之作。」孟元超笑道:「你瞧這位撰聯的人是誰。」林無以道:「啊,原來這個人是個什麼『太史』名叫蔣心餘。」

  孟元超笑道:「這蔣心餘是清廷的翰林(按:清例修史屬之翰苑諸臣,故翰林亦稱「太史」)一位太史公,能夠寫出這樣一副對聯,也是難得了,不可苛求。」

  再看下去,墓柱聯寫的是:

  「心痛鼎湖龍,一寸江山雙血淚;

  魂歸華表鶴,二分明月萬梅花。」

  林無雙搖了搖頭。說道:「也不好,什麼心痛鼎湖龍,這只表揚史可法對皇帝的忠心而已。大概也是什麼官兒寫的。」

  孟元超道:「這副不知道是誰寫的對聯,似乎好一些了。」林無雙唸道:「生有自來文信國,死而後已武鄉侯。」說道:「武鄉侯是諸葛亮,後一句用的是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典故,這我知道。文信國想必是指宋未的大忠臣文天祥了,但『生有自來文信國』,我卻不知用的是什麼典故?」

  孟元超道:「這不是典故,是民間的一個傳說。相傳史可法的母親夢見文天祥來投生。」

  林無雙笑道:「這雖然也是鬼話,但卻表現了百姓敬仰民族英雄的心理。比那個什麼謝知府造的鬼話好得多了。但這副對聯還是稍欠文采。」

  孟元超道:「你再看這副對聯,滿意了吧?」

  這副檻聯懸掛在偏殿,寫的是:

  「殉社稷,只江北孤城,剩水殘山,尚留得風中勁草;

  葬衣冠,有淮南坯土,冰心鐵骨,好伴取嶺上梅花。」

  林無雙這才讚道:「不錯,這副對聯夾敘夾議,有史實,有感情,又有議論,的確是文采斐然。江北孤城,淮南坯土,那是切合史可法死守揚州的故事。風中勁草,嶺上梅花,這是頌讚他的品格。丈夫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這就是勁草、梅花的風格。做人是該做風中勁草,做雪梅花。這樣的對聯是比只讚揚他對君主的忠心好得多了。」

  孟元超笑道:「你的這段注釋足以和原聯比美,說得真好。」林無雙笑道:「我沒有讀過許多書,胡亂說說,你別拿我取笑。」

  兩人本來還要再看下去,忽聽得外面有腳步聲,但還在遠處,未曾走近祠堂。孟元超道:「咱們來了半天,總算又有兩個遊人來了。嗯,敢於來遊史公祠的人,即使不是我道中人,也是得有一些膽量的了。」

  不料這兩個人卻沒進來,只聽得他們拍了兩下手掌。

  隨即聽得又是兩下掌聲,孟元超皺了皺眉,低聲說道:「這次來的三個人,看來大概是什麼江湖人物在這裡秘密約會。」林無雙道:「既然如此,咱們趕快溜走,別給他們碰上。」孟元超沉吟半晌,說道:「偷窺人家的秘密,固然是江湖大忌,但倘若同道中人,豈不又是失之交臂?」

  話猶未了,腳步聲已經停止,兩方面的人似乎業已會合。有一個人哈哈大笑起來,另一個人卻發出「嘿嘿嘿」的一連串乾笑。

  孟元超吃了一驚,心道:「這兩個人的笑聲,怎的我都似曾相識?」心念方動,只見林無雙變了面色,在他耳邊悄悄說道:「一個是宗神龍,一個是牟宗濤!」

  孟元超當機立斷,說道:「他們現在是在外面松林之中,咱們從後門出去,聽他們說什麼。」

  兩人放輕腳步,經過史可法的衣冠塚,走上山坡。林無雙道:「我進去看,你在這裡暫且躲藏。我若是給他們發現,你再出來。」孟元超的輕功不及林無雙,孟元超知道她是恐怕自己給敵人發現。宗神龍和牟宗濤的武功都是非同小可,一給發現,只怕就難以脫身了。孟元超道:「好,但你不要走得太遠。」

  林無雙找了一棵枝葉茂密的古松,躍上樹頂,掩蔽身體,聚攏目光,朝那聲音來處看去。只見宗神龍和兩個人正在緩步向著牟宗濤,和牟宗濤同來一起的那個人竟是御林軍的副統領石朝璣。

  宗神龍發出了一連串的嘿嘿嘿乾笑之後,說道:「牟宗濤,我以為你的眼睛已經沒有我這個師叔了。」

  在宗神龍後面的一個老者笑道:「兩位本是同門,如今又是一條道上的人,就且看在我楚天雄和石大人的份上,過去有什麼樑子,盡都化解了吧。」

  牟宗濤道:「楚老先生說得好,宗師叔,咱們現在是利害相同,所以我願意接受石副統領和楚老先生的調停,你若沒有誠意,那也就算了。」

  石朝璣忙道:「請大家以大局為重,別說意氣的話。」

  宗神龍哈哈笑道:「衝著你叫我這聲師叔,我焉能還記舊仇。好,那咱們就好好談談吧。」

  石朝璣忙道:「且慢。魏兄弟,你到祠堂裡面看看,有沒有人?」

  一個臉黃肌瘦的漢子笑道:「祠堂裡面有人,諒也聽不見這裡的說話。」

  石朝璣道:「還是小心點好,說不定有懂得伏地聽聲的武林中人呢。」

  那姓楚的老者說道:「按說今日是王元通的壽辰,江湖上的朋友來到揚州,定必是前往他家拜壽。不過小心一點總是好的,你還是進去看一看吧。」

  石朝璣道:「碰上遊人,你給我盡都殺了。」

  那姓魏的漢子道:「殺錯了正當的紳商怎辦?」

  石朝璣笑道:「正當的紳商在春秋兩祭,或者會跟從自命清高的士大夫前來弔祭;平常的日子來這史公祠的遊人多半不是『善類』,你儘管殺,殺錯了有我擔當。」

  那姓魏的漢子笑道:「好,魏慶遵命。那個來遊史公祠的就算那個倒楣吧!」

  林無雙聽得毛骨悚然,想道:「做官的人,心腸怎的這樣狠毒!唉,想不到我的表哥竟會和他們走上一路。」

  孟元超更是吃驚,他伏地聽聲,聽得雖然不很清楚,但卻知道那些人是誰了。宗神龍、牟宗濤、石朝璣這三個人他是早已知道的,另個兩個人,那姓楚的老者正是曾在雲紫蘿老家和他交過手的那個通天狐楚天雄,那姓魏的漢子則是昨日曾與劉抗賭酒的那個魏慶。孟元超並未見過魏慶,但也知道江湖上有這麼一號人物。孟元超心裡想道:「只宗、牟二人,我與無雙已難取勝,再加上這三個高手,我們如何能抵敵?無雙和他們距離這樣近,莫要給他們發現才好。」

  魏慶離開之後,楚天雄說道:「我給你們把風,你們自己人好好談一談吧。」

  牟宗濤道:「宗師叔,我知道你是來捉拿欽犯的。今日的形勢,咱們合則兩利,分則兩危。」

  宗神龍道:「聽說你昨晚曾經碰上強敵,那人是誰?」

  牟宗濤道:「我把那人的形貌和武功告訴了楚老先生,據楚老先生說,這人恐怕是江湖上著名的遊俠繆長風。」

  宗神龍點了點頭,說道:「我也猜想是他。還有什麼厲害的對頭嗎?」

  牟宗濤說道:「我們這裡聽到的風聲,那『正點兒』十九日會來到揚州,他是有金逐流陪同來的。」

  宗神龍吃了一驚,說道:「這消息可真?」

  牟宗濤笑道:「宗師叔,你不用吃驚,我和金逐流也還有點交情,到時我會設法調虎離山,即使此計不成,有楚老先生和石大人幫你的忙,料想也還是可以對付得了金逐流的。」

  宗神龍「哼」了一聲,說道:「這麼說來,然則你是想置身事外了?」

  牟宗濤淡淡說道:「我是奉了北宮望統領之命,是不露面的。」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