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四回 英雄肝膽



  百年復幾許?慷慨一何多!子當為我擊筑,我為子高歌。招手海邊鷗鳥,看我胸中雲夢,芥蒂近如何?楚越等閒耳,肝膽有風波。

  ──張惠言


  此時已是紅日當中,正午時分。孟元超道:「你的意思是不等金大俠回來了?」

  冷鐵樵道:「金大俠不知什麼時候才回來,現在已是午時,韓朋又未曾替我預先接頭,海砂幫的羅幫主恐怕不會在王家過夜,咱們去得晚了,萬一他已經離開,豈非誤了大事?

  「我與韓朋在這裡約會金大俠是知道的,他卻不知道韓朋業已遭害,他回來找不見我,當會以為是韓朋已經帶領我前往王家了。」

  孟元超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林姑娘和金大俠夫妻乃是至交,金大俠找不著她,怎能放心得下?待他發現這是騙局之時,恐怕已經遲了。為了預防萬一,咱們冒一冒險先往王家,這個險也是應該冒的。不過,冷大哥,認識你的人恐怕不少,你是不是改一改裝比較好些?」

  冷鐵樵道:「我已有了準備,喏!這是以前華山醫隱華天風送給我的易容丹,無須化裝,便可改容易貌,你也用一顆吧。」

  兩人塗上了易容丹,彼此審視,只見對方果然好像變了個人,不覺都笑起來。孟元超道:「除非十分相熟的老朋友才能認出咱們,咱們雜在賓客之中,我看大概是混得過去了。」

  冷鐵樵笑道:「好,你都說行了,咱們就走吧。不過,你也不能等待那位林姑娘回來了,你要不要在這裡當眼之處留個字給她?」

  孟元超道:「也好。」當下用寶刀在他剛才躲藏之處的一棵樹上,刻了「平安」二字,說道:「她多半是不會回來,若果回來,看見平安二字,料想她也會猜想得到我是去了王家了。」心裡想道:「無雙的輕功不在那頭老狐狸之下,大概可以擺脫他吧?」他雖然知道了只是通天狐楚天雄一個人去追趕林無雙,料想林無雙不至於有太大的危險,但心裡總還是有點兒惴惴不安。

  ※※※

  林無雙的輕功與楚天雄不相上下,內力的悠長卻是有所不如,風馳電掣,跑了一程,距離漸漸拉近。林無雙驀然一省,想道:「我往城裡跑,看他可敢追來?」

  楚天雄見她跑上郊道,立即知道她的心意,身形一掠,距離拉到三丈之內,猛地喝道:「鬼丫頭,往那裡跑?給我躺下來吧!」一揚手,以「劉海灑金錢」的手法擲出一把銅錢。

  林無雙頭也不回,反手一劍,使出秘笈絕招,劍光電閃,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那一大把銅錢都給她打落!

  這一手「劉海灑金錢」的暗器功夫,本是楚天雄看家本領之一,他想不到林無雙的劍法竟然精妙如斯,滿以為最少有兩三枚銅錢可以打著她的,不料連衣角都沒沾著。

  但林無雙給他阻了一阻,兩人之間的距離卻是拉得更近了。楚天雄喝道:「臭丫頭,跑不了啦!」飛身撲上前去,隨手又是一把錢鏢。

  林無雙若用前法舞劍撥落錢鏢,距離如此之近,勢必被他抓著,百忙中只好施展絕頂輕功,一個鷂子翻身,斜竄數丈。

  就在此際,路上剛好有個人跑來,楚天雄的錢鏢沒打著林無雙,卻有一枚從那人額邊擦過,那人喝道:「好呀,又是你這頭老狐狸給我碰上了,來而不往非禮也,讓你也嚐嚐我的暗器滋味!」頓然間好像冰雹亂落,這人發出的暗器竟是一顆顆亮晶晶的珠子,突然在空中全都裂開,化作一片寒光冷霧,楚天雄被籠罩在寒光冷霧之中,饒是他內功深厚,也不由機伶伶打了一個冷戰。

  原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江南大俠陳天宇的次子陳光世,他所發的暗器就是他家獨有、別人所無的冰魄神彈了!

  陳光世曾在雲紫蘿的老家和楚天雄交過一次手,當時他也曾發出三顆冰魄神彈,未能傷著楚天雄,吃了楚天雄一點不大不小的虧。是以今番再度相逢,一發就是十二顆之多。

  陳光世發出冰魄神彈之後,立即一聲長嘯,叫道:「爹爹,快來!」楚天雄剛要撲上前去,聞言一怔,哼了一聲,冷笑說道:「你要用你爹爹的名頭嚇唬老夫?」

  陳光世淡淡說道:「你不是說要和我爹爹較量的嗎?今天包管可以成全你的心願!」

  陳天宇家住蘇州,蘇州揚州同在江蘇省內,楚天雄在這裡碰上陳光世,可是不敢不相信他的話了。心裡想道:「王元通雖然是震遠鏢局一個分局的總鏢頭,但他交遊廣闊,江南大俠親自帶領小兒來給他賀壽,那也不算稀奇了。」

  楚天雄被冰魄神彈的陰寒之氣所侵,雖然還是身體沒有受傷,但卻比上次吃虧得多,元氣已是受損了。他一想即便陳天宇沒有來,自己也實在沒有把握勝得了林無雙和陳光世兩個人,若果陳天宇當真是在後面,一旦到來,那更是糟糕透頂。「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楚天雄怯意一生,登時轉身便跑。

  林無雙喜出望外,說道:「陳二公子,令尊也來了麼?」她和陳家父子是在泰山之會見過面的。

  陳光世笑道:「我是嚇嚇這頭老狐狸的。林姑娘,你怎的獨自一人來到這裡?」

  林無雙正自放心不下孟元超,心想:「仗著他的父親江南大俠的名頭,或許也能夠把宗神龍嚇跑。」於是便實話實說,告訴陳光世道:「我是和孟元超一起來游史公祠的,想不到就在史公祠碰上一班鷹爪。」

  陳光世吃了一驚,連忙問道:「那孟大哥呢?他怎麼樣了?」

  林無雙道:「他躲在山上,我引開敵人,卻不知他給發現了沒有。」

  陳光世道:「這班鷹爪是些什麼人?」

  林無雙道:「除了通天狐楚天雄之外,還有石朝璣、宗神龍和牟宗濤等人。楚天雄和牟宗濤來追趕我,石朝璣和宗神龍仍在那裡搜查。」

  陳光世更是吃驚,說道:「那咱們趕快前去看看。」

  他們還未走到史公祠,在山腳底下,已是隱隱聽見樹林裡傳出金鐵交鳴之聲。

  林無雙又驚又喜,說道:「雙方一共只有三個人,想必是孟大哥以一敵二,正在和宗、石兩賊交手了。聽這聲音,他似乎僅是稍處下風,還不怎麼吃緊。」她最擔心的是牟宗濤追不上她也已回到史公祠去,那麼對方有三個高手,這就極難應付了,不論是石、宗、牟、楚之中的那兩個人,她和孟元超聯手,自忖已是可以打成平手,再加上一個陳光世,那便穩操勝算,用不著惜重他父親的名頭了。

  林無雙口中說話,腳下已是展開「八步趕蟬」的輕功,跑入樹林,金鐵交鳴之聲聽得更加清楚了。林無雙覺得有點奇怪,心道:「孟大哥是使快刀的,怎的這三個人卻似乎並沒一人使刀。」要知刀比劍重,快刀和對方兵器碰擊的聲音和劍不同。林無雙聽出是有兩人使劍,另一個人使的卻似乎是軟鞭之類的兵器。

  心念未已,只聽得一個人喝道:「老狐狸,有膽的你莫逃!」這個人卻不是孟元超。隨即便聽得楚天雄的聲音冷笑道:「有膽的你們來追!你們倚多為勝,楚某恕不奉陪。」

  事情大出林無雙意料之外,她本來以為是孟元超以一敵二的,卻不料對方只有一個楚天雄,楚天雄碰上了兩個勁敵了。

  林無雙聽得那人的聲音好熟,一時卻想不起這人是誰。就在此際,陳光世卻是大喜叫道:「宋大哥,你也來了!」話猶未了,只見宋騰霄和一個白衣少女已經把楚天雄趕出樹林。那白衣少女是孟元超的師妹呂思美。

  原來楚天雄不知道宗、石二人已給孟元超和冷鐵樵聯手打敗,他想捉不著林無雙,回去幫忙他們二人捉拿孟元超也好,想不到剛剛回到史公祠,就碰上了宋騰霄和呂思美了。

  宋騰霄家傳的躡雲劍法以奇詭見長,與孟元超的快刀各有千秋,論真實的本領和楚天雄也相差不了多少。呂思美功力較弱,但她的穿花繞樹身法,輕靈矯捷,變幻莫測,比之楚天雄的輕功尚勝一籌。楚天雄無法用己之長攻敵之短,對付他們二人聯手,自是不免要處在下風了。

  楚天雄初時還希望宗神龍等人尚在附近,聞聲而來;不料宗神龍和石朝璣這些人不見出現,倒是林無雙來了。

  林無雙剛好碰上楚天雄逃出樹林,一聲叱吒,喝道:「老狐狸,往那跑?」飛身疾掠過去,劍走輕靈,一招「橫江截斗」堵住楚天雄的去路。

  楚天雄怒道:「你這小丫頭也來欺我?」林無雙笑道:「老狐狸變成了落水狗,別的人不打落水狗,我是要打落水狗的!」唰唰唰一連幾招凌厲的劍法,殺得楚天雄手忙腳亂。

  楚天雄滿腔怒氣,卻還不敢當真和林無雙纏鬥。眼看宋、呂二人就要追到,他只能忙於奔命了。

  不急還好,一急之下,更是吃虧。他的武功本來在林無雙之上,此時卻給林無雙著著搶攻,想要擺脫也難。

  說時遲,那時快,呂思美已然殺到。楚天雄情急之下,猛地跳將起來,向林無雙一撲,林無雙以逸待勞,柳腰輕擺,反手劍劃了一個圈圈。楚天雄撲了個空,立知不妙。陡然間,只見白刃耀眼,林無雙的利劍已經削到他的面門。楚天雄前足足尖剛剛沾地,身形尚未站穩,連忙後腳一蹬。他的後面有棵松樹,這一「倒蹬腿」倒是好像背後長著眼睛一樣,踢個正著,登時借力使力,身形改了一個方向,反彈出去。

  饒是他應變機靈,身體未受傷害,鬚子卻遭了殃。劍光過處,只覺頦下一片冰涼,他平日十分珍惜的那把長鬚,差不多已是給林無雙齊根削斷。

  驚魂未定,呂思美的一對柳葉刀照面又砍來了。原來她是算準了他落足之處,搶先一步,在那裡等著他的。

  楚天雄怒道:「好呀,老夫與你拼了!」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搶入呂思美雙刀圍繞的圈子之內,拼著最多吃她一刀,卻要把她抓為人質。

  他打的如意算盤,卻沒想到呂思美的穿花繞樹身法比他還要高明,刀光掌影之中,楚天雄一抓抓空,只聽得聲如裂帛,當胸的衣裳已是給呂思美的刀鋒割開了一道長長的裂縫。這一招雙方都是使得兇險之極,楚天雄一擊不中,斜身躍出三步,低頭一看衣上的裂縫,又驚又怒。呂思美雙刀合璧,仍是未能傷他,暗暗叫聲可惜。她功力較弱,給對方的掌力一震,胸口如受重物所壓一般,也是暗暗吃驚。

  宋騰霄生怕小師妹遭他毒手,慌忙趕來,喝道:「老狐狸往那裡跑!」人未到,暗器先發,他用的暗器也是一把銅錢。

  金錢鏢本是楚天雄擅長的暗器,如今宋騰霄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楚天雄自是不以為意,冷笑說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華。」正要施展接放錢鏢的絕技,不料忽覺腦後風生,奇寒透骨。原來陳光世也趕到了。

  金錢鏢易接,冰魄神彈可是不易抵擋。楚天雄腦後的風府穴若是給冰魄神彈打個正著,陰煞之氣侵入大腦中樞,他功力再高,也非得變成白癡不可。楚天雄無可奈何,在這緊急關頭只好回身用劈空掌震落冰彈,拼著受宋騰霄的錢鏢所傷了。

  只聽得卜卜卜幾聲響,宋騰霄的三枚錢鏢打個正著,打得楚天雄頭破血流。眼看林無雙又趕來了,性命交關,他那裡還顧得什麼身份,急忙和衣一滾,從山坡直滾下去,爬起身來,一溜煙的飛逃!鬚斷、衣爛、面青、唇腫、頭破、血流,加上先前已被林無雙削去一頭白髮,楚天雄成名數十年,從未曾敗得這樣狼狽。宋騰霄哈哈笑道:「痛快,痛快!」楚天雄又羞又惱,腳步可還不敢絲毫放慢,當然更不敢回頭和敵人對罵了。他拔步飛逃,唯恨爹娘生少了兩條腿。

  陳光世笑道:「這條落水狗也夠慘的了,林姑娘,你就別再打他了吧。這位宋兄是孟大哥的好朋友,這位林姑娘是扶桑派的掌門人,你們以前沒見過吧?」

  宋騰霄說道:「原來是林掌門,宋某聞名已久了,幸會,幸會。」心裡想道:「這位林姑娘的才貌武功,倒也不在雲紫蘿之下呢。」接著說道:「這位呂姑娘正是我和孟大哥的小師妹。」

  林無雙笑道:「呂姑娘我已經見過了。」宋騰霄怔了一怔,說道:「你們在那裡見過的?」心想:「我怎麼不知道呢?」

  林無雙道:「就是兩個月前,你們在三河縣的那一天。是我請呂姑娘暫時不要對你說的。」呂思美走過來笑道:「你後來見著了我的孟師哥了麼?」

  陳光世笑道:「我和林姑娘正是趕回來這裡找尋孟大哥的。」呂思美大喜道:「原來你們本來是在一起的?林無雙道:「不錯,我和他今早來游史公祠,不料碰上了鷹爪,我們早已經和鷹爪打過一架了。」此時她方有空暇把剛才的遭遇說出來給大家聽。

  宋騰霄何等聰明,當下恍然大悟,心裡想道:「那天在三河縣,我們是剛從紫蘿居住的那家人家走出來的。其時這位林姑娘和孟大哥尚未會面,想必她對孟大哥頗有情意,而又隱約知道孟大哥和紫蘿的事情,是以她當時就要避開孟大哥,同時也不願意讓我知道她的行蹤了。現在他們已是在一起,兩人之間的誤會想必也已說個明白,所以也就用不著再瞞我啦。」當下說道:「宗神龍、石朝璣等人全都不見,孟大哥想必也已走了。」林無雙道:「咱們到原來的地方找一找看。」

  宋騰霄一面走一面笑道:「林姑娘,說起那天的事情,我還未曾向你道謝呢。」林無雙怔了一怔,說道:「你要向我道謝什麼?」宋騰霄詫道:「那天我們遭遇強敵,有人暗中助了我們一臂之力,那人不是你麼?」林無雙笑道:「這個人也曾暗中幫忙過我和元超,而且不只一次,但直到現在,我都還未知道這個人是誰呢。」

  說話之間,不知不覺已來到了孟元超剛才躲藏的地方,呂思美首先發現孟元超的留字,叫起來道:「你們來看,這棵樹上刻有『平安』二字,正是孟師哥的字跡。」

  林無雙放下心上的一塊石頭,說道:「這麼看來,孟大哥已經走了。咱們到王家找他。」陳光世道:「不錯,他一定是怕耽誤了大事情,故而先到王家拜壽。」

  宋騰霄道:「你們都是要到震遠鏢局的揚州分局王總鏢頭家裡,給他賀壽的嗎?」

  陳光世道:「不錯,你呢?」

  宋騰霄道:「我們也是要到王家賀壽的。但我們和王元通並不相識,正想找一個和他有交情的人給我們引見。」

  陳光世笑道:「我正是代表家父來給他賀壽的,我陪你們去吧。王老頭兒最為喜客,你和孟大哥這等客人,他是請也請不到的。見了你一定十分歡喜。」心裡卻是有點奇怪,想道:「王元通在鏢行雖然頗有名望,卻還不是武林中頂兒尖兒的角色。宋騰霄和他並不相識,何以特地趕來揚州給他拜壽?」

  宋騰霄似乎知道他的心思,笑道:「我是想趁這機會會一些武林朋友,是以來作不速之客。」其實他的真正原因乃是來會冷鐵樵,但因和陳光世相交不算根深,不便說給他聽。

  原來宋騰霄雖然要趕回小金川,但離家日久,掛念家人,南歸之際,特地取道蘇州,以便回家探望。冷鐵樵頗有知人之明,也早就料到他會回家一轉的了。因此當他決定和金逐流同往揚州給王元通賀壽之時,便托一位家在蘇州的丐幫朋友,注意宋騰霄的行蹤。宋騰霄一回到家中,便得到這位丐幫的朋友捎來的口信。冷鐵樵托人捎來的口信,正是叫他到王元通家裡相會的。

  ※※※

  揚州是繁華的富庶之區,震遠鏢局的揚州分局規模頗大,王元通以鏢局為家,前面是鏢局,後進是住宅。這天一早,鏢局的上下人等,都在為他的六十大壽忙碌,裡裡外外,喜氣洋洋。

  不久客人陸續來到,但一早來的這些客人,大都是本地人,是他的晚輩,用不著他親自招待。

  忽地他的大弟子王丘進來報道:「薊州名武師楊牧來到。」楊牧雖然也不是什麼頂兒尖兒的角色,但在江湖上的名頭卻是頗為響亮的,王元通甚為歡喜,說道:「他是四海神龍齊建業的至親,難得他老遠的趕來,咱們可不能怠慢了。只不知齊老前輩會不會來?」他一面說話,一面站起來向外走。

  王丘笑道:「四海神龍沒有來,倒是咱們的總鏢局有人陪他來了。師父,你用不著出去迎接,他們就要進來拜見你的。」震遠鏢局規矩頗嚴,小一輩的鏢師到分局謁見總鏢頭,照例是用不著總鏢頭出去迎接,而是小一輩的要親到後堂拜見的。

  王元通怔了一怔,更是喜出望外,說道:「難得韓總鏢頭記得我的生日,他派了誰來?不過,楊牧乃是貴客,我還是應該出去迎接他的。」

  王丘笑道:「這個人正是楊牧的弟子。他執意要和徒弟來後堂拜見你老人家,這也是你老人家的面子。我們不便阻攔。」

  王元通瞿然一省,哈哈笑道:「我真是老糊塗了。不錯,楊牧的大弟子閔成龍,正是新進的得力鏢師,韓總鏢頭也曾向我誇讚過他的。我早就應該想到是他陪同他的師父前來。」

  王元通話猶未了,只見閔成龍已是陪著他的師父進來。

  楊牧笑嘻嘻地說道:「王老爺子,今日是你老華誕,楊牧特率小徒來給你老拜壽。」

  王元通還禮道:「不敢當。」跟著受了閔成龍半禮,便即將他扶起,眉開眼笑地說道:「聽說鏢局生意十分興旺,韓總鏢頭一定是很忙的了。難得他還記得我的賤辰。總鏢頭可好?」

  閔成龍道:「好。總鏢頭說你老人家是各地分局之中最最德高望重的人,對鏢局更是勞苦功高。他沒能親來給你拜壽,甚為抱歉。」

  這頂高帽奉送得極為得當,王元通不由得從心眼裡笑出來,說道:「韓總鏢頭言之過甚了,他給我這老頭兒臉上貼金,我可是擔當不起呢。唉,我正在想──」

  閔成龍道:「王老爺子可有什麼言語要我轉達韓總鏢頭。」

  王元通道:「正是。想我這幾十年來,主持揚州分局,也曾經歷許多風險,差幸平安渡過。如今年紀已老,恐怕是難負重任了。我想請你老弟代稟總鏢頭,讓我卸下擔子,早日派個人來,接掌揚州分局。」

  閔成龍微微一笑,說道:「王老爺子,你想告老歸田,總鏢頭可是不能答應你呢。月前他就正有一大事,要我和你老人家商量。」

  王元通瞿然一省,心道:「原來總鏢頭是另有要事,才叫閔成龍來傳達命令的。我倒是一廂情願,以為他是特地派人來給我拜壽了。」當下連忙說道:「閔老弟,你別客氣,總鏢頭有什麼吩咐,你就對我說吧。」

  閔成龍道:「總鏢頭正碰上一件為難之事,這個,這個──」說話之時,眼角卻向王元通的大弟子王丘瞟了一瞟。

  王元通深於世故,立即說道:「王丘,你到外面招呼客人吧。」遣走弟子之後,說道:「總鏢頭碰上什麼為難之事,敢情是不能讓外人知道的麼?」心想我的弟子可不能算是「外人」,怎的連他也不讓知道?不知是什點機密大事?

  閔成龍賠笑說道:「王師兄當然不是外人,但總鏢頭吩咐,此事只能和你老人家說的。你老可別見怪。」楊牧接著說道:「這件事情,韓總鏢頭也曾和我商量,但我可不敢替他出主意。」要知他也是「外人」身份,是以必須有這一番表白,方能參與密議。

  王元通笑道:「閔老弟,你別多心,我活了這一大把年紀,豈能不知輕重,你儘管說吧。」

  閔成龍道:「石朝璣這個人,你老爺子想必是知道的吧?」

  王元通怔了一怔,皺起眉頭說道:「石朝璣?這個人以前是江湖上的獨腳大盜,但聽說早已做了御林軍的副統領了,你提這個人幹嘛?」

  閔成龍道:「王老爺子,你是明白的,俗語說得好,不怕官只怕管,咱們震遠鏢局總局開在京城,九門提督和御林軍統領是可以管咱們的,韓總鏢頭可不能不多少賣這姓石的一點面子。」

  王元通道:「這個我當然懂得,當年我求老總鏢頭將我外放,為的就是不想留在京城受這許多官兒們的閒氣。但你這樣說,可是這姓石的給咱們鏢局出了什麼難題麼?」

  閔成龍道:「正是。有一天這位石副統領來鏢局拜訪咱們的總鏢頭,他要總鏢頭幫忙他捉拿一個飛賊。」

  王元通道:「飛賊?什麼飛賊?鏢局做的是保鏢生意,可不是公差!」

  閔成龍道:「對呀,咱們的總鏢頭也是這麼說。但石朝璣說,他所說的『幫忙』,並非是要鏢局的人出手幫他緝盜,只是希望咱們不可阻撓他們辦的公事。因為這個飛賊偷了成親王的傳家之寶,他責成御林軍統領,非得把這飛賊緝拿歸案不可。本來這種事情該屬九門提督管的,但御林軍統領北宮望可也不敢不答應成親王呢。」接著笑道:「這個成親王倒是『行情』很光,他知道九門提督手下的能人有限,說什麼也比不上御林軍的高手。他本來是想請北宮望親自出馬的,北宮望不願自貶身份,是以徵得成親王的同意,叫石朝璣專責辦理此案。」

  王元通道:「我不管他們官場的把戲,但石朝璣這話可是說得古怪,他們辦他們的案,咱們震遠鏢局怎會阻撓他呢?」

  閔成龍道:「是這樣的,這個飛賊,他們得到了風聲,據說已經逃到揚州,說不定今天會在你老的壽筵出現。」

  王元通吃一驚,說道:「這飛賊是誰?」

  閔成龍道:「石朝璣不肯說出來。韓總鏢頭猜測,他既然這樣說,這個飛賊可能是你老認識的人也說不定。」

  王元通道:「這件事情可是令我難為了,倘若那飛賊當真來到我家,總鏢頭的意思要我怎麼辦?」

  閔成龍道:「石朝璣找了宗神龍做他的幫手,等會兒他們二人會來給你拜壽。當然拜壽為名,捕盜是實。他已經說得很清楚,只希望你不庇護他們所要捉拿的人。總鏢頭不敢替你拿主意,但希望你以鏢局為重!」言下之意,自然是要王元通任由石朝璣所為了。

  王元通眉頭打結,說道:「我當然應該以鏢局為重,但總鏢頭也應該顧全我的面子呀!」

  閔成龍不敢作聲,王元通說道:「今日來到我的家裡給我賀壽的就是我的客人,我以主人的身份,豈能眼睜睜的看著朋友給官府捉去?」

  閔成龍道:「王老爺子原來是顧慮這層。這一層韓總鏢頭也早已想到了。」

  王元通道:「他怎麼說?」

  閔成龍說道:「總鏢頭說當然不能讓你老太失面子,是以他和石朝璣商量了一個辦法,到時由宗神龍出手,當作是江湖上的私人恩怨,把那飛賊趕出鏢局,石朝璣方才動手。」

  王元通道:「這不過掩耳盜鈴而已。」

  閔成龍道:「這飛賊若然當真來給你老拜壽,也不過是想托庇於你而已。未必就是你老的真正朋友。即使你認識他,一個泛泛之交,卻要嫁禍給咱們鏢局,他的居心先自不良。」

  王元通發了一頓脾氣,漸漸冷靜下來,想道:「閔成龍的話也是說得不錯,我若出手阻攔,得罪了御林軍,震遠鏢局當然只能關門大吉。我如何對得住韓總鏢頭?唉,但我若作了官府的幫兇,雖然我不出手,我這一生掙來的一點名頭也是要盡喪的了。」

  楊牧賠笑說道:「這事是教王老爺子為難,我倒有個主意。」

  王元通喜道:「楊兄見識定然勝過老朽,請指教。」

  楊牧道:「不敢。我是想王老爺子可以避免沾這渾水。」王元通道:「今日是我做壽,如何可以避開?」楊牧道:「官場中人就時興『避壽』這一套玩意,在這節骨眼上,咱們倒不妨學學。」

  王元通皺眉道:「官場中人所謂『避壽』,也不過裝模作樣而已,儘管事前放出聲氣,到時還是收壽禮、會賓客的。何況我已發出帖子,武林中人講究的肝膽相照,豈能弄假『避壽』,不見賓客。」

  閔成龍說道:「這是叫做無可奈何、難作兩全的時候,有時也只好從權了。王老爺子,你若怕到時尷尬,就只避開一時,石朝璣、宗神龍來的時候,你別出來,事情過了,你仍然可會賓客。外人決不會知道其中緣故,還以為你是避免結交官府中人,是以才要對石朝璣『避席』呢。」

  「避席」與「避壽」不同,王元通聽他們師徒這麼一說,不覺有點意動,心道:「這倒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方自躊躇未決,他的大弟子王丘忽地又進來了。他是在門外先叫一聲師父才進來的。

  楊牧師徒登時住口,王元通頗感尷尬,皺起眉頭說道:「你進來做什麼?」

  王丘說道:「有兩位客人求見師父。」

  王元通道:「你不會替我招待麼?你說我現在有客,待會兒再見他們。」

  王丘說道:「不,不,這,這兩位客人是一定要見你老的。」

  王元通著了惱,大聲問道:「這兩位客人是誰?」心想遠處來的貴客不應該這樣早就來到的吧?

  王丘訥訥說道:「這,這是他們兩人的拜貼。師父,你看!」

  他不敢說出客人的名字,王元通老於世故,已知不是尋常客人,當下把那拜帖抽了出來,悄悄的看了一眼,連忙又再放進匣內,強笑說道:「原來是他們兩位。」儘管他掩飾得好,臉色卻是禁不住變了。楊牧師徒疑心大起,楊牧老奸巨猾,怕觸禁忌,不動聲色。閔成龍則忍不住問道:「這兩位客人是誰?」

  王元通定了定神,說道:「是我的兩位老朋友,幫鹽商做買賣的,大概是來和我接洽生意。」言下之意,即是說這兩人並非武林中人,所以也用不著告訴閔成龍他們的名字了。王元通說話之時,楊牧已悄悄向徒弟拋了一個眼色。閔成龍也是個機靈的人,登時會意,不敢再問。

  王元通撒了個謊,心裡有點不安!接著說道:「楊兄,那件事情待會兒再談。成龍,你幫忙我外面招呼客人,倘若你說的那兩個人來了,你告訴王丘。王丘,你現在出去,馬上請那兩位客人到我的書房。」

  王元通吩咐完畢,端起拜匣,說道:「楊兄,請恕失陪。」楊牧強笑道:「咱們都是自己人,客氣什麼?我和成龍都應該幫忙你招呼賓客的。」心中則是疑雲大起,暗自想道:「王元通把他們請入密室,看來不但是怕我們知道,也不想讓其他任何賓客知道。這兩個人是什麼人呢?」

  這兩個人是什麼人呢?原來一個是尉遲炯,一個是繆長風。

  繆長風是江湖上著名的遊俠,他在北京鬧出的事情王元通尚未知道,見了他的拜帖,倒還不致吃驚,但尉遲炯就不同了。

  尉遲炯是個犯案累累天下聞名的大盜,又曾劫過了大內總管的壽禮,被列名欽犯的,王元通看見他的拜帖,可是不能不大大吃驚了。尤其是在和楊牧說過這番話之後,他禁不住要想:「難道他們說的那個飛賊就是尉遲炯麼?」

  「倘若他們要捉拿的當真就是尉遲炯,我怎麼辦呢?不錯,我是不能連累鏢局關門,但我更不能出賣朋友啊!」王元通不由得心頭如同懸了十五個吊桶,七上八落了。

  ※※※

  楊牧師徒隨著王丘走出客廳,剛剛走到外面的院子,就聽見客廳裡有人大聲說話。

  「請兩位客人稍待,家師正在有事,事情料理妥當,他自然會出來的。」

  「我們是有十分要緊的事情,必須立即與尊師相會,你給我們通報吧!」

  「那麼兩位高姓大名,最少也該讓我知道吧!」

  「王老鏢頭見了我們自會知道!」

  楊牧吃了一驚,心裡想道:「這個客人的口音好熟,難道是他?他有這樣大的膽子!」驀地想起一個人來,心裡又是吃驚,又是憤怒。

  王丘聽得師弟和客人吵鬧,也是驚疑不定,心裡想道:「怎的會有這等不通情理的客人,莫非是有心來挑釁的?」

  剛好有個人從裡面出來,是王丘的四師弟,王丘叫他過來,悄悄問道:「裡面是怎麼回事?」

  他師弟道:「這兩個客人十分古怪,三師哥問他們的姓名,他們不肯說。要拜帖,也沒有。你剛才吩咐過我們的,師父有客人在書房裡,他暫時不見別的客人。所以三師兄無論如何也不肯讓他們進去。」

  王丘說道:「好,我進去看看。你把二師哥叫來,咱們別驚動師父。」閔成龍道:「這兩個客人膽敢跑來生事,王師兄,你若要動手,我助你一臂之力。」王丘道:「咱們看看再說。」

  就在他們三人踏入客廳的時候,只聽得一個客人說道:「好吧,你把這東西拿進去,權當拜帖。」是一個紅布裹住的長形的東西。王丘的三師弟看見大師兄進來,如釋重負,說道:「大師兄,你來得正好。你看這個『拜帖』……」

  王丘說道:「好,給我!」接過那東西在手中一捏,知道是一技箭,不由得變了面色,冷笑說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與此同時,楊牧和其中的一個客人,也是忽然變了面色。

  原來這兩個客人正是冷鐵樵和孟元超。

  孟元超是改容易貌了的,但他的聲音楊牧還是聽得出來。孟元超也做夢也想不到楊牧會在這裡出現,故此饒是他如何鎮定,也不由得倏然變色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