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八回 路遇同門



  萬花途中為侶伴,窕窈千春,自許天人春。來去堂堂非聚散,淚乾不道心情換。噩夢中年拼怨斷。一往淒迷,事與浮雲換。乍卸嚴妝紅燭畔,分明只記初相見。

  ──陳曾壽


  那人哈哈笑道:「你記起來了。繆師弟,我也幾乎認不得你了呢。當年你初入師門之時,還是一個拖著兩筒鼻涕的孩子,咱們還曾打過架呢。說起來,一晃眼就是二三十年了。」原來這個人名叫郝侃,正是繆長風小時候曾經為了師姐和他打過一架的那個師兄。

  繆長風心道:「想不到我剛碰上了師姐的子女,才不過兩天,又碰上了他。」他和郝侃同在師門之時雖然不甚和好,但久別重逢,總是感到意外之喜。當下笑道:「真想不到會見著你,你是打那兒來的?」

  郝侃道:「我本來是準備到揚州給王元通祝壽的,遲了一天,王元通已經不在家了,你呢?」

  繆長風道:「我正是從揚州給王元通祝壽來的,倒是見著他了。」

  郝侃道:「你和王元通交情很好嗎?我正想打聽他為什麼在生日之後的第二天就不見了。」

  繆長風和他隔別了將近三十年,當然不能把真話都告訴他,只能含糊說道:「王老鏢頭交遊廣闊,我和他本不相識,是朋友帶我去的。郝師兄,你是不是和王老鏢頭很熟?」

  郝侃笑道:「和你一樣,與他並不相識。我是為了找兩個人到他家裡去的。」

  繆長風道:「什麼人?」

  郝侃說道:「我記得在師門之時,你和文綺師姐最為要好,有一次我開你們的玩笑,你狠狠的和我打了一架。這件事想必你不會忘記吧?我要找的就是她的子女。」

  繆長風道:「你怎麼知道他們會到王家祝壽?」

  郝侃說道:「師姐嫁在山東中牟縣武家,不幸夫妻同日去世。這些事情,想必你是早已知道的了。許多年來,我一直想去探問她的遺孤,總是未能如願。上個月我才能夠抽出空來,特地到中牟去找他們。聽得他們的鄰居說,才知他們已經去了揚州給王元通祝壽。師姐的兒子叫武端,女兒名叫武莊,你在王家有沒有碰見他們?」

  繆長風道:「我在王家可沒有見著姓武的少年男女。」繆長風這倒不是謊話,他是在路上碰見武家兄妹的。

  郝侃說道:「或許他們用了另外的名字也說不定。那天王家的賓客料想很多,你就是碰上他們,也不會知道他們是師姐的子女。」繆長風順水推舟,點了點頭,笑道:「這倒是真的。」

  郝侃接著說道:「我還要向你打聽另一個人,這個人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他也是到王家祝壽的。」

  繆長風道:「這人是誰?」

  郝侃說道:「劉抗這個名字,你想必聽人說過吧?近年來他在江湖上闖出了很大的名頭。他也是中牟縣人,與武家比鄰而居。這次我去找武家侄兒,聽說武端武莊兄妹就是跟他去揚州的。我一來是對劉抗慕名已久,二來也想從他口中得知武家兄妹的行蹤,是以希望見一見他。」

  他這番話倒是言之成理,不過繆長風當然仍是不敢和他全說真話,當下說道:「那天王家的賓客倒是有人曾經談起劉抗,不過卻沒見他來到。」

  郝侃說道:「那天是否出了一些什麼事情,第二天王元通就不在家裡了?」

  繆長風暗自想道:「郝師兄若是俠義道中的人物,他到了揚州,找過王元通,應該會有人告訴他那天的事情。不過,他大概也不至於是石朝璣那一夥人,否則他也應該知道那天之事的。」這個問題,已經是郝侃再一次問他的了,繆長風只好如此答道:「我只是跟朋友去趁趁熱鬧的,給王元通拜壽之後,我就走了。後來發生什麼事情,我全不知道。郝師兄,這些年來,你在那裡得意?」他特地轉過話題,以免郝侃再問下去。

  郝侃說道:「說來慚愧,自從出了師門,一晃二十多年,我是一事無成。繆師弟,你卻已是名滿天下的江湖遊俠了,我真是愧對你呢。」

  繆長風道:「師兄客氣了。小弟浪蕩江湖,其實也是一事無成。」

  郝侃說道:「一點不是客氣,這二十多年來,我是在鄉下閉門課子,什麼事業都談不到。老朋友的消息,也只是偶然聽到而已。師姐和她丈夫幹出那等轟轟烈烈的大事,我也只能心嚮往之,未曾為他們效過半點勞,思之實是汗顏。」

  繆長風道:「師兄潛心武學,光大本門,那也是一件大事呀。」

  郝侃說道:「比起你來,我可差得遠了。對啦,我還沒有問你呢,你成家了沒有?」

  繆長風笑道:「我一直是孤家寡人。師兄有了幾位令郎了?」

  郝侃道:「你也應該早點成家了。我有兩個孩子,一個二十歲,另一個也滿了十八歲了。以前我因為孩子沒有長大,不能出來走動。如今他們算是滿了師,我可想出來走走了。」

  繆長風隨口說道:「是呀,師兄久別江湖,出來走走也好。」

  郝侃說道:「繆師弟,你上那兒?」

  繆長風道:「我打算到三河縣找一位朋友。」

  郝侃說道:「是不是河北的三河縣,和都門相去不遠?」

  繆長風道:「不錯,它在京城北面,大概不到兩天路程。」

  郝侃哈哈一笑,說道:「那正是再好不過了,咱們可以結伴同行。」

  繆長風吃了一驚,道:「你也要去三河縣麼?」

  郝侃說道:「我在山溝裡住得久了,想入京華開開眼界,三河縣既是和京城相距不遠,我也可以陪你到三河縣去走一趟。」

  繆長風忙道:「師兄有所不知,我和御林軍統領北宮望是結有一點樑子的,一近都門,我就不能不謹慎行藏了。此去三河。恐怕也是有點風險的,不敢有勞師兄作陪。」

  郝侃哈哈笑道:「當年師姐夫妻在山東起事,我不能為他們稍盡綿力,這些年來,一直感到遺憾。如今小兒已經長大成人,我是無牽無掛的了。繆師弟,我知道你是怕連累我,但正如你以前曾經和我說過的,一個人豈能庸庸碌碌的過這一生?我若然不知你這一行會有風險那也罷了,既已知道,我更應該與你結伴同行了,我的武功雖不及你,路上碰上鷹爪,我也還可以幫你一點忙呀。」

  繆長風道:「多謝師兄好意,但小弟實是不敢有勞。」

  郝侃眉頭一皺,說道:「師弟,你說這樣的話,未免太過把我當作外人了。嘿嘿,難道你還記著小時候和我打過一架之仇麼?」

  繆長風笑道:「師兄說笑了。小孩子鬧的事情,誰還能記在心裡?」

  郝侃哈哈笑道:「好,那麼現在我倒不是和你說笑了。你倘若不把我當作外人,你有風險,難道就不能許我和你擔當風險麼?」

  繆長風沉吟不語,郝侃繼續說道:「我不知道你到三河找什麼朋友,我也不想多事問你。三河之行,你若是不便和別人去的,我就不去。咱們在薊州分手,這樣既不礙你的事,咱們師兄弟也可以多聚一些日子。繆師弟,好不容易咱們在隔別二十餘載之後能夠重逢,難得有這個機會相聚,一來可以敘敘舊情,二來我也深盼能夠和你切磋武功啊。」

  繆長風見他說得誠懇,心裡道:「相別二十年,不知他為人如何?但若他當真是有心要做個俠義道的話,我倒是不該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他既然不是要纏著我同往三河,與他到薊州分手,倒是無妨。」當下便答應了。

  一路上兩人敘談往事,研究武功,倒是頗不寂寞。繆長風對他的師兄本來是有幾分提防的,漸漸也放鬆了。

  一日他們到了山東境內的泰安縣,泰安縣西面是泰山,東面是徂徠山,繆長風知道石朝璣、宗神龍這班人正有事於泰山,他和郝侃同行,不想碰上這一班人,是以北行路線,就選擇了通過徂徠山區的這條路,走這條路,也比較快捷一些。

  這晚他們在泰安縣城住了一晚,當他們找好了客店之後,郝侃曾獨自出去購買乾糧,準備明天在山區走路,找不著人家也不至於挨餓。繆長風留在客店和客店主人打交道,辦些例行公事。兩人分頭辦事,這是順理成章之事,是以他的師兄獨自出去購買乾糧,他當然也不會在意了。

  第二日兩人一早啟行,將近中午時分,踏入了徂徠山山區。繆長風遙望西面的泰山,想起了好友孟元超來:「元超此際大概是已經和冷鐵樵一道在回轉小金川的路上了,他的那位林姑娘想必也已經回到泰山了。元超固然是當世難得一見的豪傑,那位林姑娘也是一位拈得起放得下的巾幗英雄。只可惜元超曾經滄海,不知會不會辜負她的情意?那位林姑娘要獨自應付門戶之變,我卻不能替元超幫她的忙,但願她能夠平安渡過。」

  郝侃道:「師弟,你怎麼走得這樣慢?你是在想些什麼?」

  繆長風瞿然一省,說道:「沒什麼,這山中的景色真是幽美,我是給景色迷著了。」

  郝侃笑道:「繆師弟真是雅人,但咱們可是要趕路的呢,回來的時候再觀賞山景吧。」

  繆長風道:「師兄說的是。」當下快馬加鞭,不料他那匹坐騎卻是驅策不前,打了幾鞭,反而越走越慢了。繆長風吃了一驚,苦笑說道:「這畜牲不知鬧什麼脾氣,不肯走啦。」他這才明白,剛才他的這匹坐騎,並不是因為他不鞭策它才走得慢的。

  郝侃道:「讓我看看,咦,好像有點不對了,你下來瞧瞧!」

  繆長風跳下坐騎,只見他這匹馬正在口吐白沫。繆長風好生詫異,說道:「奇怪,我這匹坐騎是朋友特地挑選的好馬送給我的,昨晚可還是好端端的,怎的突然就生起病來?」

  郝侃心裡暗暗好笑,說道:「天有不測之風雲,人猶如此,何況坐騎?但你這匹馬確是不能走了,咱們可得想想辦法。」

  繆長風苦笑道:「咱們又不是獸醫,有什麼辦法好想。我只好步行了。師兄,你要早日到京,你就先走吧。」

  郝侃說道:「咱們有福同享,有禍同當,那有我騎馬你卻走路的道理。我陪你一同走路,出了山區,到了前面小鎮,再買一匹坐騎。」

  繆長風本是想要擺脫他的,見他盛意拳拳,倒是不好意思再說了。當下嘆道:「只可惜了這駿馬,它如今命在垂危,我倒是有點不忍離開它呢。」

  郝侃笑道:「別婆婆媽媽了,走吧。」

  繆長風不忍坐騎受苦,輕輕一掌,以迅捷無倫的手法將它震斃。

  這一掌看似毫不用力,那匹駿馬卻叫也沒叫就死了。郝侃吃了一驚,說道:「繆師弟,你已練成了太清氣功?這可是咱們的師父用了幾十年功夫都還未曾練成的呀!」

  繆長風此時也好似甚為吃驚的神氣,半晌才答郝侃的話:「太清氣功那有這樣就練成的,我不過初窺藩籬,還差得遠呢!」

  郝侃說道:「咦,你老是瞧這匹馬幹嘛?已死不能復生,可惜它也沒有用。」

  繆長風道:「你瞧,它好像是給毒斃的。」原來那匹馬倒斃之後,四蹄朝天,腹部現出一片烏黑的顏色。

  郝侃說道:「難道咱們昨晚投宿的乃是黑店?」

  繆長風道:「若是黑店,他應該毒人,何必毒馬?」

  郝侃說道:「或者這匹馬得的是什麼怪病?」

  繆長風道:「我不懂給畜生看病,但是不是中毒,我還多少懂得一些。師兄,你剛才說的也有點道理。或者咱們昨晚投宿的,當真是間黑店,只因他們昨晚人手不夠,恐怕萬一暗算不成,反而給咱們打他個落花流水,故而用慢性的毒藥害我的坐騎,那他們就可以從容不迫的追上咱們了。」

  郝侃笑道:「管它是不是黑店,有咱們兩人聯手,害怕什麼?」

  繆長風忽地眉頭一皺,說道:「還是有個可疑之點,為什麼他們不毒害你的坐騎?」

  郝侃心頭一凜,卻哈哈笑道:「這都是咱們的猜疑罷了,與其胡思亂想,不如事到臨頭再應付吧,時候不早,還是快點趕路吧。」

  繆長風喃喃自語:「真是怪事,真是怪事!」

  郝侃一面走一面說道:「意外之事,在所多有,也用不著大驚小怪!」話猶未了,他好像發現了一宗什麼可怖的物事,突然尖叫起來。

  繆長風詫道:「師兄,你怎麼也大驚小怪起來了?」

  郝侃道:「你瞧那裡!」繆長風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茅草叢中,品字形的疊著三個骷髏頭。

  繆長風道:「這大概是黑道人物的約會標記。」心裡想道:「師兄從未涉足江湖,難怪他不懂得。不過卻也用不著這樣大驚小怪呀。」

  郝侃說道:「用骷髏頭作標記,想必是邪派的了?」

  繆長風道:「不錯,我看也是這樣。但咱們也犯不著多管閒事。走吧。」

  郝侃忽道:「師弟,你見多識廣,過去瞧瞧,看他們是什麼門道?」

  繆長風笑道:「師兄,你對這些邪門的玩意,倒是很有興趣呀。」

  郝侃說道:「過去瞧瞧有什麼打緊?若能辨認出是什麼邪派人物的標記,咱們不管閒事,心中亦可有數呀。」

  繆長風聽他說得有理,便道:「好呀,那麼咱們一同過去瞧瞧。」那知走進茅草叢中,忽地一步踏空,原來在那骷髏頭的前面乃是一個陷阱。郝侃在他背後使力一推,喝道:「下去吧!」

  變生不測,饒是繆長風本領高強,也是難逃暗算。這霎那間,他還未弄清楚是誰向他暗算,一個倒栽蔥就跌下去。

  百忙中繆長風忙提一口真氣,頭未著地,雙掌就向地上拍擊。郝侃剛想搬一塊大石頭擲下去,只聽得「蓬」的一聲,塵土飛揚,繆長風已是像個皮球似的反彈起來。

  這一下,接續而來的變化,雙方都是意想不到。

  繆長風雖然對師兄開始有了懷疑,但卻還是做夢也想不到會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暗算自己。

  郝侃是恐怕繆長風本領高強,失足跌下陷阱,也能就跳起來,故而用盡氣力,推他下去。若然換了個本領稍差的人,他這一推,就足以震傷對方的心臟,郝侃以為繆長風縱使不致重傷,也定然要摔得暈了過去的,那知他還是立即就跳起來了。

  雙方一呆之後,繆長風喝道:「你是奉誰之命暗算我的?」

  郝侃哈哈笑道:「師弟,你別大驚小怪,我這是試試你的閉目換掌功夫。師姐當年偏心教你,我只道你可以躲得開的。」他飾辭狡辯,笑得甚為勉強,莫說繆長風這樣的大行家,即使初出道的雛兒,也知道他說的是假話了。

  繆長風道:「是誰指使你,快說真話!念在師門舊誼,我還可以饒你。」

  郝侃說道:「我和你開開玩笑,你怎麼認真起來了?」

  繆長風怒道:「有這樣開玩笑的嗎?你背後傷人,若不是我還有幾分能耐,早已斃在你的掌下了。」

  郝侃笑道:「我就是因為知道你有這個能耐,所以才敢和你開這玩笑的,若非如此,怎能試出你的真本領來?」

  繆長風見他言辭閃爍,目光不定,心頭一凜,想道:「莫非他是在等待同黨,故意拖延時候?我不殺他,他要殺我,還能與他講甚舊日情誼?」當下一步步的逼近郝侃,厲聲喝道:「你背後的主子是北宮望還是薩福鼎?你先到中牟,後到揚州,是不是要搜查師姐的遺孤,外加一個劉抗?」

  郝侃又驚又急,心想:「約好了的那兩個人,怎的還沒有來?」繆長風喝道:「到這時分,你還不說真話,想要狡賴,可休怪我手下無情了。」

  郝侃面上一陣紅一陣青,顯然是給繆長風說中了。他情知無法狡賴,只好說道:「師弟,你不肯原諒我,那也沒有辦法。這二十年來,我對本門武功,也有一點心得,就向你討教討教吧。」

  繆長風道:「好,我讓你三招!」

  郝侃冷笑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陡然飛身躍起,一招「鵬搏九霄」,就向他的天靈蓋猛擊下來。

  繆長風霍的一個「鳳點頭」,身上穿的衣裳,就像漲了風帆一樣,蓬的一聲,郝侃擊著他的背心,只覺一股反彈的力道又勁又急,郝侃知是「沾衣十八跌」的上乘武功,連忙再出左掌,這一掌卻不是打向繆長風,而是按著自己的右掌,自身的兩股力道對消,這才能夠平平穩穩的落在地上,不至跌倒。原來「沾衣十八跌」這門武功,乃是借用敵人之力來反擊敵人的。

  繆長風道:「好,算你一招。」

  郝侃老羞成怒,更不打話,駢指如戟,來點繆長風脅下的「癒氣穴」。點穴的指力是對方不可能用來反擊的。

  繆長風吞胸吸腹,身形不動,卻已挪後半寸。點穴的功夫講究的是不差毫髮,差了這點半寸,郝侃的指頭雖然觸及了繆長風的身體,卻只是把他的衣裳戳破了一個洞。

  郝侃猛地一聲大喝,掌劈繆長風胸口。繆長風心念一動:「他明知我有沾衣十八跌的功夫,怎的還敢如此打法?」

  心念未已,只見郝侃掌心一翻,露出一枚黑黝黝的小針,以迅捷無倫的手法,向繆長風的胸口便刺下去。

  幸虧繆長風心裡起疑,有所防備。他快,繆長風也快,倏地一個轉身,那枚毒針插在他的衣袖之上。繆長風默運玄功,振臂一揮,毒針反射回去。插在衣袖上的小針,他竟然能夠運勁彈開,這一下大出郝侃意料之外。連忙仆到地上,和衣打了個滾。「嗤」的一聲,那枚毒針幾乎是擦著他的頭頂飛過。

  繆長風喝道:「咱們的師父從來不許弟子使用餵毒的暗器,你竟然無恥到這般地步!」

  郝侃爬了起來,說道:「你說過讓我三招,可沒說不准我使用暗器。」

  繆長風道:「好,三招已經讓過,從今之後,我再也沒有你這個師兄!」郝侃這才知道,原來師弟讓他三招,乃是按照武林前輩的規矩辦事,小一輩的要為先師清理門戶,讓這三招,即是表示師門情義已絕。

  郝侃面如土色,心道:「那兩個人怎麼還不來呢?」說時遲,那時快,繆長風右掌劃了一道圓弧,已是攔著了他的去路。

  這一招稱為「長河落日」,擒拿手法之中藏著分筋錯骨的功夫,郝侃識得厲害,雙掌交叉一錯,解了繆長風這招,踉踉蹌蹌的退了三步。

  繆長風第一招就迫得他連連後退,不過卻也未能將他抓住。心想:「他說他這二十年來勤修本門武學倒也不假。」

  原來郝侃自知功力遠遠不如師弟,故而一交上手,全用陰柔的掌法,縮小圈子只守不攻,但望拖得一時就是一時。他苦練的這套陰柔掌法,對於卸解敵人的力道,倒也頗有獨到之處,繆長風一來還有多少念著師門舊誼,二來也是想活捉他迫問口供,是以好些足以制他死命的狠辣武功棄而不用。鬥了三十多招之後,郝侃固然是大汗淋漓,面如土色,繆長風也有點氣喘了。原來在跌下陷阱之時,給郝侃在他背後重重擊那一掌,雖然仗著大清氣功護身,沒有受到內傷,但真氣總是不免有所耗損,影響了他本來應有的功力。

  郝侃正在支持不住,暗暗叫苦,忽見繆長風跳開一步,橫掌當胸,停下腳步,不來追擊,郝侃吁了口氣,說道:「對啦,咱們到底是師兄弟!」繆長風冷冷說道:「你邀的人到齊沒有?」郝侃隨著他的目光注視之處望去,這才發現他期待的那兩個人已經來了。

  這兩個人一個是牟宗濤,另一個卻是繆長風不認識的陌生漢子。

  牟宗濤輕搖摺扇,哈哈笑道:「繆先生,我們偶然路過,想不到碰上你們師兄弟在這裡印證武功,當真是令我們大飽眼福了。嘿嘿,你該不會討厭我這個不速之客吧?」那陌生漢子接著說道:「是呀,別為我們這兩個不速之客擾亂了你們的清興,請繼續你們的同門練武吧。」

  繆長風料得不錯,這兩個人正是郝侃預先約好,約好了在這裡佈下陷階,想要活擒繆長風的。那三個骷髏頭就是他們約會的標記,按原定的計劃,他們是應該在那個地方埋伏,待繆長風一跌落陷阱,他們就馬上出來的。

  郝侃也是老奸巨滑之輩,見他們沒有按照原定計劃於前,如今又想「坐山觀虎鬥」於後,那能還不明白他們的用意?心裡想道:「你們倒是打得如意算盤,想我和繆長風鬥得累了,你們拿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當下便即退到他們身邊,說道:「同門練武沒什麼意思,我這幾手三腳貓功夫恐也難入你們的法眼,我這位師弟的武功比我高明得多,你們今日首次相逢,想必也有興致以武會友吧?」

  繆長風趁他們說話的時候,默運玄功,運氣三轉,長了一點精神,冷笑說道:「你們別說風涼話了,爽爽快快,一齊上來吧。」

  牟宗濤說道:「繆先生,你誤會了。說句實話,以武會友的意思我們倒是有的,卻怎能聯手來欺負你呢?繆先生,你是名播江湖的遊俠,我和這位沙兄也不是無名之輩,你這樣說未免也小看人了吧?」

  繆長風冷笑道:「繆某只有一條性命,你們並肩子上來也好,車輪戰也好,我總是一起奉陪,什麼以武會友的話,趁早閉嘴,我沒有你們這號朋友。」

  牟宗濤哈哈一笑,道:「繆先生誤會已深,恐怕也是言語所難解釋的了,沒辦法,我們唯有順從尊意吧。郝兄,你剛才說錯了,我與令師弟以前是見過的,這位沙兄才是和他初次相識。沙兄,你的少林武學乃是武學正宗,和繆先生正是旗鼓相當,我該讓你和繆先生先會一會。」

  繆長風聽說這人是少林派的,心中一動,冷冷道:「你姓甚名誰?是少林寺那位法師門下?」

  郝侃代他答道:「這位沙兄雙名彌遠,乃是少林寺痛禪上人門下的還俗弟子。」

  繆長風大怒,喝道:「好呀,原來你就是和北宮望一同殺害了我的師姐的那個少林寺叛徒!」

  沙彌遠哼了一聲,說道:「不錯,你已經知道,我也無需隱瞞。你是不是要為你的師姐報仇,在來吧!」心想:「他和郝侃已經鬥了一場,料想我是決不會輸給他了。」心念未已,陡然間只見白刃耀眼,繆長風已是唰的一劍向他刺來。

  沙彌遠是少林寺的還俗弟子,所用的兵器仍是從前慣用的一根鑌鐵禪杖。禪杖一立,噹的一聲,把繆長風的長劍盪開。

  繆長風心道:「這廝內力倒是不弱,不愧是少林第一高手痛禪上人的高足,可惜走了歪路。」心念一動,不待沙彌遠把禪杖掄圓,青鋼劍已是迅若飄風,欺身直進!左一招「穆王神駿」,右一招「王丹青禽」,一劍刺他下盤,再一抖劍鋒直上,刺他面部。這兩招一上一下,運用起來極為艱難,正是繆長風這門劍法的殺手絕招。他用的只是一把長劍,但因使得快極,旁人看來,就像兩條銀龍,夭矯飛舞,一下一上的把沙彌遠的身子全部籠罩在劍光之內。

  郝侃怵目驚心,不由暗暗吸了一口涼氣,想道:「他剛才若是動用兵刃,只怕我早已喪命在他的劍下了。」

  沙彌遠身手亦是好生了得,一個「大彎腰,斜插柳」,腰向後彎,禪杖卻向前推出。在間不容髮之際,避過了刺向上盤的一劍,只聽得嗚的一聲,火星飛濺,把刺向下盤的一劍也格開了。

  不過,他也還是只有招架之功而已,繆長風一上來就搶了先手,把平生所學的精妙劍法施展開來,招裡套招,式中套式,似虛似實,變化無方。不但有本門劍招,還有他自創的新法。饒是郝侃是他師兄,許多招式亦是從未見過。

  繆長風一口氣攻了六六三十六劍,沙彌遠給他攻得幾乎透不過氣來,這才知道繆長風的厲害,心裡暗暗叫苦。可是正當他最最吃緊的時候,不知怎的,繆長風忽地劍勢一緩,沙彌遠立即抓緊這個機會,力貫杖尖,一招「相如捧璧」,把繆長風的長劍封出外門。

  原來繆長風受的內傷雖然不重,畢竟也是內傷。他的太清氣功,全仗著一股丹田之氣,一口氣攻了六六三十六劍之後,免不了要換一口氣才能支持,這就給了沙彌遠一個大好的反攻機會了。

  沙彌遠百忙中喘過口氣,讚道:「好劍法!」禪杖一揮,隱隱挾著風雷之聲。饒是繆長風如此本領,在他急速反擊之下,也不能不給他迫退幾步。沙彌遠縱聲笑道:「來而不往非禮也,現在也該輪到你見識見識我的伏魔杖法啦!」

  「伏魔杖法」乃是少林寺鎮山之寶,果然是不同凡響,威猛無倫。沙彌遠剛才迫處下風,未能施展。如今他有機會盡數施展出來,圈子漸漸擴大,繆長風已是近不了他的身子。大圈子的搏鬥,杖長劍短,當然是沙彌遠佔了便宜了。

  郝侃看得眉飛色舞,大聲給沙彌遠喝采。牟宗濤微笑道:「沙彌遠這六十四路伏魔杖法展開,只怕我是沒有機會向令師弟討教了。」言下之意,當然是說繆長風必定敗給沙彌遠無疑。

  劇鬥中繆長風忽覺喉嚨發甜,鮮血冒上,幾乎忍不住就要吐了出來。繆長風狠狠的一咬牙根,吞了下去,嘴角已是沁出血絲。

  沙彌遠心頭大喜,碗口大的禪杖呼呼呼的猛掃過去,打得越來越急了,牟宗濤輕搖摺扇,對郝侃道:「看來沙彌遠是用不著使完全套伏魔杖法了。」

  話猶未了,只聽得「噹」的一聲,繆長風的長劍脫手飛出。牟宗濤笑道:「沙兄好杖法,果然勝得比我預料的還要快些。啊呀,不好!」他本來是得意洋洋,帶笑說的,突然間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原來繆長風的長劍雖然脫手,但卻是向著沙彌遠疾飛過去的。沙彌遠橫杖急擋之時,但見劍花如浪,千點萬點直灑下來。郝侃失聲叫道:「飛瀑流泉!」

  原來這招「飛瀑流泉」乃是他們師傅的獨門劍法絕招,刺出之時,力貫劍尖,令得劍身顫抖,練至爐火純青境界,雖是一招,刺到敵人跟前。可以化成數十個劍點。但他的師父使這一招,也還是要用手拿著劍的,不像繆長風現在這樣,把劍擲出,依然可使這招。郝侃大駭之餘,心裡想道:「師父再生,這一招劍法只怕也是遠遠比不上他!」

  沙彌遠幾曾見過這等奇妙劍法?饒是他把禪杖舞得風雨不透,手腕已是著了一個「劍點」,只聽得又是「噹」的一聲,這一回卻是沙彌遠的禪杖脫手墜地了。

  那柄長劍也給禪杖碰得飛了回來,繆長風一躍而前,把劍接下,冷冷說道:「你還要不要再比下去?」

  沙彌遠面色鐵青,拾起禪杖,就像一隻鬥敗了的公雞,垂頭喪氣地說道:「繆大俠劍法高明,佩服佩服,在下認輸了。」他的手腕給劍尖刺了一下,傷得很輕,不過以他的一流高手的身份,手中的兵器都給敵人打落,再打下去那還有什麼面子?何況他輸得已是氣餒神沮,再打下去,自問也不是繆長風的敵手。

  其實繆長風使這一招亦已是使盡全力,元氣頗傷,倘若這一招傷不了沙彌遠,後果不堪設想。他咬一咬牙,又把湧上喉頭的一口鮮血吞了下去。

  牟宗濤手搖摺扇,走上前來,笑道:「繆先生,咱們說過以武會友的,在下也想向繆先生討教幾招。就不知繆先生是否還有精神賜教?」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