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回 白衣少女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驚起卻回顧,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蘇東坡


  八年來魂牽夢縈,她是多麼的渴望能夠再見到孟元超啊!但如今在她即將可以如願以償的時候,她卻是反而怕見孟元超了。

  「我知道元超是會原諒我的,但這令人難堪的往事,卻叫我如何向他言說!」太陽已經落山,眼前暮色蒼茫,雲紫蘿的心情也是一樣的灰黯。越走近自己的家,她越心亂如麻了。

  她非常不願意想起難堪的往事,但卻又不能不想起了它。

  孟元超走後兩個月,她隆起的肚皮已是不能掩飾了,只好把他們的私情告訴母親。其實就是她不說出來,她的母親也早已看出來了。

  她的母親並沒有責備她,因為遠在孟元超初來的時候,她的母親就已希望有一天孟元超成為她的女婿了。

  不過女兒未曾成婚先有孩子,這總是一件令母親為難的事情。

  好在孟元超說過快則半年,遲則一載,他就會回來的,她唯有盼望孟元超半年之內能夠回來,而在他未回來之前,則只好叫女兒躲在房裡,不見外人了。

  想不到孟元超未曾回來,卻先來了他的消息,一個非常不幸的消息。

  給她們帶來這個不幸的消息的人是丐幫的弟子元一沖。

  那天元一沖來到她們家裡,告訴她們,說是宋騰霄和孟元超都受了重傷,宋騰霄或許尚有生還之望,孟元超則是凶多吉少。更坦率地說,只怕他此時已是不在人間了。

  元一沖是療毒的聖手,他以為他無法醫好的傷,定然是必死無疑,他和金刀呂壽崑是好朋友,呂壽崑為徒弟向雲家求婚之事是曾經告訴過他的,是以他覺得他有責任將這個事實告訴雲家母女,免得耽誤了雲紫蘿的青春。

  他卻不知:孟元超和雲紫蘿並未訂婚,但雲紫蘿已是有了孟元超的孩子。

  雲紫蘿沒有聽完他的話就暈倒了。

  醒來的時候,元一沖早已走了,只有母親在她身旁。

  母親流著眼淚和她說道:「兒啊,這也是你的命苦,如今只有兩條路可以給你走了。」

  是那兩條路呢?

  母親說道:「你總不能永遠躲著不見人的,要嘛就是遠走高飛,離開這裡,要嘛就是另外找個丈夫,這個人最好是外鄉人氏,有寬廣的胸襟,願意做這孩子的父親。」

  兩條路雲紫蘿都不願意走。

  雖然元一沖斷定了孟元超凶多吉少,但畢竟他沒有親眼看見孟元超的死亡,所以雲紫蘿還抱著萬一的希望,希望他能夠活著回來。她怕孟元超回來找不著她。

  至於另外嫁人,她更是不願。兩條路如果一定要她選擇一條的話,她是寧可離開這裡的。

  其實她的母親也只是說說而已,天下那有這樣合適的人,而又恰巧讓她找著?

  卻不料當真就有這樣巧的事情,而且不用她們尋找,雲紫蘿這個丈夫竟是親自送上門來的。

  正當她們想要離開蘇州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客人,這個人就是薊州的名武師楊牧。

  楊牧初出道的時候,曾得過雲紫蘿父親的幫忙,不知怎的給他打聽到雲家的住址,特來拜訪。

  受過雲紫蘿父親幫忙的人不知多少,這件事情雲夫人都幾乎忘記了,不過他雖然對楊牧毫無印象,在見了楊牧之後,卻不由得想起了女兒的婚事來。

  更湊巧的是楊牧也正是來求婚的,原來他早已知道雲家有一個出色的女兒,是以雖然知道恩人業已去世,還是抓著這個藉口,前來拜訪她們母女。雲夫人尚未透露口風,他就先自表白來意了。

  楊家是武學世家,楊牧本人的武功也很不弱,兩家可以說得上是門當戶對。楊家住在薊州,他家的親戚朋友沒有一個人見過雲紫蘿,他把新婚的妻子帶回去,只要他肯承認是孩子的父親,誰也不會知道這宗「醜事」。

  一切都適合雲夫人的條件,不過她還是不敢立即答允,因為擺在她面前的還有兩件為難之事:一是要得到女兒的同意;一是即使得到了女兒的同意之後,這宗「醜事」也不知怎樣和楊牧來說才好。

  雖然甚是為難,但雲夫人可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因此她就先去勸她女兒。

  在母親苦勸之下,雲紫蘿沒有點頭,但也沒有像最初那樣的堅決拒絕了。她自己想出了一個主意。第二天她就獨自一人去見楊牧。

  她把懷有孩子的事情坦白他說了出來,並且提出一個條件,如果楊牧還是要娶她的話,她也只能和楊牧做個掛名夫妻。等到過了三年之後,若還得不到孟元超的音信,她才能算是楊家的人。

  她以為楊牧一定不會答應的,卻不料楊牧聽了之後,對她更為敬佩,竟是毫不皺眉,一口就答應下來。

  楊牧的答應大出她的意料之外,但條件是她自己提出來的,楊牧既然答應,她也唯有履行諾言的。

  得到這樣完滿的解決,雲夫人更是喜出望外。她是相信元一沖的說話,相信孟元超已經是埋骨荒山了的,但為了令女兒死了這條心,她答應女兒的請求,親自到祈連山去打探孟元超的消息。

  雲紫蘿是和楊牧約好。以三年為期,倘若得不到孟元超的消息,才和楊牧成為名副其實的夫妻的。

  三年,一千多個日子,日日夜夜,雲紫蘿用幻想編織著美夢,盼望她的母親和孟元超一同回來,即使不能一同回來,至少也給她帶回來孟元超的消息。

  三年過去了,非但沒有孟元超的消息,她的母親也沒有回來!

  在那三年之中,楊牧謹守諾言,不論是在私室或是人前,對她都是相敬如賓。

  孩子已經三歲,早已會叫爸爸媽媽了;當然他是叫楊牧做爸爸的。

  為了履行自己的諾言,為了感激楊牧的恩德,更為了不能讓孩子給別人恥笑,她只好甘心做楊牧的妻子了。

  回憶是辛酸的,但也未嘗沒有甜蜜。三年的掛名夫妻五年的真正夫妻,長長的八年,楊牧對她始終如一,尊敬她,體貼她,愛護她。

  儘管孟元超的影子還是藏在她的內心深處,但在她和楊牧成了夫妻之後,她覺得自己好像是漸漸愛上楊牧了。

  然而這只是「好像」而已,忽然有一天,她很偶然地聽到了孟元超的消息,平靜的心湖又復掀起波瀾,她方始知道,她自以為對丈夫的「愛」,其實不過是一種報答,一種感激。

  楊牧交遊廣闊,往來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有一天來了一個客人,這個客人是一家鏢局的鏢頭,兩年前替四川的藥商保過鏢,談呀談的,就談起川邊的戰事來了。楊牧問他義軍方面有些什麼英雄人物,那客人在說了義軍的兩個首領冷鐵樵和蕭志遠的名字之後,又道:「聽說小金川的義軍近年來人才濟濟,除了冷蕭兩位首領之外,又出現了兩個少年豪傑,也是十分了得。」

  恰好雲紫蘿捧茶出來,聽了客人的話,心中一動,忙問他道:「這兩個少年豪傑叫什麼名字,你可曾見過他們?」客人道:「聽說一個名叫孟元超,一個名叫宋騰霄,可惜小金川戰事方酣,我們做鏢客的可不敢走這一路的鏢,無緣與他們相識。」

  客人的話沒說完,只聽得「噹啷」一聲,雲紫蘿手上的茶杯跌下來,茶杯碎了,她的心也碎了。

  客人走後,雲紫蘿大病了一場,楊牧當然是知道妻子的病因的,他避免提起這件事情,細心服侍妻子,待雲紫蘿病好了方始和她說道:「我不願見你受苦,如果你要去小金川,你就去吧!」

  話是這樣說,但萬里迢迢,干戈未息,要去談何容易,何況雲紫蘿也不願意讓楊牧傷心呢。

  雲紫蘿是從來沒有說過謊話的,但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她卻不能不向丈夫說謊話了。她說病了這場,過去種種,當如已死,如今她愛的只是丈夫,再也不想見到孟元超了。

  楊牧並非蠢漢,他看得出妻子縱然是強顏歡笑,也難掩飾她心中的鬱鬱不歡。

  假戲真做,大家都不忍說穿,表面上還是在維持著「恩愛夫妻」的樣子。妻子在受苦,丈夫也在受苦。

  不過雲紫蘿雖然是說謊,卻也並非完全說謊,她在心裡暗自下了決定:除非孟元超跑來找她,她是決不會去找孟元超的。

  想不到的是:孟元超並沒有來找她,卻派了神偷快活張拿了他的書信來找楊牧。這封信如今正在她的身上。本來孟元超是要瞞著她的,但楊牧卻把這封信交給她了。

  孟元超這封信是和楊牧商量一件事情的,他想要回自己的孩子。

  他給楊牧設想得很周到,楊牧可以託辭出門,瞞著雲紫蘿,把孩子帶到蘇州,拜他為師,他答應不和孩子說明真相。待孩子長大,再讓他回楊家,楊牧交遊廣闊,隨便捏造一個武林前輩的名字,說是兒子的師父,諒必可以騙得過雲紫蘿。武林中易子而教,徒弟在師父家中住十年八年方始回家,這都是司空見慣之事,不足為奇。即使雲紫蘿將來發現真相,那時大家都已過了中年,也不會影響到他們夫妻的感情了。因此說是「要回」,還是不大恰當,他的目的其實只是請求楊牧讓他們父子相聚幾年而已。

  安排得的確是面面俱圓。但孟元超沒有想到的是,楊牧卻把他的這封密函交給了妻子。因為楊牧本身也正是有大苦惱需要解脫啊!

  ※※※

  夕陽已經落山,天邊的晚霞也由絢爛歸於平淡了。一彎新月爬上枝頭。

  雲紫蘿在山村小徑彳亍獨行,走一步,停一停。孟元超那封信藏在她的身上,好像變成了一塊沉重的石頭,壓著她的心房,壓著她的腳步。

  忽地感到一陣暈眩,雲紫蘿倚著一棵柳樹,喉嚨發出嘔吐的聲音卻又吐不出來。

  雲紫蘿歇了一會,方始覺得舒服一些,但心中卻更亂了。

  站在山坡上,月色雖是朦朧,雲紫蘿亦已隱約可以望見她家園那兩棵高出牆頭的梧桐樹了。以前在蘇州的時候,孟元超寄寓她家,就是住在梧桐樹旁的一座小樓中的。

  雲紫蘿捏了捏那封信,心中不覺苦笑,想道:「他渴望見到自己的兒子,誰知我卻給他帶來了別人的孩子。」

  雲紫蘿是在路上發覺自己懷孕的,所以連楊牧也不知道。

  她和楊牧做了五年夫妻,一直沒有孩子。楊牧雖然不說,但每當楊華叫他做「爸爸」的時候,雲紫蘿卻總是不禁感到尷尬,感到對他不住,希望自己能夠給他養個孩子。

  如今她是如願以償,懷有楊牧的孩子了,可是這孩子給她帶來的不是喜悅,而是更大的苦惱!

  「我懷著楊牧的孩子,怎好再去見孟元超呢?」去呢還是不去?雲紫蘿不禁大感躊躇了。

  舊地重遊,往事歷歷,如在目前。在這山坡上,孟元超曾經給她摘過野花;在那梧桐樹下,孟元超第一次向她吐露了心中愛意。

  八年魂夢相思,如今已經來到了門前,難道又再悄然離開,忍心不見他的一面?

  但是見了他的面,又將怎樣和他說才好呢?

  雲紫蘿心裡想道:「孟家一脈單傳,他是應該得回自己的骨肉的。我要把華兒的下落告訴他,讓他好去向楊大姑討回孩子。還有我的母親不知見過他沒有,我也應該向他問問。」

  當然這兩個理由都是無可非議的理由,不過,在雲紫蘿的心底,其實也是深藏著想要見他的念頭的。有了這兩個理由,她就可以鼓起勇氣了。

  雲紫蘿走下山坡,快要回到自己的家了,忽見一條白影,儼如羽箭穿空,流星疾駛,突然在她面前出現,轉眼間已是落在後園的圍牆之上。

  雲紫蘿吃了一驚,心裡想道:「這人的輕功很不弱啊,但看來卻像是個女子,她為什麼要偷進我家呢?難道她、她也是……」

  心念未已,那人忽地在牆頭轉過身來,「卜」的一聲,飛出了一枝袖箭,喝道:「是誰?」

  雲紫蘿一閃閃到了一棵大樹的後面,那枝袖箭掠過她的鬢邊,釘在樹上。把樹上的一隻烏鴉嚇得飛了起來。

  雲紫蘿看得分明,只見那人果然是個女子,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裳,站在牆頭,衣袂飄飄,在月光映照之下,淡雅如仙。

  雲紫蘿穿的是黑色衣裳,躲得又快,所以她看見了牆頭上的白衣少女,那個白衣少女卻看不見躲在樹後的她。

  只聽得白衣少女笑道:「原來是隻烏鴉,我還只道是什麼人跟蹤我呢,倒把我嚇了一跳。好,且待我也去嚇孟大哥一嚇。」

  雲紫蘿心中苦笑:「她把我當作烏鴉,難道我真的是一隻不祥之鳥嗎?」又想:「她把元超叫作大哥,卻不知是他的什麼人?」忽地感到一股寒意冒上心頭,再又想道:「元超在外面八年,如今他也是三十出頭的人了,莫非、莫非……唉,如果真的那樣的話,我是不會令他為難的。我已經害苦了楊牧,不應該再把災禍帶給他了。」想至此處,雲紫蘿感到有難以名說的悲哀,於是決定暫不露面,像小偷一樣悄悄地進了自己的家,躲在當年她和孟元超定情的梧桐樹後。

  ※※※

  小樓一角,燈火猶明。孟元超正在書房看書,尚未睡覺。

  他看的是一部宋詞選集,但心事如麻,卻那裡看得進去?

  隨手翻到一頁,忽然他給蘇東坡的一首小令吸引住了,不覺輕聲唸道:「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往事愴懷,孟元超讀罷此詞,不由得心頭悵觸了。八年前雲紫蘿就像詞中所寫的「幽人」一樣人常在「漏斷人初靜」的時候獨來,有時也上樓來看他,有時卻只是在窗外偷偷一望,又回去了。第二天才告訴他。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唉,這兩句詞可就不符合她現在的景況了。她現在已是棲在楊家的枝頭,有了溫暖的窩啦,只有我還是像孤鴻獨飛。」

  「但願她把我當作已死,但如果她知道我還活著的話,她會不會向我飛來呢?」

  「算日期快活張應該早已到過楊家了,不知楊牧是怎麼個想法,會不會答應我的要求?這秘密也不知能否瞞得住紫蘿?」

  情懷歷亂,心事如潮!以至他竟然沒有聽到樓梯的聲響,直到那白衣少女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他才驚起!(雖然那白衣少女是躡足而行,但以他敏銳的聽覺,若在平時,是應該早就發覺的。)

  孟元超的整個心都給雲紫蘿的倩影佔據了,突然看見一個少女的笑臉,不覺衝口而出,叫道:「紫蘿!」

  白衣少女噗嗤一笑。

  這一聲嬌笑宛若銀鈴,而這銀鈴似的笑聲正是孟元超十分熟悉的,曾經在他病重的時候,不知多少次鼓舞過他,令他興起求生意志的笑聲。

  孟元超又驚又喜,站了起來,抓著那少女的玉手說道:「小師妹,原來是你!你怎麼來了?」

  呂思美今年已經滿二十二歲了,不過在孟元超的眼中,她仍然是「小」師妹。

  呂思美笑道:「師兄,你以為是誰?」

  孟元超面上一紅,說道:「我想不到你會來的。我、我──」

  呂思美又是噗嗤一笑,說道:「你以為是雲家姐姐,是麼?你別抵賴,我聽得你叫她的名字呢。她的芳名叫做紫蘿,我早就知道了。」

  孟元超只好默認,給她倒了一杯茶,掩飾自己的窘態,問道:「小師妹,你為什麼也離開了小金川?」

  呂思美接過茶杯,坐了下來,卻沒有喝茶,也沒有回答孟元超的問題,先自嘆了口氣,說道:「師哥,你還在想著紫蘿姐姐嗎?她不會來找你的了!」

  孟元超怔了一怔,說道:「你怎麼知道?」

  呂思美道:「我有她的消息,你要不要知道?」

  孟元超道:「什麼消息?」

  呂思美道:「她已經有了丈夫,也有了兒子了。聽說她嫁的那個人是薊州的名武師楊牧,他們的兒子今年都已經七歲了。」說到這裡,緩緩的低下頭來,啜了一口茶,好像有些什麼話想說卻不說的神氣。

  孟元超是知道師妹想說些什麼的,雲紫蘿的兒子都已經七歲了,那麼她結婚至少有了八年,亦即是說,在孟元超和她分手之後不久,她就和楊牧成婚了。「小師妹定然認為紫蘿是個負心女子,想勸我不必對她如此癡情,唉,她卻那裡知道這個兒子正是我的兒子。」孟元超心想。

  呂思美道:「師哥,你不必難過,你不是時常說這樣一句話嗎,大丈夫應當拿得起放得下!」

  孟元超因為早已知道這件事情,是以他的難過並不如呂思美想像之甚。倒是伏在窗外假山石下偷聽的雲紫蘿,卻不由得黯然神傷,心痛如絞。

  雲紫蘿暗自思量:「原來這位姑娘是他的師妹,那一定是金刀呂壽崑的女兒了。看來她對元超倒是十分關懷,元超對她也很喜愛。她說得不錯,我是不該來找元超的了。」

  孟元超嘴角掛著苦笑,說道:「這個消息是誰告訴你的?」

  呂思美道:「是一個姓陸的鏢客。」這個鏢客就是那年到過楊牧家中的那個人。

  呂思美繼續說道:「這個鏢客經常替四川的藥商保鏢,他是楊牧的朋友,曾經在楊牧的家裡見過他的妻子。當他提及你和宋騰霄的名字的時候,那位楊夫人似乎很是吃驚,竟把手上捧著的茶杯都打碎了。姓陸的這個鏢客覺得有點奇怪,後來出去打聽,才知道楊牧的妻子是從蘇州帶回來的,姓雲名叫紫蘿。宋騰霄曾告訴過我,說她和你們二人都是一樣的要好,看來她對你們也是未能忘懷呢。就只不知她是為你還是為了騰霄而至失手打落茶杯?」

  孟元超道:「何以他曾提起我和騰霄的名字?」

  呂思美道:「他對你們慕名已久,這次他冒險到小金川來拜訪冷鐵樵,目的之一,就是想和你們認識,可惜你們都已不在小金川了。但那天媽卻恰巧在場,所以我會知道。」

  孟元超笑道:「你是特地跑來告訴我這個消息的麼?」當然這是一句開玩笑的話。

  當孟元超初返師門的那幾年,呂思美還是一個小姑娘的時候,他們三人就像兄妹一般,談笑無拘的。但到呂思美長大之後,孟元超卻是很少和她開玩笑了,相形之下,倒是宋騰霄變得較少,和她比較親近。

  呂思美見師哥並沒有如她想像那樣的悲傷,甚至還有心情開她的玩笑,登時也就高興起來,笑道:「媽叫我來跟你,要你照料我呢,你怕不怕麻煩?」

  孟元超愕了一愕,隨即哈哈笑道:「你又不是小姑娘了,還用得著我照料你嗎?」心裡卻在想道:「如果師娘真的是有這意思,倒是叫我為難了!」

  呂思美笑道:「師哥,我和你說真話吧。我是替冷大叔給你傳話來的。」

  孟元超道:「哦,是冷鐵樵催我回去麼?」

  呂思美道:「不,恰恰相反,冷大叔叫你暫時不必回小金川了。義軍需要有人聯絡各方豪傑,這個差事他想請你擔當。例如山東東平縣的江大俠江海天、金逐流兩師兄弟,河北保定的天地教教主林道軒,河南紅纓會的總舵主厲南星、公孫燕夫妻,關東十三家牧場的總場主尉遲炯、祈聖因夫妻,這些人就都是冷大叔想要你去和他們聯絡的。他還希望你在江湖上行走,隨時隨地留心,替他物色一班願意幫忙或願意參加義軍的少年豪傑。這件差使並沒有規定時限,又可以讓你結識許多英雄人物。你說好不好?」

  孟元超喜出望外,說道:「這真是太好了!」

  呂思美笑道:「說起來你還要多謝我呢,冷大叔是因為我的原故,才想起給你這個差使的。」

  孟元超道:「真的嗎?但這卻是什麼原故呢?」

  呂思美道:「有一天冷、蕭兩位叔叔與媽閒話家常,媽忽起思家之念,說是想回三河原籍探親。又說許久沒有得到你的消息,很是掛念,也想到蘇州看一看你。冷、蕭兩位叔叔力勸不可,他們說雖然事隔多年,當年圍攻爹爹的七個大內高手亦已死了五個,但金刀呂壽崑妻子,江湖上誰個不知,那個不曉?一旦出現,定惹人注意,冒這個險,未免太大了。

  「我聽了他們的話就說,不如讓我一個人回去,當年我跟爹爹行走江湖的時候,不過是個黃毛丫頭,現在已經長大,重走江湖,就是給鷹爪碰上,也不會認識我了。

  「但蕭叔叔仍是放心不下,他說我獨自一人,到蘇州找你或許無妨,回原籍探親,卻是危險。因為三河縣在直隸(今河北)境內,靠近京師,正是清廷防衛最嚴密的地方。

  「冷叔叔後來得了一個主意,這就是我剛才說的他要交給你的那件差事了。他說倘若你肯擔當這個差事,那麼在你北上保定,拜訪天地會的林教主之時,就正好攜我同行了。保定與三河縣都在直隸省內,相距不過數百里。你就是陪我回家,再走關東拜訪尉遲炯夫妻,也耽擱不了多少時候,這不正是公私兩便麼?

  「師哥,現在我就只是問你嫌不嫌拖上我這個累贅了?」

  孟元超隱隱猜到了師娘的用意,頗覺有點為難,但於理於情,又不能推卻,只好說道:「小師妹,你現在的本領已經不亞於我,和我同行,只怕我還要倚仗你幫忙呢,怎能說是累贅?嘿,嘿,你我分手不過年餘,你倒和我客氣起來了。」孟元超發出幾聲乾笑,但笑得可是不很自然了。

  呂思美是個毫無心機的少女,聽了師哥的話,卻是十分的歡喜,說道:「這麼說你是答應我!哈,我可以跟你去會見江海天、金逐流、厲南星、公孫燕這班大名鼎鼎的男女英雄,我真是高興得要死啦!」

  呂思美「高興得要死」,伏在窗外偷聽的雲紫蘿,卻是淚咽心酸,縱然不是「難過得要死」,也十分傷心的了。「他有師妹作伴,我還何必見他?華兒之事,且待將來另想辦法,托人告訴他吧。」雲紫蘿心想。可是她想要離開,雙腳卻似不聽使喚,提不起勁來。她怕弄出聲響,只好鎮懾心神,待到自己心情恢復寧靜之後,再作打算。

  淡淡的月光之下,碧紗窗上現出的孟、呂二人的影子還是隱約可見。雲紫蘿不想再看他們,於是移開了視線。她一直沒有留意園中物事。此時抬頭一看,只見野草叢生,連她最喜愛的荼藤花架亦已倒塌了。雲紫蘿暗自嘆了口氣,想道:「王大媽要幹田裡的活,也怪不得她照料不周,但這個園子可變成廢園了。嗯,元超和他的師妹就要走的,待他們走後,我倒可搬回自己的家裡了。」

  心念未已,忽聽得孟元超說道:「小師妹,我還想在這裡多住幾天,你有這份耐心等我麼?」

  呂思美笑道:「媽叫我跟你,你到那裡我到那裡。你不走我當然也是留在這兒陪你。」

  雲紫蘿聽了他們說話,不覺又是心裡一酸,想道:「元超不肯就走,想必是要等那神偷快活張把我的消息帶回來給他,唉。他可想不到我如今就在他的窗下。他有小師妹作伴,對我仍未忘情,我對他還有何求?我實在也該心滿意足了!」想是這樣想,但仍是禁不住心酸,也再想道:「他們不走,這幾天我卻到那裡去安身呢?」

  孟元超聽了小師妹的話,都是不禁眉頭一皺,苦笑說道:「師娘還有什麼吩咐你嗎?」

  幸好燈光黯淡,孟元超又是側面向她。呂思美正在高興上頭,可沒有留意他的神情。

  呂思美笑道:「媽只是叫我來蘇州找你,找著了你,就跟你走,聽你的話。你瞧媽多麼看重你呢,把她唯一的女兒都付託給你了。」呂思美心地無邪,把母親的話和盤托出,卻不知道就是把她的終身大事付託給孟元超的意思。

  不過說她完全不知道母親的心事那也是假的。在她臨行的前夕,她母親曾對她說道:「十多年前,你爹叫元超去蘇州投靠雲家,當時你年紀還小,我們都沒有想到要為你的終身打算。雲伯伯是你爹爹的八拜之交,他的女兒和元超年紀相差不遠,你爹爹曾寫了一封信給雲伯伯,雲伯伯不幸已死。這封信聽元超說是已經交給了雲伯母了。你爹在信中是藏有為元超向雲家求婚的意思的。本來我以為雲夫人一定會答應婚事的。而他們兩家聯姻,也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但想不到世事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外,如今那位雲姑娘已經嫁了人有了兒子。元超知道了這個消息,說不定會很傷心的。你應該好好的安慰他,有一天倘若你們能夠一同回來見我,我就非常高興了。」這話雖然沒有明說,但呂思美已經是二十二歲的少女,當然也是聽得懂話中之意的了。

  呂思美也不是沒有想過自己的終身大事,不過在她母親沒有和她說這一席話之前,她的心裡有兩個男子的影子,在孟元超和宋騰霄之間,她一直是委決不下,不知應該選擇那個。

  她對師哥是十分敬重的。但宋騰霄卻似乎和她性情比較相投。這兩個人都是對她家有過大恩,為了她們母女,險些賠了性命的,不過孟元超是她的師哥,關係當然比較親密一些,她又覺得師哥有時候雖然嚴肅得令她不敢親近,但卻似乎比宋騰霄更為可靠。因此在她懂得了母親的心意之後,她的心中已是暗自作了決定,只要師哥喜歡她。她也寧願捨棄性情和她比較相投的宋騰霄而選擇師哥了。

  孟元超身受師門大恩,對這位小師妹他一向也是十分疼愛的,但此際呂思美笑靨如花地站在他的面前,卻是令他心神大亂了。他暗自嘆了口氣,心裡想道:「師娘把唯一的女兒付託給我,但可惜我卻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孟元超道:「沒什麼,但我聽你說了半天的話,你卻一直沒有提及宋騰霄。師娘只是叫你來找我,沒叫你找他嗎?」

  呂思美笑道:「你們都是住在一個地方的,找著了你,不用我說,你也會帶我找他的。媽又何須特別吩咐。」

  孟元超道:「本來我也以為騰霄在家裡的,但這次回來,卻不知他到那裡去了。但願他能夠在這幾天之內回來。」

  呂思美道:「原來你要多留幾天,就是為了等他?」

  孟元超心想:「她那裡知道我要等的是紫蘿母子的消息。」他從來沒有和小師妹說過謊話,但雲紫蘿如今乃是有夫之婦,卻又怎能將真相告訴她?當下只好顧左右而言他強笑說道:「難道你不想見騰霄麼?」

  呂思美是不懂掩飾自己的心事的,笑道:「咱們從前總是在一起玩耍的,倘能見著宋師哥,那自是最好也不過的了。咱們三人可以一同去遊西湖!」

  孟元超想起了那次和雲紫蘿、宋騰霄同遊西湖的往事,不禁又是黯然神傷。

  呂思美嗔道:「師哥,你怎麼啦?我和你說話,你卻好像總是想著別的事情!」

  孟元超忽地如有所覺,「噓」了一聲,側耳聽了半晌,說道:「小師妹,你一路上可曾發現有人跟蹤?」

  呂思美道:「沒有呀!」

  孟元超道:「當真連一個可疑的人物都沒碰上?」

  呂思美想了一想,說道:「前幾天我在路上碰見四個人,比較有點特別,但後來也沒發現有跟蹤的跡象。」

  孟元超道:「是怎麼樣的四個人?」

  呂思美道:「是四個相貌相似的,服飾一樣的人。這四個人身高腳長,騎在馬背上晃呀晃的像根竹竿。他們這副長相本來就是少見的了,更難得的是四個人都一樣。所以我當時碰見他們,不覺笑出聲來。」

  孟元超曾聽人說過「滇南四虎」的怪異相貌,心裡想道:「小師妹碰見的莫非就是他們?但這四個寶貝卻怎的會在江南出現呢?」問道:「後來怎樣?」

  呂思美:「那四個人都瞪著眼睛看我,似乎很不高興,但也沒什麼。他們的馬跑得快,轉眼就過去了,以後也沒有再發現他們了。」

  孟元超道:「你進村子的時候,有沒有人跟在你的後面?」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