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三回 敵人偷襲



  豈有蛟龍愁失水?更無鷹隼與高秋。晝號夜哭兼幽顯,早晚星關雪涕收!

  ──李義山


  雲紫蘿心頭鹿撞,連忙問說:「我那孩子出了什麼事情?」

  段仇世道:「雲女俠放心,令郎沒事,不過──」

  雲紫蘿剛剛鬆了口氣,心弦又再繃緊起來,問道:「不過什麼?」

  段仇世黯然說道:「令郎沒事,我的卜師兄卻受了仇家暗算,性命堪憂!」

  雲紫蘿大吃一驚,說道:「是怎麼一回事情,你可以說給我知道麼?」

  段仇世道:「滇南四虎,你還記得麼?」

  「滇南四虎」焦雷、焦電、焦風、焦雲,乃是一母所生的四兄弟。雲紫蘿在蘇州故居暗助孟元超的那天晚上,他們就是先「點蒼雙煞」而來,想要逮捕孟元超,反而給孟元超殺得大敗而逃的。

  雲紫蘿道:「你說的仇家就是滇南四虎麼。」

  段仇世道:「正是。他們四人是石朝璣的爪牙,那晚他們就是奉了石朝璣之命來逮捕孟大俠的。那晚你想還記得,我們是在他們落敗之後,才進去和孟大俠動手的。」雲紫蘿點了點頭,說道:「當時我也已經埋伏在那裡了,可惜我沒有殺掉他們。」

  段仇世道:「事情過後,他們怪我們師兄弟當時袖手旁觀,存心看他們出醜。後來不知怎的,又給他們知道了令郎是在我們門下,而令郎和孟大俠的關係又不比尋常,所以,所以他們就把我們師兄弟當作了仇人了。」

  雲紫蘿面上一紅,心中已是雪亮,想道:「石朝璣知道華兒是元超的孩子,他們之所以和點蒼雙煞為難,想必還是奉了石朝璣之命而為,並非單純私怨。」

  段仇世繼續道:「三個月前,他們趁著我不在家裡的時候,跑來要搶令郎。俗語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他們是有心來暗算卜師兄,卜師兄冷不及防,先中了他們一支毒箭。一場惡鬥結果,卜師兄把他們打跑,自己卻受了重傷了。他中了劇毒,據大夫偷偷和我說,恐怕活不過一年!」

  雲紫蘿十分難過,說道:「是我們母子連累了你的卜師兄了。」

  段仇世道:「雲女俠別這麼說,令郎是我們的徒弟,卜師兄豈能不保護他呢?當務之急,是當如何善後。」

  雲紫蘿道:「段先生意思怎樣?」

  段仇世道:「我那卜師兄受傷之後,已與令郎遷居大理某地,地方隱秘,而滇南四虎,那次受傷也很不輕,料想一年之內,不會有事。但一年之後,我的師兄卻不知還能不能活在人間,萬一師兄不幸死了,令郎必須有個妥善的人照料。」

  雲紫蘿沉吟不語,半晌,黯然說道:「小兒給你們添的麻煩實在大多了。」

  段仇世道:「話不是這麼說。縱然卜師兄不幸死了,令郎也還是我的徒弟。我報不了仇,還得指望令郎給我報仇呢!」

  雲紫蘿道:「啊,原來段先生現在是急於為令師兄報仇,這個仇是應該早日報的,可惜我現在恐怕幫不了你的忙。」

  段仇世道:「雲女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師兄的仇只能由我來報,或由令郎來報。但令郎年紀還小,所以我要和你商量,怎樣安頓令郎?」

  說至此處,雲紫蘿已經知道他的來意,不由得心亂如麻,暗自想道:「華兒交回給我,那自是最好不過,唉,但我這初生的嬰孩──」

  心念未已,果然便聽得段仇世接下去說道:「我也曾想過,托孟大俠照料令郎,但孟大俠在小金川和清軍作戰,恐怕也難兼顧。所以我想還是請你親自去大理一趟,把令郎接回來吧。」

  雲紫蘿珠淚盈眶,毅然說道:「好,我和你去。但我要先告訴主人一聲,請你在此多留一日,好嗎?」心裡想道:「有乾娘和姨媽照顧嬰孩,我是應該放心得下的。」

  段仇世在見過韓威武之後,業已知道雲紫蘿新近產子,至今未滿百日。當下說道:「我本想把令郎送來的,只因路途遙遠,我的仇家又多,恐怕路上出事,所以只好請你親自去接他了。但只不知你的身體如何,這條路萬水千山,可是不很容易走呀。若你不方便立即動身,再待一兩個月,大概也還不至於就有意外的。」

  雲紫蘿道:「令師兄現在病中,雖說地方隱秘,也難保不給別人知曉。事不宜遲,我還是明天去吧。我可以在大理照料小兒和你的師兄,讓你安心去找仇人。」

  段仇世道:「好,那就更好了。」

  雲紫蘿正想帶他前往劉家,還未走出梅林,忽聽得遠處隱隱一聲長嘯。

  嘯聲入耳,雲紫蘿不覺怔了一怔,心頭卜卜的跳,想道:「我該不至於是聽錯了吧?難道真的是他來了?」

  段仇世也是好生駭異,說道:「聽這嘯聲,此人功力極為深厚的,不知是那位高人?」

  雲紫蘿道:「好像是繆長風的嘯聲。」

  段仇世道:「不錯,繆大俠有龍吟功,我也猜想是他。咦,你聽,他似乎是碰上了強敵,正在和人交手!」

  雲紫蘿凝神靜聽,果然聽得一陣陣金鐵交鳴之聲,心裡想道:「我和繆大哥相識以來,從未見過他用劍與別人交手,那次他和震遠鏢局的人惡鬥,也還是空手相搏。如今竟給對方迫得他動用寶劍,看來真的是碰上了勁敵了。」

  段仇世則在心裡想道:「那次我在煙桿開碑陳德泰的酒店裡,碰上了四海神龍齊建業和楊牧,若不是得到繆長風暗中相助,只怕我縱然能夠逃脫,也要吃個大大的虧。」於是說道:「繆大俠於我有恩,他碰上強敵,我決不能袖手旁觀。雲女俠,咱們一同去吧。」

  ※※※

  且說繆長風來到了北芒山,放眼一望,山上的梅花正在盛開,想起西洞庭山的那段往事,不覺倍增悵觸。

  正在他心頭悵悵惘惘之際,忽聽得密林深處,有兩個人說話的聲音。

  一個說道:「雲紫蘿這賤貨我讓你帶回去,蕭景熙這臭婆娘你可得由我處置。」

  另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劉隱農武功不弱,咱們此去,可還不能太過輕敵呢?」

  先頭那人道:「雲紫蘿產子未滿百日,武功料想生疏,咱們二人聯手,還怕對付不了劉隱農和那臭婆娘嗎?」

  那老者道:「咱們今日雖然是穩操勝券,但也還是小心的好。最好能如你所說,用不著那老狐狸幫手,咱們兩人就辦妥這件事情。」

  繆長風焉能容得別人辱罵他所尊敬的雲紫蘿?他聽得心頭火起,便即現出身形,一聲冷笑,邁開大步,向那兩個人跑去。

  「什麼人?給我站住!」那蒼老的聲音喝道。喝聲中,三枚鐵蓮子飛了過來。

  這三枚鐵蓮子流星閃電般飛來,到了繆長風身前,忽地散開,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分別打向繆長風額角的「太陽穴」,胸口的「璇璣穴」,和丹田下面的「竅陰穴」。一手三暗器,上中下三盤全都「照顧」到了。

  繆長風識得這人暗器的手法、大吃一驚,心道:「原來是四川唐家的人。」不敢怠慢,連忙施展「彈指神通」的功夫,輪指疾彈,錚、錚、錚三聲響過,三枚鐵蓮子全都給他打落。雖然打落了對方暗器,但繆長風的手指亦已感到一陣酸麻。

  說時遲,那時快,那兩個人已是出現在繆長風的面前。一個是長鬚飄拂的老者,一個是短小精悍的中年人,腰間插著兩支判官筆。

  那老者穿的衣裳十分古怪,一件上衣,前面有四個袋,背心也有一個袋,五個袋都是脹鼓鼓的,顯然是裝滿了暗器。

  他看見了繆長風,不覺也是怔了一怔,隨即哈哈笑道:「原來是繆大俠,小老兒得罪了。」

  繆長風也暫且忍住了氣,拱了拱手,說道:「唐老先生,幸會,幸會。」

  原來這老頭兒正如繆長風所料,乃是四川暗器名家唐家的長輩。

  四川唐家是世傳的暗器名家,長房家主唐天橫,二房家主唐天縱,三房家主唐天直。三兄弟人稱「唐家三老」,尤以唐天縱的暗器功夫最為厲害。繆長風碰上的這個老者正是唐天縱。繆長風看在他是武林前輩的份上,不能不對他略為客氣。

  唐天縱說道:「你們兩位還未見過吧,這位是『連家白眉』連甘沛。」

  連家也是有名的武學世家,以「四筆點八脈」的功夫號稱武林一絕。連家子弟之中,以連甘沛最得家傳衣缽,故此被稱「連家白眉」。

  連甘沛曾上過西洞庭山搗亂,給蕭夫人和雲紫蘿打得狼狽而逃。這件事情,繆長風是知道的。當下冷冷說道:「久仰了。你們兩位,到此何為?」

  唐天縱皮笑肉不笑地打了個哈哈,說道:「怎麼,繆大俠,你來得我就來不得麼?」

  繆長風權且忍住了氣,說道:「我是來探望蕭夫人的,她丈夫生前是我好友,但我卻似乎未曾聽得他們夫婦說過和你們唐家有甚交情。」

  唐天縱冷笑道:「誰說我和他們夫婦有交情了?」

  繆長風道:「那麼唐老前輩是和劉家相熟?」

  唐天縱道:「一定要有相熟的人才能上這北芒山嗎?」

  連甘沛忽地插口進來,冷笑說道:「繆大俠,我看你不是來找蕭夫人的,是來找雲紫蘿的,對嗎?」

  繆長風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唐天縱冷冷說道:「上次我在三河縣,碰上了剛從雲家出來的孟元超,今日我上北芒山,又碰上了你繆大俠。嘿嘿,人家說雲紫蘿是美人胚子,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看來人言當真不假了!」

  連甘沛哈哈笑道:「當然不假,否則焉能引蝶招蜂?」

  繆長風忍無可忍,大怒喝道:「住嘴!」

  唐天縱沉了臉色,冷笑說道:「老夫生平未曾受過別人呼喝!怎麼,我說了雲紫蘿,卻刺痛了你繆長風了!」

  繆長風大怒道:「唐天縱,我看在你是武林前輩的份上,對你客氣幾分。你卻說話不像人話,你這把年紀,是活在豬狗身上了!」

  唐天縱倒退兩步,喝道:「繆長風,你膽敢對老夫無禮!」他是暗器名家,倒退這兩步,乃是準備施放暗器的。

  連甘沛取出判官筆,說道:「殺雞焉用牛刀,唐老先生,請你讓我先會一會這一位自命不凡、名滿江湖的繆大俠!繆長風,我和你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是來私會情人,我卻是要來抓你的情人的!」

  繆長風道:「原來你們是清廷鷹爪,好,我也和你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們的陰謀詭計我早已聽見了,我正是要來打你們這兩條鷹犬的!並肩子上吧!」

  高手搏鬥,切忌氣動神浮,連甘沛本來想要激怒繆長風的,不料反而給繆長風激怒,判官雙筆劃了一道圓弧,登時就撲上來,喝道:「姓繆的,你休狂妄,勝得了我這對判官筆,你再領教唐老先生的暗器功夫!」

  繆長風凝神靜氣,待他雙筆堪堪點到,驀地一個「金蟬脫殼」,雙指疾彈,錚錚兩聲,把他的一對判官筆左右彈開。喝道:「把你的看家本領施展出來吧,繆某但憑這雙肉掌,看你能奈我何哉!」

  連甘沛吃了一驚,心道:「怪不得他能夠在江湖上闖出那麼大的名頭,這彈指神通的功夫果然是非同凡響!」但他自恃點穴功夫天下無雙,雖然吃了一驚,卻也並不怎麼慌亂。判官筆倏的轉鋒戳出,變招再攻。這一招變得奇妙之極,只見四方八面,重重筆影,就似有好幾個連甘沛同時向他攻來一樣。

  繆長風也不禁心頭一凜,心道:「連家的驚神筆法果然是名不虛傳!」

  原來,「驚神筆法」乃是連家的家傳絕技,號稱天下無雙的點穴筆法。最厲害的地方在於能傷敵手的奇經八脈,多好內功也抵擋不了。它最精妙的一套招數名為「四筆點八脈」,兩人聯手,合使四支判官筆,一招之內,就能遍襲對方的奇經八脈。連家仗此稱雄武林,有史以來,只有金逐流的父親金世遺一人,曾經破過他們這套「四筆點八脈」的「驚神筆法」。

  好在連甘沛只是單獨一人,他不可能使出「四筆點八脈」的功夫,只能以一雙判官筆施展「雙筆點四脈」。不過,雖然威力減了一半,仍是非同凡響!

  掌風筆影之中,連甘沛雙筆交叉插去,順勢一拖。左筆點向繆長風任督二脈的四處大穴,右筆點向他的少陽、陽明二脈的三處大穴,只要有一處穴道給他點著,繆長風就非得重傷不可!

  唐天縱在旁觀戰,看到了連甘沛使出這一招「驚神筆法」的殺手,也不禁大聲為他喝起采來。心裡想道:「這招筆法似虛似實,奇幻之極,繆長風的掌力再強,也絕不能同時兼顧四脈,縱然能夠盪開正面點來的筆尖,少陽經脈的穴道總是躲不開了。」

  那知心念未已,只聽得錚錚錚連聲疾響,宛似繁弦急奏,聽得人緩不過氣來。原來是繆長風驀地長身躍起,十指連彈,不但把對方的雙筆彈開,而且還有餘力反點連甘沛的三處穴道。連甘沛一個大翻身,斜躍三步,百忙中退出丈許之外,重重疊疊的筆影登時凌亂不堪!

  唐天縱看得大驚失色,暗自思忖:「這廝的彈指神通使得如此輕靈巧捷,只怕我的暗器也未必傷得了他!」當下一面觀戰,一面思索,思索如何出奇制勝,才能替連甘沛挽回敗局。

  連甘沛身形未穩,只聽繆長風喝道:「來而不往非禮也,讓你也見識見識我的點穴功夫!」當真是如影隨形,話猶未了,雙指已是點到了連甘沛背後「風府穴」。

  連甘沛在百忙中一個「移形換位」,雙筆反手交叉刺出,還了一招「橫雲斷峰」。饒是他這一招化解得宜,閃避得快,但聽得「嗤」的一聲輕響,他的衣裳已被戳破了一個小洞。幸好還沒有給繆長風點著穴道。

  繆長風和他過了幾招,心裡也在暗自稱讚對方,想道:「幸虧只他一個人能使用雙筆來點四脈,倘若連家子弟之中,還有一個如他這樣的高手,我可就抵擋不了他們的四筆點八脈了。」

  點穴的兵器乃是「一寸短,一寸險」。連甘沛的判官筆只是一尺八寸,在點穴的各種兵器中已經是最短的了。但繆長風以指點穴,卻是比他的判官筆更短。他的十根指頭忽屈忽伸,每根指頭,都像一枝判官筆。高手搏鬥,只差毫釐,此時指筆交鋒,和肉搏已是差不多,更是招招兇險。連甘沛使盡平生本領,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不由得暗暗叫苦。

  他那知在他的心裡叫苦,在旁觀者唐天縱的眼中看來,卻已是感到有點意外了。唐天縱只道他最多可以抵禦十數招的,如今已是三十招開外。

  原來繆長風愛武成癖,他見連家的「驚神筆法」,確是武林一絕,心裡不禁想道:「可惜連家後繼無人,只有一個連甘沛能傳衣缽。四筆點八脈的奧妙,我今生恐怕是無緣得見了,真是遺憾之至。不得而思其次,這雙筆點四脈的功夫我應該給他一個機會,讓他盡數施展出來,我也好得一窺全豹。」正因為他打的是「一窺全豹」的主意,連甘沛才支持得了這許多時候。

  唐天縱也是個武學的大行家,看了一會,也看懂了繆長風的心思。他手裡捏著暗器,心裡暗暗偷笑。他本來準備好連甘沛一遇危險,他就要發出暗器的,此時卻是無需急急出手了。

  繆長風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雖然是在酣鬥之中,也沒放鬆戒備,戒備對方那個站在一旁觀戰,虎視眈眈的唐天縱。唐天縱私心竊喜,不覺現於神色,給繆長風看在眼裡。

  看到了唐天縱得意的神色,繆長風瞿然一省,暗自想道:「我真是糊塗了,強敵當前,我豈能從容鑽研武學?看這老頭兒的神氣,他定是想我和連甘沛多耗氣力之後,他好漁翁得利。」此時連甘沛一套「雙筆點四脈」的筆法業已施展了十之七八,繆長風便即放棄「一窺全豹」的打算,立施殺手。

  連甘沛正自使到一招「金雕展翅」左筆斜飛攻敵,右筆下斂護胸,繆長風悶個真切,右手中指一彈,彈向他的左筆筆尖;左手五指成鉤,迅即朝他肩頭抓下。

  這一招乃是「大擒拿手」配合上「彈指神通」的功夫,彈開對方的一支判官筆之後,連甘沛中路的門戶大開,肩頭的琵琶骨非給他抓碎不可!

  眼看連甘沛難逃這掌劈指戳之災,忽聽得叮的一聲,原來是唐天縱擲出一枚銅錢,這枚銅錢剛好碰著連甘沛左筆筆尖。

  繆長風的中指正向他筆尖彈去,筆尖給銅錢一碰,突然間轉了方向。繆長風彈了個空,說時遲,那時快,那枝筆尖已是指到了他的咽喉。

  唐天縱會發暗器救護夥伴,這是早已在繆長風意料之中的。但暗器這樣的打法,卻是大大出他意料之外。

  要知暗器若是朝著他的身上要害打來,他早有準備,多厲害的暗器他也能抵擋。如今這暗器卻是打他的敵手的兵器,等於令敵手的兵器變招來攻其不備,要應付可就為難了。這樣的打法,不但要內力深厚,而且拿捏時候,也得分秒無差。否則一枚小小的銅錢如何能夠碰開一枝發力刺來的判官筆,還能令這枝判官筆攻向敵人要害?饒是繆長風武學精深,見多識廣,這樣奇妙的暗器打法,他也是從未見過!

  掌風筆影之中,只聽得有人大叫一聲,跌出數丈開外!這個人可不是繆長風,而是連甘沛。

  原來在那危險瞬息的霎那之間,繆長風當機立斷,揮袖一裹筆尖,左掌化抓為劈,仍然猛劈下去。

  連甘沛驚弓之鳥,看見繆長風這一掌猛劈下來,如何還敢抵擋?嚇得他連忙倒縱出去。他的身形本來未穩,加上繆長風這股掌力一震,登時摔了個四腳朝天。

  繆長風低頭一看,只見自己的袖管也被筆尖刺穿了一個小孔,要不是他當機立斷,以攻對攻,化解敵招,咽喉要害雖可避開,胸膛的穴道只怕是要給對方刺著了。繆長風脫險之後,心裡也是不禁叫了一聲「僥倖」。當下冷笑說道:「唐老前輩,我早叫你們並肩子上來,何必鬼鬼祟祟的偷施暗算?不怕辱沒了你們唐家天下第一暗器的名頭麼?」

  唐天縱變了面色,勉強打了個哈哈,說道:「繆大俠,我這暗器可不是打你。」繆長風冷笑道:「哦,你不是打我,原來你還是幫我的嗎?這我倒要多謝你了。連甘沛,你的自己人暗算你,這可就怪我不得了,你去找他算帳吧!」

  這番「反話」說得唐天縱面紅耳熱,說得連甘沛亦是大為尷尬。他剛才一個鯉魚打挺翻起身來,一雙眼眸望著唐天縱,做聲不得。

  唐天縱老羞成怒,喝道:「繆長風,你莫說風涼話兒,既然你要見識老夫的本領,老夫也何妨讓你開開眼界。連甘沛,你歇歇,讓我來!」

  繆長風哈哈笑道:「對啦,我想你是成名的武林前輩,是不該像小孩子那樣撒賴的。最好你們還是並肩子齊上,省得待會兒又要偷施暗算!」

  唐天縱「哼」了一聲,喝道:「別耍油嘴,只要你接得下老夫這幾件暗器,我與連甘沛馬上下山!」話聲未了,把手一揚,三枚飛錐排成一個品字,向著繆長風的上中下三盤分別打來。

  繆長風只道他有更奇妙的暗器手法打來,不覺怔了一怔,心道:「奇怪,何以還不及剛才?」原來唐天縱這三枚飛錐的打法,雖然也算得凌厲狠辣的打法,倘若換是別人打的,那就是一等一的暗器功夫了。但以唐天縱天下第一暗器高手的身份,這樣的打法,卻是平平無奇了。

  那知繆長風心念未已,正在準備接他這「平平無奇」的三枚飛錐之際,忽地眼前金星閃爍,一蓬梅花針突然飛了到來!

  梅花針是暗器中份量最輕的一種,比之沉重的飛錐,不可同日而語。即使兩種暗器同時發出,也該是飛錐先至。那知唐天縱的暗器另有一功,梅花針竟然後發先至!

  好個繆長風,在這間不容髮之際,滴溜溜一個轉身,身上的衣裳就像漲滿了的風帆一樣,只聽得嗤嗤之聲,不絕於耳,那一把梅花針,全都插在他的衣上。

  說時遲,那時快,那排成品字形的三枚飛錐也朝著他打來了,繆長風提一口氣,平地拔起,打他下盤的飛錐落了空,打他中盤的飛錐幾乎是擦著他的腳底飛過,打他上盤的飛錐給他揮袖擊落,三枚飛錐依然以品字形的插在地上。

  繆長風一聲長嘯,衣裳上插滿的梅花針雨點般的落下。唐天縱喝采道:「繆大俠的太清氣功果然名不虛傳!」一揚手,又是同時發出了六柄飛刀。

  繆長風一看衣裳上密密麻麻的針孔,心裡亦是不禁暗暗吃驚。只見那六柄飛刀雖然同時發出,卻是參差不齊的向他飛來。表面看來,似乎準頭甚參差,但繆長風可是不敢有絲毫大意。

  前面兩柄飛刀從繆長風左右兩旁飛過,距離少說也在三尺開外,按說稍微會打暗器的人,準頭都不會這樣差的,繆長風心裡想道:「不知這老賊弄甚玄虛?」心念未已,忽覺背後有金刃劈風之聲,原來是那兩柄飛過去了的飛刀又飛回來了,飛回來的速度更快更勁!而跟著來的第二排的兩柄飛刀也剛好飛到他的面前。繆長風登時背腹受敵!

  幸虧繆長風未曾輕敵,早有提防,拔劍出鞘,反手一揮,將後面兩柄飛刀擊落。左手一招,接了一柄飛刀,霍的一個「鳳點頭」,又避開了一柄飛刀。迅即把手中的飛刀擲出,噹噹兩聲,把第三排的兩口飛刀也擊落了。

  唐天縱這六柄飛刀,雖然給繆長風或是閃開,或是擊落,但亦已把他鬧得個手忙腳亂了。

  繆長風心裡想道:「這老頭兒不知還有多少古怪的打法?」心念一動,趁著唐天縱後繼的暗器將發未發之際,突然向連甘沛撲去。喝道:「我說過的話算數,你們並肩子上吧!」

  連甘沛大怒道:「你當我是好欺負的嗎?哼,哼,這是你自己找死,可不能怪我以多欺少!」

  繆長風笑道:「不錯,是我有言在先,要你們並肩子上的,你也用不著交代什麼門面話了,且看是誰找死吧?」說話之間,已是閃電般的向連甘沛刺出了七劍。

  連甘沛是恃著有強援在旁,才敢和繆長風再度交鋒的。其實他剛剛領教過繆長風的厲害,表面雖然氣怒交加,似乎非要和繆長風拼命不可,心裡可著實有些怯意。

  繆長風有劍在手,比剛才空手應敵,自是更為厲害,連甘沛使出生平本領,奮力解了七招,七招中險象環生,驚得他冷汗涔涔而下,心道:「唐老頭兒難道真的存心看我出醜嗎?怎的還不出手?」繆長風的劍招宛似長江大河,滾滾而上,連甘沛前後左右的退路,全都為他劍勢所封,他要想逃出劍圈,躲到唐天縱身邊,已是不行了。

  原來繆長風之所以要把連甘沛捲入漩渦,正是要使得唐天縱有所顧忌的。唐天縱的奇妙手法層出不窮。繆長風自忖久戰下去,只怕沒有把握能夠完全躲避得開。

  唐天縱看了片刻,把繆長風的劍法身法看得較為清楚之後,心裡想道:「我再不出手,連甘沛只怕要糟!」當下一聲冷笑,說道:「繆長風,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令我投鼠忌器了嗎?嘿嘿,你還未知道我唐家暗器的厲害呢!看鏢!」

  他的暗器手法果然奇妙,三枝飛鏢就似長著眼睛似的,都是對準了繆長風飛來,連繆長風閃避的方位都計算在內。繆長風和連甘沛雖是在激烈的搏鬥之中,他的暗器也不怕誤傷了連甘沛。

  不過,他的暗器雖然不怕誤傷了連甘沛,但好幾種獨門古怪的打法卻是不能使用了。例如「滿天花雨」的梅花針打法,暗器連環互撞攻敵不意的打法等等,倘若使了出來,那就難保不會誤傷連甘沛了。

  繆長風的目的達到了一半,但從整體來說,卻還是得不償失,害多利少。

  不錯,唐天縱比較正常的打法,他是可以從容應付了。但為了應付唐天縱的暗器,他也不能全力對付連甘沛了。

  連甘沛本領雖然比不上他,連家的「驚神筆法」也還是武林一絕。

  繆長風力戰兩大高手,唐天縱的暗器尤其令他防不勝防。他的內功雖然深厚,時間一久,也是漸漸感到有點精神不濟了。

  ※※※

  雲紫蘿和段仇世向山下奔去,還未走出梅林,忽又聽得一聲長嘯,但這次的嘯聲,卻是從山上傳來的。

  雲紫蘿吃了一驚,失聲叫道:「不對!」

  段仇世道:「什麼不對?」

  雲紫蘿道:「這不是繆長風的嘯聲!」

  段仇世道:「不錯,這嘯聲蒼老得多。你趕快回家一看,只怕來的鷹爪不止一批。繆大俠那裡,我去幫他的忙。」

  段仇世想得到的雲紫蘿也想到了,而且在她定了定神之後,還聽出了這個嘯聲就是她的乾爹劉隱農的聲音。

  她知道乾爹是身負絕技的武林俠隱,但武功究竟高到什麼程度,她還沒有見過,一聽得乾爹的嘯聲從家裡傳來,不由得心慌意亂,連忙說道:「好,你們趕跑鷹爪,趕快上來;我們打退敵人,也立即下去。」

  ※※※

  不出段仇世的所料,鷹爪來的果然不止一批,繆長風在山腰遭遇強敵之際,也正是劉家被鷹爪騷擾之時。

  劉隱農是個棋迷,平日家居無事,兩夫妻總是以下棋來作消遣的。他妻子的棋藝比他差得多,蕭夫人卻是個中好手,所以蕭夫人來了之後,劉隱農才算是找到了對手。

  這天早上,他和蕭夫人下了一盤圍棋,勝了半子,興猶未盡,要和蕭夫人再下一盤。蕭夫人道:「老爹子,你的棋越下越好,我是甘拜下風的了。」劉隱農道:「我知道剛才這盤你是故意讓給我的,算不得數。」蕭夫人不覺笑道:「你聽,你的乾外孫正在哭呢,我出去照料照料他,回頭再陪你下棋。」

  劉隱農道:「紫蘿呢?」

  蕭夫人笑道:「她已經出去了,想必是到梅林練劍吧,你不知道麼?」

  原來雲紫蘿外出的時候,劉隱農正在苦思一著,全副心神都放在棋盤上,對外面的一切竟是聽而不聞。蕭夫人告訴了他,他才知道,不禁哈哈笑道:「我真是糊塗了。好,你先出去看看孩子,我在這裡給你擺個殘局。」

  劉隱農的妻子在外面廳堂聽見他們說話,笑道:「孩子哭得這樣響,虧你們還能專心下棋。隱農,不是我說你,你也太著迷了,若不是蕭大嫂提醒,只怕外面鬧得天翻地覆,你都不知道呢!」

  劉隱農在裡面笑道:「這可不見得,若是敵人來了,我的耳朵可就靈了。孩子哭我卻沒有辦法哄他,所以只好裝作聽不見了。」

  劉夫人抱著孩子搖呀搖的,哄他別哭。孩子仍然哭個不停。

  蕭夫人走了出來,說道:「看樣子,小寶寶敢情是要想吃奶了。紫蘿去了多久了,怎的還不回來?」

  劉夫人道:「她去梅林練劍,大概就快回來的了。我給小寶寶先餵鹿奶吧,你替我抱一會兒,我去取奶。」

  她正要把嬰兒交給蕭夫人,忽聽得有腳步聲走來,走得又快又輕,在孩子的哭聲中幾乎聽不見,是走到了門前才發覺的。

  劉夫人喜道:「紫蘿,你回來正好,快給孩子餵奶。」

  不料「乓」的一聲,大門推開,那個人衝了進來,竟然不是雲紫蘿,而是一個尖嘴削腮的老頭子。

  蕭夫人吃了一驚,喝道:「你這隻老狐狸來作什麼?」迅即一掌向那老頭打去。

  原來這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曾經和蕭夫人交過手的那個「通天狐」楚天雄。

  楚天雄身手比蕭夫人還更敏捷,一進來就看清楚了眼前的情況,立即駢指點向劉夫人的面門,搶她懷中的嬰兒。他估計劉夫人要保護嬰兒,必然有所顧忌,這是避強攻弱的打法。

  劉夫人雖然也會武功,卻不很強,突然遭遇強敵襲擊,果然只是一個照面,就給楚天雄搶了嬰兒,她由於不肯放鬆,給楚天雄以擒拿手法一拗手腕,嬰兒脫手拋出,劉夫人摔倒地上。

  蕭夫人一掌向楚天雄劈下,可惜業已遲了一步,劉夫人拋出的嬰兒正朝著這一方落下。蕭夫人連忙發掌,來搶嬰兒。楚天雄喝道:「你不要孩子的性命,那就上來!」

  兩人的動作都是快到極點,倘若沒有一方退讓的話,嬰孩一跌下來,勢必給他們撕成兩半。蕭夫人如何敢和楚天雄硬搶。

  幸虧她的武功亦已到了能發能收之境,在這間不容髮之際,倏地把身形煞住。明知嬰孩到了楚天雄手中,必定要給他拿來當作人質,但為了不想傷害嬰孩,也只好寧可如此了。

  楚天雄哈哈大笑,伸手便接嬰孩,不料嘴巴還未曾合攏,忽地哇的一聲叫了出來。同時虎口一麻,楚天雄不由自己的倒退三步。原來是劉隱農擲出三枚棋子,兩枚打進他的嘴巴,一枚打著他的虎口。楚天雄的一條右臂登時不聽使喚,兩齒門牙也給打落了。

  嬰孩跌了下來,剛好給蕭夫人接住。

  這個剛滿百日的嬰兒,怎知自己這條小命是從鬼門關上給撿回來的,他在半空中翻了一個觔斗,跌入蕭夫人懷裡,大概以為是大人和他玩耍,本來還在哭著的,此時卻是破涕而笑了。

  說時遲,那時快,劉隱農已是端著棋盤,跑了出來,喝道:「你這老狐狸擾亂了我的棋興,我非和你算帳不可!照打!」

  楚天雄以輕功見長,不料竟然未能避開對方三枚小小的棋子,吃了這個大虧,不由得是又驚又怒。但他綽號「通天狐」,最會見風使舵,他吃了大虧,當然亦已知道對方乃是勁敵,一個劉隱農他自忖已是難以應付,何況還有一個本領也甚高強的蕭夫人在旁,三十六計,自是走為上計了。

  劉隱農舉起棋盤,兜頭打下,楚天雄一個盤龍繞步,連逃打閃,跑出大門。劉隱農喝道:「你搞得我的棋下不成了,你給我背棋盤吧!楚天雄覺得背後勁風撲到,連忙斜身一躍,身形未穩,背心突然如受巨石所壓,痛得他哇哇大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原來劉隱農先發一記劈空掌,算準了他要躍過一旁閃避,棋盤先朝著那個方位摔去。劉隱農的內功已到了爐火純青之境,劈空掌所發的掌風勁而有聲,摔出的棋盤卻是無聲無息。楚天雄不敢回頭,只憑聽風辨器之術,只道已經避開了他的暗器,那知剛好著了他的道兒。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