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四回 寶刀未老



  歲將晚,客爭笑,問衰翁:「平生豪氣安在?走馬為誰雄?何似當筵虎士,揮手弦聲響處,雙雁落遙空。老矣真堪愧!回首望雲中。」

  ──葉夢得


  雲紫蘿飛跑回家,剛好碰上負痛狂奔出來的楚天雄。雲紫蘿拔劍出鞘,唰的便是一招「玉女投梭」,向他刺去。

  楚天雄正在痛得眼前金星亂冒,這一劍如何躲避得開?「嗤」的一聲劍鋒劃過,楚天雄的左臂給劃開了一條長長的傷口。

  但楚天雄的功力畢竟是比雲紫蘿高出許多,雙臂受傷,橫時一撞,居然也把雲紫蘿手中的青鋼劍撞得脫手飛出,大吼一聲,就像負傷的野獸狂嗥似的,落荒而逃,轉瞬間已是滾下山坡,去得遠了。

  劉隱農恐怕雲紫蘿產後虛弱,被敵所傷,不敢去追,先把雲紫蘿扶穩,說道:「紫蘿,你沒事吧?」

  雲紫蘿道:「沒事。可惜給這老狐狸跑了。我的孩子沒事吧?」

  劉隱農笑道:「你進去看看,他正在笑呢。這老狐狸給你刺了一劍,你也可以稍洩心頭之氣了,就讓他去吧。」

  雲紫蘿回到家中,從蕭夫人手裡接過嬰兒,笑道:「你這小把戲,你還得意,你可知道你這小生命是公公給你撿回來的?」

  蕭夫人道:「你怎麼去了這許久才回來,他剛才哭得好厲害,敢情是肚子餓了,你趕快給他餵奶吧。」

  劉隱農哈哈笑道:「好了,現在沒事了,我的乾女兒也回來了,咱們又可以下棋啦。蕭大嫂,我給你擺個殘局,這個殘局叫做『十王走馬』,瞧你能不能拆解?」劉夫人啐道:「老頭子,你就只會下棋。」劉隱農笑道:「我也會打賊呀,我說過賊人一來,我的耳朵就靈了,我沒說錯吧。」劉夫人道:「呸,誇什麼大口,你還是捉不著這個老賊。」

  雲紫蘿笑道:「乾娘,你別責怪乾爹,他是為了照顧我,才讓這老狐狸跑了的。但乾爹你也別下棋啦,有件緊要的事情,正要請你幫忙。」

  劉隱農道:「什麼事情?」

  雲紫蘿說道:「繆長風在山腰碰上強敵,段仇世已經跑去幫他,但強敵來的不只一人,恐怕段仇世未必對付得了。」

  劉隱農笑道:「既然是老朋友來了,我這老頭子理該略盡地主之誼。好吧,那局『十王走馬』的殘棋,只好留回來,再和你的姨媽拆解了。」

  ※※※

  繆長風力敵兩大高手,饒是他內功深厚,額頭亦已見汗。

  唐天縱的確不愧是號稱天下第一的暗器名家,各種各樣的暗器層出不窮,越打越狠,暗器都像長著眼睛似的,盡朝著繆長風的要害打來,卻沒有一枚誤傷連甘沛。

  連甘沛佔了上風,精神大振,一對判官筆使得龍飛鳳舞!乘暇抵隙,筆尖所指,也全是繆長風的要害穴道。劇戰中繆長風為了閃避唐天縱的暗器,一個疏神,給筆尖劃破了他的袖管。連甘沛得意之極,縱聲笑道:「好,看你還敢賣狂!乘乘的給我磕一個頭,叫我唐老爺子饒你。」

  繆長風大怒,突出險招,銀光疾閃,一劍從連甘沛意想不到的方位刺去。唐天縱一見不妙,連忙發出暗器替連甘沛解困。

  只聽得「嗤」的一聲響,劍尖不但刺穿了連甘沛的衣裳,而且還劃破了他的皮肉。雖然不是重傷,但吃的虧已是比繆長風剛才所吃的虧更大了。

  可是在繆長風刺傷連甘沛的同時,他也開始吃唐天縱暗器的虧。

  原來唐天縱剛才的那枚暗器,他本來是可以避開了,但若然躲避暗器,就不能刺傷連甘沛。繆長風之所以使出險招,為的就是要報連甘沛一筆之仇,焉肯放鬆了他?是以只好強接唐天縱的暗器。

  這是一枝只有五寸多長的飛鏢,繆長風接到手中,忽地感到掌心熾熱,連忙拋開。低頭一看,只見掌心已是起了許多泡。原來唐天縱用的這個暗器名為「蠍子鏢」,鏢上蘸了毒粉,接到手中,就像給毒蠍螫過一樣。繆長風的手上沾了毒粉,雖然不足致他死命,使劍已是沒有剛才靈活。

  繆長風冷笑道:「天下第一暗器名家,原來用的竟是這等下三濫的暗器!」原來武林中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名門正派中人,都是不喜使用餵過毒的暗器的。

  唐天縱老羞成怒,哼了一聲,道:「勝者為強,你管我用什麼暗器?你若懼怕,趁早投降。」

  繆長風斥道:「放你的屁,我本來尊敬你是武林前輩,你卻甘心做韃子的爪牙,哼,你不知羞恥,我也為你羞恥!」

  唐天縱喝道:「繆長風,你死到臨頭,還敢猖狂?」

  繆長風哈哈笑道:「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大丈夫死則死耳,何足懼哉?繆某人就是死了,也勝於你像一條老狗的活著。好,你不怕天下英雄笑話,儘管把你的毒青子(暗器)朝我打來吧!就只怕你想殺我,也未必就能如你所願!」

  唐天縱給他罵得臉上一陣紅一陣青,冷笑說道:「我就是用毒青子殺了你,這裡除了連甘沛之外,還有何人知道?怕什麼別人笑話?好,你說我殺不了你,那就請看我的手段!」冷笑聲中,雙手連揚,鐵蓮子、梅花針、透骨釘、瓦風鏢、飛刀、袖箭,各種各樣的暗器儼如灑了滿天花雨,全都是餵過毒的。

  繆長風使出一套綿密異常的防身劍法,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由於唐天縱怕誤傷了連甘沛,好些古怪的獨門手法不便施展出來,但饒是如此,也還是有一枚骨釘、一技甩手箭射入了繆長風的防身劍圈之內,險些兒把他傷了。

  在繆長風抵禦這滿空飛舞的暗器之時,連甘沛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要知唐天縱雖然有把握可以避免傷他,他卻是不能不害怕誤中了有毒的暗器的。

  連甘沛本是和繆長風作繞身遊鬥的,繆長風的劍光霍霍展開,把暗器激盪,四處飛散,連甘沛怕受誤傷,和繆長風的距離越來越遠,漸漸他的判官筆已是夠不上和繆長風的長劍交鋒了。不過,他的判官筆卻也是越展越快,好似化作了兩道護身的銀虹,那不是為了攻敵,而是為了預防萬一。

  唐天縱五個口袋的暗器,只有一個袋的暗器是有毒的,已經用得差不多了,還沒有傷著繆長風,不禁心頭火起,叫道:「連甘沛,你退下來吧,你不是幫我的忙,你是幫了我的倒忙了!」此時有唐天縱暴風驟雨般的暗器給他掩護,他要退出圈子,繆長風已是無法阻攔。

  連甘沛在武林中的地位雖然比不上唐天縱,也是武學名家的身份,聽了唐天縱的話,不覺羞愧難當。但為了顧全性命,也只好依從唐天縱的吩咐,默不作聲地跳出圈子了。

  正在他朝著唐天縱跑過去的時候,忽地林中竄出一條人影,也在朝著他跑來。

  唐天縱喝道:「什麼人?」一抖兩枝「蠍子鏢」立即朝那人打去。

  那人朗聲說道:「點蒼派段仇世特來領教你們唐家的暗器功夫!」雙手一伸,竟然把他的兩枝蠍子鏢接到手中。

  唐天縱暗器出手,便即冷笑說道:「好,你要見識,那就讓你見識吧。知道厲害了麼?倒也,倒也!」

  不料段仇世接了兩支「蠍子鏢」,只是身形一晃,卻沒跌倒,反而縱聲笑道:「原來號稱暗器天下第一的唐家,使的是這種下三濫的暗器,嘿嘿,領教了!」笑聲中身形幾個起伏,已是撲到了唐天縱的跟前。

  原來段仇世練有毒掌功夫。唐天縱若是使用普通的暗器打他,用上奇妙的手法,段仇世只怕難免受傷,如今用「蠍子鏢」打他,他練有毒掌的功夫,以毒攻毒,接在手中,卻是毫無妨礙。

  唐天縱料不到他的手法如此之快,他只道段仇世接了「蠍子鏢」非中毒暈迷不可的,是以續發的暗器就不是打他而是打繆長風了。

  段仇世身形幾個起伏,繞著「之」字跑來,卻還是快得出乎唐天縱意料之外,暗器是打遠不打近的,待到他要轉過來對付段仇世之時,已是來不及了。

  段仇世一聲大喝,雙掌齊飛,喝道:「讓你也見識見識我的功夫!嘿嘿,你用毒青子對付我,那也休怪我用毒掌對付你。」

  唐天縱橫掌當胸,一招「拂雲手」將他雙掌盪開,「哎呀」的叫了一聲,跌出數丈開外。段仇世哈哈大笑,撲上去便要擒他,忽聽得繆長風叫道:「段兄,小心!」

  話猶未了,只聽得「轟隆」一聲,一枚暗器已是在段仇世面前爆炸開來!原來這是唐天縱一種極其歹毒的獨門暗器,名力「毒霧金針烈焰彈」,內中藏著火藥,爆炸之後,噴出毒霧,而且煙霧之中,還裹有許多細如牛毛的梅花針。剛才他是恐怕誤傷夥伴,才沒有使用的。

  幸虧繆長風及時提醒,在這間不容髮之際,段仇世使出了超卓的輕功,身形平地拔起,一個「鷂子翻身」,斜飛出去,這才沒惹火焚身。但饒是如此,亦已吸進了一口毒霧,中了兩根梅花針。

  兩根梅花針不是射著穴道,並無大礙,但那口毒霧吸了進去,段仇世卻是不禁有點感覺頭暈目眩了。

  段仇世知道這是生死關頭,稍緩片刻,唐天縱的歹毒暗器陸續發出,自己性命難保。當下不顧業已中毒,連忙默運玄功,暫時閉了呼吸,迅如閃電般的疾撲上去,叫唐天縱騰不出手來。

  唐天縱也怕吸著毒霧,暗器一出手,登時又再滾出數丈開外。剛剛在他跳起之際,段仇世撲了到來,雙掌一交,兩人都是同時退了一步。

  原來唐天縱剛才那一跤乃是假裝摔倒,以便使用暗器的。論他的內功造詣,雖然比不上繆長風,卻也不在段仇世之下。

  段仇世見他連接自己兩次毒掌,神色如常,不禁好生驚異。仔細看清楚之時,這才知道唐天縱戴了一對鹿皮手套。要知唐天縱是暗器第一高手,他能用餵毒豹暗器傷人,自然也知道如何防備。他這對鹿皮手套,就是用來接有毒的暗器的,此時對付段仇世的毒掌,也剛好派上了用場。

  兩人功力相若,段仇世吸了一口毒霧,不免稍受影響。而唐天縱卻是無須顧忌,如此一來,此消彼長,當然是唐天縱大佔上風了。

  唐天縱哈哈笑道:「你的毒掌濟不了事,認輸了吧。據我所知,繆長風與你也無甚交情,你何苦為他賣命?」

  段仇世吐出一口濁氣,張開摺扇,悶聲不響的和他纏鬥。

  另一邊,繆長風亦已追上了連甘沛,在作第三次的交手了。

  三度交鋒,更為激烈,繆長風吃虧在右掌蘸了毒粉,麻木不靈,只能用左手使劍,劍法的威力不免打了折扣。但雖然如此,也還是要比連甘沛稍勝一籌。

  連甘沛甚是溜滑,一看唐天縱業已大佔上風,便即打定主意,只守不攻,等待唐天縱打敗了段仇世之後再來幫他。他的驚神筆法也是武林一絕,繆長風雖然稍勝一籌,要想在急切之間取勝,卻也不能。

  唐天縱以綿掌功夫應敵,柔中寓剛,能守能攻。段仇世吸了毒霧,精神不濟,相形見絀。劇鬥中唐天縱一招「游空換爪」,嗤的一聲,把他的摺扇撕破,哈哈笑道:「我不用暗器,也能勝你,你服不服?」他知道段仇世極為好勝,特地要激惱他的。其實他剛才若不是用了「毒霧金針烈焰彈」,最多只能和段仇世打成平手,此際他的暗器已是所剩無多,還要留來對付繆長風,既然穩操勝券。自是樂得說些風涼話兒了。

  段仇世果然中計,給他激怒,罵道:「呸,不要臉!」一抖破扇,扇骨枝枝露出,好似抓著一把短劍,向唐天縱刺去。一柄破扇,在他手中,竟然變作了一件奇特的兵器。

  唐天縱冷笑道:「好呀,要拼命麼?」雙掌盤旋飛舞,不讓段仇世有反撲的機會。段仇世這個打法甚耗內力,他本來已是精神不濟,撲攻不逞,漸漸陷於再衰三竭的境地。唐天縱找到了他的破綻,猛地一聲大喝,立施殺手。

  在段仇世和唐天縱纏鬥這段時間,繆長風亦是加緊攻敵。他好似看破了連甘沛的心思,十數招過後,劍法一變,完全捨棄穩健的打法,連使險招,招招凌厲,劍尖所指,都是連甘沛的穴道要害。連甘沛號稱天下第一點穴名家,但因功力不及對方,此時反而給繆長風的刺穴劍剋制了。

  連甘沛給他殺得幾乎透不過氣來,心中暗暗叫苦。只怕等不到唐天縱跑來幫他,他已是要傷在繆長風劍下。劇戰中繆長風一劍疾刺過去,連甘沛雙筆橫胸,全力招架,只聽得「錚」的一聲,火花四濺,連甘沛的判官筆損了一個缺口,嚇得心膽俱寒,只道要糟,忽覺微風颯然,繆長風已是從他身旁掠過去。

  繆長風為了替好友解危,無暇傷敵。一招凌厲的劍招,迫退了連甘沛,立即使出「八步趕蟬」的超卓輕功,飛快的撲上前去。他來得可正是時候,唐天縱剛剛在向段仇世施展殺手。

  繆長風大喝一聲,一招「鵬搏九霄」,腳尖尚未沾地,長劍已是凌空刺下。

  掌風劍影之中,只聽得「哢唰」一聲,段仇世的一條右臂給唐天縱扭脫了臼。唐天縱也給他的一枝扇骨刺傷了小腹。傷得不深,可也見了血了。這還是唐天縱見機得早,他受了一點輕傷,避開了繆長風這足以令他致命的一劍。

  唐天縱一個「鷂子翻身」,倒躍出數丈開外,暗器立即發出。此時他去了顧忌,暗器的手法更見奇妙。繆長風解了好友之困,自己反而給暗器困住了。

  段仇世右臂脫了臼,無法幫繆長風的忙。只能暫且躲開,忍著疼痛,自行駁續。

  這麼一來,在唐天縱是去了顧忌,在繆長風則是又難免要為段仇世擔心了。要知連甘沛並未受傷。他若是跑來傷害段仇世,段仇世如何抵敵?

  好在連甘沛驚魂未定,一時間可還不敢撲上前來。待他看清楚了目前的形勢,剛剛想到可以趁這機會去活捉段仇世的時候,對方的救星已經來到。

  這個救星乃是從家中火速趕來的劉隱農,他在滿天飛舞的暗器之中,舉起棋盤,大搖大擺的向唐天縱走去。

  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說也奇怪,那滿空飛舞的暗器,竟然紛紛落在他的棋盤之上。原來他的棋盤,乃是一塊磁鐵,鐵製的暗器,全被他的棋盤所吸。多奇妙的手法,也是沒用。

  劉隱農哈哈大笑,道:「我收了這許多破銅爛鐵,倒可以開個雜貨店了。繆大俠,請你暫且歇歇,讓我見識見識唐家的天下第一的暗器功夫。」須知以他和繆長風的身份,自是不能以二敵一。

  唐天縱一聲不響,在他的笑聲中把手一揚,又發出兩枚暗器,這兩枚暗器帶著碧綠色的光華飛來,劉隱農端起棋盤一接,暗器竟然不是向他的棋盤落下。劉隱農叫道:「啊呀,老頭子這回要糟了!」

  原來這是兩枚玉製的暗器,不受磁鐵吸引。唐天縱好似算準了劉隱農躲閃的方位似的,那兩枚暗器到了他的面前,突然一個拐彎,全都打到他的身上。

  唐天縱得意之極,哈哈笑道:「唐家的暗器功夫怎麼樣?沒有讓你失望吧?」笑聲未絕,忽然定了眼珠,看得呆了。

  原來他這兩枚暗器是恰好打著劉隱農的琵琶骨的,武功多好的人,琵琶骨一給打碎,也非變成廢人不可。而唐天縱用重手法發出的這兩枚暗器,是自信必定可以打碎劉隱農的琵琶骨的。

  那知打著的部位絲毫不差,那兩枚暗器卻從他肩上滑下來,劉隱農身形不動,手臂不抬,只把掌心一攤,那兩枚暗器就順著他的手臂滑下,落在他的掌心。

  看來好似玩把戲一樣,其實是一種極為高明的卸力消勁的功夫,暗器一觸著他的肩頭,他略一沉肩,就把暗器的力道完全消解。這種功夫,有個名堂叫做「沾衣十八跌」,練到爐火純青之境,多猛的力道打到身上,自己也無須反擊,對方一沾著衣裳,便要摔倒。劉隱農的「沾衣十八跌」功夫尚還未到爐火純青之境,但也相去不遠了。

  劉隱農拈起那兩枚暗器一瞧,笑道:「果然我沒失望,你大概是把尊夫人的飾物都送了給我吧,我可發了一筆小財。多謝,多謝。」

  唐天縱是個武學的大行家,見他露出了這手功夫,比起自己剛才所發的暗器被他的棋盤所吸,吃驚更甚,那裡還敢回嘴,連忙再發一枚「毒霧金針烈焰彈」,藉著煙霧遮掩,飛快奔逃。

  連甘沛比他還更機靈,劉隱農一來,他已知不妙,先自逃跑。待到霧散煙消,這兩人的影子也都不見了。

  繆長風在劉隱農未歸隱之前,是曾經和他見過一面的,段仇世和他則是初次相識。此時段仇世的斷臼已經駁好,與繆長風一同上前道謝。

  劉隱農笑道:「謝什麼,繆兄,你若是有功夫陪我下棋,我就高興了。」

  繆長風笑道:「我的棋下得不行,不過這位段兄卻是高手。」

  段仇世道:「繆兄,我和你似乎只談論武功,我的棋下得如何,你又怎麼知道?」

  繆長風說道:「人的名兒,樹的影兒,那是遮掩不了的。我未見過,可也曾聽過呀。」原來段仇世是貴公子出身,琴棋詩畫,樣樣當行,和宋騰霄一樣,都是武林中頗著聲名的才子。

  劉隱農大喜道:「段兄,古人挽留嘉賓,有作平原十日之飲的雅事,我愧無旨酒以奉嘉賓,只能和你下十天的棋了。」

  段仇世笑道:「只怕北宮望可不許咱們有這樣十天的閒情逸致呢。」

  劉隱農道:「你怕他們還會再來?」

  段仇世道:「他們今日雖然一敗塗地,但料想不會就此甘休,倒也不可不防。」

  劉隱農大為掃興,說道:「十天不行,三天總行吧。他們要回北京報訊,再來也總得在三天之後。」

  段仇世說道:「難得老前輩有此雅興,我拼著今晚不睡,和老前輩下個一天一夜就是。」

  劉隱農瞿然一省,笑道:「我又是老糊塗了,你們今日來到荒山,想必是另有要事,對嗎?」

  繆長風道:「我一來是探望你老爺子,二來是給蕭夫人報訊的。」

  段仇世道:「我則是為了雲女俠的事情來的,她這事說來話長。」

  劉隱農道:「既是說來話長,那就慢慢再說。她已經知道你要說的事情沒有?」

  段仇世道:「剛才我已經見過她了,我的來意,她業已知道。」

  他們邊走邊說,不知不覺,已經回到劉家。劉隱農道:「好,她既然已經知道,咱們現在先去下棋。」

  雲紫蘿抱著孩子迎出來,和繆長風見了面,兩人心裡都是有許多說不出的感觸。

  劉夫人搖了搖頭,埋怨丈夫道:「客人遠來,你就只知道拉人下棋。」

  劉隱農笑道:「我這也是接待客人呀。段兄是初交,由我接待。繆兄是熟朋友,你們替我招呼吧。蕭大嫂,他有消息帶給你呢。」

  劉隱農口裡說話,手裡已是拿起棋盤,走在前頭,給段仇世引路了。

  眾人見他棋癮如此之大,都是不覺好笑。劉夫人不禁又搖了搖頭,說道:「我真是拿他沒有辦法。」

  蕭夫人笑道:「繆大哥,我還以為你是特地來探紫蘿的呢?」

  繆長風道:「大嫂,我給你帶來一個天大的喜訊。邵鶴年已經找著了。還有湊巧的事呢,就在我見著鶴年那天,還見著兩個人,你猜是誰?」

  蕭夫人笑道:「我怎麼猜得著?」

  繆長風道:「就是鶴年的妹妹和你的女兒。」

  蕭夫人大喜道:「啊,這兩個丫頭你也見著了,在那裡見著的。」

  繆長風道:「在禹城五龍幫的總舵。」當下將那件事情原原本本地說給蕭夫人知道,雲紫蘿笑道:「這麼說月仙表妹和鶴年已是和好如初了。」

  蕭夫人說道:「鶴年是個老實孩子,只是我家丫頭脾氣不好,老是喜歡和他鬧點彆扭。如今但得他們和好如初,我也可以了卻一重心事了。」接著笑道:「長風,你的侄兒侄女都快要成家了,你還是孤家寡人,不害臊麼?要不要我給你作個媒?」繆長風笑道:「多謝老嫂子關心,咱們今日不談這個。」

  雲紫蘿咳嗽一聲,移轉話題,替繆長風解窘,說道:「繆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們這個地址?」

  繆長風道:「我在揚州見著了孟元超,是元超告訴我的。」

  蕭夫人道:「那位扶桑派的女掌門林無雙還是和他在一起嗎?」

  繆長風道:「林無雙已回轉泰山,元超和他的好朋友宋騰霄、師妹呂思美一同返回小金川。」

  蕭夫人若有所思,半晌說道:「人生真是講究一個緣字,旁人看來,孟元超和他的師妹應該是最合適的一對,誰知他卻和海外歸來的林無雙投緣,而他的師妹卻愛上了他的好朋友。」她特地強調一個「緣」字,自是有意說給繆長風和雲紫蘿聽的。

  繆長風道:「紫蘿,聽說段仇世有緊要事情找你,那是何事?」

  雲紫蘿眼圈一紅,說道:「都是我的命苦,連累了孩子。」當下把卜天雕遭敵暗算,命在垂危,段仇世要為師兄報仇,無暇照顧楊華等等事情,向繆長風說了。

  繆長風道:「既然如此,令郎當然要接回來。」

  雲紫蘿嘆門氣道:「我就是只怕顧得了大的,顧不了小的。」

  蕭夫人說道:「你這小寶貝交給我和你的乾娘好啦。反正我們都要離開這座荒山的,到別處地方落戶,我們可以請個奶媽帶他。」劉夫人說道:「即使請不到奶媽也不用發愁,我可以用鹿奶餵他。鹿奶比人奶還要滋補,你不知道你的乾爹就是吃鹿奶長大的。」

  雲紫蘿哽咽道:「你們待我這樣好,我真不知道怎樣報答你們。」

  蕭夫人道:「孩子的事情,你盡可以放心。我倒是有點不大放心你呢。」

  雲紫蘿怔了一怔,說道:「是那一樣姨媽不能放心?」

  蕭夫人道:「此去滇邊,萬水千山,路上只怕還有鷹爪注意你的行蹤,你又是產後不過百天,武功也未曾完全恢復,一個人行走長途,叫我如何放心得下?」

  繆長風自覺義不容辭,便即毅然說道:「我和紫蘿是結拜兄妹,她有了為難之事,我想我也用不著避嫌了。就由我陪她到滇邊去走一趟如何?」

  蕭夫人正是要他說這個話,笑道:「得繆大哥送我這外甥女兒,我自是放心得下了。只不過你與她兄妹相稱,我豈不是比你長一輩了。我可是不敢當的。」

  商議既定,劉夫人說道:「咱們進去看看你乾爹的這盤棋下完沒有,這樣緊要的事他都不管,我非得現在告訴他不可。」

  劉夫人剛走近棋室,只聽得劉隱農正在拍案叫絕,哈哈笑道:「段老弟,你這一著『脫骨打法』真是妙極了。『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只道已窮底蘊,誰知仍是變中有變。怪不得妙玉要為這局殘棋走火入魔了!」

  劉夫人推門進去,說道:「我看你才是快要走火入魔了呢,只顧下棋,也不理理正事。」

  劉隱農笑道:「妙玉是因參不透這局殘棋,才致走火入魔,我如今已經參透這局殘棋,如何還會走火入魔?」

  雲紫蘿如有所思,忽地說道:「乾爹,你把那著脫骨打法演給我看。」

  「脫骨打法」是圍棋中一種「奇招」(圍棋術語又名倒脫靴),先讓對方吃掉自己一塊,然後再吃回對方,用這種戰術,往往可以死中求活。劉隱農把這著脫骨打法及其變著擺了出來,奧妙之處,果然是令人意想不到。(羽生按:「十王走馬」原載古譜「元元集」,可謂圍棋脫骨打法之代表傑作。近人陳永德整理古譜,曾將此局殘棋收入其所編之圍棋人門叢書第四集,作為學者之典範。)

  蕭夫人笑道:「紫蘿,你怎的也著了迷了。還是快說正事吧。」

  雲紫蘿瞿然一省,說道:「乾爹,女兒這數月來多蒙庇蔭,但只怕明天一早就要和乾爹暫時分手了。」劉夫人跟著說道:「老伴兒,咱們這個老家恐怕也得捨棄了呢。」

  劉隱農聽罷她們所說,嘆口氣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咱們但求隨遇而安罷了。不過好在這老家雖然沒了,咱們的乾女兒總還是會回來的,是嗎?」

  雲紫蘿說道:「我也捨不得乾爹乾娘,你們不嫌棄我,我一定會回到你們的身邊的。」

  劉夫人道:「隨遇而安也總得先有個安身之地呀,你想好了什麼地方沒有?」

  劉隱農道:「我早已想好了,要走就走得遠一點,咱們到天山去。」

  劉夫人道:「啊,去這麼遠的地方?」

  劉隱農道:「地方雖遠,我卻有個好朋友在那兒。」

  劉夫人道:「你說的是天山派的掌門人唐經天?」

  劉隱農說道:「不錯,我和他相識還在和你相識之前呢。他那地方是鷹爪所不能到的,無殊世外桃源。到了那裡,孩子也可有人照料。」

  蕭夫人首先表示同意,說道:「聽說唐經天的妻子冰川天女是當世的奇女子,我對她慕名已久,有這個機會結識她也是好的。」

  劉夫人道:「正經事要緊,繆大俠和紫蘿明早要走,段先生也要回去為師兄報仇,你可不能只顧自己盡興,也該讓人家歇息歇息啦?」

  劉隱農哈哈一笑,說道:「我本來最少要和段兄下個一天一夜的,現在得他幫我解拆,已經通解了這局殘棋,當真可說得是我平生第一快事。兵貴精不貴多,那也就不必多下了。」

  計議已定,第二天一早,各人便即分道揚鑣。

  段仇世本來要和雲紫蘿回去的,此時有了個繆長風和她作伴,段仇世把師兄隱居之處畫了張地圖給她,他自己就逕自去找滇南的焦家四虎報仇了。

  ※※※

  繆長風這次與雲紫蘿結伴同行,比起上一次送她回家的時候,心情又已有所不同,此時他心無渣滓,完全是把雲紫蘿當作自己的妹妹一般,兩人倒是少卻了許多拘束了。

  路上他們談起了劉隱農的嗜棋成癖,雲紫蘿笑道:「乾爹說的那局『十王走馬』的殘棋,倒是頗蘊禪機呢。」

  繆長風笑道:「禪機何在,恕我魯鈍,還是未解。」

  雲紫蘿道:「那局殘棋之所以能夠『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是全靠了一著脫骨打法,方能起死回生。圍棋如此,我想人生有時也是這樣。」

  繆長風道:「不錯,佛家也有脫脂換骨的說法。一個人倘若能夠脫胎換骨,往往也可以到達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的。紫蘿,怪不得你當時若有所思,原來是在參詳禪理。」

  雲紫蘿道:「那局殘棋的深蘊禪機,恐怕還不僅此。」

  繆長風道:「對了,我正想問你一件事情。」

  雲紫蘿道:「什麼事情?」

  繆長風道:「妙玉是什麼人?你乾爹說她為了這局殘棋,曾經走火入魔。」

  雲紫蘿笑道:「這是一個在太虛幻境的人,根本就未曾來過人世。不過,你也可以當作是真有其人。」

  繆長風笑道:「你打佛偈,我可不懂。」

  雲紫蘿道:「我說的不是佛偈。『石頭記』這部書你看過沒有?」

  繆長風說道:「可是乾隆年間北京才子曹雪芹寫的一本小說,別名又叫做『紅樓夢』的。」

  雲紫蘿道:「不錯。」

  繆長風道:「這本小說我是聞名已久,可惜始終找不到抄本。」(按:曹雪芹生於雍正元年,即西元一七二三年,卒於乾隆二十六年除夕,即西元一七六四年,死的時候,紅樓夢尚未寫完。其後高鸚續作紅樓夢四十回,補成全書。那已是曹雪芹逝世之後二十八年,即西元一七九一年的事情了。其時去繆長風的時代未遠,是以紅樓夢還只有手抄本。不過在士大夫階層中已是相當普通的傳閱了。)

  雲紫蘿笑道:「妙玉就是紅樓夢中的一個人物,她是一個頗有才華而自鳴清高的尼姑,妙玉為了解不通十王走馬這個殘局而致走火入魔,乃是紅樓夢中的一段情節。我的乾爹有一部珍藏的手抄本,曾經給我看過。」

  繆長風道:「你把紅樓夢的故事,說給我聽,好嗎?」

  雲紫蘿笑道:「那恐怕要說三天三夜。」

  繆長風道:「先說妙玉的故事。」

  聽完有關妙玉的故事之後,繆長風笑道:「如此說來,這位比丘尼在曹雪芹的筆下雖然好似超然物外,其實心中卻是甚多塵垢,只能說是個『偽君子』呢。」

  雲紫蘿道:「不錯。曹雪芹是用皮裡陽秋的筆法寫她的。我還記得有人在那手抄本批了兩句,說妙玉是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呢。」

  繆長風笑道:「這就怪不得她會走火入魔了。依我看來,倒不是為了解不通一局殘棋之故。」

  雲紫蘿默然不語,忽地幽幽嘆了口氣。

  繆長風道:「有的人表面高潔,內心污垢;有的人看似墮溷沾泥,其實卻是出於污泥而不染。紫蘿,你是永遠不會走火入魔的。」

  雲紫蘿心頭一震,這是一種感到難以明說的喜悅的震動。因為她還沒有說出來,繆長風已經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