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五回 傾吐衷曲



  楚王台上一神仙,眼色相看意已傳。見了又休還似夢,坐來雖近遠如天。隴禽有恨猶能說,江月無情也解圓。更被春風送惆悵,落花飛絮兩翩翩。

  ──歐陽修


  原來她是從妙玉的故事,不自覺的忽地感懷身世,心裡想道:「妙玉是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我卻是獨愛梅花高格調,卻傷飛絮已沾泥。嗯,這是造化弄人,還是我自己作的孽呢?」要知由於她和楊牧這段錯誤婚姻,心中總是難免有點自卑之感。

  繆長風幾句話給她解開心中的疙瘩,她感到了好朋友「相知以心」的喜悅,抬起頭來,只見滿眼都是陽光,時序雖是初冬,在她眼前卻是春天了。她微微一笑,說道:「你的話不錯。但出於污泥而不染這七個字,我可是愧不敢當了。嗯,繆大哥,有一件事情,我始終沒有和你說過。」

  繆長風道:「什麼事情?」

  雲紫蘿道:「我和元超的事情。楊華這孩子,他,他──」

  她本來是把自己最隱秘的私事告訴繆長風的,但要說到楊華不是楊牧的骨肉之時,饒是她和繆長風的感情早已超乎世俗的朋友之上,也總還是有點感到尷尬,訥訥不能出之於口。

  繆長風打斷她的話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人生總不免有點缺陷,過去的事,那也不用大多去想它了。人之相知,貴相知心。我和你是這樣,你和元超,更應該是這樣。你們的事情,我已知道。還是談些別的吧。」

  雲紫蘿吁了口氣,心境豁然開朗。說道:「繆大哥,你想談些什麼?」

  繆長風道:「我剛剛想起曹雪芹寫的一首詩。紅樓夢我沒看過,這首詩我卻聽人說過。據說他寫紅樓夢最少花了十年時間,還未寫成。這首詩就是他自己訴說他寫紅樓夢時的悲痛的。」

  雲紫蘿道:「啊,有這樣一首詩嗎?我倒還沒有聽過呢,你唸來給我聽聽。」

  繆長風唸道:

  「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華筵終散場。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夢盡荒唐。

  謾言紅袖啼痕重,更有情癡抱恨長。

  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

  雲紫蘿默唸「謾言紅袖啼痕重,更有情癡抱恨長」兩句觸起愁思,自己也不覺癡了。

  繆長風道:「這首詩怎麼樣?」

  雲紫蘿道:「好。就是太傷感了。不過以曹雪芹的際遇,也無怪他寫出這樣傷感的詩。」

  繆長風道:「曹雪芹的身世,我所知無多,你說給我聽聽好麼?」

  雲紫蘿道:「他是八旗世家子弟,祖先幾代,都在江南做內府的織造官,那是一個既接近皇室又容易賺錢的肥缺。當時曹家在官場的地位,真是顯赫一時,康熙六次『南巡』,有五次就住在織造官署裡面。在這五次中,曹家就接了四次『聖駕』。他家的榮華宮貴,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後來曹家不知犯了什麼大罪,就像紅樓夢中所寫的賈府一樣被抄了家,一個顯赫萬分的家世,就此毀滅了,那時曹雪芹只有十多歲,在南方生活不下去,遷到北京,仍然一天天窮困下去,經常是全家食粥過日,但他還是一派狂傲派頭,稍有點錢就縱酒賦詩,有時喝多了酒錢也付不出。他的好朋友敦敏曾有一詩送他,這首詩就是寫他當時的這種生活的,我倒還記得。」

  當下唸給繆長風聽道:

  「尋詩人去留僧壁,賣盡錢來付酒家。

  燕市狂歌悲遇合,秦淮殘夢憶繁華。」

  繆長風道:「一個貴公子出身的人,能夠抵受貧窮的折磨,寫出紅樓夢這樣的好書,曹雪芹也真是值得令人敬佩。敦敏這首詩雖好,可比不上曹雪芹自己寫的那首述懷詩。因為敦敏的詩只是替曹雪芹惋惜失去的繁華,意境就未必較低了。」

  雲紫蘿點頭道:「你說得不錯。」

  繆長風忽道:「曹雪芹那首詩,你最喜歡那句?」

  雲紫蘿不願吐露自己的感觸,反問他道:「你呢?」

  繆長風道:「我最喜歡的是最後兩句: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我的淺見是曹雪芹這首詩並非單純傷感,他也有令人奮發的一面!」

  雲紫蘿眼睛一亮,輕聲唸道:「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心裡想道:「對呀,曹雪芹以心血寫成的書,他雖然受了十年辛苦,但他也得到了『不尋常』的成功,感到了『不尋常』的喜悅了。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這裡面不也是有著自豪的感情嗎,我怎麼只是看到感傷的一面呢?」

  繆長風接著說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對人言只二三。人總難免有受到挫折的時候。但像曹雪芹這樣,不為困難所嚇到,在逆境裡仍然十年如一日的去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那就少了。」

  雲紫蘿眼睛裡閃露出喜悅的光輝,緩緩說道:「繆大哥,你說得真好,說下去呀。」

  繆長風道:「我只是一個常人,我不敢希望有曹雪芹那樣偉大的成就,但他的精神我是想要效法的。」

  雲紫蘿道:「對,曹雪芹可以把畢生精力放在他所喜愛的文學上,你也可以致力於你喜愛的武功上,為武學開闢新的境界。」

  繆長風道:「這對我是太奢望了,但你的鼓勵我是衷心感謝的,我還在想,咱們效法曹雪芹的精神,不僅只限於致力武功,還可以放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我的一個好朋友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當一個人只想到自己時,天地就狹小了。我想他這句話是說得不錯的。」

  雲紫蘿聽得出了神,半晌笑道:「繆大哥,你的話也是充滿禪機妙理。」

  繆長風笑道:「我對佛經可是一竅不通。」

  雲紫蘿道:「佛經有『當頭棒喝』,你的這番話對我也等於是。『當頭棒喝』呢。不瞞你說,我剛才聽你唸曹雪芹這首詩的時候,只是從曹雪芹蹭蹬的一生聯想到自己不幸的命運。我的境界可就比你差得遠了。」

  繆長風笑道:「你別把我捧到這樣高,我說是會這樣說,做起來可還差得遠呢。但在咱們共通相識的朋友之中,卻是不乏這樣的人。」

  雲紫蘿道:「啊,你心目中所想的是誰?」

  繆長風道:「比如說,孟大哥元超就是這樣的一個。」

  雲紫蘿又是歡喜。又是自慚,說道:「不錯,他為了反清大業,百折不撓,比起他來,我是差得遠了。」

  繆長風道:「元超性情沉毅,豪氣內蘊,他站在你的面前,就像一座山一樣,令人有穩重的感覺。」

  雲紫蘿笑道:「繆大哥,你不知道,我和他和宋騰霄同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也是常常把他比作泰山的。我就是喜歡他的這種性格。」說至此處,想起往日三人同遊西湖的往事,不覺黯然。

  繆長風道:「我知道。我也是十分喜歡他的這種堅韌不拔的性格。」

  雲紫蘿忽道:「說到泰山,我倒想起一個人來了。這個人表面看來和孟元超大不相同,但卻同樣有著不怕困難的性格。」

  繆長風道:「哦,你說的是林無雙?」

  雲紫蘿道:「不錯,不知這位林姑娘現在怎麼樣了?」

  繆長風在內心深處暗暗嘆息,想道:「其實紫蘿和元超本來應該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的,但可惜命運的播弄,他們現在卻是破鏡難圓了。元超和林無雙結識在前,紫蘿和丈夫分手在後,他們若是有情,這也怪不得元超負心呢。」當下說道:「林無雙從丐幫聽到的消息,說是牟宗濤與清廷勾結,意圖篡奪扶桑派的大權,因此她本來要和孟元超同往小金川的,也不能不臨時改變主意,和她的師兄師嫂重回泰山了。」

  雲紫蘿道:「這位林姑娘年紀輕輕,外貌柔弱,但碰到有重大問題的時候,她卻不怕挺身而出,把重擔子挑起來。說老實話,我是既歡喜又佩服她。」

  繆長風笑道:「我聽元超說過,林無雙和他談起了你,對你也是十分佩服呢。惺惺相惜這句話用在你們身上正合適。嗯,你們雖然還沒正式相識,也可算得相知以心的知己了。」

  雲紫蘿若有所思,半晌說道:「咱們這次南歸,可要經過泰山嗎?」

  繆長風道:「那就要看咱們採取什麼路線了,當然也是可以從泰山腳下經過的。不過,倘若走另一條路,可以縮短兩天行程。」

  雲紫蘿道:「從這裡到點蒼山,總得走一個多月吧?」

  繆長風道:「不錯。」

  雲紫蘿道:「那就不遲在這一兩天的時間了。」

  繆長風笑道:「你是想見一見林無雙對麼?」

  雲紫蘿道:「是呀。我在奶媽家產下孩子那天,聽說她曾經來過,可惜我見不著她,在泰山之會那天,她和孟元超同一起,我見著了她,她卻又不認識我。」

  繆長風道:「所以你想和她正式相識?」

  雲紫蘿道:「說也奇怪,我心裡總是有個感覺,覺得她是我的知心朋友,甚至就是我的妹妹一般。當然我想早日找著卜天雕,接回我的孩子,但為了見一見她,我就不在乎遲這麼一兩天了。」

  繆長風笑道:「心有靈犀一點通。這是李商隱的詩吧?一般人總是喜歡拿這句詩來形容男女之間的心心相印,其實是不論男女,在知己朋友之間都可以適用的。」

  雲紫蘿笑道:「這『知己』兩字,甚至還可以包括沒有見過面的朋友在內。」

  繆長風笑道:「一點不錯,像你和林無雙,也就可以適用『心有靈犀一點通』這句詩了。為了完成你的心願,我陪你上一趟泰山吧。」

  雲紫蘿道:「好,繆大哥,你真好。」

  繆長風笑道:「其實我也要到泰山去探聽探聽消息的。丐幫打聽到的風聲,是說牟宗濤和宗神龍等人準備在上個月十五那天上泰山搗亂的,不知結果如何,我也很想知道呢。」

  心有靈犀一點通。雲紫蘿在路上想念著林無雙,林無雙在泰山之上,也同樣的在想念著尚未曾相識的雲紫蘿。

  據說牟宗濤要來搗亂的那一天已經過去了,但卻是風平浪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林無雙覺得有點奇怪,但卻以為這是牟宗濤和宗神龍給那神秘的黑衣人嚇怕了的緣故。

  幫中的日常事務,有石衛夫妻料理,倒是不用林無雙費神。這大一大清早,她獨自一人,走到小天燭峰的松林做「例行功課」──練本門的內功和劍法。

  「大天燭峰」和「小天燭峰」是泰山的一處名勝,兩峰夾峙,拔地而立,形似一對摩天蠟燭,每當雲霞飄過峰頂的蒼松,便像「天燭」升起裊裊的紫煙。這是在泰山上看雲海的最佳之處。小天燭峰的山頭雖然較小,但峭拔矗立,卻是比大天燭峰更險更高。

  這天不知怎的,林無雙的心緒有點不寧。做完了例行功課之後,望那翻騰的雲海,那忽聚忽散的浮雲,幻出千奇百怪的奇物,她的心情也像翻騰雲海一樣,禁不住浮想連翩,難以自休。

  變幻的浮雲幻出孟元超的影子,「小金川的戰事不知如何,孟大哥此刻大概是沒有餘暇想及我了。」

  她最惦記的是孟元超,她為孟元超擔心,也為孟元超感到驕傲。──她知道在激烈的戰事中,孟元超隨時都會遭受危險。但一個男子漢大丈夫不是正應當像他一樣嗎?每當她想起他時,固然難免擔心,但內心深處,也總是感到喜悅的。

  「人生的變化,真像浮雲一樣的變幻難測。」林無雙心裡想:「我和孟大哥相識的日子不算長,他卻像是我最親近的人一樣,我懂得他,他也懂得我。牟宗濤是我自小同在一起的表哥,如今卻是像陌生人一樣了。他空有英俊的外貌,內裡卻包藏著一顆骯髒的心!」

  牟宗濤的影子迅速在她腦海中消失。但隨著孟元超影子的再現,她卻忽地又想起了一個人來。

  她想起的是雲紫蘿。她常常是在想起孟元超的時候,跟著就會想起雲紫蘿的。

  「她不知知不知道,在我的心中,我是把她當作姐姐一樣的。可惜那天我沒有見著她。」

  忽地一個奇怪的念頭在她心中升起:「人家都說她是孟大哥的舊情人,我知道孟大哥也還是愛著她的。如今她和楊牧已經分手,她會不會回到孟大哥的身邊呢?」她感到有點不安,但這不安的感覺也是迅速消失,隨著而來的卻是一陣自慚。

  「孟大哥正在戰場上和敵人廝殺,我卻在為著私情煩惱,不太可羞了麼?」林無雙心想。

  隨著又再想道:「雲姐姐受了許多迫害,在她臨盆那天,鷹爪還找上門來。這還不算,和她同床共枕八年的丈夫,也誣衊、折磨她、拋棄她,這是任何女人都難以忍受的事情,她也頂下來了。我應該學得像她這樣堅強才是,我怎能夠還嫉妒她呢?嗯,如果她和孟大哥真的能夠破鏡重圓,我還應該為他們慶幸才對呀!」

  林無雙抬起頭來,迎著初升的朝陽,看著變幻的雲海,心胸豁然開朗,不知不覺唸出一首詩來: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

  盪胸生層雲,決眦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這是她和孟元超第一次登臨泰山的時候,孟元超唸給她聽的一首詩。這首杜甫所寫的「望嶽」詩,曾經震動她的心靈,令她得到如此啟發,尤其是最後的這兩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林無雙口裡念著這兩句詩,心裡想道:「不錯,我應當把眼界放闊一些,不該老是想著一些私人的小事情,這才沒辜負孟大哥唸這首詩給我聽的用心,我現在正是站在泰山之上,是應該站得高,看得遠的呀!」

  朝陽點紅了天際的雲霞,翻翻滾滾的雲海霎那間靜止了,滿天的朝霞襯托出萬里晴空。林無雙紊亂的心情也重複歸於寧靜,連內心深處的一點「雲翳」,也好像在陽光之下消除了。

  正在她感到心胸豁然開朗的喜悅之時,忽地聽得林間的樹葉沙沙作響。

  林無雙驟吃一驚,連忙回過頭來,喝道:「是誰?」

  只見在「五大夫松」那邊,走出一個少婦,微笑說道:「無雙,還認得我麼?」

  這少婦面掛笑容,眉宇之間,卻是令人感覺得到有說不出來的許多憂鬱。

  林無雙又驚又喜,又是詫異,說道:「表嫂,你是一個人來的嗎?」

  原來這個少婦不是別人,正是牟宗濤的妻子練彩虹。

  林無雙的父親從前是東海飛魚島的島主,練彩虹是島上一個漁民的女兒,也是林無雙小時候最要好的朋友。林無雙的父親本來有意收她為徒的,因此也曾指點過她的武功。但因後來倭寇入侵,林家被迫離開飛魚島,此事未能實現。回到中原之後,方始聽到消息,說是練彩虹已被扶桑派的另一位名宿宗神龍收列門下。

  後來宗神龍、牟宗濤、練彩虹等人也都回到中原,宗神龍明目張膽的做了清廷走狗,練彩虹不值乃師所為,於是毅然背叛師門,幫助在當時還是和宗神龍站在敵對地位的牟宗濤清理門戶,把宗神龍逐出扶桑派,並和牟宗濤成了親。

  世事變化如浮雲,當年為扶桑派主持清理門戶的牟宗濤,如今卻和宗神龍成為一夥。而林無雙則是和他易位而處,要把他逐出師門了。

  林無雙對牟宗濤雖極憎惡,對練彩虹卻還有好感。但因摸不清她的來意,心中卻是難免驚疑。

  練彩虹道:「不錯,我是特地來看你的。」

  林無雙道:「不是表哥叫你來的嗎?」

  練彩虹嘆了口氣,說道:「無雙,你還能夠像從前一樣相信我嗎?」

  林無雙道:「表嫂,你要我相信你,我希望你先說真話,你的來意到底如何?」

  練彩虹道:「我是瞞著你的表哥來看你的,為的正是和你說心裡的話。」

  林無雙道:「好,那你說吧。」

  練彩虹道:「我見識淺薄,但是非黑白,也還約略懂得。當年我背叛師門,就是為了不願和宗神龍同流合污的緣故。」

  林無雙道:「好,你這件事情做得很好,但你可知道牟宗濤現在又是怎麼樣嗎?」

  練彩虹唰的一下面色變得蒼白,低下了頭說道:「我知道,我知道他現在已是變得和宗神龍一樣的人了。」

  林無雙道:「既然你已知道,那你準備怎樣辦呢?」

  練彩虹幽幽的嘆了口氣,說道:「我也不知應該怎麼辦。無雙,你說呢?」

  林無雙著急道:「你自己總得有個主意,旁人才好說話。」

  練彩虹低聲說道:「他和宗神龍不同,他畢竟是我的丈夫。背叛師門容易,做了多年的夫妻要一旦分手,那可就難得多了。」

  林無雙道:「那你打算和他同流合污嗎?」

  練彩虹眼淚掉了下來,說道:「我若是打算和他同流合污,我也不會來找你了。無雙,我知道在你眼中,我已經是一個你所看不起的人了。對不住,打擾了你,我走啦。」

  林無雙見她這個樣子,不覺有點後悔,心裡想道:「與人為善,也該慢慢的來,我是太急躁了。」當下把她拉住,向她道歉,「練姐姐,我的話是說得太重了,你別見怪。不過我的本心是為了你好的。」

  練彩虹抹了眼淚,說道:「無雙,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願意聽你的話。」

  林無雙道:「不,你自己應該拿穩主意,不能只是聽我的話。我說另一個人的事情給你聽聽,你知道雲紫蘿麼?」

  練彩虹道:「我知道她是薊州名武師楊牧的妻子,但聽說她已經和丈夫鬧翻了。」

  林無雙道:「不僅鬧翻,她已經拿到了楊牧的休書,和丈夫正式分手了。因為她知道楊牧也是清廷鷹犬,雖然這個秘密還沒有在江湖上抖露出來。」

  練彩虹道:「啊,你是勸我學雲紫蘿的榜樣?」

  林無雙道:「但願你能夠勸得表哥回頭,否則你既然不肯和他同流合污,恐怕也就只能各走各的了。」

  練彩虹道:「你知道你的表哥不是容易聽人勸告的,不過拿你的表哥來比楊牧,這,這──」

  林無雙道:「你覺得這是太過份了?」

  練彩虹道:「不錯,宗濤是和北宮望暗中來往,但他畢竟還是和楊牧有所不同。」

  林無雙道:「怎樣不同?」

  練彩虹道:「楊牧是甘心做清廷的鷹犬,北宮望也不過拿他當作奴才看待。你的表哥可並不是給北宮望當差,他們是以身份相等的朋友會面的。」

  林無雙道:「他給敵人看重,你就認為值得驕傲了麼?」

  練彩虹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說他的身份並非清廷鷹犬,他也並沒答應要替北宮望做些什麼。」

  林無雙道:「那麼請問北宮望為何要和他結交?」

  練彩虹道:「無雙,我說真話,你別氣惱。你的表哥是想做本派掌門,他不願意得罪朝廷。北宮望則是希望他不要像你這樣和反清的義士站在一邊。因此也就願意暗地裡為他撐腰了。」

  林無雙冷冷說道:「這不就是交換條件了麼?你怎能說他沒答應替北宮望做什麼?」

  練彩虹啞口無言,過了好一會子,方始嘆口氣道:「你的表哥初時其實還不是太壞的,壞就壞在他太過心高氣傲,不甘屈人下。北宮望投其所好,用名利地位來引誘他,他這就上鉤了。」

  林無雙道:「你說得不錯,不過依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讓出了掌門,如他聽願,他就可以變作好人了?」

  練彩虹道:「我怎能這樣勸你?不過我也實在不想見到你們表兄妹變作冤家對頭。」

  林無雙心裡想道:「她本來是明白幾分道理的,怎的忽地如此糊塗?」當下正容說道:「我並不是貪圖做這掌門,但我可不能讓給表哥。我已經決定將來由石師哥繼承這個位子了。你知道我是為了什麼?」

  練彩虹道:「宗濤本來也不配做本派的掌門。」

  林無雙道:「不是他不配,論才幹他是比我強得多。但正如你所說的,他的名利之心太重,名利心太重的人,就有給敵人收買的危險。即使現在不是鷹犬,將來也會變成鷹犬。何況他現在已經上了北宮望的鉤呢!」

  練彩虹咬著嘴唇,聽她說話,臉色越來越是蒼白,顯見內心正是混亂非常。

  林無雙甚是為她難過,說道:「練姐姐,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帶我出海捕魚嗎,那天本是風和日麗的晴天,所以你才敢帶我出海的。不料風暴說來就來,突然間烏雲滿天,海上掀起巨浪。我嚇得哭了,你說別怕別怕,打魚的人要經得起狂風巨浪,勇敢的去應付它,咱們會平安度過的。你穩穩的掌好了舵,咱們的小船果然平安回到岸邊。練姐姐,現在也是需要你拿出勇氣的時候了。」

  練彩虹眼角蘊著淚光,好久好久,茫然說道:「我恐怕沒有當年的勇氣了。無雙,現在我是要你鼓勵我啦。」

  林無雙心道:「我現在不是正在鼓勵你嗎?但勇氣還是要你自己拿出來的。」當下說道:「表嫂,你這次來看我,表哥知不知道?」

  練彩虹澀聲說道:「你剛才不是已經叫我姐姐了嗎?怎麼又叫我做表嫂了?你說得不錯,我自以為懂得你的表哥,卻還沒有如你這樣的能夠看透他,我是嫁錯他了。但我這次前來看你,卻是瞞著他的,請你放心。」

  林無雙道:「好,你敢瞞著他前來看我,那就說明你並不是沒有勇氣了。但你回去不怕給他知道嗎?」

  練彩虹道:「我不想回去了。」

  林無雙大喜道:「好,那麼我歡迎你重回本門,咱們一同回去見石師哥、師嫂吧。」

  練彩虹道:「不,我也不想留在這裡。」

  林無雙微感失望,說道:「你要上那兒?」

  練彩虹道:「無雙,我求你一件事情!」

  林無雙道:「你說吧,我做得到的一定答應你。」

  練彩虹道:「你爹好嗎,你離家也有一年了吧?」

  林無雙一時未解其意,說道:「多謝你惦記他。他是老了一點,身體還很壯健。」

  練彩虹道:「無雙,我沒地方可去,你和我到你的家裡去,可以嗎?一來我想見見你爹,二來咱們姐妹也相聚一些時日。讓我避開你的表哥,我就可以靜下來好好的想一想了。這件事情你不是很容易做得到嗎?答應我吧,無雙!」

  林無雙道:「啊,你要我離開此地?」一雙明如秋水的眼睛望著她,似乎是要看穿她的心思。練彩虹不覺打了一個寒噤,訥訥說道:「無雙,你幹嗎這樣看我?」

  林無雙眉毛一揚,斬釘截鐵的吐出兩個字來:「不行!」

  練彩虹頹然說道:「我知道我這是不情之請,但我,我實在沒有辦法。」

  林無雙柔聲說道:「不是我不肯幫你的忙,你知道我不能輕易離開此地。」

  練彩虹道:「你不是說石師哥可以替代你執掌本門職務嗎?」

  林無雙道:「練姐姐,你難道不知你的丈夫正在勾結各路的邪派中人,要來這裡搗亂?」

  練彩虹吃了一驚,說道:「我知道他想搶奪你的掌門,但這幾個多月來,他總是在外面奔跑,我很少見到他的面,他的計劃,我更是毫無所知。」

  林無雙說道:「他們本來約好了在上個月的某一天要來與我為難的,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那一天並沒有來。不過,危機仍然未過,我必須留在此地。練姐姐,好在是我,我可以信得過你。若是換了石師哥,你和他說這樣的話,只怕,只怕──」

  練彩虹苦笑道:「只怕他就要懷疑我別有用心了,對麼?」

  林無雙道:「其實你只是想要避開他,那是躲避不了的。不過你去見見我的爹爹也好,我可以把地址告訴你。」

  練彩虹嘆口氣道:「用不著了。無雙,我的心事只能和你商量,多謝你今天給了我許多良言,我已經有了一點主意了,讓我獨自回去想一想吧。我走啦。」

  林無雙甚是為她難過,說道:「那也好,但願你早日想好主意。我送你一程。」

  練彩虹道:「你今日還能夠相信我,我已是感激不盡。請回吧。」口中說話,便與林無雙握手道別。剛剛說到「相信」二字,突然中指一戳,點了林無雙手少陽經脈的「冷淵穴」。

  林無雙相信她,反而就著了她的暗算!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