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八回 白衣老者



  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說浩歌。

  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

  ──龔定盦


  就在此時,火雲峒主那柄明晃晃的劍尖也正要刺到他的頸窩,鐵砂掌和分筋錯骨手可以用內功反震,但練成多好的內功,也還是血肉之軀,血肉之軀如何能夠抵敵刀劍?是以眾人雖然都已知道這個白衣老者武功非比尋常,在這驚險絕倫的霎那之間,也還是有不少人禁不住叫出聲來!

  不料這白衣老者就像背後長著眼睛一樣,就在眾人驚叫聲中,反手雙指一鉗,手法又快又準,眾人看都未曾看得清楚,火雲峒主的長劍已是給他雙指鉗住,使盡吃奶的氣力,也休想再進分毫。

  牟宗濤邀來的這幫邪派妖人,其中不乏武功高明之士,白衣老者把周鼎和楊茂林震翻,用的是「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他們還可以看得出來,但只以雙指之力,就能鉗往火雲峒主的長劍,這種功夫,他們卻是聽也未曾聽過了。

  白衣老者回過頭來,冷笑說道:「虧你是一峒之主,在背後暗算人家,羞也不羞?不過我還是看在你是一峒之主的份上,給你幾分面子,由你去吧!」說話之間,已是把長劍奪了過來,隨手一抖,長劍斷為兩段。

  火雲峒主跟踉蹌蹌的接連退出了六七步,面色有如死灰,二話不說,一溜煙的就跑出了玉皇觀。至於那兩個被他震翻的周楊二人,則更是早已跑了。

  林無雙見了白衣老者這手內力斷劍的功夫,心中一動,想道:「這不是本派的混元一氣功嗎?原來這位老先生果然是本門的長輩。」原來混元一氣功正是扶桑派的開山祖師虯髯客秘傳的上乘內功,泰山之會前夕,林無雙得這白衣老者的指引,在那個石窟中發現了祖師的秘笈,有關拳劍的功夫都已練得純熟,就只這「混元一氣功」,遠遠還未練成。

  心念未已,人叢中忽地有兩個人失聲叫道:「東海散人!」這兩個是牟宗濤從東海請來的兩個島主,他們看出了這白衣老者來歷之後,慌慌張張的也跟在火雲峒主的後面走了。

  林無雙怔了一怔,心道:「東海散人是誰,爹爹似乎曾經和我說過的。」

  林無雙一時想不起來,牟宗濤的黨羽更是面面相覷,誰也不知「東海散人」究是什麼來歷?

  白衣老者把宗神龍往地上一摜,冷冷說道:「別人不認識我,牟宗濤,你也不認識我麼?」

  牟宗濤面色蒼白如紙,顫聲說道:「小侄不知是師叔大駕光臨,有失迎迓,還望師叔恕罪。」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大吃一驚,這才知道白衣老者竟是牟宗濤的師叔。

  可是牟宗濤這個師叔,扶桑派的兩代弟子,卻是沒有一個人認識他。

  林無雙心中一動,連忙上前行禮,說道:「原來是方師叔駕到,弟子林無雙叩見。」

  白衣老者哈哈一笑,說道:「你是本派掌門,依禮我還該參見你呢,不必客氣。」衣衫一拂,林無雙身不由己的就站了起來,對這位從未見過面的師叔的功力之深,不禁暗暗佩服。

  白衣老者接著笑道:「你爹好嗎,你怎麼知道是我?」

  林無雙道:「爹爹曾和我說過,說是和方師叔已有三十年未通音訊,十分掛念。想不到今日有幸,我們做晚輩的能夠見得到你老人家。我想本門的前輩,除了你老人家,恐怕也沒有誰能有這樣神通了。」

  原來扶桑派在海外分為三支,牟宗濤的祖先牟滄浪是虯髯客的大弟子,他這一支乃是嫡派正支。林無雙的父親飛魚島島主是一支,宗神龍又是另外一支。這個白衣老者名叫方虛谷,外號人稱「東海散人」,乃是牟宗濤父親的師弟。他在三十歲之後,就雲遊四海,不知所之,連林無雙的父親也不知道他已經來到中原。林無雙是在很小的時候,聽她父親提過一次這位方師叔,後來因為音訊斷絕太久,她的父親也就沒有再提起他了。是以她最初聽得有人叫出「東海散人」之時,一時間尚未想到就是這位方師叔。

  寒暄已畢,白衣老者指著地上的宗神龍說道:「牟宗濤,你不是說要你的掌門師妹把宗神龍抓來,才能作為人證嗎?如今我不但替她找來了人證,物證也有了!好啦,你們現在可以對質啦!」說罷中指在宗神龍的身上一彈,解開了他的啞穴。但麻穴還未解開,宗神龍仍然彈動不得。

  牟宗濤面如死灰,想要逃走,可又不敢。

  宗神龍穴道一解,嘶聲叫道:「牟宗濤,你不能把罪過全都推在我的頭上,充其量我只是從犯,你,你才是──哎喲,喲!」

  「主謀」二字未曾出口,宗神龍忽地一聲慘叫,剛剛站了起來,「卜通」又倒下去了。原來是牟宗濤趁著大家都在留心聽宗神龍說話的時候,突然偷襲。他那把摺扇是裝有機關的,一按扇柄,一枝扇骨就似短箭般的射出來,剛好射入宗神龍的喉嚨。

  林無雙要救已來不及,大怒喝道:「牟宗濤,你要殺人滅口?」

  牟宗濤道:「宗神龍含血噴人,我豈能容他誣衊。」

  白衣老者冷冷說道:「他滅不了口的,人證沒了,還有物證呢!」

  白衣老者一面說話,一面在宗神龍的身上搜出一封信來,把這封信遞給林無雙,說道:「這是牟宗濤親筆寫給北宮望的密件,托宗神龍帶到北京去面交的,諒他不能抵賴!」

  牟宗濤退回他這一邊的人堆之中,雙眼盯著林無雙手上那封信,但卻是不敢輕舉妄動。要知白衣老者的武功固然是遠遠在他之上,林無雙的本領也不是他能夠暗算的,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無雙把那封信從頭到尾唸了出來。在林無雙念信的當兒,招顯山把宗神龍拖入裡面靜室施救。

  這封信是牟宗濤給北宮望報功的,不但把他如何進行篡奪扶桑派掌門一事的經過詳細陳明,還替北宮望出謀劃策,叫他將林無雙囚禁起來,以備在必要時可作勒索之用。雖然信中所寫的也沒有什麼新鮮的內容,但他的陰謀已是由他親筆所寫的函件揭露無遺了。

  林無雙讀完了信,冷笑說道:「牟宗濤你還有什麼話說?」隨著把那封信交給石衛等人傳閱。

  牟宗濤的筆跡石衛等人都是熟悉的,當然是容不得他抵賴的了。

  白衣老者道:「好了,現在沒我的事了。無雙,你是掌門,如今是應該由你來清理門戶了。」

  牟宗濤面上一陣青,一陣紅,忽地喝道:「今日之事只有拼個你死我活,大夥兒一齊上吧!」

  白衣老者喝道:「你們本來不是扶桑派的人,扶派桑的事與你們無關,你們趁早退出玉皇觀,我可以替掌門人作主,對你們的一時之錯,免予追究,否則,你們倘若一定要跟牟宗濤在這裡搗亂的話,那就只有自討苦吃了!」

  牟宗濤邀來的這班邪派高手,眼看大勢已去,紛紛溜走。但也還有七八個貪圖功名利祿、狂妄自大之輩,以為可以恃多為勝,不約而同的一擁而上,同時攻擊白衣老者。他們以為只要把對方最強的人物打倒,就可以扭轉整個局勢了。

  白衣老者自言自語道:「我只道可以置身事外,誰知還是不能!」說話之間,在群邪圍攻之下,雙掌一伸一縮,只聽得乒乓兩聲,已是有兩條大漢給他抓了起來,摔出觀門。

  第三個人呼的一掌朝他背心劈下,白衣老者正在應付正面攻來的敵人,當下頭也不回,揮袖向後一拂,這個人的虎口給他拂個正著,火辣辣的作痛,大吃一驚,連忙倒縱開去。這個人正是剛才向石衛挑戰的那個喬海鵬。

  喬海鵬本來是一股海盜的首領,橫行海上二十多年,從來未遇敵手。他所練的伏波掌是在每日潮漲之時,在水中迎著風浪,苦練三年,才練成功的。掌力的剛猛,自負天下無雙。不料碰上這個白衣老者,只是一招,就令他吃了大虧。而且這一招這老者還沒有和他正面敵對,只是隨便揮袖一拂而已。嚴格說來,這老者還沒有真正出手呢!

  喬海鵬不由得大為氣餒,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從前自己自負掌力剛猛,天下無雙,卻原來只不過是井底之蛙而已。氣沮神傷之下,那裡還敢再上?只盼能夠快快逃出玉皇觀了。

  石衛喝道:「你不是要與我分個高下嗎?怎麼就要跑了?」

  喬海鵬急於逃跑,二話不說,立即便是一招「怒海擒龍」左抓右劈,向石衛強攻,石衛還了一招剛中寓柔「春雲乍展」,雙掌一牽一掘,化解喬海鵬這股剛猛的掌力。饒是他化解得宜,受這掌力一震,胸中也不禁氣血翻湧。喬海鵬被他那股柔力一帶,掌力也是難以再發,身不由己的一個踉蹌。這一來兩人都是不禁吃了一驚。

  石衛心道:「怪不得這廝剛才敢於口出大言,果然是有幾分硬份(硬份即真實本領之意)。」

  喬海鵬也在暗自想道:「普普通通的一個扶桑派弟子我打他不贏,今天只怕是要糟了!」

  說時遲,那時快,喬海鵬一退即上,接著又是兩招「驪龍探珠」「長鯨破浪」,石衛以林無雙所傳的秘笈掌法,全神化解,接了三招之後,喬海鵬已是強弩之末,只有招架的份兒了。

  石衛不覺有點詫異:「這廝的掌力本來極其剛猛,怎的消退得如此之快,莫非其中有詐?」到了第五招,石衛反守為攻,一掌打著了他,這才知道他的確是氣力不加了。

  石衛這才恍然大悟:「敢情他已是在方師叔的手下吃了大虧?哎,原來我是撿了便宜尚還不知。」原來喬海鵬給那白衣老者衣袖一拂,已是傷了少陽經脈,但他吃的這個大虧,只有自己知道,旁人是看不出來的。

  石衛反守為攻,正要施展殺手,白衣老者忽道:「這人接了我的一招,居然沒有摔倒,也算是難得的了。念在他這身功夫,練成實在不易,由他去吧。」石衛遵命讓開條路,喬海鵬這才得以逃出觀門。

  牟宗濤和林無雙早已交上了手,此時已是鬥到三十招開外了。

  林無雙使出秘笈所傳的劍法,隨意揮灑,招招精妙。不過她雖然穩佔上風,牟宗濤也還能勉強抵擋。

  泰山之會,林無雙和牟宗濤第一次爭奪掌門的時候,林無雙只不過用了十數招就勝了他,此時給他抵敵到三十招開外,兀自未能取勝,亦是不禁有點佩服,心裡想道:「表哥的確是聰明絕頂,天生的練武人材,可惜他不肯學好。」原來牟宗濤有過目不忘之能,在那次失敗之後,細心揣摩林無雙用以擊敗他的劍術,竟是無師自通,領悟了秘笈上的若干奧妙。但也正因為他是無師自通,領悟的不過一鱗半爪,總不及林無雙的得窺全豹。

  練彩虹站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兩人搏鬥,心情也是複雜之極。她不值丈夫的所為,卻又有點害怕林無雙在一怒之下,殺了她的丈夫。

  此時那白衣老者正在把圍攻他的五個敵手引得團團亂轉,這五個人都是邪派中有名的人物,每個人的武功,都不在喬海鵬之下的。但白衣老者所發的掌力十分奇妙,他們給白衣老者的掌力牽引,都是身不由己的只能跟著他轉。

  扶桑派的弟子本來十九是注視林牟之鬥的,但此時林無雙已經穩佔上風,他們被白衣老者奇妙的打法所吸引,不知不覺,也就漸漸把目光移開,移到白衣老者身上,要看他如何制服這五名強敵了。

  正在林無雙暗暗為表哥嘆息,練彩虹為丈夫忐忑不安,而眾人則在全神注視著白衣老者雙掌的時候,牟宗濤突然一個移形換位,身形疾如閃電的一退退到練彩虹身邊,一抓就向她抓去。原來他是要把練彩虹抓作人質,林無雙是她的好朋友,一有顧忌,說不定就會讓他脫身。

  練彩虹冷不及防,給他一把抓著,眾人嘩然驚呼,林無雙唰的一劍刺來,劍尖指著他的背心,喝道:「快快放手,否則取你性命!」

  牟宗濤明知林無雙是投鼠忌器,決不敢不顧練彩虹的安全就下殺手,當下冷笑說道:「她是我的妻子,我們夫妻生則同生,死則同死,這你能管嗎?你要殺把我們殺掉好了。」

  林無雙正自無可奈何,不料牟宗濤笑聲未已,突然一聲大叫,練彩虹已是掙脫了他的掌握,在地一個打滾,滾出了一丈開外了。原來練彩虹在他的冷笑聲中,突然張口一咬,牟宗濤已經令得她的雙手不能動彈,卻想個到她還會用牙齒當作武器。

  牟宗濤的手背給咬得鮮血淋漓,大怒之下,撲上去喝道:「你這賤人,今日我與你同歸於盡吧!」他起了殺機,不顧一切,便要痛下殺手!

  但「可惜」已是遲了一步,說時遲,那時快,林無雙明晃晃的劍尖已是朝著他的面門刺來,唰唰唰連環三劍,將他迫得連連後退。牟宗濤做了虧心之事,毒計不逞,膽氣已餒,鬥志消失,接到第三招,林無雙長劍一挺,打落他的摺扇,劍尖指著他的咽喉。練彩虹轉過了臉,不敢觀看。

  殺他呢還是不殺,林無雙卻是不禁有點躊躇了。

  白衣老者此時正在大發神威,掌風人影之中,只見他一抓抓著敵人,就向大門外面拋去。乒乓乒乓之聲,不絕於耳。轉眼之間,圍攻他的這五名邪派高手,一個不留,都給摔出去了。

  林無雙的劍尖還在指著牟宗濤的咽喉,牟宗濤低下頭來,閉目待死。

  白衣老者忽地揮袖一拂,拂開林無雙的劍尖,說道:「掌門人,我向你求一個情,請把牟宗濤交給我吧。」

  林無雙還劍入鞘,說道:「但憑方師叔處置。」

  白衣老者嘆了口氣,說道:「論理他是死有餘辜,但念在牟家只此一子,他爺爺是我恩師,他爹爹與我情逾手足,我想請掌門人看我的面上,饒他一命,讓我帶他回去,嚴加管教。」

  林無雙正在為著如何處置牟宗濤感到為難,聽了這話,大喜說道:「師叔願意任勞,這正是最好不過。但願他在師叔管教之下,能夠洗心革面,重新做個好人。」

  白衣老者嘆道:「宗濤,你好生令我失望。你自小聰明,我只道你能成大器,那知你今日竟然變成這個樣子。唉,這也是我沒有防微杜漸之故。你知不知道,你回到中原之後,我也跟著來了。我曾經在暗中觀察你的行為,初時見你結交俠義道的朋友,又曾為本派正門風,逐敗類,清洗了甘為清廷鷹爪的宗神龍,這些行為都令我為你高興。不料你為了一己的名利,日漸倒行逆施,終於變成了和宗神龍一樣。在這期間,我也曾好幾次暗中出手,向你警告,你卻仍然執迷不悟。我念在你的祖父你的父親對我的好處,不願你身敗名裂,一直盼你自知悔改,這才遲至今天,實在迫於無奈,才不能不這樣處置你的。我要把你帶回飛魚島去,你有什麼話說麼?」

  牟宗濤此時只是恨不得有個地洞,能夠讓自己鑽進去,那裡還敢說什麼話。

  白衣老者繼續說道:「練彩虹,我把你的丈夫帶去,你的意思怎樣?」

  練彩虹噙著眼淚,說道:「我只當這個丈夫已經死了。但若他當真能夠改過自新,那我將來也許還可以認他。」

  說至此處,招顯山出來報道:「施救無效,宗神龍已經死了。」

  石衛說道:「咱們如今已是用不著盤問他的口供,死了也就算了。」招顯山說道:「扶桑派受他的禍害也受得夠了,這一死倒是便宜他啦。」

  白衣老者哼了一聲,說道:「多行不義必自斃,宗濤,你若不知洗心革面,宗神龍今日的結局就是你的下場。」說罷,就帶了牟宗濤走了。

  林無雙曉喻眾弟子道:「咱們學武的人,最重要的是明大義,識是非,武功練得如何,那倒還在其次。」眾弟子唯唯稱是,只有原先屬於牟宗濤這一派的弟子,心中卻是好生愧悔了。

  林無雙繼續說道:「好人壞人,往往是不能很容易就分別出來的。須得觀其言而察其行,說不定要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看得出來,我和你們說實話,牟宗濤是我的表哥,我自小就一直欽佩他,以為他是一個英雄豪傑,直到這一兩年,我才漸漸知道他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好,但還以為他只是頗有野心而已,想光大本門的用心還是好的,最後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他竟然壞成這個樣子,從我這個例子,也可見得知人之難了!你們有誰一時糊塗,上了牟宗濤的當的,只須記著這個教訓也就行了,用不著太過耿耿於心。還有,對於知錯能改的人,誰也不許歧視。」一番話說得眾人都是心裡服貼,牟宗濤這一派的弟子,也都放下了心上的一塊石頭了。

  石衛說道:「但對於一些口裡說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的人,甚至是裝作糊塗,實際卻是暗藏的內奸,恐怕還是要查究的吧?」

  林無雙道:「你說的只是指包毅吧?」

  石衛說道:「不錯,包毅這廝大概是趁著剛才混亂的時候,已經悄悄溜走了。」

  林無雙道:「好,他既然走了,從今之後,他也就不再是扶桑派的弟子了。今後他倘若不是胡作非為,咱們也不必理他,若有危害本派的事情,咱們再對付他吧。」

  扶桑派避過一場災難,清理門戶的事情亦告大功完成,大家都是興高采烈,不必細表。

  這晚林無雙和雲紫蘿聯床夜話,大家都有相見恨晚之感。雲紫蘿笑道:「無雙,你今天說的那番話真是說得太好了。牟宗濤自以為有領袖才能,其實你才是最適宜做掌門人的呢!」

  林無雙笑道:「你別贊我,這個掌門人我已決意不再做了。」

  雲紫蘿道:「為什麼?」

  林無雙說道:「你不知道,這掌門人本來不是我願意做的,只是因緣際會,迫於無奈,不得不然。做了將近一年,我已是心力交疲了。好在清理門戶的大事,今天業已料理妥當,這副擔子,我是想交給石師哥的了。」

  雲紫蘿笑道:「我知道,孟元超曾經和我說過,你是聽他的勸告,才肯挺身而出,把這掌門人的位子從牟宗濤手中搶過來的。」

  儘管林無雙早已把雲紫蘿當作親姐姐一般,但聽她提起了孟元超,還是不禁有一股好像「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她面上一紅,說道:「孟大哥也曾和我說過,你忍受了許多常人難以忍受的折磨,我更是佩服你的勇氣。」

  雲紫蘿暗自想道:「她對我的往事,不知知道了多少?我卻是應該設法解除她的心頭顧慮。」當下苦笑說道:「我也是像你一樣,迫於無奈,不得不然。」

  林無雙沉默了片刻,忽地說道:「雲姐姐,你和孟大哥從小相識,自必比我更知道他的為人了……」

  雲紫蘿道:「你覺得他的為人怎樣?」

  林無雙說道:「孟大哥很少為自己著想,卻很善於鼓勵別人。我但願學得像他這樣。」

  雲紫蘿笑道:「可惜元超不在這裡,他聽了你這兩句,定會認為你是他的平生知己。」

  林無雙道:「雲姐姐,你早已是他的知己了。」

  雲紫蘿道:「古人云:人生得一知己,於願已足。不過知己卻是不嫌多的,比如我和你不也是一見如故嗎?但知己之間也有不同,無雙,我和你說句心裡的話,元超實在是個很難得的朋友,你和他的交情,似乎還可以更進一層。」

  暗室中林無雙看不到雲紫蘿面上的神情,但卻知道她這一番說話,的確是從內心發出來的,她禁不住面紅耳熱,心裡問雲紫蘿一句:「那麼你呢?」但這句話卻是不便說出口來。

  雲紫蘿接著又是微微一笑,說道:「無雙,你不做掌門也好。」

  少女的心靈是最敏感的,何況她們有著相同的戀人?相同的戀人像是一根線,把她們兩顆心連在一起。林無雙一聽得雲紫蘿這樣說,便知道她想要說的是什麼了。

  果然便聽得雲紫蘿說道:「清廷正在調兵遣將,準備大舉進攻小金川,你若能夠抽出身來到小金川去和孟元超共同患難,那就比在這裡做掌門人更有意思了!」

  這正是林無雙想做的事情,卻從雲紫蘿口裡先說出來。林無雙給她說中心事,帶著幾分少女的嬌羞,小聲說道:「雲姐姐,想必你也是要到小金川的吧,那麼咱們正好一路同行了。」

  不料雲紫蘿說道:「不,我不去小金川。我和繆大哥有點事情,要到雲南大理。」

  這一回答,頗出林無雙意料之外,但仔細一想,卻又似乎是在情理之中。她對雲紫蘿的心事,畢竟還是有點捉摸不透,聽了這話,不禁啞然失笑,暗自想道:「她和繆大俠結伴同來,當然也是要和繆大俠一同走的。我自己一心一意想到小金川去會孟大哥,只道她也是如我一般想了。其實她和孟大哥即使是舊情人,他們分手也畢竟有了十年之久了。」

  雲紫蘿接著笑道:「元超有你照顧,我用不著再到小金川啦。繆大哥的事情,卻是非得我和他一同到滇西去辦不行的。」

  雲紫蘿是要和繆長風去接自己的兒子的,說的自是真話。但林無雙聽來,卻是別有用心了。她只道這是屬於雲紫蘿與繆長風之間的私人事情,當然也就不便多問了。

  第二日雲紫蘿向林無雙辭行,林無雙本來要挽留她多住幾天的,雲紫蘿掛念孩子,卻是非走不可。她對林無雙笑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我能夠和你一夕長談,已是平生難得之事。留點不盡的回味,不更好麼?」

  林無雙送他們一直送到山下,雲紫蘿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無雙,你回去吧。早點把你這掌門人應該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你也應該到小金川去啦。」

  林無雙依依不捨,說道:「好,那你們走吧。」雲紫蘿卻似乎忽地想起一事,又回過頭來。

  林無雙道:「雲姐姐,你可是還有什麼話要說麼?」

  雲紫蘿道:「不錯,我想請你帶幾句話給孟元超。」

  林無雙怔了一怔,心想不知她有什麼緊要的話要我告訴孟大哥。

  心念未已,只見雲紫蘿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面上一紅,微笑說道:「你告訴元超,我和繆大哥同往滇西,不準備到小金川去看他了,叫他不必掛念我們。」

  其實這幾句話她在昨晚早已和林無雙說了,雖然與昨晚用的字句不盡相同,意思卻是一樣的。

  不過,雖然昨晚說過,但她此際再說一遍,卻又有了更深一層的含義。第一,她是當著繆長風的面和林無雙說的,等於是公開承認了他們兩人的親密關係。第二,她在臨行分手之際,再叮囑一遍,不啻是向林無雙暗示,她和孟元超今後只能是朋友的關係,而且是要林無雙替她向孟元超表白心跡了。

  林無雙暗暗為他們歡喜,內心深處,也在為自己歡喜,當下笑道:「雲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把這口信捎到。」

  她們兩人分手之後,繆長風與雲紫蘿走了一程,忽地輕輕嘆了口氣。

  雲紫蘿道:「繆大哥,你知道我不是個輕俏的女子,我剛才說的那話,你,你別見怪。」

  繆長風道:「我懂得你的用意的,你捨己為人,我佩服你還來不及呢。」

  雲紫蘿道:「那你在嘆息什麼?」

  繆長風沉吟半晌,一時間不知怎樣措辭才好。最後說道:「紫蘿,你喜歡讀『飲水詞』麼?」

  飲水詞是清初滿洲詞人納蘭容若的作品,雲紫蘿說道:「納蘭以貴公子的身份,所寫的詞卻是純任性靈,纖毫不染,而且往往對他的朝廷頗有微辭,在滿洲貴族之中,恐怕是最難得的一個人了。我很歡喜讀他的詞,但不知你最喜歡的是那一首?」

  繆長風道:「他的悼亡詞、塞外詞我都喜歡,很難說最喜歡那首。不過我現在想起的卻是他那首贈給好友顧梁汾(貞觀)的金縷曲。」當下放聲吟道:

  「德也狂生耳,偶然間,緇塵京國,烏衣門弟,有酒唯澆趙州土,誰會成生此意。不信道竟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盡英雄淚。君不見,月如水。共君此夜須沉醉,且由他蛾眉謠諑,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尋思起,從頭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後身緣,恐結他生裡,然諾重,君須記。」

  雲紫蘿苦笑道:「蛾眉謠諑,古今同忌。怪不得你會想起這首詞。」

  「蛾眉謠諑」典出屈原的《離騷》,《離騷》中有句云:「眾女嫉余之蛾眉兮,謠諑謂餘以善淫。」「眾女」比喻「群小」,「蛾眉」比喻「賢才」,「謠」指誹謗,「諑」指讒誣,「淫」指行為不端。譯成白話文大意即是:「群小嫉忌我的賢能,反造謠誣衊說我是淫邪的人。」

  繆長風道:「我們的友誼,曾受過許多謠言中傷,像楊牧就是『眾女』之一。」

  雲紫蘿說道:「狗嘴裡不長象牙,理這些群小作甚。納蘭容若這首詞不是說得正好嗎?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

  繆長風嘆道:「情者自清,濁者自濁。這話本來不錯,但水流的清濁易分,人的清濁就不是這麼容易分了。像咱們現在的形跡相依,對咱們誤會的人,恐怕不單是小人呢。」

  雲紫蘿道:「你是不是聽了一些閒言閒語?」

  繆長風道:「這倒不是。不過有些朋友出於善意的關心咱們的事情卻是有的。」

  雲紫蘿道:「我知道經過這一次咱們同上泰山之後,別人的誤會,恐怕就只有更多了。不過對於林無雙,我卻是有意要她誤會的。」

  繆長風道:「我知道,你這是一片苦心,為了成全朋友。」

  雲紫蘿道:「就只是把你也捲進是非圈中,令你受謠言之苦,我很抱歉。」

  繆長風說道:「我想起納蘭這首金縷曲,也正是由於他這一首詞,最篤於朋友之情。」

  原來納蘭容若寫的這首「金縷曲」有個故事,他這首詞是贈給好友顧梁汾的,但詞中的「蛾眉謠諑,古今同忌」說的卻是另一個朋友的事。

  這個朋友名叫吳漢槎,是當時有名的江南才子(籍貫江蘇吳江),和顧梁汾及納蘭的交情都很好。順治丁酉年,吳漢槎考中舉人,但不幸得很,這場考試,由於主考官有舞弊的事情發生,鬧成大獄。吳漢槎雖然是憑真才實學考中的,也受牽連,被判充軍寧古塔。

  顧梁汾全力營救朋友,想盡一切方法,過了二十年之久,順治換了康熙,仍然無濟於事。納蘭容若的父親納蘭明珠在康熙年間官封「太傅」(相當於宰相),顧梁汾就在納蘭的家裡做他父親的幕客。

  他在太傅府中,想起好友在邊塞之地受盡寒苦,於是就寫了兩首金縷曲寄去給他。這是中國文學史上非常出名的兩首詞,被認為足可以比美李陵與蘇武的『河梁生別詩』併向秀懷念嵇康的「思舊賦」的。在此不妨一併錄下,以供欣賞。第一首道: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團圓骨肉,幾家能夠?比似紅顏多薄命,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相救。置此札,君懷袖。」

  第二首道: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宿昔齊名非黍竊,只看杜陵窮瘦,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千萬恨,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繙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

  納蘭容若看了大為感動,於是也寫了兩闋「金縷曲」給顧梁汾。

  其中之一就是繆長風剛才所唸那首,詞中的「蛾眉謠諑,古今同忌」指的就是那個「科場舞弊案」吳漢槎所受的冤枉事了。他在另一首「金縷曲」的結尾說:「絕塞生還吳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閒事。知吾者,梁汾耳。」表示他和顧梁汾一樣,目前所要致力的目標,就是要把吳漢槎救回來。後來他等到一個適當的機會,求他父親援手。納蘭明珠出了點力,朋友們大家再湊了點錢,終於把吳漢槎贖回來,時人稱顧梁汾那兩闋金縷曲為「贖命詞」。又有個名叫顧忠的寫詩記其事道:「金蘭倘使無良友,關塞終當老健兒。」讚美了顧梁汾、納蘭容若和吳漢槎的友情。

  此際繆長風和雲紫蘿談起這個故事,談起納蘭那首金縷曲「篤於朋友之情」,不言而喻,已是回答了雲紫蘿的問題了。他的言外之意即是說:「你可以一片苦心,為了成全朋友,難道我就不能夠嗎?」

  雲紫蘿滿懷歡暢,說道:「不錯,但求心之所安,縱然謠諑紛紜,那又算得了什麼?」

  用不著再說什麼,彼此都已諒解。兩人心底的陰霾,也在陽光下消散了。一路平安無事,這日到了昆明。

  昆明是雲南的省會,往西走大約還有六百多里路程就是點蒼山所在的大理了。

  繆長風道:「比我估計的早到了三天。這一個月來,咱們每日都是兼程趕路,你覺得累嗎?」

  雲紫蘿道:「累倒不累,不過恐怕要換過一件新衣了。」一路風塵僕僕,她隨身攜帶的幾件替換衣裳雖不至於殘破不堪,亦已相當敝舊了。

  繆長風笑道:「昆明是個繁華省會,要換新衣,那還不易?找個巧手裁縫,多給一點銀子,今晚住一晚,明早他就能趕製出來了。」

  昆明四季如春,是中國氣候最好的一個地方,風景之美,更是膾炙人口。此時時節雖已仲秋,郊外仍是繁花如錦。進得城來,但見市街整潔,處處花木扶疏。城外西山迤邐,彷彿側臥的美人在那裡俯瞰全城。西山腳下,有五百里滇池,港汊交錯,儼若江南水鄉。在他們一路走進昆明之時,已是可以遙瞻秀色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