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九回 滇池風浪



  韶華爭肯偎人住?已是滔滔去。西風無賴過江來,歷盡千山萬水幾時回?

  秋聲帶葉蕭蕭落,莫響城頭角。浮雲遮月不分明,欲傾滇池一洗放天青。

  ──董晉卿


  進得城來,雲紫蘿笑道:「這地方真好,我看滇池之美,似乎比西湖之美還要來得自然。」

  繆長風笑道:「你若是登西山賞滇池,那還更美呢!嗯,你既然如此歡喜昆明,咱們何不在這裡多住一天?反正此去大理也不過六七百里路程,以咱們的腳程,三天功夫最多四天,一定可以到達。」

  一個多月的奔波,雲紫蘿的體力支持得住,精神也確實是有點疲了,當下笑道:「好吧,反正不爭在一天的工夫,明天你就帶我跑馬看花吧。」找了裁縫定做衣裳之後,他們便以兄妹的名義,投宿客店。

  第二天一早起來,繆長風和她說道:「一天的工夫,當真是只能跑馬看花了。不如這樣吧,貪多嚼不爛,咱們只找兩處風景最好的地方去玩。上午逛大觀園,下午遊西山,你說好不好?」

  雲紫蘿笑道:「我從未來過昆明,一切由你安排。」

  大觀園果然是個風景絕佳之地,一進園門,便覺一路花香,紅酣紫醉。園中有個大觀樓,樓高百尺,登樓可以眺望滇池。樓上懸掛有孫髯翁寫的一副長聯,上聯是:

  「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蜒,南翔縞素,高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蟹嶼螺州,梳裹就風鬟霧鬢,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辜負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

  雲紫蘿讀一句讚一句好,再看下聯:

  「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凌虛,嘆滾滾英雄誰在!想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儘珠簾畫棟,捲不及暮雨朝雲,便斷碣殘碑,都忖與荒煙落照。只贏得幾杵疏鐘,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

  繆長風道:「上聯寫眼前風物,下聯寫昆明史實,情景交融,古今並論,確非大手筆莫辦。」

  雲紫蘿笑道:「賞罷名聯,咱們也該賞一賞聯中所寫的風景了。嗯,你瞧,當真是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呢!」

  兩人在大觀樓綺欄縱目,看遠處蟹嶼螺州,儼若風鬟霧鬢,正自心醉神馳,忽聽得噹噹噹的鑼聲在這園中敲響起來。

  雲紫蘿把目光從遠處收回,只見園中的一塊空地上,一堆人圍成一個圈子,圈子裡有個中年漢子和一個年約十六七歲的小姑娘,打鑼的人就是那中年漢子了。那小姑娘則正在笑盈盈的向四方作了一個羅圈揖,似乎是在央求圍看熱鬧的人退後一些,好把圈子擴大。

  這塊空地在園子當中,和大觀樓的距離約有五六十步之遙。大觀樓樓高百尺,從樓頭俯瞰下來,看得清清楚楚,但說話的聲音,就不是聽得十分清楚了。

  這小姑娘的聲音宛如出谷黃鸝,清脆悅耳。可惜說得小聲,雲紫蘿費了好大的勁,凝神靜聽,方才聽清楚了她說什麼。聽清楚了,笑道:「原來是一對賣藝的父女,這小姑娘說她爹爹會變戲法,繆大哥,你要不要下去看?」

  繆長風笑道:「江湖上的變法都是假的,我寧可在這裡觀賞滇池的風光。」

  雲紫蘿道:「這小姑娘有副好嗓子,要是她會唱曲子,一定好聽。」

  話猶未了,只見那漢子已是把銅鑼收了起來,換了一把三弦,說道:「妞妞,你先給各位大爺孝敬一支曲子。」雲紫蘿喜道:「她果然會唱曲子。」

  繆長風道:「咱們在這裡聽也是一樣,犯不著和別人擠。」

  雲紫蘿道:「好的,咱們就一面看風景,一面聽她唱曲吧。」

  本來雲紫蘿不是專心要聽小姑娘唱曲的,不料她一唱起來,卻是把雲紫蘿的注意力都吸引了。

  她唱得音細而清,每一個字聽到耳朵裡都聽得清清楚楚,和剛才說話的情形可是大不相同了。雲紫蘿吃了一驚,心裡想道:「原來這小姑娘竟是練過內功的人。」

  要知聲音能夠從數十步外的低處傳到百尺之上的高處,自非中氣十分充沛不可。倘若是一個粗豪漢子大叫大嚷,他們在大觀樓上聽得清楚不足為奇,如今出於一個小姑娘之口,聽得這樣清楚,那就有點不尋常了。繆、雲二人都是武學行家,一聽就知她練過內功,故此聲音才能運氣行遠,雖然這還不是什麼高明的內功,但也有了相當基礎,叫人不能不對她刮目相看了。

  這一來令得繆長風也不禁要注意起來了。

  但最吸引雲紫蘿注意的還不是這小姑娘的內功,而是她所唱的曲詞。

  歌喉婉轉淒涼,唱的是: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長如玦。但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奈鍾情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鉤說。唱罷秋墳容易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唱的竟然是納蘭容若「飲水集」中的一首蝶戀花詞。而這首蝶戀花也正是雲紫蘿最喜歡的一首納蘭詞。

  「無奈鍾情容易絕!」寫的不啻正是她的心頭恨事啊!

  每當她唸這首詞的時候,就不由得想起她和孟元超那一段悽苦的戀情。這本是納蘭容若的悼亡詞,但在雲紫蘿的處境來說,她和孟元超雖然都還活在人間,但他們這段戀情卻是早已「死」了。

  如今在這百尺樓頭,忽然聽得一個賣藝的小姑娘唱出這一首詞,雲紫蘿不覺癡了。

  回憶的游絲飄到西子湖邊,她想起了與孟元超湖上同遊那段甜蜜的日子,眼前的滇池也好像變成西湖了。

  一陣熱烈的掌聲把她驚醒過來。

  看熱鬧的人雖然不懂得這小姑娘唱的是什麼,淒涼的調子他們也不歡喜,但由於這小姑娘的歌聲清脆,長得又惹人憐愛,聽眾還是報以熱鬧的掌聲。

  繆長風道:「這小姑娘唱得很有意思,看來這兩父女恐怕不是尋常人了。」

  雲紫蘿點了點頭,想道:「這小姑娘不過十六七歲,正是春花燦爛的年華,她怎的卻愛唱這樣悽苦的詞?她又怎能理解詞中的感情呢?」

  一曲既終,那小姑娘換上笑容,說道:「唱得不好,請大家包涵。」

  一個軍官模樣的人,怪里怪氣地叫道:「小姑娘,你唱得好啊!再來一個!」

  小姑娘笑道:「我已經獻過醜了。大家還是請看我爹變的戲法吧。我唱的不好,我爹變的戲法卻是很好看的。」

  那漢子哈哈笑道:「我家的小妞兒給我吹牛了,多謝各位捧場,我就給各位表演一段吞刀吐火的功夫吧。」

  大家一聽有這樣刺激的戲法可看,紛紛鼓掌。

  那漢子道:「我這套功夫可以說是戲法,也可以說不是戲法。」話猶未了,就有觀眾問:「為什麼?」

  那漢子繼續說道:「戲法總是假的,我這套吞刀吐火的功夫當然也不免有些是假,但卻不是完全假的。它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那個軍官似乎因為小姑娘不肯再唱,有點不大高興,冷冷說道:「別裝腔作勢了,要變就快變吧。」

  場子旁邊,有一個賣湯圓的擔子,爐火燒得正旺。那漢子拔出一柄腰刀,小姑娘手持一根木棒,兩父女對打起來。那軍官說道:「你不是要演吞刀吐火的嗎,誰耐煩看你們父女倆耍花槍?」

  繆長風對雲紫蘿道:「這人耍的是保定劉家的五虎斷門刀法,這幾下刀法倒是如假包換的真功夫。」

  只聽得「哢唰」一聲,那漢子一刀把女兒的木棒劈為兩截。那漢子說道:「各位瞧清楚了,這可是真的鋼刀吧?」看熱鬧的人都說:「不錯,是真的鋼刀。」

  那漢子走到賣湯圓那挑擔子的前面,說道:「朋友,借你的火爐一用。」把腰刀插入燒得通紅的炭裡,過了一會兒拔出來,只見那把刀也燒得通紅了。

  那漢子把腰刀慢慢送入口中,直沒至柄,眾人嘩然驚呼。那漢子忽地張口一吐,一溜火光,從他口中噴出,那柄腰刀也跳出了他的口腔。那漢子抱拳道:「獻醜了!」眾人轟然叫好。

  雲紫蘿詫道:「他這是怎樣弄的,燒得通紅的鋼刀放進口裡,倘若是真的話,他的內功豈非深不可測。」

  繆長風笑道:「當然是假,他放進口裡這把刀是一節套一節可以縮短的,他口裡含著一把刀鞘,刀其實是插進鞘裡。至於吐火,那就更不稀奇了,有一種藥粉含在口中就可噴火,那火卻是冷的。」雲紫蘿道:「若是軟刀,何以他那把刀卻能劈斷木棒?」繆長風道:「放進口裡那把刀是換過的,不過他的手法太快,看熱鬧的人都看不出來。他這換刀的手法倒也是真功夫。」雲紫蘿笑道:「原來如此,卻把我也騙過了。」

  那個軍官忽地走出來道:「好功夫你再試一試,吞我這一把刀,我不將它燒紅,你應該更容易吞了。」

  那漢子賠笑道:「大人,我這是變戲法呀,那能當真?」

  那軍官冷笑道:「你不是說假中有真,真中有假嗎?嘿嘿,我知道你是真人不露相,現在我就是特地來試試你的真功夫啦!」

  那漢子苦著臉道:「大人開玩笑了,我那裡有什麼真功夫?」

  那軍官板起臉孔,驀地喝道:「誰和你開玩笑?你不吞刀也可以,你的女兒跟我回去。」

  那小姑娘道:「大人要我去作什麼?」

  那軍官道:「你的曲子唱得好,本城總兵最喜歡年輕貌美的姑娘唱曲子,我陪你見他,你討得他的喜歡,那就是你的造化了!」

  小姑娘面色一變,冷冷說道:「我不去!」那軍官道:「你不去就讓你的爹爹吞刀吧!」右手拿著鋼刀,作勢揚空一劈,左手伸出來就要拉那小姑娘。

  那小姑娘柳眉倒豎,伸手便格。她的父親連忙將她拉開,向她使了一個眼色,說道:「這野丫頭不懂禮數,不堪伺候貴人。大人,你還是饒了她吧。」

  那個軍官喝道:「不行!要嘛你讓她去,要嘛你就吃我一刀。沒有第三樣可以選擇的了!」

  雲紫蘿身在高樓之上,不禁暗暗為那兩父女著急。繆長風笑道:「你用不著為他們擔憂,當真動手的話,只這個小姑娘就準能叫那個軍官吃不了兜著走,還無須她的父親出手呢。」

  雲紫蘿說道:「我知道他們身有武功,但看來他們是頗有顧忌,不敢和官府中人動手。」

  他們在樓頭議論,話猶未了,只見人叢中忽地走出一個少女,看年紀比那賣藝的小姑娘也大不了多少,姿容更為艷麗。

  此時正是那個軍官又要抓那小姑娘的時候,那少女突然走上前,擋著小姑娘向軍官喝道:「光天化日之下,你這狗官敢欺侮人!」

  那軍官怔了一怔,忽地不怒反笑:「啊,你比她更美,好,你要我放過她,那也行呀,你替她跟我去吧。」話猶未了,只聽得「啪」的一聲,軍官臉上已是給那少女打了一記清脆玲瓏的耳光。

  那軍官又驚又怒,腳步一個踉蹌,喝道:「臭丫頭,要造反嗎?」跟著便是一刀向那少女斬去,也顧不得什麼憐香惜玉了。

  賣藝那漢子連忙叫道:「大人,使不得!」伸手就要拉開那個軍官,不料他話猶未了,也還未曾拉著那個軍官,只聽得「哢唰」一聲,那少女已是一把抓著那個軍官,扭斷了他的腕骨,把他的鋼刀也搶了過來了。

  少女冷笑道:「你說我造反,我就造反,那又怎樣?」一刀劈下,作勢就要殺那軍官。那漢子又慌忙叫道:「姑娘,使不得!」

  人叢裡突然走出一個少年,搶在賣藝那漢子的前頭,把少女拉開,埋怨她道:「你闖的禍還嫌不夠麼?你怎麼老是愛管閒事。」

  那軍官痛得殺豬般的大叫,衝出人叢,一面跑一面罵道:「臭丫頭,你等著瞧!我不叫你知道我的厲害,我不姓張!」

  看熱鬧的人早已嚇得四散奔逃,有個好心的老者說道:「姑娘,你闖了禍啦,你打的這個人是本城王總兵的副官,還不快走!」

  少女給那少年拉開,小嘴兒一噘,說道:「什麼叫做多管閒事,你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這狗官欺侮人嗎?我可不能!」那少年低聲說道:「傻妹子,人家的本領可比你還高明呢!」

  賣藝那小姑娘上前道謝,道:「為了我連累你們兄妹,我真是過意不去!」那漢子笑道:「別多說了,強龍難鬥地頭蛇,禍既然闖了出來,那還是趕快走吧!」

  轉眼之間,看熱鬧的人,賣藝的父女,和那對兄妹全都走得乾乾淨淨。

  ※※※

  繆長風在大觀樓上一見那少女出現,就不由得大吃一驚,幾乎疑心是自己眼花看錯了人。

  原來那個少女乃是武莊,那個少年是她的哥哥武端。

  繆長風無暇與雲紫蘿細說,連忙和她下樓。可惜還是慢了一步,待他們趕到現場之時,所有的人都走光了。

  繆、雲二人在園子裡亂轉,碰著人就打聽,人家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有的把他們當作官廳的密探,只說不知。

  有的則勸他們趕快逃走,別惹禍殃。但即使對他們並無疑心的人,也是不知武端兄妹逃走的方向。

  原來大觀樓裡,到處是假山樹木,繆長風剛才雖然是在樓上看下來,但武端兄妹混在人叢中逃走,轉眼之間,就消失了蹤跡,待他們下得樓來,當然是更難尋找了。雲紫蘿道:「看來此刻他們已是逃出園子了。」

  繆長風苦笑道:「偌大一個昆明城,那就更難尋找了。」

  雲紫蘿道:「他們是什麼人?」

  繆長風道:「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我那個師姐嗎?」

  雲紫蘿道:「你是說我有點像你的那位業已去世的師姐,山東武城武大俠武定方的夫人?」

  繆長風道:「不錯,剛才所見的那兩兄妹就是我師姐的子女了。男的叫武端,女的叫武莊。一年前我是在洪澤湖邊和他們分手的,想不到他們也來了這裡。」

  他們走出園子,沒多一會,果然便看見那個軍官帶了一隊兵丁跑來捉人,有幾個剛剛步出園門的遊人,還給兵士截住了盤問。

  雲紫蘿道:「咱們還去不去西山遊玩?」

  繆長風想了一想,說道:「賣藝那漢子是個老江湖,看來他們大概也不會在城中逗留了。咱們還是去吧。」

  一路上繆長風悶悶不樂,雲紫蘿安慰他道:「人生遇合有定,要是可以見著他們的話,用不著怎樣費神尋找,也會見得著的。好在他們都有一身武功,諒也不至於就給鷹爪輕易捉去。」

  繆長風道:「我是在想念我那去世的師姐,從小她就對我很好的。她和丈夫成仁之後,我一直慚愧沒能照顧她的子女。直到去年,我才和他們兄妹見了面。」

  雲紫蘿笑道:「我知道,小時候你還曾經為了師姐和你一個姓郝的師兄打過一架呢。」心裡想道:「一個人總是免不了有些辛酸或甜蜜的往事可資回憶。當然繆大哥和他師姐並非男女之情,但在他這一生之中,他的師姐是他最敬愛的人卻是無疑的了。他和我成為知己,恐怕也有部份原因,是因為我像他的師姐呢。」不禁因此又想起了她和孟元超的往事,心頭一片茫然。雖然她對孟元超的感情和繆長風對師姐的感情並非一樣,但那深沉的懷念卻是相同。

  繆長風道:「紫蘿,你又在想些什麼?」

  雲紫蘿瞿然一省,說道:「沒什麼。我記得你和我說過,武莊是不是有個好朋友叫劉抗,是天地會的一個重要人物。」

  繆長風道:「不錯,我也正在想起劉抗呢。他是個響噹噹的漢子,性情和我也很相投。但我卻是有點奇怪,武端兄妹本來和他是在一起的,如今怎的卻不見他?」

  雲紫蘿道:「或許他也到了昆明,不過今天沒來大觀園罷了。」

  繆長風忽地想起劉抗的性情,說道:「劉抗文武兼修,既是豪邁的江湖好漢,又是一個頗有幾分名士氣質的文人,很喜歡遊山玩水的。」

  雲紫蘿道:「那麼說不定咱們會在西山碰見了他。」

  繆長風笑道:「那有這樣湊巧的事情。」

  到得西山,天方過午,晴空一碧,正是最適宜遊覽的好天氣。下瞰滇池,雲影波光,宛如圖畫,果然就是孫髯翁那副長聯所寫的。給人一種「喜茫茫空闊無邊」的感覺。雲紫蘿登上西山,胸襟豁然開朗,笑道:「怪不得人家說西山是昆明風景薈萃之地,果然名不虛傳。」

  繆長風笑道:「上到上面,還有更美的風景好看呢。」

  山勢越上越奇,也越來越險。一到「龍門」,更是令人驚心駭目了。

  「龍門」是西山的一個名勝,重門疊戶,都是從山峰上鑿出來的。從下望上,峭壁千丈,上面的廟宇竟似凌空而建,下面是蒼茫無際的滇池。繆、雲二人拾級而上,山風振衣,飄然如登仙境。雲紫蘿讀「龍門」入口處的一副對聯道:「仰笑宛離天尺五,憑臨宛在水中央。」下望滇池,不覺悠然神往。

  「龍門」的沿崖都鑿成石廊,迴廊曲折,有的地方,僅容一人穿過。雲紫蘿道:「這個地勢,倒有點像泰山的十八盤。不過比十八盤更險更窄。」

  登上龍門,只見一幅壁畫,畫中一條鯉魚,凌空飛躍,下半身是魚身,上半身是龍頭,據說因為龍門太高了所以滇池中的鯉魚,若能躍過龍門,便能化龍升天。雲紫蘿道:「山西河津縣也有一個龍門,有著同樣的『鯉魚躍龍門』的傳說,不知那個是真那個是假?」

  繆長風笑道:「各地的民間傳說多半相同,何須分別真假?不但傳說,名山勝水相同的名稱也多著呢。杭州有個西湖,惠州也有個西湖;北京有個西山,這裡昆明也有個西山。」

  龍門上還有個魁星的雕像,是用整塊石頭刻出來的,只有魁星手裡拿的筆是木頭做的。繆長風道:「這個魁星雕刻,有一個很感人的故事,你知道麼?」雲紫蘿道:「不知道,說來聽聽。」

  繆長風說道:「據說在這峭壁上鑿出的龍門,是一個少年獨力完成的。他失掉了他的意中人,心無寄托,便獨自跑到西山開鑿龍門,想留下一個勝跡,紀念他那死去的情人。刻到最後的魁星像時,沒有合適的石頭刻魁星的筆,少年一生致力的工作,就差這一點點不能完成,傷心到了極點,竟從龍門躍下,喪身滇池。」

  雲紫蘿嘆道:「世上竟有這樣癡情的人,更是難得!」

  繆長風道:「更難得的是他把悲痛的心情寄托在一件有意義的工作上。所以他後來跳下滇池自殺,恐怕不能和一般的『殉情』相提並論。」

  雲紫蘿點了點頭,說道:「不錯,當他為了不能完成最後的雕刻而傷心的時候,他所到達的境界已是更高一層了。我想他做這件工作,最初雖然是為了紀念失去的情人,但到了最後,他對這件工作本身的熱愛,恐怕是更主要的了。儘管我對他最後的自殺不敢贊同,但我還是要說他是個懂得愛情的人。」

  繆長風黯然說道:「你說得不錯。所以後人為了完成他的遺志,給他用木頭補成了那個魁星雕像。本來在龍門上還有個題記的,但現在找不到了。」

  雲紫蘿聽了這個故事,不覺又想起了納蘭容若那兩句詞:「但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想道:「像這樣的真情摯愛,恐怕只有故事的這個少年才可當之無愧。」俯瞰滇池,但見水中片片浮萍,忽地被風吹散,心中更增悽楚。

  兩人相對無言,過了片刻,繆長風忽地悄聲說道:「下面好似有人說話。」

  龍門的石廊是從峭壁上鑿出來的,迂迴曲折,數步之外,彼此不見。但那聲音從石壁上傳來,雖然聲音很小,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只聽得一個北京口音的人說道:「郝老大,你的仇人也到了昆明,你知道麼?」一個山東口音的人便即問道:「是誰?」

  繆長風突然聽得熟悉的聲音,不覺吃了一驚,勃然變色。雲紫蘿在他耳邊悄聲問道:「你認識這兩個人?」

  繆長風點了點頭,小聲說道:「一個是西門灼,一個是郝侃。」雲紫蘿道:「這個郝侃就是你小時候和他打過一架的師兄,是嗎?」繆長風道:「不錯。」雲紫蘿哼了一聲,說道:「他們的消息倒很靈通,居然知道咱們到了昆明!」

  他們在上面說話,西門灼也在下面說話:「是兩個你意想不到的人!」

  郝侃道:「是什麼厲害的對頭聯手來對付我?西門大人,你別賣關子了吧!」

  西門灼笑道:「這兩個人倒不是怎麼厲害,說起來還是你的晚輩呢,你猜不著麼?」

  郝侃鬆了口氣,說道:「江湖上算得是我晚輩的人也很不少,我可不想多費心思去猜了。西門大人,你就乾脆告訴我吧。」

  西門灼笑道:「是你本門的晚輩。」

  郝侃怔了一怔,說道:「你說的可是武端、武莊兄妹?」

  西門灼道:「不錯,他們不正是你的師侄嗎?」

  繆長風起初只道他們說的那兩個仇人是他自己和雲紫蘿,這才知道不是,心裡更吃驚了,想道:「武端兄妹給他們發現了蹤跡,這可是大大不妙!我必須阻止他們去害武端兄妹。不過紫蘿的功夫丟荒了幾個月,只怕未必敵得過他們。」

  郝侃聽了西門灼說出仇人的名字之後,哈哈大笑起來。

  西門灼道:「這可不是什麼好笑的事啊!」

  郝侃仍然笑道:「我道是什麼厲害的對頭,原來是這兩個娃娃!」

  西門灼正容說道:「這兩個娃娃當然不放在咱們心上,但要是他們背後另有能人,咱們就不能不防了。而且咱們前腳剛到昆明,他們後腳跟著來了,你不覺得這件事未免太巧麼?」

  郝侃瞿然一省,說道:「不錯,他們倘若當真是來追蹤咱們的,那背後就一定是另有能人了。是什麼人,你已經打探出來沒有?」

  西門灼道:「我是剛剛拜會了王總兵就趕到這裡來會你的,王總兵的一個副官剛在一個時辰之前,碰上他們兄妹。他們背後還有些什麼人,如今正在查呢。」當下將他聽來的那個軍官在大觀園的遭遇,給郝侃轉述一遍。

  郝侃聽了之後,說道:「聽你所說,張副官所描述的那對兄妹,確是武端、武莊兄妹無疑了。那兩個賣藝的父女卻不知是什麼人?」

  西門灼道:「我一時也還琢磨不出是何路道,不過這兩父女身有武功,那也是無疑的了。」

  郝侃笑道:「只要一不是金逐流,二不是厲南星,三不是繆長風,四不是那個神秘的青袍老人,咱們就不用害怕。」

  雲紫蘿在繆長風耳邊笑道:「你這師兄挨了你的兩次打,已經給你打怕了。」

  西門灼道:「那個神秘老人把牟宗濤帶走,回到他們原來所住的東海飛魚島去了,這消息你還不知道麼?」

  郝侃道:「牟宗濤要奪他師妹的掌門之位,本來也邀了我作幫手的,我沒有去。所以只是聽到一些謠傳,詳情就不知道了。」

  西門灼道:「不是謠傳,不但牟宗濤給他師叔押走,暗中幫忙牟宗濤的石朝璣也吃了大虧呢。幸虧你沒有去。這件事我慢慢再告訴你,目前緊要的事,我倒是要提醒你多加小心。」

  郝侃笑道:「咱們比較畏懼的四個對頭,除了牟宗濤的師叔之外,其他都不是老頭。那個賣藝的漢子已經有了個十六七歲的女兒,顯然不是金逐流、厲南星或者繆長風了。」

  西門灼道:「江湖上咱們不知道的能人還多得很呢。你知不知道,我勸你小心是有原因的。」

  郝侃道:「請大人明示。」

  西門灼道:「明天起咱們就要分道揚鑣了。我有公事要到小金川去,你也有公事,必須立即趕回京城。」

  郝佩道:「是什麼公事?」

  西門灼取出一封火漆密封的文書,交給郝侃,說道:「這是王總兵的奏摺,你送回去先給北宮統領過目。文書很輕,『份量』卻是極重,你要特別小心了!」

  郝侃應了一個「是」字,惴惴不安的接過那封文書,貼身藏好。

  西門灼繼續說道:「這封奏摺,是王總兵稟報朝廷的用兵計劃,千萬不可失去。如今發生了武端兄妹這樁事情,你就更不可有絲毫大意了。」

  原來西門灼這次前來昆明,乃是代兵部傳令,要雲南出兵,「會襲」小金川的義軍的。王總兵乘機就要增募兵士,並向「朝廷」多要軍餉,故此擬了一份用兵計劃,稟報朝廷。這計劃吹得天花亂墜,以便他冒領軍餉,自也不在話下。

  繆長風心裡想道:「倘能把這封文書搶了過來,對小金川的義軍倒是大有幫助。」

  心念未已,忽聽得西門灼噓了一聲,說道:「噤聲,附近好像有人!」

  繆長風吃了一驚,只道是已給他們發現。正在躊躇未決,要不要冒險去搶他們那封文書,只聽得郝侃已在小聲說道:「不錯,是有一個人上來了。咱們當作普通的遊客吧。」西門灼道:「唔,若是形跡可疑,就幹掉他!」繆長風耳朵貼著石壁偷聽,他們小聲說話也還聽得清楚,只是看不見上來的是什麼人。

  忽聽得郝侃罵道:「你這人怎麼的,走路不帶眼睛嗎?」那人疊聲說:「對不住,對不住。這地方太窄,碰著了你老哥子。衣服弄污了,我給你拂拭乾淨!」郝侃罵道:「誰要你獻我殷勤,給我滾!」那人說道:「是,是!」隨即聽得草鞋踏地的聲音,「的韃的韃」的走上來了。

  繆長風怔了一怔,心道:「這人的聲音好熟。」雲紫蘿在他耳邊說道:「好像是快活張!」

  果然她這邊話猶未了,只聽得郝侃已在下面失聲叫道:「糟糕,糟糕!快,快去捉住那個小賊!」

  西門灼大驚道:「你失了什麼東西?」郝侃道:「我,我那封文書不見了!」

  原來郝侃給快活張一撞,過後腹部忽地似乎有給人抓著癢處的感覺,不覺猛然一醒,起了疑心:「他為什麼沒有跌倒,反而我有異樣之感?莫非他這一撞乃是故意的麼?」要知郝侃是身有上乘武功的人,雖然是在沒有防備的情形之下給人碰著,也會本能的發出一股反彈之力的。在狹窄的山路上,快活張與他擦肩而過,碰著他不足為奇。但快活張只是腳步一個踉蹌,居然沒有跌倒,那就不由他不感到有點兒奇怪了。疑心一起,連忙檢查自己有無失物,這才發現業已著了道兒。

  西門灼大驚之下,還是有點不大相信,說道:「那封文書,你不是貼身收藏的麼?」郝侃說道:「不錯,但我也不知是怎麼給他偷去了的?」

  西門灼瞿然一省,喝道:「好呀,快活張,原來是你!在北京給你僥倖漏網,你居然還敢跑到這兒和我作對,你也算得是膽大包天!快快把偷去的東西交回來,我可以饒你不死。否則,嘿嘿,諒你也逃不出我的掌心!」原來西門灼本是在北京見過快活張的,但因快活張已經化了裝,是以剛才認不出他。但一想能有這樣妙手空空絕技的神偷,天下除了快活張也沒有第二個了。追上前去仔細一看,那人施展的輕功,果然是快活張的身法。

  快活張離開山路,繞過三清國奔上後山,專揀荊棘最多的地方跑去,在懸岩峭壁上縱躍如飛。西門灼的輕功稍遜一籌,追他不上。

  此時快活張已是無須掩飾,他回過頭來,哈哈笑道:「西門大人,你養尊處優慣了,走這山路,可要當心啊!」西門灼喝道:「你以為你跑得了麼?」提一口氣,猛地一掠數丈。

  西門灼幾個起伏,把距離拉近許多。但他這一陣急追,只是憑著功力深厚,一鼓作氣而已。真正較量輕功,畢竟還是比不上快活張的。風馳電逐,轉眼間上了兩個斜坡,差不多到了繆長風藏身之處了,西門灼和快活張之間,還是有七八丈的距離。

  雲紫蘿悄聲道:「咱們出不出手?」

  繆長風道:「再看一會。」心想:「文書已經到了快活張手裡,要是他跑得掉,我倒是無謂多惹麻煩了。」

  快活張笑道:「西門大人,虧你在御林軍混了這許多年,難道還不知道黑道的規矩?東西到了我們手裡,那有輕易吐出來的道理?嘿嘿,我勸你還是回京享你的福去吧,以你的身份,充當捕快,不嫌太委屈麼?」

  西門灼忽地把手一揚,冷笑說道:「我說你跑不了,你就跑不了!暗器來了,你小心接吧!」原來他也自知自己的輕功比不上快活張,這一鼓作氣的急追,只是要把距離拉近了些,好放暗器的。

  他發的暗器乃是一把銅錢,用「劉海灑金錢」的手法向快活張擲出,十幾枚銅錢全部對準了快活張的要害穴道,料想快活張輕功再高,也是決計躲閃不開。

  繆長風早有準備,把扣在掌心的一塊小石頭捏碎,驀地長身而起,越過欄杆,把手一揚,使出「天女散花」的暗器功夫,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西門灼所發的錢鏢,全都給他打落。

  快活張哈哈笑道:「光棍不斷財路,西門大人,你不講江湖規矩,活該你要吃虧!」跳上一塊橫空突出的危岩,箕踞觀戰。

  郝侃剛好趕到,驟然見著了繆長風,不禁大吃一驚。西門灼喝道:「怕什麼,你去對付那個婆娘,趕快將她拿下!」

  郝侃一想不錯,只要生擒了雲紫蘿,不怕繆長風不肯就範。即使他還要頑抗,自己和西門灼聯手,也用不著害怕他了。於是定一定神,連忙從繆長風側邊繞過。

  繆長風一抓沒有抓著,西門灼一掌橫劈過來,熱風呼呼,迫得繆長風也不能不退後一步。說時遲,那時快,郝侃已是和雲紫蘿交上了手。

  繆長風大怒喝道:「郝侃,你還有羞恥之心沒有?上次你加害於我,我念在師門情份,饒你不死,你竟然還是怙惡不悛。」說話之間,西門灼一口氣向他連攻了七招。

  郝侃笑道:「師弟,你說我不知羞恥,我說你才是不知羞恥呢!天下那裡找不到好的女人,你名滿江湖,何苦和這樣一個背夫私逃的賤婦纏在一起?我幫你除了她,這正是為了你的好呢!」他口中說話,手底也是絲毫不緩。雲紫蘿給他氣炸心肺,險些給他打著。

  繆長風在西門灼強攻之下,一時間竟是擺脫不開,心裡好生奇怪,想道:「怎的才不過一年功夫,他的本領竟然精進如斯?」一年多前,繆長風在太湖西洞庭和西門灼交手,當時西門灼還有一個炎炎和尚幫他的忙,也不過僅僅和繆長風打成平手而已。

  雲紫蘿道:「沉著應戰,用不著顧我!」郝侃笑道:「他要顧也顧不了你啦,你還是乖乖跟了我吧。」郝侃的功力本來就勝過雲紫蘿,加以雲紫蘿產後不過數月。本領自是不及從前,郝侃著著搶攻,業已佔了極大的優勢,只道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雲紫蘿手到擒來。

  不料正在他洋洋得意之際,雲紫蘿忽地劍訣一領,唰的一招「金針度劫」,竟然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來,郝侃連忙沉肩縮時,揮袖一拂,待要裹住她的劍鋒,便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搶她的劍,雲紫蘿劍鋒一轉,嗤的一聲刺破他的衣袖,翩如飛鳥般的從他身旁掠出,搶先佔了高地。繆長風叫道:「過我這邊!」但話猶未了,郝侃已是又近雲紫蘿了。原來雲紫蘿是有意把郝侃引開,免得繆長風力她分心的。

  郝侃罵道:「好狠的潑婦,怪不得楊牧不要你。」雲紫蘿斥道:「狗嘴裡不長象牙,看劍!」居高臨下,唰唰唰一連幾招凌厲的劍法,擋著了郝侃的連攻。

  可惜她的劍法雖然精妙,氣力卻是不加。三十多招過後,又給郝佩迫近幾步,若然他也搶上了高地,雲紫蘿所佔的地利就要完全消失了。

  快活張蹲在危崖之上,忽地說道:「投桃報李,姓郝的,多謝你給了我一份進見義軍的厚禮,我也請你吃點好東西吧。」危崖上一把泥沙灑下來。

  郝侃站在較低之處,而且是面向著快活張的,快活張這把泥沙灑下來,雲紫蘿沒受多大影響,郝侃怕給泥沙入眼,只好騰出一雙手來,以劈空掌力掃蕩。罵道:「無賴小賊,給我抓住,我要抽你的筋,剝你的皮。」快活張笑道:「牛皮不可亂吹,你抓著了我,再說這話也還不遲。」他居高臨下,一見雲紫蘿吃緊,又是一把泥沙灑下。

  郝侃給快活張擾亂了心神,這麼一來,雲紫蘿又勉強可以應付他了。

  龍門地勢,迂迴曲折,繆長風在下面一層和西門灼惡鬥,看不見上面的情形,但雖然看不見,卻是聽得見的。從雲紫蘿唰唰的劍聲,他聽出了雲紫蘿已是有攻有守,心神稍定。

  他心神一定,太清氣功的威力逐漸發揮,人也沒有剛才那樣感到燠熱了。西門灼在他掌風籠罩之下,卻是感到如受春風吹拂一般,昏昏思睡。不消片刻,已是主客易勢,繆長風佔到了上風。

  原來繆長風剛才之所以屈居劣勢,並不是因為西門灼的武功精進,而是因為繆長風自己心頭煩躁之故。西門灼練的是「火龍功」,繆長風心頭一躁,更易受到感應。

  繆長風是個武學的大行家,一佔到了上風,霎時也就明白了其中緣故,心裡想道:「欲速則不達,不錯,我是應該沉住了氣,先把西門灼這廝打發了,才好去對付郝侃。」

  但繆長風這邊佔了上風,雲紫蘿那邊卻又漸漸有點支援不住了。

  郝侃猛攻數招,搶上高地,立即採取「繞身遊鬥」的戰術,從四面八方,發掌向雲紫蘿攻擊。

  形勢這麼一變,郝侃和雲紫蘿已是站在同一高處,快活張的泥沙也就不敢胡亂灑下來了。

  本來雲紫蘿於輕功一道,頗有獨到之處,原不輸於郝侃,可惜她氣力不加,沒法跟著郝侃來轉,給郝侃繞著她轉了幾個圈子,不覺頭昏眼花。

  繆長風耳聽八方,聽得雲紫蘿所出的劍法似乎漸漸凌亂,不禁又是心神微亂。

  就在此際,忽地又聽得有腳步聲跑來,繆長風吃了一驚,心裡想道:「若是再添一個強敵,這回可真是糟糕了!」

  西門灼也是不禁暗暗吃驚,心裡想道:「這人能夠在懸岩峭壁步履如飛,武功委實不弱,不知他是繆長風的幫手,還是王總兵的部下?」

  轉眼之間,只見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的書生裝束的人已是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繆長風大喜道:「劉兄,原來是你!」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繆長風剛才和雲紫蘿談及的劉抗。劉抗說道:「繆大哥,把這廝交給我吧!」

  西門灼本就敵不住繆長風,此時看見又來一個強敵,不由得暗叫不妙。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一個轉身,便要逃跑。

  繆長風喝道:「你想跑,跑得這樣容易?」呼的一掌劈出,這一掌運上了太清氣功,掌力如排山倒海。西門灼反手接招,招架不住,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踉踉蹌蹌的急退數步,幾乎跌倒。

  繆長風哈哈笑道:「劉兄,這賊子交給你啦!」料想西門灼元氣業已大傷,劉抗無論如何也不會輸給他了,於是放心跑上去幫忙雲紫蘿。

  說時遲,那時快,西門灼身形未穩,劉抗又已攻來。西門灼硬充好漢,說道:「你們儘管用車輪戰吧,大不了我捨了這條性命給你,死了也是好漢!」口出大言,實是心虛膽怯。說這番話的用意,乃是希望劉抗放他過去的。

  劉抗冷笑道:「你們師兄弟助紂為虐,害了我們多少志士仁人,哼哼,我和你這個鷹爪孫講什麼江湖規矩,我是非打落水狗不可的了!」

  雙掌相交,劉抗身形一晃,西門灼哇的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劉抗左足橫掃,右掌一招「五丁開山」,掌心朝天,五指微屈,用掌背拍出。這一招是他本門的絕技,和其他各派用掌心拍下不同。這一拍,五根指頭的骨節都可傷人,威力之大,當真是有鐵斧鑿山,巨錘鑿石。

  西門灼喝道:「我與你拼啦!」雙掌齊推,那知劉抗的掌法奇妙無比,「五丁開山」的掌力只是吐了一半,倏的又是一個變招,只聽得「喀喇」一聲,西門灼左手腕骨折斷,右掌掌心卻如突然給利針刺了一下似的,痛得死去活來。原來劉抗先以「五丁開山」的掌力抵消了來的「火龍功」,迅即便改用分筋錯骨手折斷他的腕骨,同時右掌又已改劈為戳,一指戳破了他掌心的「勞宮穴」。

  西門灼傷上加傷,如何禁得起?跑了十數步,眼見劉抗就將追到,只好打個死中求生的主意,猛地一咬牙根,就在峭壁的邊緣縱身一躍,跳下滇池。劉抗從高處望下去,只見「卜通」一聲,浪花四濺,卻看不見西門灼的身子浮上來,也不知他是死是活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