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十回 有情相會



  芳桂當年各一枝,行期未分壓春期。江魚朔雁長相憶,秦樹嵩雲自不知。下苑經過勞想像,東門送餞又差池。灞陵柳色無離恨,莫在長條贈所思。

  ──李義山


  就在此時人山坡上出現了一對少年男女,正是武端、武莊兄妹。「龍門」是從峭壁上開鑿出來,山路迂迴曲折,他們還看不見上面的劉抗和繆長風。

  武莊吃了一驚,叫道:「有人自尋短見!」武端咦了一聲,說道:「這個跳水自盡的人好像是西門灼。」

  武莊看見有人跳水,就不敢仔細看了,她半信半疑,說道:「你看得清楚麼?當真是西門灼?西門灼這惡賊怎麼會跳水?」

  武端說道:「我決不會看錯,我倒希望不是西門灼呢,他若然跳水死了,我就不能親手殺他了。」

  武莊說道:「你聽見腳步聲嗎,好像又有人來了,先別說話。」

  話猶未了,只見茅草叢中,一個中年漢子和一個少女已是走了出來。

  這次武莊和她的哥哥都是不約而同的咦了一聲,說道:「你們怎麼也到這裡來了?」

  原來這一男一女正是他們兄妹上午在大觀園遇見的那對賣藝父女。

  中年漢子說道:「武公子,你沒看錯,跳下滇池的那個人是西門灼,我猜想他是給劉抗打落水的。」

  武端詫道:「你怎麼知道我是誰?又怎麼知道劉大哥是在這裡?」

  中年漢子笑道:「我和小女正是應你們劉大哥之約,特地跑來這裡和他相會的。」

  武莊又驚又喜,說道:「啊,原來劉大哥要見的朋友就是你們。」

  中年漢子道:「不錯,你瞧劉大哥已經走下來了。」

  劉抗皺皺眉頭說道:「你們為何不聽我的話也跑來這裡找我?」

  武莊嗔道:「你還未曾知道我們的遭遇呢,就先怪我。不過我現在還沒工夫和你細說,你先告訴我,是不是你已經殺了西門灼了?」

  劉抗說道:「西門灼跳下滇池,死活尚難斷定。不過,老程,你卻只是猜中了一半。」

  那中年漢子道:「什麼一半?」

  劉抗說道:「不錯,西門灼是給我打落水的,但卻是給繆大俠先傷了他,我才能擊敗他的。」

  武端怔了一怔,大喜說道:「繆大俠?你說的可是我們的繆師叔?」

  劉抗笑道:「你仔細聽聽,上面是不是有打鬥的聲音?你們的繆師叔正在和敵人惡鬥呢。我還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莊妹,你所仰慕的那位雲女俠也來了,如今正和你師叔一起聯手禦敵。」

  武端兄妹驚喜交集,說道:「那咱們趕快上去幫繆師叔呀!」

  劉抗笑道:「用不著了,那個人決不是你們繆師叔的對手,這個時候,恐怕他已經把敵人料理了。」

  武端說道:「那個敵人是誰?」

  劉抗笑道:「說出來包管你們又驚又喜,不過,我現在卻想賣個關子。」

  武莊嗔道:「你不說,我們自己上去看。」

  她剛跑得幾步,話猶未了,只見一個人骨碌碌的從山坡上滾下來。

  ※※※

  劉抗所料不差,郝侃當然不是繆長風的對手。只是一個照面,繆長風就把郝侃打傷了。不過雖然勝來容易,其中經過,也有點小小的風險。

  郝侃看見繆長風上來,情知難以倖免,猛的就向雲紫蘿急攻。

  雲紫蘿一劍刺出,招裡套招,式中藏式,是她家傳「躡雲劍法」最精妙的一招劍法。

  郝侃雙臂箕張,如鷹撲兔,摟頭疾抓下來!

  他這一撲,用盡全身氣力,是拼著受雲紫蘿一劍之傷,要將她抓作人質的,若是捉不成,就與她同歸於盡。

  猛地耳邊好像響起焦雷,郝侃這一撲還未抓著雲紫蘿,陡地心頭一震,背心同時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原來繆長風恐怕趕救不及,情急之下,使出了輕易不肯一用的「獅子吼」功,同時以劈空掌力,在距離數丈之外,向郝侃打去。

  只聽得「嗤」的一聲,雲紫蘿的衣袖給郝侃撕了一幅,與此同時,雲紫蘿「唰」的一劍,也刺著了郝侃的左肩。

  好在郝佩受了「獅子吼」功的震懾,掌力波及雲紫蘿身子之時,已經減弱一半,雖然撕破她的袖子,卻是傷不了她。

  郝侃所受的傷可重得多了,左肩著的這一劍還不怎麼緊要,背心所受的劈空掌力,卻震得他氣血翻騰,五臟六腑,都好像移了位置。

  繆長風如飛跑到,喝道:「自作孽,不可活!這是你自尋死路,不是我要殺你!」大喝聲中,立下殺手!

  郝侃魂飛魄散,叫道:「師弟,我知錯了,求你念在師門之情,饒了我吧!」

  繆長風心頭一軟,掌力用了一半。但這一半的掌力,郝侃已是禁受不起。

  雙掌相交,郝侃大叫一聲,骨碌碌的從山坡上直滾下去。

  ※※※

  武端兄妹正在朝著山上跑,郝侃從上面滾下來,恰好滾到他們的面前,就一個「鯉魚打挺」,翻個身跳起來了。

  武端吃了一驚,驀地喝道:「好呀,原來是你這狗賊!」說時遲,那時快,兄妹倆不約而同的拔劍出鞘,立即向郝侃刺去。

  郝侃雖然受了重傷,本領畢竟還是要比他們兄妹高強,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獰笑說道:「你這兩個娃娃送上門來,我這個做師叔的只好不客氣了。」原來他在高處看下,早已看見武端兄妹後面的劉抗,情知難以逃跑,是以惡念陡生,便要把他們兄妹隨便抓著一個,作為人質。

  雙方喝罵聲中,郝侃騰的飛腳一踢,武莊手中的長劍給他踢落,但他的腳跟卻也給劍尖劃開了一道傷口。

  說時遲,那時快,武端唰的一劍,已是指到他的咽喉,郝侃突然張口一咬,咬著了劍尖。武端用力一插,竟是不能再進分毫。

  劉抗剛剛轉過山坳,看見了這個情景,也是不禁嚇得呆了。施救不及,一呆之後,只好連忙叫道:「棄劍,棄劍!」

  武端到底是欠缺臨陣的經驗,他想不到郝侃有此一招,一給他咬著了劍尖,只知道要用力把長劍插進去,卻未想到要棄劍逃跑。

  劉抗出聲指點,已是遲了一步,郝侃雙臂一伸,倏的就把武端攔腰抱住!

  武莊拾起長劍,一招「明駝駿足」,刺郝侃下盤,郝侃滴溜溜一個轉身,把武端推向前面,喝道:「刺罷!」

  武端叫道:「繆師叔快來!妹妹,不必顧我,快刺!」他給郝侃攔腰抱住,身子不能動彈,一個「肘捶」,就撞郝侃心口,郝侃怒道:「你找死麼?」他的兩排牙齒仍然咬著武端的劍尖,從牙縫裡漏出聲音,就好像患了重傷風的人說話一般。

  本來郝侃此時雙手不敢放鬆,武莊要刺他一劍,那是易如反掌。但哥哥被郝侃抱住當作盾牌,她的劍法縱然精妙,也怕萬一失手,誤傷了哥哥,如何敢魯莽從事?

  武莊正自無計可施,忽見一條人影,凌空撲下,撲在郝侃身上,郝侃發出一聲裂人心肺的呼叫,武端的長劍已是拔了出來。郝侃抱著他一同倒地!

  與此同時,那條人影也在半空中一個「鷂子翻身」,跌了下來,正是那個賣藝的姑娘。

  原來那個賣藝的姑娘在武端遇險的時候,立即爬上懸崖,攀著一條山藤,像蕩秋千似的悄無聲的凌空飛渡,蕩將過去,撲到郝侃身上。這種「飛索橫空」的功夫,正是她的拿手本領。郝侃背向著她,根本沒有發覺。

  她一撲到郝侃身上,就狠狠的朝郝侃的後頸窩一咬,這是人身要害之處,郝侃給她狠狠的一咬比受利劍所傷更慘,當真是痛徹心肺,不由得殺豬般的嚎叫起來。

  這麼一來,他咬著劍尖的牙齒自是不能不鬆開了。武端用力一插,劍尖透過他的咽喉!

  他的內功,確也了得,臨死之際,居然還能牢牢的抱著武端一同跌倒。那賣藝的少女,也給震得從半空中跌下來,那條細長的山藤,早已斷了。

  賣藝的漢子忙把女兒接下。武莊也連忙上前,給郝侃補上一劍。郝侃勁力一消,雙臂軟綿綿的鬆開,武端這才能夠脫身,伸了伸舌頭,說道:「好險!」

  武莊說道:「哥哥,人家為你冒的險更大呢!」武端瞿然一省,跑過去向那少女道謝。

  只見那少女面如金紙,她的父親正在給她推血過宮。武端十分過意不去,說道:「姑娘,你捨命救我,我還未曾知道你的名字呢。你怎麼樣了?」

  賣藝那漢子說道:「我姓程,名叫新彥,小女名叫玉珠。武公子不用擔心,小女雖然受了郝侃這廝內力所震,幸好並未重傷。她歇一歇就會恢復如初的了。」

  說話之間,從山頂下來的繆長風和從山坡上來的劉抗都已到了。

  程新彥說道:「劉老弟,我來遲了一步,幾乎累了武公子。這位就是繆長風繆大俠嗎,幸會,幸會,幸會!」

  繆長風嘆道:「我剛才一念之慈,沒有殺掉郝侃,要不是得令媛救我這師侄,我的罪過就是百死莫贖了。」

  武端兄妹忽地朝天一拜,隨即把郝侃的頭顱砍下來,哀聲說道:「爹爹、媽媽,孩兒不肖,今日才能為你們殺掉一個仇人。」跟著又向程玉珠跪下磕頭。

  程玉珠羞得滿面通紅,她不便扶起武端,只好也跪下來還禮。

  繆長風與劉抗相視而笑,心裡不約而同的都有一個念頭:「這位程姑娘和武端倒是很好的一對,看來他們似乎也都有點意思了。」當下繆長風扶起武端,劉抗扶起武莊。繆長風笑道:「想不到你們這些少年人比我們老一輩的還要多禮。」另一邊程新彥扶起了女兒,笑道:「珠兒,你不是有話要和武公子說麼?」

  程玉珠臉泛紅霞,說道:「武公子,適才在大觀園多蒙你和令妹拔刀相助,我也還未曾得向你們道謝。你們兄妹這樣多禮,教我如何擔當得起?」

  武端正容道:「程姑娘,你有所不知,郝侃這廝是我們殺父仇人之一,今日多得你幫忙,我們兄妹才得手刃仇人,我們如何能不感謝你的大恩大德?」

  程玉珠臉更紅了,說道:「我這點微末功夫,那幫得上你的忙?這惡賊,是給繆大俠先打傷了的。」

  武端說道:「繆大俠是我師叔,他是為本門清理門戶。」言下之意,自己人就無須這樣客氣了。程玉珠聽了,頗為有一點失望,心想我捨命,你卻還把我當作外人。繆長風道:「不錯,這是我份內之事。論理郝侃這廝作惡多端,我也是早該殺他的了。但武師侄,我卻還未知道他是你的殺父仇人呢。」

  武端說道:「我爹和媽當年中伏犧牲,就是給郝侃這廝出賣的。這件事劉大哥知道得最清楚,我也是他告訴我的。」

  劉抗說道:「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武大俠夫婦率領一支義軍,在山東蒙陰作戰,我和他們住在一起,郝侃這廝也在義軍之中。

  「那年我不過二十歲,剛剛出道。由於我是武家的鄰居,武大俠把我當作子侄一般,他帶我出道,一直讓我跟在他的身邊。

  「在蒙陰我們和官軍作戰,形勢一天天不妙。有一天晚上,郝侃跑來和武大俠商議軍情,他是武夫人的師弟,武大俠當然是相信他的。

  「他們在密室商議,只有我在旁邊給他們伺候茶水。郝侃說打聽得官軍將要大舉增援。僵持下去只怕更為不妙,他獻策不如把這支軍轉移,到徂徠山去和另一支義軍會合,他說他對這一帶地方很熟,並且已經繪了一份軍用地圖,呈給武大俠詳閱,指手劃腳,說是怎麼樣怎麼樣的走法,就擔保可以安全通過。武大俠給他說動,決定依計行事。第二天晚上,便即率領義軍突圍。」

  繆長風道:「原來他在十年之前已經成了叛徒,可惜我到現在方才知道。」對自己適才的一念之慈,險些誤了大事,甚為後悔。

  劉抗繼續說道:「行軍路線,武大俠並沒告訴外人,只有他們夫婦和郝侃知道,不料行軍到了一個險隘所在,突然遭遇一支精銳的官軍,官軍中竟有三名一等一的高手,那就是後來聯手殺害武大俠夫婦的北宮望、西門灼師兄弟和少林寺出身的叛徒沙彌遠了。

  「義軍中伏之時,郝侃業已不知去向,但其時武大俠也無暇查問他了。武大俠對我說他已決定殺身成仁,能夠保全一個弟兄就是一個弟兄,他要我趁著敵人的目標都在對著他的時候,趁早逃亡。我本來不肯的,但他以武端兄妹相託,我可不能不聽命去保護他的子女了。於是我連夜逃回武城,沒多久,就接到了武大俠夫婦求仁得仁,同一天犧牲的消息。」

  武端咽淚說道:「當時我只有十一歲,妹妹才九歲,幸虧劉大哥帶我們出走,才得倖免於難。就在我們離家之後的第二天,官軍就來把我們的家燒了。」

  武莊的年齡和劉抗相差十一歲,繆長風心裡想道:「怪不得武莊不因年齡的差別愛上劉抗,原來不僅僅是因鄰居的關係,他們是從患難與共之中產生的感情。」

  劉抗繼續說道:「那晚出事之後,我已經有點懷疑郝侃了。義軍行軍的秘密,倘若不是郝侃洩漏,官軍如何能夠知道呢?不過當時還沒確實的證據,我也只好姑且存疑。

  「這十年當中,我曾遭受三次鷹爪的暗算,最後一次,行刺的人,給我抓著,迫出口供,這才知道他是奉了北宮望之命來殺我的,而北宮望之所以派人殺我,乃是由於郝侃的告密。」

  繆長風道:「這就不用再問了,知道他出賣武端父母秘密的人只有你,他當然要斬草除根。」

  劉抗說道:「還有更確實的證據呢。我逃出來,加入了天地會。去年天地會統屬的義軍俘虜了一個軍官,這個軍官以前是曾為北宮望掌管文書的,當年蒙陰之戰,他是正在北宮望的左右。我知道此事,立即去審問這個軍官,一問之下,果然審了出來,那次義軍的中伏,正是由於郝侃的通風報訊。」

  繆長風道:「郝侃這廝真是死有餘辜,也幸虧有你們及時趕到,不至於因我一念之差,令他漏網。但這麼說來,你們是為了追蹤郝侃,才來昆明的了?」

  劉抗笑道:「說來也是湊巧,敝會的李副舵主打聽得北宮望派人到昆明來送機密公文,猜想這件公文多半就是要在昆明調兵遣將的,是以叫我們趕來追截這兩個人,想不到這兩個人就是西門灼和郝侃。但可惜我們還是來遲了一步,聽說西門灼昨天晚上已經見過巡撫和總兵了。」

  繆長風心裡想道:「這姓程的父女雖然是劉抗的朋友,我還未曾知道清楚他們底細,快活張已經偷了那件密摺之事,慢慢和劉抗再說不遲。」

  劉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後,接著問武端兄妹:「我不是叫你們在客店等我的嗎?何以你們又跑來這裡找我的?聽你們的口氣,你們似乎早已和我這位程大哥相識,這又是怎麼回事?」

  程新彥笑道:「我們是剛剛相識的。」

  武端說道:「我們本來不知道你所約會的人,就是他們父女。不過我們回不了客店,只好跑到你們約會之處來找你了。」

  武莊接著笑道:「想不到我們上午才和他們父女在大觀園見了面,在這裡又見著了。」當下把他們上午在大觀園的遭遇告訴劉抗和繆長風。

  劉抗這才明白,笑道:「這麼說,你們也真算得是有緣了。」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程玉珠的粉臉不禁又暈嬌紅了。

  說話之間,雲紫蘿和快活張都已從上面下來。快活張見了程氏父女,十分歡喜,說道:「怎的今天這麼湊巧,你們不約而同的都跑到西山來?」

  程新彥笑道:「不,我們倒是有約的,約會我們的人就是劉抗。」

  劉抗道:「啊,原來你們也是早就相識的?」

  快活張笑道:「他是跑江湖的藝人,我是日走千家夜偷百戶的小偷,同是江湖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早在五年之前,我就和他交上朋友了。」

  劉抗說道:「那我比你更早認識他們父女,我認識程大哥的時候,他還是個莊主呢?」

  程新彥喟然嘆道:「過去的事,那也不必再提了。」

  繆長風頗覺奇怪,心想夠得上稱為「莊主」的人,自必頗有家財,怎的會淪落江湖賣藝,但因這是別人的私事,他也不便打聽了。

  劉抗說道:「對,咱們不談過去,只談現在。你們現在有什麼打算?」

  程新彥道:「我們是隨遇而安,那談得上什麼打算?」

  劉抗因為有好幾年沒有和程新彥見過面,是以先行試探,問道:「聽說你和淮揚的海砂幫幫主羅金鼇交情不錯,你可知道他最近的事?」

  程新彥說道:「聽說他最近劫了朝廷的糧船,可惜我知道得遲,未能趕去幫他的忙?」

  劉抗聽他這麼一說,已知他和羅金鼇的交情確是不假,於是放下了心和他說道:「羅金鼇之所以要劫清廷的糧船,那是為了阻遲清軍去進攻小金川之故。你們若是沒有別的地方好去,何不就到小金川投奔義軍?那兒的義軍領袖蕭志遠、冷鐵樵、孟元超等人都是我和繆大俠相熟的朋友。你去幫他們的忙,也就等於是幫了我和羅金鼇的忙了。」

  程新彥想了一會,說道:「多謝你的好意,不過目前我恐怕還不能到小金川去。過一些時候再說吧。」

  劉抗本來以為他一定答應的,聽了大為失望。但想到人各有志,他只有一個初長成的女兒,不想連累女兒冒這樣大的危險,那也是人情之常。人各有志,不便相強,也就只好不再說了。

  程新彥說道:「劉兄、張兄,今日得與你們重見,更有幸又得結識了繆大俠和雲女俠,在我已是足以快慰平生,我們父女先走一步,但願青山綠水,後會有期。」

  程新彥父女走了之後,武莊問道:「劉大哥,我以前可沒聽你提及過他們父女。」

  劉抗說道:「我和他們也不是深交,我是最近才知道他和羅金鼇有交情的,羅金鼇說他為人不錯,我也知道他是個重義的人,但卻覺他們父女的行跡很是詭秘。不過今天我見他的女兒肯捨命來救武端,我才敢介紹他們到小金川罷了。」

  武端說道:「劉大哥,你最初認識他的時候,他是個財主,是嗎?」

  劉抗說道:「不錯,他是一莊之主,當然也算得是個富戶了。不過他這個富戶卻有點和尋常的財主不大相同,會武功那是其次,他很喜歡結交江湖好漢,曾有小孟嘗之稱。我就是因此,大約在十年之前,慕他小孟嘗之名,到過他的家裡做過兩天食客的?」

  武端說道:「是呀,他突然從莊主變為藝人,這件事就古怪得很。不過,我這樣說,也不是對他有甚懷疑,他們父女救過我的性命,我總是感激他們。」

  劉抗一聽他的口氣,就知武端對程新彥父女的來歷,很感興趣。武莊卻笑道:「救你性命的只是女兒,你應該單獨感激那位程姑娘才對。」

  武端面上一紅,說道:「妹妹,你怎麼老是和我開玩笑?」

  劉抗笑道:「咱們說正經事吧,快活張,你又是怎會到這兒來的?」

  快活張笑道:「和你一樣。不過你是奉你們天地會舵主之命,我是自告奮勇給金逐流、羅金鼇他們噹噹跑腿罷了。」

  劉抗喜道:「原來你也是來偵察西門灼來到昆明的動靜的嗎?」

  快活張笑道:「西門灼那封機密文書,早已到了我的手了。」劉抗接過來一看,大喜過望,說道:「這是黃總兵給清廷的奏摺,他準備怎樣用兵的計劃,都已寫在上面了。這封文書送到小金川去,對冷鐵樵、蕭志遠他們,倒是大有用處呢。」

  繆長風道:「劉兄,你來得正好,這封文書,就請你送往小金川吧。」

  劉抗道:「繆兄,你上那兒?」

  繆長風道:「我們準備往大理去走一趟,所以送信之事,只好偏你了。」

  劉抗聽了,若有所思,沉吟不語。

  繆長風道:「劉兄有甚為難之事麼?」

  劉抗說道:「這倒不是。不過他們兄妹──」繆長風說道:「他們怎樣?」劉抗笑道:「好在你也是要到大理去的,我可以放心得下了。」

  繆長風回過頭來問武端兄妹道:「原來你們是要到大理的嗎?去做什麼?」

  武端說道:「是這樣的。我們還有一個殺父仇人。如今正在大理。」

  繆長風一想,當年聯手殺害他們父母的乃是北宮望、西門灼和沙彌遠三個人,西門灼剛才已料理了,北宮望如今正在北京,他是御林軍統領,不會隨便出京的,便道:「是沙彌遠麼?」

  武端說道:「正是。我們已經打聽清楚,沙彌遠這廝得北宮望的保薦,業已外放大理,如今是在大理的定邊將軍府中。我們本來是想趁劉大哥這次前來昆明之便,請他幫忙我們,再去大理報仇的。」

  繆長風道:「你的母親是我師姐,給你們兄妹報父母之仇,在我更是義不容辭,咱們就一同去吧。不過劉大哥可得和你們分開一些時日了。」

  武莊面上一紅,說道:「有繆師叔幫忙,我們更是求之不得。」

  劉抗笑道:「你們現在可以放心啦,你們繆師叔的本領比我高明得多。」

  繆長風正色說道:「劉兄,你到小金川送信,這是公事,更為緊要,希望你一路之上,多加小心。」

  劉抗忽有所感,說道:「可惜程新彥不知為了什麼事情,不肯到小金川去。」

  武端道:「他是財主出身,要他們父女和咱們一樣,幹這種危險又大、過的日子又苦的事情,本來就是有點強人所難。」這話似乎是為程新彥父女辯解,實則大感遺憾,誰也聽得出來。

  劉抗說道:「不過他以莊主的身份,甘做走江湖的藝人,這已經是很難得了。我看他們父女也未必是害怕冒險、害怕吃苦,或許另有原因。」

  武端說道:「對啦,我也覺得他們行蹤詭秘,不知他們何以會變成江湖藝人的?劉大哥,你沒聽人說過嗎?」

  劉抗說道:「有人說仗義疏財,家資散盡,因此淪落江湖的;也有人說他是遭遇了一件不知什麼失意之事,心灰意冷,故而拋棄榮華的。我因為和他沒有深交,也就沒有深究了。張兄,你和他比我熟悉,你可知道?」

  快活張道:「你們都猜錯了。程新彥是因為一件大冤獄,迫得他毀家逃亡的。他現在之遁跡江湖,依我看來,恐怕也還是想有所作為的呢!」

  劉抗吃了一驚,說道:「啊,他碰上什麼冤屈的事情,你快說給我聽。」

  快活張說道:「他本是江蘇淮安府的富戶,雖不算是首富,也有一個不大不小的莊園,為人仗義疏財,向有小孟嘗之稱,這是劉大哥你已經知道的了。

  「但也有你不知道的。或許由於他從小過著安逸的日子,不知人心險惡,聽說他讀書學武,都很聰明,可腦筋卻是著實有點糊塗,好人壞人,分不清楚,江湖好漢他固然結交,官府中人,他也常有來往。」

  劉抗頗有感觸,想起他的另一個朋友,心道:「韓朋可不正是如此?」當下說道:「像他這樣出身的人,一時的糊塗恐怕是難免的了,不過在受了慘痛的教訓之後,總會醒悟過來。」

  快活張道:「你這話說得對極,要是程新彥不碰上那次的冤獄,恐怕他現在還是在淮安做他的莊主。」

  武莊說道:「劉大哥,你先別發議論,聽張大叔說下去。」

  快活張道:「約在十年之前,淮安來了一個姓韓的兩榜出身的進士來做知府。」武莊道:「這知府怎樣?」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