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十三回 大鬧將軍府



  湖海事,感塵夢,變朱顏。空留一劍知己,夜夜鐵花寒。遊侶半生死,想見涕淚潺。

  ──龔自珍


  他是給繆長風運用太清氣功勉強救活的,說話的聲音比剛才更低沉了。

  繆長風把耳朵貼到他的嘴邊,問道:「那臭道士是誰?」

  卜天雕喘道:「我只知道是崆峒派的臭道士。」

  雲紫蘿看他就要氣絕,趕忙問道:「我的華兒呢?」

  卜天雕嘶啞著聲音道:「華兒,他,他……」說了兩個「他」字,沒氣力說下去了。

  繆長風連忙給他按摩,讓他在臨死之前可以減少幾分苦痛,一面說道:「你不必細說,只須回答我是或不是。華兒他怎麼樣?是給滇南四虎擄去了麼?」

  卜天雕喘息稍定之後,張開嘴唇,緩緩的吐出兩個字來:「不是。」

  雲紫蘿道:「是那個崆峒派的臭道士嗎?」

  貼近耳朵去聽,卜天雕說話的聲音更微弱了,不過雲紫蘿還可以聽得見,仍然是「不是」二字。

  雲紫蘿嚇得慌了,不由得又再追問道:「那麼,我的華兒,他,他到底是怎麼樣了?」話出了口,這才驀地省起,卜天雕已在彌留之際,如何還能夠把楊華的遭遇告訴她呢?

  不料正在雲紫蘿心頭沉重之際,卜天雕忽地「哇」的吐出一口鮮血,說道:「還好──」聲音雖然微弱,卻比剛才響亮得多。

  雲紫蘿又驚又喜,連忙扶他坐穩,說道:「你歇歇再說,他──」忽覺觸手冰涼,雲紫蘿驚得「啊呀」一聲叫了起來,定睛看時,只見卜天雕雙目已經緊閉,嘴唇還在微微開闔。但這不過是霎那間事,轉瞬間他已是寂然不動了。

  繆長風黯然說道:「他已經死,救不活啦!」

  原來卜天雕為了想要支持片刻,好把楊華的遭遇告訴他們,自己咬破舌尖,刺激自己。可惜他受傷太重,依然事與願違,霎時的刺激,只能說出「還好」二字。

  雲紫蘿十分難過,說道:「我不該苦苦追問他的,這倒是害了他了。」

  繆長風道:「他傷了奇經八脈,早已油盡燈枯,我勉力施為,也不過令他苟延殘喘而已。你也不必太難過了。咱們現在應該做的事,是讓他早日下土為安。」

  雲紫蘿默默的點了點頭,看看外面,只見暮靄蒼茫,已是黑夜將臨的時分了。

  繆長風道:「今晚先給他們做一副棺材,明天再把他們安葬。」

  石屋裡留有糧食,也有斧頭鐮刀等等用具,他們胡亂吃了一頓,當晚就在樹林裡斬樹木,做了一副粗糙的棺材,第二天便把卜天雕和凌宏章二人合葬。

  在離開石屋之前,繆長風在牆上以指代筆,指力到處,石屑紛飛,寫出十六個字:「卜兄遇害,欲知究竟,請即回家,弟寓尊府。」

  雲紫蘿道:「這是留給段仇世看的?但怎知他會不會回來?」

  繆長風道:「他為人機警,在西雙版納找不著滇南四虎,想必會趕回來。即使他不能馬上回來,我留字給他,也好讓他知道咱們曾經來過。」

  雲紫蘿道:「不錯,能夠用指頭在石壁上寫字的,當世沒有幾人,你用不著署名,他也應該知道是你所為了。段劍青盼他回家,你這樣做倒一舉兩得。」

  繆長風笑道:「說起段劍青,我倒有點擔心武莊不會應付他呢。卜天雕的後事已經料理,咱們也應該趕回『王府』了。」

  雲紫蘿苦笑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咱們回去,又得準備幫忙他們兄妹報仇了。」

  繆長風見她鬱鬱寡歡,安慰她道:「卜天雕最後說的是『還好』二字,想必你的華兒不是落在壞人手裡。」

  雲紫蘿嘆口氣道:「但願如此。」

  繆長風道:「段仇世或許會知道那個崆峒派的道士是誰,待也回來,咱們再行打探。只要抓到一條線索,就不難查個水落石出。」

  雲紫蘿道:「繆大哥,你不必為我擔憂,我找不到華兒,心裡當然難過,但我這一生遭遇的拂逆之事太多,傷心也傷心慣了,如今我對一切不如意的事情,倒是比較看得開了。咱們回去,專心一意,先辦武端兄妹的事吧。」

  繆長風道:「咱們這樣快回去,他們一定意想不到。只這幾天工夫,他們大概也不至於就鬧出什麼事情來的。我擔心的只是,咱們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沙彌遠才能回到大理。」

  繆長風以為武端兄妹不會鬧出什麼事情,豈知竟是完全猜錯。

  麻煩並非來自段劍青,而是他們兄妹碰到一件意外的事。

  繆、雲二人離開「王府」之後,他們兄妹每天一早就找那個老家人陪他們到大理各處遊玩。大理是個山城,地方不算很大,只兩天工夫,他們已經走遍了各條主要街道,對「定邊將軍府」附近的地理形勢,尤其留意,牢記心中,準備他日之用。

  第三天,也就是繆、雲二人從點蒼山下來這天,他們和那個老家人到郊外遊玩,目的地是大理一個非常特別的名勝──觀音庵。

  觀音庵各地都有,但大理的觀音庵卻與別不同,它是整座觀音庵建築在一塊大石上的,所以又名大石庵。

  武莊大為驚奇,說道:「你們王府那塊大石,巍然聳立,崢崢突兀,我已嘆為平生僅見的奇石,誰知還有比它更大更奇的石頭。」武端說道:「整座庵堂建築在一塊大石之上,也算得是鬼斧神工了。」

  那老人家道:「這座觀音庵又名大石庵,有個故事。據說古時候有一批強盜,要來洗劫大理,觀世音菩薩化成了一個老婦,背著那塊大石,強盜見了,非常驚詫。觀音說道:『我年紀老了只能背這塊小石頭,城裡的年青小夥子,經常背的石頭,比這塊大十倍還不止。』強盜聽了害怕,不敢進城,便逃跑了。這個故事叫做『背石阻兵』,當然只是個古老的傳說,不能信以為真的。」

  武莊笑道:「雖然是個無稽的傳說,倒也很有意思。」

  那老家人嘆了口氣,說道:「大理如今正在抽丁,據說是要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去打仗。觀音可以背石阻兵,可惜咱們沒有觀音的『神力』,卻是不能阻止這次刀兵了。」

  武莊說道:「神力不能阻止,那就只能依靠人力來阻止了。俗語有句話,叫做人定勝天。人力也未就輸於『神力』呢。」那老家人聽了她這番說話,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那塊大石旁邊,有一條清溪流過,清溪上有小橋橫跨,可以直通庵堂。武端笑道:「咱們別在這裡發議論了,還是進去觀光觀光吧。」

  那老家人道:「其實庵堂裡面是沒有什麼可以觀光的,尼姑住的禪房遊人不能進去,只能在供奉觀音大士的殿上進香。不過觀音殿外面有個小小的花園,種有幾株異種茶花,可以供給遊人喝茶歇腳。只可惜現在不是茶花開放的季節。」

  武莊說道:「大石庵是大理一景,既然來了,總得進去看看,喝喝茶也好。」

  正當他們踏上小橋,走向庵堂的時候,忽聽得有兩個人說話的聲音。一個說道:「沙和尚回來了,你知道嗎?」另一個道:「真的嗎?幾時回來?」

  「聽說是昨天晚上。哈,沙和尚這一回來,咱們的好機會也就來了。」

  「什麼好機會?」

  「你還不知道嗎?他一回來,韓將軍就要出兵西川了。韓將軍是文人出身,打仗的事並不在行,他還能不依靠沙和尚麼?」

  這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武端兄妹是練過武功的人,聽覺特別靈敏,卻是都聽見了。

  武莊心中一動,暗自想道:「他們說的沙和尚,莫非就是沙彌遠?」

  那兩個人還在繼續談話,其中一個歡喜得跳了起來,說道:「不錯,沙和尚是韓將軍跟前的大紅人,咱們正可以找他替咱們活動活動差事。」

  另一個道:「是呀,我也不指望有什麼好差事,只求能夠當上一個給大軍押運糧草的小官,後半世也就不愁吃喝了。」

  他們說到這裡的時候,那老家人和武端兄妹剛好步下小橋,踏入庵堂。

  那兩人一看見段府的老家人,登時停止談話,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脅肩諂笑地說道:「段公公,什麼風把你吹來的,小王爺好嗎?」

  那老家人道:「原來是葛大爺和金大爺,你們兩位今天怎麼這樣好興致呀。」

  那姓葛的道:「忙裡偷閒罷呀。這兩位是──」

  那老家人道:「他們兄妹是王府的遠親,前幾天剛來的。」

  那姓葛的忙道:「幸會幸會,公子貴姓大名?」

  武端說道:「我姓文。」胡亂捏造了一個假名,那老家人雖然覺得有點詫異,但他老於世故,當然也不會當面說破。

  那姓葛的說道:「我叫葛進財,他是我的朋友金光斗。」那金光斗接著便說道:「我們經常在『王府』走動的,你們兄妹大概是初次來投親的吧?」武端說道:「不錯。」

  金光斗道:「怪不得我從前沒有見過你們,你們兩位新來,我們應當稍盡地主之誼。想必你們尚未遍遊大理,要是你們不嫌棄的話,我可以隨時陪你們遊玩。」

  武端正要說「不敢當」,武莊卻已搶先說道:「那好極了,金先生住在什麼地方,我們進城就來找你。」

  金光斗掏出一張名帖,說道:「我和葛兄是住在一起的,在朝陽街學台衙門左面的那條小巷,巷口數過去第三間就是我們的寓所了。」名帖上面本來就寫有他的住址,不過沒有他說的詳細。

  武莊接過名帖,說道:「過兩天我和哥哥一定來找你們。」

  葛進財跟著說道:「我們本來要去王府拜訪貴親的,不過今明兩天恰巧有點事情,恐怕要到後天才能去了。請段公公和文公子、文姑娘代我們先向王爺問候。」

  那老家人道:「兩位貴人事忙,不必客氣。」

  葛進財「啊喲」一聲叫了起來,說道:「段公公莫開我們的玩笑,我們正要仰仗公公在小王爺跟前多多美言呢。『貴人』二字,我們如何擔當得起?」

  金光斗說道:「我們也不是為了什麼事忙,不過恰巧沙將軍昨晚回來,聽說他後天就要走的,所以我們明天非得去謁見他不可。」武端故意問道:「那一位沙將軍?」金光斗道:「就是京城裡派來在將軍府做參將的那位沙將軍,貴親段王爺知道他的。」

  果然不出武莊所料,他們口中說的那個「沙將軍」就是沙彌遠。

  原來沙彌遠是少林寺出身,是做過和尚後來還俗的,所以大理官場中人,私底下叫他做「沙和尚」。

  那老家人道:「不錯,我們的小王爺前兩天還談起沙將軍。」

  葛進財道:「是嗎,聽說你們的小王爺喜歡練武,那和沙將軍正是可以談得來了。」

  那老家人道:「我們的小王爺只是想練來強身健體的,不敢麻煩沙將軍指撥,何況沙將軍又是這樣事忙?」

  金光斗道:「那麼請沙將軍薦一位教頭給你們的小王爺好嗎?呀,對啦,有一件事我幾乎忘記告訴你了,明天晚上,韓將軍請客,沙將軍是主客,不知請你們的小王爺沒有?」

  那老家人道:「沒有。」

  金光斗說道:「啊,那一定是辦事的人漏發了,據我所知,韓將軍是非常想和你們的小王爺親近的,小王爺要是肯駕臨明天晚上的宴會,韓將軍定必歡迎。我叫他們補發一張請帖,明天一早就送你們王府好了。」

  那老家人道:「多謝金大爺的好意,不過我們的小王爺一向最怕應酬,這事還是免了吧。」

  金光斗道:「小王爺想找陪他練武的教頭,明天晚上見了沙將軍,不是正好可以當面請他舉薦嗎?」

  老家人笑道:「小王爺是否有這意思,我還未知道,須得問過他再說。這事情也留待以後再談吧。沙將軍出征前夕,我看也不必用這樣的小事情麻煩他了。」

  葛、金二人本來是想挾「小王爺」以自重的,其實他們和將軍的人也沒有什麼交情。聽得老家人這樣說,他們只好訕訕換過話題了。

  老家人卻似乎不很耐煩和他們多說閒話,敷衍了他們幾句,便推說要趕回「王府」,和他們告辭了。

  出了大石庵,武莊笑道:「段公公,這兩個是什麼人,你似乎有點討厭他們。」她剛才一直擔心這老家人會在那兩個人的面前,說出他們的師叔繆長風想見沙彌遠之事,此時方始鬆了口氣。

  那老家人道:「這兩個人是天生一對的馬屁精,據說是什麼後補官兒,跑來大理鑽營差事的。十天裡頭,四天往道台衙門裡鑽,四天往將軍府裡鑽,從簽押房的師爺到上房的老媽子他都巴結。還有兩天就來我們王府糾纏,他們明知小王爺不是掌權的人,還是想借重小王爺給他們說句好話,小王爺見了他們就頭痛。」

  武端笑道:「這樣兩個寶貝,怪不得你也要討厭他們了。」

  那老家人道:「別提這兩個討厭的傢伙了,你們還要去逛蝴蝶泉嗎?」

  武莊說道:「時候恐怕不早了,還是回去吧。」

  那老家人道:「對,蝴蝶泉要到四月初八那天,才能見到蝶蝴成串結在樹上的奇景,希望你們能留到那天,我陪你們去玩。」回到「王府」,太陽尚未落山,段劍青正在園中練武。

  武莊悄悄說道:「別驚動他。」躲在假山後面偷看。

  只見段劍青打的一套「四平拳」,四平拳是一套很普通的拳術,差不多練過武的人都會打的。顧名思義,四平拳打出來也是四平八穩的了。

  不過雖然只是一套普通的拳術,段劍青揮拳踢腿,使開來卻是虎虎生風。只聽得「哢嚓」一聲,段劍青一掌劈斷了一株粗如兒臂的樹枝。

  武莊禁不住大聲叫好,心裡想道:「張丹楓留下的練功法門果然非同凡響,可惜他未經名師指點,運用上乘的內功還是未得其法。」

  段劍青拳式一收,說道:「原來是你們回來了,我正想請你們指教呢。不知怎的,我練這一套拳,每逢要跳躍起來劈斫的時候,總是練得不好。」

  武莊說道:「你收式的時候,是否覺得氣促心跳?」

  段劍青喜道:「你說得一點不錯,練了這套拳,氣力似乎增長不少,就是不能持久。」

  武莊說道:「你試試如此這般運氣。」將運氣吐納的基本法門告訴他。武端在旁暗暗皺眉,心裡想道:「妹妹真是不解事,我本來想要她疏遠段劍青,她卻偏要親近他。」

  段劍青依法施為,提一口氣,跳起數尺來高,使出四平拳中一招連環劈斫的招數,果然覺得輕靈許多,毫不困難的便把這一招練成功了。武莊笑道:「如何?」段劍青大喜說道:「武姑娘,你真是我的良師,這一招我練幾個月都練不好,你一指點我就行了。」

  武莊說道:「不敢當,在內功方面,我懂的不過是粗淺的入門功夫而已。張丹楓這套拳法,能夠把江湖常見的一套四平拳,化腐朽而為神奇,在平凡之中見其博大,這才真是世所罕見的上乘武學呢。可惜我只能領略一點皮毛,它的奧妙之處,要我說我還說不上來。不過這種上乘的武學,必須有上乘的內功配合,方能得其精髓。你要練上乘的內功,那就要等待你的叔父回來了。他才配做你的名師。」

  段劍青說道:「我現在尚未窺藩籬,需要的正是入門功夫,還望武姑娘不吝指點。」

  武莊說道:「指點我是不敢當的。你有興致的話,我還可以和你再試一試。」

  段劍青道:「那好極了,不知試些什麼?」

  武莊笑道:「咱們玩捉迷藏的遊戲,不過是開眼的。你來捉我,只要碰著我的衣裳,就算你贏。」

  段劍青半信半疑,心想:「要是當真碰著了她,那可不好意思。」武莊好似知道他的心思,笑著又再說道:「你儘管放膽捉我,我要你練的是入門輕功身法,你捉著我,我也不會怪你。」

  段劍青道:「好,那我來了!」雙臂箕張,一撲過去,只見眼前人影一晃,已是撲了個空。

  武莊展開穿花繞樹的身法,當真好似蜻蜒點水,彩蝶穿花,段劍青連她的衣角都碰不著。

  段劍青吸一口氣,依照武莊剛才所教的運氣法門,跟著她的身形縱跳撲去,情形好了一些,有幾次堪堪就要觸及她的袖子,但還是給她躲開。武莊讚道:「你真聰明,大有進步啦!」

  段劍青得她一讚,抖擻精神,追得更急。忽地轉眼之間,只見武莊好似化身為二,從一個人影變為兩個人影,變為四個……轉眼間,四面八方,重重疊疊,都是武莊的影子。段劍青眼花撩亂,氣喘吁吁,還是碰不著她的衣角。段劍青禁不住叫道:「武姑娘,我服了你啦!」

  武端在旁看得大皺眉頭,不解他的妹妹為何要這樣戲弄段劍青。

  段劍青累得筋疲力竭,大汗淋漓,濕透衣裳,只好向武端兄妹告一個罪,回房更衣。

  武端很不高興,待他走了之後,便道:「妹妹,你在他面前逞能,這算什麼?」

  武莊笑道:「天機此刻不可洩漏,今晚我再告訴你。那老家人來啦,咱們談別的事吧。」

  那老家人是來請他們吃晚飯的。這晚段劍青陪他們吃過晚飯,很早就睡覺了。

  武端睡在外面的書房,想起已知仇人回來的消息,但繆長風和雲紫蘿卻尚未回來,可能招來煩惱,不由得更是心亂如麻。

  約摸二更時分,武端正在心亂如麻之際,忽聽得「卜卜」兩聲,有人在外面輕輕敲門。武端沉聲喝道:「是誰?」門外那人「噗嗤」一笑,說道:「哥哥,你忘記了我告訴你的事情嗎?」

  武端打開了房門,讓妹妹進來,武莊笑道:「哥哥,我和段劍青練武,你一定很不高興了,是嗎?」

  武端說道:「你知道就好,咱們是來為父母報仇的,寄寓段家,要躲避麻煩還來不及,你卻還去招惹他。」

  武莊笑道:「我為的正是今晚可以減少麻煩,減少麻煩,也正是有利於咱們報仇呀!」

  武端怔了一怔,說道:「你這什麼意思?」

  武莊說道:「那位小王爺料想如今已是熟睡如泥,不到明天日上三竿,他是不會醒來的了。」

  武端恍然大悟,說道:「哦,你是想今晚偷偷出去刺殺仇人。」

  武莊說道:「不錯,要是順利的話,咱們五更之前,就可回來。」

  武端說道:「倘若不順利呢?」

  武莊說道:「我已替你寫好一封信在這裡,推說有急事離開,請段劍青恕咱們的不辭而別之罪了。當然我還是希望在段劍青能夠看到這封信之前,咱們就可以回來。」

  武端道:「這麼說,你是準備一死的了。」

  武莊說道:「我知道以咱們的本領,未必就能刺殺那個沙彌遠,最好當然是等待繆師叔回來。不過沙彌遠後天就要離開大理,明天晚上,他又要赴那個什麼定邊將軍的宴會,要下手只能是在今天晚上!哥哥,你怕死嗎?」

  武端熱血沸騰,說道:「父母之仇,豈能不報!不瞞你說,我也想過要今晚去刺殺沙彌遠的,不過我是不願你冒這樣大的危險。」

  武莊說道:「咱們是一母所生的同胞,替父母報仇,子女都有責任,你怎能不讓我去?你一個人,不是更危險麼?」

  武端知她心意已決,說道:「好,我說不過你,只能讓你去啦。只是那將軍府地方不小,要找著沙彌遠,恐怕不容易吧?」

  武莊笑道:「你忘記了那兩個官迷心竅的傢伙麼?要找沙彌遠,大可著落在他的身上。」兄妹倆商量定妥,便即換上了夜行衣,悄悄溜出「王府」。

  葛進財和金光斗從大石庵回來,也在商量明日到將軍府去向沙彌遠求職之事,兩人滿肚密圈,越說越是興奮,只聽得譙樓己打三更,他們還是睡不著覺。

  他們是聯床夜話的,燈火早已熄了,正在說得很高興,兩扇窗門忽地打開,葛進財道:「咦,窗戶怎的無風自開?」金光斗吃了一驚,說道:「不對,好像有人……」

  話猶未了,兩人同時覺得頸項冰涼,已是給人拖了起來。黑暗中雖看不見,也已知道架在他們頭上的是鋒利的兵刃。

  兩人嚇得魂飛魄散,金光斗膽子比較大些,顫聲說道:「大王饒命,我、我們是沒有錢的窮官兒。」

  武端捏著嗓子,故意把聲音弄得沙啞,說道:「誰要你們的錢,但你們若是不聽我的吩咐,我就要你們的命了!」

  金光斗鬆了口氣,連忙說道:「大王儘管吩咐,只要小人做得到的,無有不依。」

  武莊點燃燈火,冷冷說道:「不許抬頭,靜聽吩咐。」她和哥哥本來都已戴上了面罩的,不過還是恐怕給他們認出,是以不敢太大意。

  兄妹倆把葛、金二人分開,讓他們坐在書桌的兩邊。他們給嚇得直打哆嗦,果然是眼觀鼻,鼻觀心,不敢抬頭。

  武端找來紙筆,放在他們面前,說道:「你們各自給我畫一張將軍府的詳圖,沙彌遠住的那間屋子,做個特別記號。」

  葛進財道:「將軍府的簽押房和幾個管家住的房子我們是進去過,這個詳圖……」

  武端冷笑道:「沙彌遠住的那所房子,難道你也沒有去過麼?」葛進財:「這個、這個……」武莊把鋼刀在他面門一晃,說道:「好,你不知道,我就只能把你殺了!」

  在刀光閃閃之下,葛進財魄散魂飛,慌忙說道:「沙、沙彌遠住的地方,我、我是知道的。」武莊又把刀鋒指著金光斗問道:「你呢?」金光斗也忙說道:「我進過他的客廳,內院就沒有到過。」

  武莊說道:「很好,只要你們知道沙彌遠住在什麼地方就行。把『將軍府』的地圖盡你們所知的畫出來。在沙彌遠那座房子打個記號!」

  葛、金二人奉命唯謹,沒多久,先後把地圖畫好,武端將兩張地圖比對,雖然有詳有略,但卻大致不差,打有特別記號的沙彌遠的住所,在兩張地圖上的位置都是相同。他們是被分隔開來,各在書桌的一邊畫的,既然畫得一樣,武端兄妹也就知道他們說的不是假話了。

  武端收好地圖,說道:「你們聽著,今晚之事,你們若是洩漏出去,就是這個榜樣!」說到最後兩個字,手起掌落,把書桌劈掉一角!葛、金二人渾身打抖,面如死灰,慌忙說道:「我、我們不、不敢。」武端冷笑說道:「你們的狗頭總不能硬過這個木頭,諒你們也不敢。好!你們睡覺去吧。要想做官,明天再找那沙和尚不遲,但只怕到了明天,你是要到閻羅王那裡去找他了。」葛進財顫聲說道:「大王饒了小的,小的明天一早,馬上遠走高飛,決不敢留在大理求官了。」金光斗道:「我,我也是這樣。」武端笑道:「但願你們真能如此,不過,我可還不敢相信你們。」說罷迅即點了他們的穴道,要過十二個時辰,方能自解。

  這晚月黑風高,正是適宜於夜行人出沒的「好天氣」。武端兄妹神不知鬼不覺的偷進了「將軍府」,約摸正是三更剛過的時分。沙彌遠的住所在後園的一個角落,兩人按圖索驥,很容易就找到了。

  這是一座僻處一角的房屋,前後左右都是假山空地,最近的一座建築物和它距離也有十數步之遙。大概是沙彌遠自恃武功,門前竟沒衛士守衛。武莊喜道:「這真是再好也不過了,用不著提防打草驚蛇,看來這賊子是合該死在咱們的手上了。」武端說道:「這賊子出身少林,武功十分了得,你切切不可有絲毫大意。」武莊說道:「我理會得。爹娘在天之靈也會保佑咱們的。顧慮不了這許多了,進去吧。」

  沙彌遠的臥房並不難找,是屋子內除了客廳之外最末的一間房間,房間裡有爐香裊裊,從半掩的窗門散發出來。這是因為沙彌遠做過多年的和尚,所以在臨睡前有焚香的習慣。

  武端輕輕推開半掩的窗門,凝神細察,藉著香火的微亮,隱隱還可以看得見靠在牆角的一根碗口般粗大的禪杖,這是沙彌遠所用的兵器。所以斷定,這間房間定是沙彌遠的臥房無疑了。

  沙彌遠似乎已經熟睡了,武端兄妹隱約聽得見他的鼾聲。錦帳低垂的臥床正對著窗口。今晚的行事,樣樣都順利得出乎他們意料之外,武莊心裡暗暗歡喜,想道:「這賊子一身武功,竟然熟睡如泥,合該是他的死期到了!」

  武端把手一揚,嗖嗖嗖三口飛刀向床擲去。武莊手裡捏著一把梅花針,準備沙彌遠受傷未死,一跳起來,就發梅花針射他。

  飛刀出手,只聽得一聲慘叫,床上那個人骨碌碌的跌下地來,竟是不能跳起。武莊怔了一怔:「沙彌遠的武功怎會如此不濟?」陡然發覺,那是女人的叫聲。

  武端失聲叫道:「不好,殺錯人啦!」

  話猶未了,只覺微風颯然,已是有人從他們背後撲來。武莊反手一揮,梅花針飛出。

  那人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華!」揮袖一捲,把武莊所發的一蓬梅花針全都捲去。雙掌齊出,左劈武端,有抓武莊。

  武莊一個「風颭落花」的身法,斜身疾閃。饒是她躲閃得快,只聽「嗤」的一聲,袖子也已被那人撕去一幅。武端使了一招「懷中抱月」式,雙掌劃成一個圈圈,以雙掌之力抵禦,仍是被那人單掌之力震退三步。

  那人哈哈笑道:「我道你們有多大本領,原來是兩個初出茅廬的小賊。哼,哼,憑著你們這點微末之技,就敢行刺沙某!」原來這個人才是沙彌遠,武端剛才所殺的那個女人是他新娶的小妾。

  武端情知今晚已是難以如願,說道:「君子報仇,十年未晚。讓這賊子多活幾天,妹妹,你向那邊跑吧。」

  武端想要把沙彌遠引開,讓妹妹可以從另一個方向逃走,但武莊卻怎肯讓他一人應敵?

  沙彌遠冷笑道:「你這兩個小輩還想逃跑?那是做夢!」身形一掠,幾個起伏,已是追上了武端。

  武端劍已出鞘,一招「雲龍三現」,反手出劍,向沙彌遠疾刺,雖然只是一招,卻藏三種不同變化的式子。

  沙彌遠識得此招,倒也不太敢輕敵,當下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閃過劍鋒,只待他的變化全都發揮之後,就要硬搶他的長劍。但剛剛拆解了半招,武莊亦已來了。

  沙彌遠有聽風辨器之術,一覺背後有金刀劈風之聲,反手就是一抓。這一抓拿捏時候不差毫釐,就像背後長著眼睛一樣,武莊虎口一麻,左手短刀幾乎給他奪去。武端唰唰的一劍疾刺過來,把「雲龍三現」這招的最後一個變化,發揮得淋漓盡致。沙彌遠無暇奪刀,一個移形易位,身似陀螺疾轉,避招還招,把武端兄妹全都迫退。只聽得「嗤」的一聲,武莊的衣袖給他撕爛,幸而柳葉刀未給奪去。

  沙彌遠喝道:「你們一個都跑不了,要想活命,快快報上名來,說明白為何要來行刺?」口中說話,腳步絲毫不緩,已是搶在前頭,截住他們的去路。

  武莊叫道:「哥哥,刀劍合璧,和他拼了!」沙彌遠哈哈笑道:「你們這點本領,就想和我拼命麼?嘿嘿,什麼刀劍合璧,使出來讓我瞧瞧!」話猶未了,武端兄妹左右一分,雙刀一劍,已是同時攻上。

  沙彌遠斜身上步,一記「手揮琵琶」,左掌撥刀,右掌奪劍。這是他最得意的大擒拿手法,配合上「聽風辨器」之術,手法快捷無倫,可以讓敵人先行出招,而他卻後發先至。

  不料武莊刀鋒一轉,突然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斫來,沙彌遠用的「撥刀手法」,不過是個武學上的名稱,當然不是真的敢拿肉掌去撥刀鋒的。他這手法的厲害之處乃是算準了對方斫來的方位,自己卻後發先至,攻敵不意,迫使對方回刀護身,所以稱為撥刀法。如今武莊一刀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來,他這撥刀法的威力自是難以發揮了。

  沙彌遠吃了一驚,連忙變招,力透掌背,一揮一按,以掌力強震武莊,倘若單打獨鬥,武莊功力遠遜於他,這一掌用不著直接打到武莊身上,就可將她震傷。但說時遲,那時快,武端劍鋒斜指,也是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來,登時使他手忙腳亂。

  沙彌遠在刀劍合璧強攻之下,不敢把內力用足去單獨對付武莊,只能以攻為守的同時對付兩人。他的本領也委實了得,右掌橫擋,左掌一揮,霎那之間,還了兩招。驀然手指一劃,勢捷如電,雙指逕點武端的腰脅軟骨。這一下若然他點中,武端立刻要癱倒地,縱然斫著了他,也是難以傷他的了。武端無法強攻,只好又再變招。但沙彌遠雖然能夠化解他們兄妹的刀劍合璧,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了。

  但令得沙彌遠吃驚的還不僅僅是他們兄妹刀劍合璧的精妙招數。

  沙彌遠化解了他們的招數之後,驀地想了起來,喝道:「好呀,我道是誰,原來你們是武定方的子女!」

  原來武端用的是他的父親武定方家傳劍法,武莊的刀法卻是母親趙文綺所授。本來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門派,但因他們的父母成親之後,經常聯手對敵,久而久之,逐把兩派融會貫通,相反相成,創出了這套刀劍合璧的招數。武端兄妹自小練習,已是熟能生巧。沙彌遠曾經是武定方的部下,故而識得。

  武端氣憤填胸,喝道:「你背叛義軍,害死我們的爹娘,你還有臉提起我的爹爹!」武莊怒喝道:「不錯,我們是給爹娘報仇來了!」兩兄妹豁了性命,一退即上,雙刀一劍,狠狠攻擊。

  沙彌遠哈哈笑道:「我正後悔當年沒有斬草除根,誰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卻偏偏送上門來,這可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武端罵道:「我叫你知道什麼做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劍走連環,和武莊雙刀配合,一口氣攻了他十七八招。

  沙彌遠也是狠了心腸,非殺他們不可。武端兄妹的刀劍合璧,招數雖然精妙,可惜功力畢竟還是相差甚遠,沙彌遠漸漸熟悉他們的路數,數十招過後,武端兄妹招數發出,已是力不從心。

  沙彌遠正要連下殺手,忽見火光升起,火起之處,正是「將軍府」的後堂。沙彌遠吃了一驚,轉眼之間,只見人影幢幢,從後堂奔出,嘈嘈雜雜的聲音,也傳到他的耳朵來了。

  「有刺客,快來人呀!」

  「救火要緊,先撲滅火頭,韓將軍還在裡面呢!」

  「刺客往那邊跑了,快,快,快捉刺客!」

  有的人叫捉刺客,有的人叫救火。結果是「將軍府」亂成一團,有的人往外跑,有的人往裡跑。

  沙彌遠不知是回去保護「將軍」的好,還是先把武端兄妹殺了才去的好,心神不定,險些著了武端一劍。

  沙彌遠咬了咬牙,心裡想道:「這兩個小輩年紀輕輕,已是如此了得,若不斬草除根,定有後患。」心念一轉,狠下殺手。

  忽聽得有人叫道:「不好了,將軍,將軍被人害了!」沙彌遠大吃一驚,就在此時,只見兩條人影飛似的向他們這邊跑來。武端兄妹又驚又喜,心裡都在想道:「這個刺客不知是誰?」

  悶葫蘆馬上揭開,起火之處和他們所在處距離甚遠,但火勢甚大,藉著火光,來者何人,已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一個是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另一個卻是妙齡少女。不是別人,正是他們兄妹在昆明結識的那個程新彥和他的女兒程玉珠。程新彥手裡提著一個人頭!

  程家父女突然在這裡出現,大大出乎他們意料之外。但他們登時恍然大悟了:「怪不得他們不去小金川,原來是要來這裡刺殺仇人。」

  程新彥一聲長笑,說道:「沙彌遠,我送你一件寶貴的禮物!」把手一揚,把那顆首級向著沙彌遠擲去。

  沙彌遠起初還不相信「韓將軍」真的被刺殺,只道程新彥不知從那裡弄來一個人頭來嚇唬他,待接到手中,定睛一瞧,這才知道真的是他的頂頭上司的首級。

  沙彌遠呆了呆,隨即一聲大吼,向程新彥撲去,程新彥一個倒縱,把手又是一揚,喝道:「接暗器!」沙彌遠一記劈空掌掃去,只聽得「波」的一聲,那暗器忽地在空中爆裂,一裂,登時煙霧瀰漫。原來程新彥的暗器不是用來傷人,而是來掩護逃走的。他在江湖賣藝學會許多戲法,圓珠爆裂,噴出濃煙,就是從他用來變戲法的一種道具加工改製而成。他這暗器雖然不能傷人,但濃煙撲面,卻也嗆得沙彌遠咳個不休。

  程玉珠叫道:「武公子,快走!」原來此時已有追兵來了,煙霧一散,他們就無所遁形,是以須乘機逃跑。

  沙彌遠害怕這是毒煙,閉上眼睛,聽聲辨器,程玉珠一出,沙彌遠立即向她撲去。

  武端剛好跑到程玉珠身旁,煙霧瀰漫之中,只見一條黑影已是捷如鷹隼的撲來,武端慌忙一劍刺去,明知不是沙彌遠的對手,也不能不拼命抵擋。

  不料他的劍還未刺著沙彌遠,沙彌遠已是一聲大叫,跌倒地上,叫道:「你,你,你用暗箭傷人,這,這算得什麼──」「好漢」二字未曾出口,武端一劍刺進他的胸膛,武莊跟著趕到,補上一刀,砍下他的首級。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