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十四回 歸家殲仇



  少年擊劍更吹簫,劍氣簫心一例消,

  誰分蒼涼歸棹後,萬千哀樂集今朝。

  ──龔定盦


  大仇得報,武端兩兄妹和程家兩父女連忙逃走,此時煙霧尚未消散,只聽得那些追兵紛紛叫道:「快來,快來,刺客在這一邊!」叫聲此起彼落,好像不止一處發現刺客。

  說也奇怪,「將軍府」的衛士,紛紛叫嚷追拿刺客,有的跑向東,有的跑向西,但卻沒人來追趕他們。武端好生詫異,心裡想道:「莫非他們父女另外還邀有幫手?」不過此時已沒有工夫去問他們了。

  程家父女和武氏兄妹趁著煙霧還未消散,圈子裡正在亂作一團的時候,出乎意外的順利跑出了「將軍府」,此時才不過四更時分,天色好了許多,一勾殘月從烏雲中現了出來。

  到了郊外,後面早已沒有追兵。程新彥笑道:「咱們可以放慢腳步,歇一歇了。武公子,你和令妹受驚了。」月光之下,只見他們父女滿身都是血污。

  武端兄妹謝過他們父女救命之恩,武莊早已按捺不住,便即問道:「程伯伯,你和令媛怎的也會跑到這裡來的?」

  程新彥笑道:「實不相瞞。我們來這『將軍府』的目的,正是和你相同。」

  武莊恍然大悟,說道:「啊,敢情那個什麼韓將軍就是你的仇人?」

  程新彥道:「不錯,這廝本來是淮安知府,就是因為坑害我的那宗案子,他向清廷虛報我是海砂幫的鹽梟,這才升了官的。清廷以為他是能夠『捕盜』的能員。將他調作兵部的郎中,後來外放,官一天做得大過一天,終於給他做到了這個『定邊將軍』。他的靠山是御林軍統領北宮望,沙彌遠就是北宮望派來給他主持軍事的。」

  武端說道:「程伯伯,你早知道我們有今晚之事嗎?」

  程新彥道:「我知道你們一定要來行刺沙彌遠,可沒想到恰好就是同一天。」

  武莊心念一動,說道:「程伯伯,段劍青說是接到他叔父的一封信,把我們迎接到他的『王府』裡去,這件事莫非也是出於你的安排?」

  程新彥笑道:「武姑娘,你真聰明,那封信真是我冒用段仇世的名義送去的。」

  武端想起一事,問道:「程伯伯,那日在『天子廟坡』搶了那兩公差的坐騎和公文的,敢情也是你和令媛?」

  程新彥道:「不錯,要不是我搶了他們的坐騎,焉能比你們先到大理。」

  程玉珠道:「爹爹本來要殺他們,是我見他們可憐,求爹爹饒了他們一命。這兩個人後來怎麼樣?」

  武端說道:「繆師叔將他們救了起來,留在附近的人家養傷。」

  程新彥道:「當時你們可沒想到是我吧?」

  武莊笑道:「我們只道是剪徑的強盜。那兩個公差很是討厭,碰上一個強盜懲戒懲戒他們也是好的。我還覺得這個強盜不夠狠辣,給他們吃的苦頭還嫌少呢。」

  武端說道:「他們說是奉了西門灼之命,送信給那個什麼韓將軍的,那封信想必也是落在老伯手中了?」

  程新彥說道:「不錯,那封信其實是寫給沙彌遠的,他要沙彌遠提防你們來找他報仇,另外還說,待他的傷好了一點,他也要來大理。」

  武莊笑道:「他來到大理,只能給沙彌遠和那個韓將軍收屍了。」

  武端說道:「我倒巴不得他來,省得咱還要再去找他報仇。」

  程新彥笑道:「他在昆明聽得『定邊將軍』和沙彌遠都已給人殺掉,天大的膽子,諒他也不敢來。」

  接著說道:「我和段仇世也是相識多年的老朋友,我就是從他口中知道我的仇人在大理做官的。我的身世他也知道,他的身世我也知道。正因為我與他的交情非同泛泛,所以我才敢冒用他的名義寫那封信給他侄兒。我想你們在大理人地生疏,段家的『王府』正好可作你們藏身之地。你們不要怪我多事吧?」

  武端雖然覺得此事似乎不夠光明正大,但江湖中人不拘小節,而且對方也是一片好心,於是衷心說道:「老伯給我們設想這樣周到,我們感激還來不及呢!這次更多虧老伯救了我們性命……」

  程新彥笑道:「要講客氣的話,我也應該多謝你們呢。要不是你們把沙彌遠纏住,我們刺殺仇人,恐怕就沒有這麼容易了。對啦,我忘了問你,你們今晚是不是和繆大俠一同來的?」

  武莊說道:「繆叔叔和雲姑姑已經上了點蒼山去了,恐怕還要兩天才能回來。」

  程新彥詫道:「這就奇怪了,剛才『將軍府』裡人聲鼎沸,聽他們的叫嚷,似乎不止一處發現刺客?」

  武端也是好生詫異,道:「我還以為你邀來的幫手呢,如此說來,是另有高人暗中相助了。」

  此時東方已吐出魚肚白,程新彥說道:「趁著天還未亮,你們快點趕回段家吧。」

  武莊說道:「程伯伯,你和段府『小王爺』的叔父是好朋友,和我們一起到段府不好嗎?」

  程新彥笑道:「我剛剛幹了這樁事情,怎能連累段府的『小王爺』?我和你們不同,我是個跑江湖的藝人,踏入『王府』,就是段家的家人不把我轟出來,旁人也會注意。」

  武端說道:「那麼我怎樣去找你們?」

  程新彥道:「我躲在城外一個朋友家裡,要是繆大俠或者段仇世已經回來,我自會打聽得到的。那時我會悄悄的來找你們,不讓段家的家人知道。」

  武端兄妹回到「王府」,正是破曉時分,段家的家人還沒有起床。武莊悄聲笑道:「那位『小王爺』恐怕還在夢鄉吧,咱們留的那封信用不著了。哥哥,我先到你的房間看看。」

  不料他們開了房門,赫然發現房間裡竟然有一個人。這個人是繆長風。

  武端又驚又喜,說道:「繆師叔,你不是說最早也得明天才回來嗎,怎麼就回來了?」

  繆長風笑道:「要不是我恰好昨晚回來,你們恐怕現在還未能夠脫身呢。你們好大的膽子,沒等我回來,居然就敢跑到將軍府去行刺沙彌遠。」

  武端兄妹這才恍然大悟,武莊說道:「繆師叔,原來是你暗中相助,怪不得程家父女和我們已經逃走,他們還在叫嚷捉拿刺客。」武端說道:「那個暗算沙彌遠的人想必也是師叔了。」繆長風笑道:「這事我做得有欠光明磊落,不過為了讓你親手報仇,我也只好不和沙彌遠講什麼江湖規矩了。」武端說道:「繆師叔,你做得對,你也說過的,行事當因人而施,遇文王興禮樂,遇桀紂動干戈。當年沙彌遠暗算我的爹娘,何嘗又講什麼江湖規矩?」

  原來繆長風和雲紫蘿回到段家之時,已是將近三更時分,雲紫蘿的意思本來是想等到天亮之後大門開了才回去的,免得三更半夜回來,段家的人起疑。繆長風記掛武端兄妹,要待見了他們,才能放心得下。於是他們決定悄悄進去,繆長風到武端臥房探視,雲紫蘿到武莊臥房探視。幸虧武莊早就替哥哥寫下那封留給段劍青的信,放在桌子上,繆長風發現了這封信,立即和雲紫蘿又再趕去「將軍府」。

  他們到得正是時候,其時程新彥剛剛發出煙霧彈,沙彌遠正在向程玉珠撲去,繆長風用一顆小小的石子,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濃煙黑霧之中,不差毫釐的打著了沙彌遠膝蓋的環跳穴。是以武端兄妹才能不費吹灰之力把沙彌遠殺了。

  武端兄妹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之後,又驚又喜,武莊說道:「那麼雲姑姑也回來了?」

  繆長風道:「她正在你的房中,你去告訴她,叫她在花園後面的山坡等我。」

  武端說道:「你們為什麼還要出去?」

  繆長風笑道:「我們出去了再從大門進來,否則突然在裡面出現的話,王府的家人豈不要大驚小怪?」

  此時天色剛亮,「王府」裡還是靜悄悄的,尚未有家人起來。繆長風正要出去,忽聽得蹄聲得得,有如急雨,到了王府門前,戛然而止。

  武端說道:「來的似乎不止一騎?」

  繆長風側耳一聽,說道:「是兩個人一同來的。咦,他們已經在拍門了!」

  武端皺了眉頭,說道:「奇怪,怎的一大清早就有人來,這兩個人只怕──」

  話猶未了,只聽得那老家人已經開了大門,腳步聲踏上台階,說話的聲音也聽見了。

  「這是急事,你叫小王爺快快出來!」

  「是、是。兩位大人請稍坐一會,我、我馬上就去稟報。」那老家人說話的聲音已是有點發抖了。

  不出所料,這兩個不速之客,果然是從城裡的「將軍府」來的。

  武端大吃一驚,悄悄說道:「這個人的聲音好熟,師叔,咱們到客廳的屏風後面偷偷一看如何?要是當真有事,可不能連累了他們段家。」

  繆長風已經知道來者是誰,因為他和這個人是曾經不止一次交過手的。他心中七上八落,想了一會,終於咬了咬牙,說道:「好吧,不過你要聽我的話,非到萬不得已之時,不可出手!」

  繆長風與武端在屏風後面把身藏好之後,段劍青已是在客廳迎接客人。這兩個客人都是軍官裝束。

  武端偷看出去,這一驚非同小可,幾乎叫出聲來。繆長風忙掩著他的口,在他耳邊說道:「忍耐點兒,要報仇也得出了段家才報。」

  原來這兩個軍官之中的一個,正是那日在昆明西山給他僥倖逃出了性命的西門灼!

  段劍青一大清早給人吵醒,睡眼猶自惺忪,滿肚皮不是好氣,說道:「兩位大人一早光臨,有何指教?」

  西門灼皮笑肉不笑的打個哈哈,說道:「我們一早就來吵醒了小王爺,實在不好意思。但此事十分緊要,我們必須查個水落石出,說不得只有請小王爺見諒了。」

  段劍青莫名其妙,說道:「什麼事情,要到我的家裡來查個水落石出?」

  另一個軍官說道:「請問小王爺,尊府是否前幾天來了兩位遠客,他們是一對年輕的兄妹?」

  段劍青吃了一驚,說道:「你們的消息倒是好靈通呀,不錯他們是我的遠親,犯了什麼事?」

  西門灼道:「是否犯事,現在我還未能斷定,請問他們是不是姓武的?」

  段劍青道:「姓武的又怎麼樣?」

  西門灼點了點頭,顯出十分得意的神色,哈哈一笑說道:「果然不錯,那就正是我們要找的人了!我想見見他們,請小王爺請他們出來!」

  原來西門灼那日在西山跳下滇池,逃出性命,他所受的傷雖然不輕,卻還不是嚴重的內傷,在巡撫衙門請來的名醫悉心調治之下,結果比他預期的還早幾天就痊癒好了,武功尚未完全恢復。於是他趕緊快馬跑來大理,準備在「將軍府」休養一個時期。因為他本來就是要和那個姓韓的「定邊將軍」商量進軍小金川的計劃的,二來在「將軍府」有他的好朋友沙彌遠這樣的高手保護,也要比昆明的巡撫衙門安全。當然他並未知道繆長風已經到了大理。

  昨晚「將軍府」,裡大鬧刺客,西門灼由於武功尚未完全恢復,心想有沙彌遠保護「將軍」,府衙裡又有許多衛士,防衛森嚴,用不著他冒這個險去捉拿刺客,因此他準備待刺客受擒或已經逃走之後,才出來虛張聲勢吶喊一番。不料他的算盤打得如意,結果卻是大出意外,那個「韓將軍」和他的好朋友沙彌遠都給刺客殺了。

  「將軍」被殺,此事非同小可,大理的官兵自必要搜索全城。西門灼是個行家,情知刺客定然早已逃之夭夭,焉能還在城中?不過他雖然知道這是「例行公事」,處在於他的身份,卻還不能不去親自指揮,而且還要特別賣力,因為這是做給「朝廷」看的。

  想不到一個意外接著一個意外,他以為是「例行公事」的,卻意外的給他獲得了線索。

  這線索就是來自那兩個官迷──葛進財和金光斗。

  發現他們的最先的人是「將軍府」的一個衛士小隊長。葛金二人是經常奔走於「將軍府」的候補官兒,這小隊長自是認識他們。

  但這兩個官迷是給武端兄妹點了昏暈睡穴的,怎麼叫喚也叫喚他們不醒。這小隊長有點見識,料想是給人點了穴道,他自己沒有本領解穴,只好趕緊去求助於西門灼。同時為了不想有更多的人分功,這事他只告訴西門灼知道。

  西門灼給葛、金二人解了穴道,初時他們還是不敢說的,後來聽說韓將軍和沙彌遠都已給人刺殺,他們若不從實招供,西門灼就要拿他們當作同黨辦了。他們只好暫且拋開顧慮,把昨晚的遭遇說了出來。

  西門灼皺眉問道:「你沒有看見他們的面貌?」

  「這兩個強盜是蒙著臉的。而且當時我們委實是給嚇得慌了,不敢抬頭。」

  「他們到底是老年中年還是少年,是男的還是女的?你們縱然沒見著他們廬山真面,心裡也總該有點譜兒吧?」

  出聲之時金光斗比較鎮定,想了一想,說道:「聽他們說話的聲音是一男一女,似乎年紀不大。」

  西門灼心念一動,連忙問道:「他們要打聽將軍府的情形,怎麼知道要來找你們兩個?」

  金、葛二人顫聲說道:「這我們就不知道了。」

  西門灼道:「你們日間曾碰上什麼可疑的人?」

  在西門灼抽絲剝繭的盤問之下,終於問出他們曾在大石庵碰見過「王府」的老家人和一雙姓「文」的兄妹。

  西門灼疑心大起:「文武文武,莫非這對兄妹就是武端兄妹?」那小隊長還有點顧忌,說道:「段家在大理很有勢力,恐怕不大好惹。這件事又只是捕風捉影,萬一弄錯了,咱們可犯不著得罪段家。」

  西門灼已料準了八成,說道:「我的師兄是御林軍統領,莫說早已削了封號的前朝王爺,就是真的本朝王爺,我也不怕。」

  小隊長有西門灼撐腰,一想這可能正是一個發財的好機會,財迷心竅,當下也就不怕了。說道:「不錯,管他是真是假,牽連如此大事,假的也可以敲詐他們段家一筆錢財。」就這樣他們一大清早來到段家,那兩個官迷,他們也只能暫且置之不理了。

  這兩個官迷在西門灼走後,越想越是害怕,既怕「強盜」找他們報復,更怕西門灼又再加來查究。要知「將軍府」的地圖是他們畫的,查究起來,罪名非小,他們如何擔當得起?於是兩人商議過後,趁著西門灼尚未回來,便即逃之夭夭。他們後來果然不敢再在官場鑽營,倒是平平安安的過了一生。這是無關重要的題外之事,不必細表。

  且說武端躲在屏風後面,聽得西門灼向段劍青要人,苦笑說道:「果然是找到我們兄妹頭上來了。」這話他是貼著繆長風的耳朵說的,說了之後,便想出去。繆長風將他拖著,小聲說道:「別忙,看段劍青如何應付。當真無法應付之時,咱們才能出手。總之不到最後關頭,必須避免連累段家。」武端一想也是道理,只好暫且忍住。

  正當小聲說話之際,雲紫蘿和武莊亦已悄悄的從後堂走出,躲到屏風後面來了。繆長風打了個手勢,示意她們不可聲張。

  只聽得段劍青說道:「請問兩位大人因何要見他們?」要知段劍青雖然世故未深,但小聰明還是有的。他見西門灼和將軍府的衛士隊長一大清早就來找他要人,已知定非好事。

  西門灼皮笑肉不笑的打了個哈哈,說道:「小王爺,你大概尚未知道這兩兄妹是什麼人吧?」

  段劍青曾經說過武端兄妹是他外地來的親戚的,聽了西門灼這話,情知已經給他識破。當下強持鎮定,佯作不解,說道:「大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否你以為我是收容來歷不明的人,故意騙你?」

  西門灼道:「不敢。請問他們是小王爺的那門貴親?」

  段劍青說道:「這個,這個……嗯,你知道我們段家在宋代就在大理創業,源遠流長,遠方的親戚實在不少。他們大概是我的爺爺的一個表姑的外孫女婿的侄兒侄女。」

  西門灼笑道:「哦,這是算盤也打不響的親戚了。」

  段劍青面色一沉,說道:「雖然疏了一點,總是我家的親戚,他們老遠的來探親,我就不能讓他們在大理受到別人欺負!」

  西門灼道:「當然,當然。不過正如小王爺所說,你的親戚太多,既是算盤也打不響的親戚,小王爺一時記錯,甚或上了騙子的當。據我所知,他們兄妹恐怕不大可能是你們段家的親戚!」

  段劍青變了面色,冷笑說道:「你對我們段家的親戚,好像知道得比我還要清楚。請問你何所見而云然?」

  西門灼說道:「我想先問小王爺,他們是怎樣來到貴府的。希望小王爺和我說實話!」

  段劍青怒道:「你不相信我,何必跑來問我!」

  西門灼道:「不是小官無禮,只因這件事實在牽連重大,我們必須知道實情。」

  段劍青道:「好,那我告訴你吧。我的叔父有家書給我,提及有這麼兩位親戚要來大理,要我招待他們。實話告訴你了,你還有什麼疑問麼?」

  西門灼道:「令叔可是十多年前便已離家出走的那位在江湖上頗有名聲的段仇世?」

  段劍青道:「正是。」

  西門灼笑道:「令叔是江湖人物,我並非說他的話不能相信,但江湖人物多是重義氣、講交情的,或許這兩兄妹扳上令叔的交情,是以令叔有意讓他們冒認貴親。」

  段劍青道:「那麼他們究竟是何來歷,你說你知道,你就告訴我吧。」

  武端兄妹在屏風後面偷聽,聽得大皺眉頭,尤其是武莊更不高興,心裡想道:「這段劍青究竟是公子哥兒,擔當不起風浪。起初口氣還硬,漸漸就軟了。看來他是想把收留我們的責任推給他的叔父啦。不過,好在他還沒有把繆師叔和雲姑姑說出來。」

  武莊有所不知,原來段劍青正是因為想要知道她的來歷,才放軟口氣,向西門灼打聽的。

  西門灼也有他的打算,他是為了避免和「王府」正面衝突,是以特地為段劍青「開脫」,才好讓段劍青乖乖的自己把他所要的「犯人」交出來。

  武端兄妹心念未已,只聽得西門灼已在冷冷說道:「山東武城,有一個人名叫武定方,十多年前,也曾是個風雲人物,小王爺可知道這個人麼?」

  段劍青道:「我僻處山城,從來不理外面的事情,你說的這人,我沒聽過。」

  西門灼哈哈笑道:「我總算所料不差,其實山東武家又怎能與你們大理段家是親戚?」

  段劍青驚異不定,說道:「你說的武定方究竟是什麼人?」

  西門灼說道:「武定方在十多年前曾經嘯聚暴民作亂,反抗朝廷,朝廷折了許多兵馬,打了好幾年仗,才把亂事敉平的。這個武定方嘛,也就正是如今住在你們『王府』的這對兄妹的父親!」

  武莊按捺不住,悄悄說道:「段劍青恐怕受連累了,咱們應該出去自行了結了吧?」繆長風道:「再待會兒。」

  只聽得段劍青說道:「十多年前武定方興兵作亂,他的子女年紀一定還是很小,對麼?」西門灼道:「不錯。」段劍青道:「那麼即使他們真的是武定方的子女,似乎也不該因父親犯罪而受株牽?」

  西門灼冷冷說道:「可惜王法是朝廷定的,王法可是罪及妻兒!還有一件事情,我尚未告訴小王爺。昨晚韓將軍和沙將軍都給刺客殺了,嫌疑最大的就是武氏兄妹!」

  段劍青本來決意要維護武端兄妹的,突然聽到這個消息,也不禁嚇得慌了。半晌說道:「當真有這樣的事?」

  西門灼道:「倘非發生如此大事,我怎敢一大清早就來麻煩你小王爺?好了,如今一切都已說清楚了,請小王爺把人交出來吧!」

  段劍青皺眉道:「如今尚未知道他們是否就是你所說的刺客,你怎能就把他們當作犯人?」

  西門灼道:「是真是假,他們出來給我一見便知。小王爺,你放心,你是受了他們矇騙的,這宗案子與你無關!」

  段劍青緩緩說道:「我不怕受牽累,不過可惜你來遲一天,昨天早上,已經走了!」

  這話大出武端兄妹意料之外,武莊心裡想道:「想不到這位『小王爺』居然有這膽子擔當,倒是我看錯了人。」

  西門灼也是大感意外,登時板起臉孔說道:「小王爺,此事非同小可,我不想連累你,你也得讓我可以交差才好!」

  段劍青道:「你要怎樣?」

  西門灼道:「小王爺,你該明白,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說話,但我們好不容易找到這條線索,總不能白白來跑一趟。」

  段劍青面色鐵青,說道:「你是想在我的家裡搜人?」

  西門灼道:「不錯,就算是例行公事,我們也非得在尊府循例搜上一搜不可!」

  此言一出,客廳的空氣都好像冷得凝結起來,雙方都僵住了。

  就在此時,有個人神色倉皇的從後院的角門進來,也到了屏風後面,正是那個老家人。他發現繆長風、雲紫蘿和武端兄妹都在屏風後面,更是又奇怪又驚慌,張大嘴巴,幾乎就要失聲驚呼,繆長風連忙打了個手勢,請他別聲張。那老家人定了定神,焦悄走近繆長風身旁,作了幾個手勢,意思是說有個人正從外面進來。

  繆長風心裡想道:「大概是『將軍府』陸續有人來吧?反正西門灼已經來了,再多幾個,又有何妨?」

  武莊正在心裡想道:「不知段劍青可有膽量拒搜?」只聽得段劍青已在說道:「你要交差,這個容易。天大的事,有我承擔。你們把我捉去銷案就是。我這裡可不能讓你們亂搜!」

  西門灼冷笑道:「段劍青,你們段家世代為王,『王府』當然是不能讓人搜的。但可惜你現在已經不是真的小王爺了,你點頭我們要搜,你不點頭我們也是要搜!搜!」

  那「將軍府」的衛士小隊長狐假虎威,立即上前把段劍青推開,冷冷說道:「小王爺,你歡喜打這場官司,待我們拿了犯人,你可以跟我們回去!」

  不料話猶未了,只聽得「咕咚」一聲,那小隊長跌了個四腳朝天。原來他未想到這位『小王爺』居然也有武功,反而給段劍青推倒了。

  西門灼怔了一怔,哈哈笑道:「原來小王爺也是會家子,好,我陪小王爺練練!」

  事情已經到了不動手不行的時候了,繆長風把手一揮,正要和武端兄妹一同出去,忽地聽得一個冷澀之極的聲音說道:「是誰敢在我家裡鬧事!」客廳裡突然多了一個人!這個人的身法快到極點,不但段劍青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來,就是西門灼那麼高明的武功,也是聽到了他的聲音,這才發現的!

  段劍青定睛一瞧,不覺又驚又喜,失聲叫道:「叔叔,你回來了!」

  原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段仇世!

  段仇世冷笑道:「西門灼,你要捉拿我的客人,可得先問我的拳頭答不答應!」

  西門灼一聲怒吼,先下手為強,一掌便向段仇世劈去。他練的是「雷神掌」的功夫,掌風如從鑄鐵的風箱中噴出來似的,熱浪四溢。段劍青禁受不起,不覺呆了。

  西門灼和段仇世各有擅長,武功本來在伯仲之間,但因西門灼的傷剛好未久,本領尚未完全恢復,卻是較遜一籌了。

  只聽得「哢嚓」一聲,西門灼的一條右臂給段仇世用分筋錯骨手法硬生生拗折。段仇世接了他的一記雷神掌,掌心好像觸著了燒紅的鐵塊一般,饒是他內功深湛,也感到火辣辣的作痛,不由自己的退了三步。但一個斷了手臂,一個僅僅皮肉受傷,比較起來,當然還是西門灼吃的虧大得多了。

  西門灼狂呼怒號,奪門飛逃,段仇世喝道:「那裡跑?」正要追去,忽聽得「轟隆」一聲,武端兄妹已是踢倒屏風,並肩而上,攔住了西門灼的去路。

  繆長風從屏風後面走出來,笑道:「段兄,這廝是他們兄妹的仇人,讓他們親手報仇吧!」

  西門灼困獸猶鬥,獨臂一揮,時撞武莊,掌劈武端。武端只覺熱風撲面,呼吸為之不舒。幸虧他的功力只剩三成,已是不足傷人。武端避招進招,霍地一轉,掩到敵人後面,雙掌貼著他的背心,運勁一推,西門灼立足不穩,斜竄兩步,趁勢變招,便抓武莊。武端見他困獸之鬥,還是如此強悍,不禁吃了一驚,叫道:「妹妹小心!」話猶未了,只見西門灼一個踉蹌,半膝著地,身形已轉過武端這面。原來武莊的本領不及哥哥,但身法的輕靈卻在哥哥之上。西門灼沒抓著她,反而給她踢了一腳。武端那裡還能容他反擊,立即一招「鐘鼓齊鳴」,雙拳夾擊西門灼的左右太陽穴,這是武家拳中一招最厲害的殺手,受了傷的西門灼如何經受得起?在一聲裂人心肺的狂號過後,只見西門灼雙眼翻白,倒在血泊之中寂然不動,顯是不能活了。

  繆長風笑道:「恭喜,恭喜,你們又殺了一個仇人,如今就只剩下一個北宮望了。」武端暗暗叫了一聲「慚愧」,心裡想道:「我們兩次報仇,都是因人成事,最後這個仇人本領最強,我們必須把本領練好才成。最後的報仇,可不能借助旁人之力了。」

  給段劍青推跌的那個「將軍府」衛士小隊長此時才剛剛爬得起來,見西門灼已經倒在血泊之中,不禁嚇得呆了。段仇世冷笑道:「我最討厭狐假虎威的小奴才,跟你的西門大人去吧!」一掌劈下,登時取了他的性命。

  從段仇世的突然回來到武端兄妹的現身,不過瞬息之間,便殺了兩個,段劍青雖然決意要維護武端兄妹的,但這結果太過出他意料之外,他也不禁嚇得目定口呆了。

  段仇世笑道:「聽說你很盼我回來,但我一回來就連累你,你怕了麼?」

  段劍青道:「怕是不怕的。不過這兩個人好歹也是朝廷的官兒,他們死在這裡,怎麼辦?」

  段仇世道:「待我來辦!」掏出一個小小的羊脂白玉瓶,瓶中有淡黃色的藥粉,藥粉撒在兩具屍體的傷口裡,轉瞬之間,只見地上化成兩灘血水,還有剩下來的就只是毛髮了。段劍青看得毛骨悚然。

  段仇世說道:「我已經查看過了,莊子外面,並沒他們的人。你和七叔把這裡收拾乾淨,吩咐家裡的人,誰也不許洩露出去。」那老家人是段仇世的疏堂長輩,排行第七,是以段仇世稱他「七叔」。

  那老家人道:「這兩個官兒一大清早來到,就只有一個管園的小三子,他是我的侄兒,又最怕事。我叮囑他,他決計不敢洩露。再說,府裡的人都是段姓的族人,禍福相關,即使有人知道一點風聲,他們也不敢胡亂向人說的。」

  段劍青道:「家裡的人,我是相信得過的。不過要是『將軍府』的人,不見他們回去,跑到咱們這裡查究,那又如何遮瞞?」

  段仇世道:「來了再說,大不了我把他們全都殺掉!」

  段劍青吃了一驚,說道:「殺掉?這個、這個禍豈不是闖得更大了?」段仇世雙眼一翻,說道:「不闖也已闖了,你害怕又有什麼用?」

  繆長風安慰段劍青道:「西門灼只是帶了一個人來,看來他不想別人分他的功勞。因此別人也未必知道他們來你的府上。再說,倘若當真有人來查問的話,你可以推說根本沒有看見他們。『刺客』連沙彌遠和『韓將軍』都能殺掉,在途中殺掉他們,那也毫不稀奇。」

  段仇世道:「青侄,只要你有決心不做段府的『小王爺』,那就什麼也不用害怕。你應付不了的時候,我會給你安排後路的。好了,你現在就料理這個客廳吧。繆大俠、雲女俠,咱們到書房說話。」原來他為了急於知道師兄的死因,情緒已是甚為煩躁不安。

  繆長風道:「好,端侄你和妹妹在這裡陪段世兄。」

  段仇世和繆、雲二人進了書房,便即說道:「我在西雙版納找不著滇南四虎,已知不妙,馬上趕回,那知還是遲了一步。我的師兄是怎麼死的,你們可知道麼?」

  原來段仇世回到點蒼山的時候,恰好是繆、雲二人下山之後的一個時辰。他是看到了繆長風的留字才回家的。

  繆長風嘆口氣道:「我們也是來遲了一步。」當下把那日的所見所聞,詳詳細細的說給段仇世知道。

  段仇世說道:「我道滇南四虎焉有本領殺得我的師兄和凌宏章,原來還有一個崆峒派的道士在內。不過這件事就有點奇怪。

  雲紫蘿道:「這個崆峒派的道士是誰?」

  段仇世道:「我也不知。不過崆峒派中卻有一個道士是我的好朋友。繆大俠,你見多識廣,想必聽說過丹丘生這個名字?」

  繆長風道:「聽說他是崆峒派中最傑出的人物,為人介乎邪正之間?」

  段仇世道:「但憑世俗之見,什麼是正,什麼是邪,亦屬難言。在我看來,他是個性情中人,我和他倒是頗為意氣相投的。」要知段仇世也是一般人認為介乎邪正之間的人物,他有這番議論,自是不足為奇。

  段仇世接著說道:「丹丘生是崆峒派第二代弟子,但若只論武功,他比掌門人凌虛子還高。崆峒派的人十九知道我和他的交情,如今害我的師兄竟有崆峒派的道士在內,所以我才覺得有點奇怪。這事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雲紫蘿道:「令師兄為了小兒而死,這報仇之事──」

  段仇世不待她把話說完,便即說道:「丹丘生知道此事,他會為我找出仇人的。但此人性情怪僻,只能我去見他。至於滇南四虎,我自問還可以對付得了,為師兄報仇之事,請兩位不必為我勞神了。」

  雲紫蘿道:「大恩不言報,那麼小兒之事,我也只能拜託你了。」

  段仇世眉毛一揚,說道:「雲女俠,你說這話,可是不把段某當作朋友了。要不是我們師兄弟硬搶了令郎來作徒弟,令郎也不會出事,他是你的兒子,也是我的徒弟,我豈能不把我的徒弟找回來?我的師兄生平不打誑語,他臨終之時說過『還好』二字,令郎一定不至於有過於兇險的事發生的。你放心,我找到了令郎,就會設法把他的消息送給你的。」

  雲紫蘿謝過了段仇世之後,苦笑說道:「如此說來,我倒是沒事可做了。」

  段仇世忽地想起一事,說道:「你們怎的會住到我的家裡來的?」繆長風詫道:「不是你寫信給令侄叫他來接我們的嗎?」

  段仇世莫名其妙,說道:「沒有啊,這是怎麼回事?」正要出去找侄兒問個究竟,忽見那老家人氣喘吁吁的跑來。段仇世道:「七叔,你歇歇再說。」

  那老家人卻顧不得歇息,氣喘未定,便即說道:「少爺,不好啦!」

  段仇世道:「什麼不好?」

  那老家人道:「有、有兩個陌生人找、找你!」

  段仇世道:「他們怎麼知道我已回家?」

  那老家人道:「我也不知道啊,那男的說,你見了他就會知道他是誰的。」

  聽這老家人的口氣,似乎來的是一男一女,繆長風心念一動,正要和段仇世說話,段仇世已是一聲冷笑,一面走出書房,一面說道:「果然是有人找上門來了,好,待我看看他們是誰!」他只道來的定然是清廷鷹爪。

  段仇世衝入客廳的時候,那兩個客人也是剛剛踏入客廳。武端兄妹正在迎接他們。

  段仇世怔了一怔,大喜說道:「程大哥,原來是你。」

  繆長風、雲紫蘿隨後來到,繆長風哈哈笑道:「果然是你們父女,我早料到是你們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程新彥和他的女兒程玉珠。

  程新彥笑道:「段兄,你還未知道我們父女已經到了大理嗎?」

  武端甚是不好意思,說道:「段大俠,程叔叔有件事情,本來我要告訴你的,我卻忘了。」其實並非他的記性不好,而是因為段仇世剛剛回來,就殺了西門灼,接著他又忙於和繆、雲二人敘話,武端還沒有機會告訴他。

  段仇世已是心中雪亮,笑道:「你不用告訴我了。老程,那封信是你寫的吧?」

  程新彥笑道:「你不怪我吧。」

  段仇世說道:「昨晚刺殺『韓將軍』的那刺客,想必也是你了?」程新彥道:「正是。」段仇世道:「恭喜你報了大仇。我也告訴你一件事情,西門灼剛剛在這裡給他們兄妹殺了。」程新彥大喜說道:「如此說來,武公子在這裡的事情也都了卻了。怪不得我進來的時候,聞得一股血腥味兒。」

  段劍青站在一旁,本是忐忑不安的,此時方始知道來客是叔叔的朋友,放下了心上的石頭。

  段仇世道:「你做了這件大案,想必不會在大理逗留的了?」

  程新彥道:「不錯。我和珠兒特地來見你一面的。待會兒就要走了。」

  武莊說道:「程伯伯,你打算去什麼地方?」

  程新彥道:「在昆明的時候,劉大哥和快活張本來約我同往小金川的。當時我沒答應,現在是可以到那裡去見他們了。」

  程玉珠微微一笑,說道:「武姐姐,劉大哥在小金川,想必你也是急於要到小金川和他相會的了。咱們一起走如何?」

  武莊臉上一紅,隨即笑道:「不錯,我和哥哥跟你們一起,大家也好有個伴兒。」說到「哥哥」和「伴兒」這四個字的時候,武莊的語氣特別強調,羞得程玉珠也紅暈雙頰了。

  段劍青若有所思,忽地搭訕問道:「誰是劉大哥?」

  繆長風道:「此人名叫劉抗,和他兄妹是自小一塊長大的鄰居。當年他們的父親起兵抗清,劉抗就是他父親最得力的助手。劉抗年齡比他們稍長,他們父親就義之前,曾把他們兄妹付託給劉抗,尤其要他照顧莊兒。」

  繆長風這麼一說,不啻是已經明白的告訴了段劍青,武莊的終身已是許配給劉抗了。段劍青悵然若失,勉強笑道:「武姑娘,恭喜恭喜。原來你有這樣一位英雄了得的未婚夫婿。」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