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十五回 心事迷茫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迷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辛棄疾


  武莊臉暈紅霞,但卻是落落大方,嫣然一笑說道:「段大哥,你以『小王爺』的身份,肯為我們擔當這樣大的風險,古道熱腸,令人敬佩,也夠得上是俠義中人了。但願你找到一位稱心如意的妻子,什麼時候到小金川來,我們定必歡迎。」她說的「我們」,當然是包括劉抗在內。這番話,不著痕跡的承認了她和劉抗的關係,解開了段劍青和她感情上的糾葛,段劍青心裡自是只有苦笑的份兒了。

  段仇世道:「大家都有去處了,現在該輪到我問你啦,劍青,你又作何打算?」

  段劍青躊躇片刻,說道:「大理的衙門雖然直到現在還沒有人前來查究,不過今日之事只怕還是不能長此隱瞞下去,我想我還是暫時離家的好。」

  段仇世道:「你暫時避避風頭也好,你想去那裡?唔,本來小金川也是個好去處,不過──」

  段劍青道:「我的武功尚未練成,到小金川也幫不了什麼忙。叔叔,我跟你闖盪江湖,也可以學點本領,你願意攜帶我麼?」

  段仇世道:「我要去徂徠山的,路途艱險,你吃得了苦麼?」

  段劍青說道:「我早已厭倦過這種膏梁子弟的生活了,叔叔肯帶我出外歷練,什麼苦我都願意受。」

  段仇世笑道:「好,你有這個決心,我就帶你去吧。到了徂徠山,說不定我還可以給你找到一位名師呢。」

  繆長風說道:「我們也該走啦。」當下便與雲紫蘿一起,向段仇世叔侄告辭。

  段仇世道:「我還得在家多留一天,明天才能與劍青到徂徠山去。雲女俠你放心,令郎的事都在我的身上。」

  繆長風等一行六人,離開段家,走了一程,到了一個三岔路口,繆長風忽地說道:「咱們也該在這裡分手啦,端侄,你和妹妹有程大叔作伴,我很放心得下。見了劉抗,請你代我向他問好。」

  武端怔了一怔,說道:「繆師叔,你不和我們一起去小金川嗎?」他一直以為繆長風和雲紫蘿當然也是要去小金川的,是以頗感意外。

  繆長風微笑說道:「本來我應該替你的妹妹主持婚禮的,好在我有個好朋友孟元超在小金川,你們到了那兒,可以求他代請義軍的首領冷鐵樵主持莊兒的婚禮,那可要比我去主持,更有面子得多。」

  武端說道:「我不是為妹妹的婚禮擔心,只是,繆師叔,你、你為什麼不去呢?」

  雲紫蘿道:「我有一點事情,還要請你的師叔幫忙。」

  武莊向哥哥遞了一個眼色,說道:「既然如此,咱們就不必勉強師叔了。待你們的事情完畢,咱們在小金川再會吧。」

  待到看不見繆、雲二人的背影之後,武莊笑說道:「哥哥,你真糊塗!」武端詫道:「我什麼事糊塗了?」武莊笑說道:「難道你看不出繆師叔和雲姑姑的關係?說不定咱們可以先喝他們的喜酒呢。不過我剛才不好意思笑他們罷了。」武端恍然大悟,說道:「不錯,雲女俠和楊牧已經離異,她嫁給繆師叔誰也不能非議。要是真的成為事實,倒是一件好事呢!」

  武莊笑道:「這件好事,已是不用懷疑,一定會成功的,你不信,等著瞧吧!」

  ※※※

  武端兄妹的議論雲紫蘿雖然聽不見,猜也是猜想得到的了。

  她看見他們的背影消失之後,苦笑說道:「長風,我實在對你感到有點歉意,我不該讓你受嫌的。」

  繆長風嘆道:「紫蘿,你為了成全別人,不惜委屈自己,我才是為你難過呢。其實你何苦如此?」

  雲紫蘿低垂粉頸,說道:「我只是覺得對你不住,令你擔了虛名。」

  繆長風道:「咱們不但是異姓兄妹,也是肝膽相照的知交。自們的友情是永遠不會變的,是麼?」

  雲紫蘿道:「我認為純真的友情最足珍貴,有時它還會超乎夫妻之情,情侶之情。別人也許不能瞭解咱們的友情,那也只好由得旁人去說了。我想我對你的這份友情是不會變的。」

  繆長風道:「好,那麼你聽我一句勸告。」

  雲紫蘿怔了一怔,說道:「你要勸我什麼?」

  繆長風道:「你到小金川去見一見孟元超吧。」

  雲紫蘿低下頭來,默然不語。

  繆長風緩緩說道:「人之相知,貴相知心。紫蘿,我知道你的心事。元超是你這生唯一愛過的人,今後你也不會再對第二個人有這樣的感情了,我說得對麼?」

  雲紫蘿喟然嘆道:「我會抑制我自己的感情的,我錯了一次,就不能再錯第二次了。不錯,他是我唯一愛過的人,我會永遠懷念著他。但今後我也只能把他當作我的一個好朋友了,決不能讓他知道我心裡的秘密。」

  繆長風嘆道:「你何苦如此!你嫁給楊牧,不是你的錯。那是在亂世中迫於無奈的事,那時你懷有身孕,又以為他已死了。你的身體嫁給楊牧,你的心仍是屬於元超。你對他的那份愛情仍是純淨的。如今你和楊牧又已仳離,何須一直為了這次婚姻的錯誤耿耿於心?元超是個豪邁的漢子,難道他還不能諒解你嗎?」

  雲紫蘿說道:「他諒解我,我不能諒解我自己。何況分手十年,物換星移,人事多變,往日的山盟海誓,早已事過境遷。我心裡愛他,就更不能增加他感情上的紛擾。」

  繆長風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林無雙的緣故。你把元超讓給她,這件事我是不贊成的。」

  雲紫蘿道:「無雙像一朵幽谷的百合,潔白無瑕,我喜歡她如同妹妹。我知道她對元超一片真情,她卻不知道我也在愛元超。我寧願自己傷心,不願令她失意。」

  繆長風搖了搖頭,說道:「即使你決意成全,我還是要勸你到小金川去見見他們。你不應避開元超的!」

  雲紫蘿苦笑道:「那又何必多此一舉?」

  繆長風說道:「最少你還是把他們當作好朋友的。是不是?好朋友為什麼不可以見面呢?你們三個人要是能夠聚在一起,說不定會有更好的辦法解開你們的葛藤。」

  雲紫蘿搖了搖頭,說道:「但我不想這樣。如今我只想到天山去見我的乾爹。」

  繆長風道:「我會替你到天山去見你的乾爹的,你別忘了你已經答應把你的幼子給我作徒弟了,有我和你的乾爹照料,你還放心不下嗎?」

  雲紫蘿道:「我並非放心不下我的孩子,不過──」

  繆長風道:「不必再說什麼『不過』了,你去小金川見見孟元超吧。說起孩子,華兒的事情,你也應該告訴元超啊!」

  在繆長風的苦勸之下,雲紫蘿的決心不覺有點動搖,但還是躊躇未決。

  忽聽得蹄聲得得,有兩騎馬正在上山。他們是走在一條崎嶇的山路上的,此時正在轉入一個山坳,聽見蹄聲,看不見人。當然那兩個騎士也看不見他們。

  坐騎在崎嶇的山路上走得很慢,只聽得一個人說道:「咱們真是倒楣,本以為到了大理可以仰仗沙彌遠的提拔,當上一個實職的軍官的,要是再能立點軍功,富貴更不用愁了,那知趕到大理,卻是給他送喪!」

  另一個笑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說老實話,跟沙彌遠出征小金川,我還當真有點害怕呢。孟元超在那裡,說不定咱們的師娘也在那裡,要是給他們碰上了呀,嘿嘿,也許我還能夠保著吃飯的傢伙,你就未必保得住了!」

  繆長風悄悄問雲紫蘿道:「其中一個好像是楊牧的大徒弟閔成龍?」

  雲紫蘿道:「不錯,另一個是楊牧的二弟子岳豪。」

  繆長風道:「閔成龍這小子最壞,給北宮望混在震遠鏢局做奸細的就是他。這次碰在咱們手上,可別放過他了。」

  雲紫蘿道:「且聽聽他們還說什麼。」

  只聽得閔成龍說道:「哼,你還認那淫婦做你師娘,咱們的師父早已不要她了。我才不怕她呢!俗語說得好,邪不勝正,我見了她,非把她罵個狗血淋頭不可!」

  岳豪笑道:「其實你對付她的手段,也已夠她受了,就不知道她知道了沒有?」

  閔成龍道:「知道了我也不怕。如今我是御林軍的軍官,她能把我怎樣?」

  岳豪笑道:「話不能說得這樣滿,咱們要是在北京的御林軍裡,當然不用怕她。但假如突然陌路相逢呢,你罵她可以罵退她嗎?所以我說這次當不上帶兵的實職軍官,焉知非福了?」

  閔成龍道:「你真是沒出息,在御林軍裡當個小隊長,幾時輪到咱們出頭?當然是外放做統兵的大官的好。要得富貴功名,當然也得準備冒點風險。其實又那有這樣巧合碰上雲紫蘿這淫婦呢?你這是瞎擔心!」

  話猶未了,忽聽得一聲叱吒,雲紫蘿從山坳現出身來,攔住他們的馬頭?冷笑道:「閔成龍,你睜開狗眼瞧瞧我是誰?」

  閔成龍這一驚非同小可,呼的一鞭向雲紫蘿打下,提起馬韁,就想猛衝過去。

  雲紫蘿焉能容他逃出手心,反手一抄,抓著馬鞭,將他拉下馬來,捉著他一把扔上山坡。與此同時,只聽得「咕咚」一聲,岳豪不待繆長風跑來捉他,已是嚇得膽戰心驚,跌下馬背。

  崎嶇的山路,是只能容一匹坐騎通過的,兩匹受驚的馬都向前衝,擠在一起,彼此揚蹄互踢,轉瞬都翻倒了。繆長風縛好兩匹坐騎,跟著回頭抓起岳豪,走進樹林。雲紫蘿也早已把閔成龍押入樹林了。

  雲紫蘿斥道:「什麼叫做邪不勝正?你們甘心做靴子的爪牙,還敢厚顏無恥,自命是正人君子嗎?哼,閔成龍,你說吧,你要怎樣對付我?」閔成龍嚇得直打哆嗦,一時間竟是說不出話來。

  岳豪只想替自己解脫,連忙分辯道:「師娘,這不關我的事。是閔、閔師兄拉我入御林軍的,我其實只是想混口飯吃,不敢奢望功名富貴的。這次也都是他強迫我來的。我那裡有膽去打義軍呢?」

  雲紫蘿道:「你們路上幹了什麼壞事,從實招來!」

  岳豪道:「這都是閔成龍一人幹的,我可不敢侮蔑師娘。」

  雲紫蘿本來是想盤問他們做了些什麼不利於義軍的事的,聽他這麼一說,倒是不覺一愕,說道:「他做了什麼對不住我的事?你說!」

  岳豪說道:「他在楊大姑那兒知道你和繆先生同在一起,他一路上散發沒字帖,造、造你們的謠。說、說你們……唉,我可不敢對師娘無禮,他、他那些污言穢語,我、我可說不出口來。」

  他雖然沒敢說出來,雲紫蘿心裡亦已明白。她臉上掛著冷笑,暗自想道:「大不了說繆大哥和我是姦夫淫婦罷啦!他毀壞我的名譽不要緊,只是卻累得繆大哥為我而無辜受謗了。」想至此處,不由悲憤填胸,目光冷冷的盯著閔成龍。

  閔成龍偷看雲紫蘿的神色,只道她是決計不會饒他性命的了。當下把心一橫,索性硬起頭皮冒充好漢,冷笑說道:「雲紫蘿,你殺了我滅口吧!」

  雲紫蘿冷笑道:「你以為你會含血噴人,我就怕了你了?」閔成龍道:「什麼叫做含血噴人,難道現在不是和野男人私奔?嘿嘿,你們的『好事』偏巧給我碰上,你不殺我滅口,諒你也難安枕。」

  繆長風怒道:「這小子是想用說話激你不敢殺他,我偏不理你這一套!」舉起手掌,緩緩向他腦門拍下,尚未曾打著他,掌風已是刺得他眼淚直流,腦袋暈眩。

  閔成龍硬充好漢,但在死在臨頭的時候,可是嚇得渾身發抖,本來想說一句「老子再過二十年又是一條好漢」的話兒也說不出來了。

  雲紫蘿忽地嘆了口氣道:「算了,饒了他吧!」繆長風道:「饒了他?」

  雲紫蘿說道:「咱們但求無愧於心,這小子也值不得咱們和他計較。」

  繆長風道:「好,死罪饒了,活罪難饒!」輕輕一掌拍下,閔成龍只覺有無數利針刺體一般,渾身穴道都是隱隱作痛,登時一陣天旋地轉,跌倒地上。

  繆長風冷冷說道:「你做鷹爪的本錢,我已經給你沒收了。今後你若是和人動武,一用上真氣,馬上性命不保!好了,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了,給我滾吧!」

  閔成龍忍著痛爬起來抱頭便跑,岳豪追上去扶他。閔成龍罵道:「你巴不得我死掉你才稱心,現在又來假獻殷勤了。」岳豪訕訕說道:「師兄,小弟剛才是不能不那樣說的啊。」閔成龍更是發怒,說道:「剛才你只求自己脫身,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師兄?」

  岳豪驀地省起繆長風剛才說的那番說話,冷笑說道:「閔成龍,別擺你大師兄的臭架了,你現在已是沒用的廢人了,你以為我還會怕你嗎?嘿嘿,我好意對你,你卻罵我,好,那咱們就各走各的,我才不想巴結你呢!」

  他們還未走到山腳,吵鬧的聲音仍然隱隱可聞,繆長風聽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回頭一看,只見雲紫蘿一片茫然的神色。

  繆長風說道:「紫蘿,你在想什麼?」雲紫蘿背轉了臉,抹掉眼角的淚珠,說道:「沒什麼,眼睛被風吹進一粒砂子。」繆長風笑道:「他們留下這兩匹坐騎倒很不錯,咱們也該走了。」兩人策馬同行,一路上雲紫蘿都是鬱鬱寡歡,沒有說話。

  繆長風忍不住說道:「紫蘿,你剛才不是說過咱們但求無愧於心嗎,何苦還要為了閔成龍這廝著惱?」雲紫蘿道:「我不是惱他。」繆長風說道:「那你為何這樣不高興呢?」雲紫蘿道:「我是惱我自己。」

  繆長風嘆道:「紫蘿,別胡思亂想了,我勸你還是到小金川去見一見元超吧。」

  雲紫蘿未曾說話,忽見又有兩騎馬迎面而來,騎在馬背上的是兩個年紀看來還不到二十歲的少年,這兩個少年看見了她,忽地「啊呀」一聲,撥轉馬頭就跑。

  這兩個少年是楊牧最小的兩個徒弟,排行第五的宋鵬舉和排行第六的「關門弟子」胡聯奎。楊牧門下的六個徒弟之中,這兩個年紀最小也最純真,雲紫蘿一向是比較喜歡他們的。

  雲紫蘿怔了一怔,快馬加鞭,追上他們,說道:「你們為何躲我?」

  胡聯奎道:「師娘,唉,我不知該不該還叫你師娘?我、我……」說了兩個「我」字,忽地一咬牙根,急出了眼淚來,說道:「我、我不能說!」

  雲紫蘿柔聲說道:「雖然我和你們的師父已經分手,你們還是可以把我當做一個長輩的吧?你們是不是聽到我的一些壞話了?」

  宋鵬舉道:「師娘,我們一向敬愛你,只是你為什麼要和師父分手呢?」

  胡聯奎道:「師娘,大師兄說的那些壞話,我本來是不相信的,可是,可是……」

  雲紫蘿道:「你現在相信了是不是?」

  胡聯奎道:「師娘,你還是回到師父那裡去吧。你在外面和別人在一起,縱然行為正當,閒言閒語總是免不了的。師娘,你的清譽有損,我們做徒弟的面上也不光彩。」

  雲紫蘿不覺又是傷心,又是有點憤激,暗自想道:「原來他們是怪我令得他們失了面子!這兩個孩子天性本來純厚,可惜在楊牧門下飽受薰陶,如今也漸漸變得只會為自己著想了。不過他們總比閔成龍好得多,我也不能只怪他們。」

  胡聯奎惴惴不安,說道:「師娘,我年幼無知,要是說錯了話,你別介意。」

  雲紫蘿嘆口氣道:「你們還年輕,有些事情,很難令你明白。不過,關於我為什麼要和你師父分手的原因,我還是可以告訴你們的,最大的原因,因為他和我走的不是同一條路。」

  胡聯奎和宋鵬舉望著師娘,臉上都是一片茫然迷惑的神情,看來他們還沒有真正懂得雲紫蘿的話意。

  雲紫蘿道:「我先問問你們,在你們心目之中,你們的師父是什麼人?」

  宋鵬舉道:「師父是薊州的名武師,我們認識的人都是尊敬他的。」

  雲紫蘿道:「不錯,他是一個很有名氣的武師,但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恐怕你們就不知道了。」

  胡聯奎道:「什麼身份?」

  雲紫蘿道:「清廷的奸細!」

  宋、胡二人吃了一驚,不約而同的失聲叫道:「什麼,你說、你說師父乃是奸細?」

  雲紫蘿道:「我決不至於因為和他分手了就說他的壞話!」

  宋、胡二人面面相覷,默不作聲,不問可知,他們仍是不敢相信雲紫蘿的說話。

  雲紫蘿道:「你們來大理做什麼?」

  胡聯奎道:「大師兄叫我們來的。」雲紫蘿道:「他要你們來作什麼?」胡聯奎說道:「他要我們跟他做事。」

  宋鵬舉似乎很不滿意她這樣「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盤問,說道:「我不知道。我相信師兄總會給我們安排的。」

  雲紫蘿道:「這件事你們師父知道沒有?」

  宋鵬舉道:「當然我們曾經稟明師父,師父也鼓勵我們來的。」

  雲紫蘿道:「你們不知道我倒知道。閔成龍是要你們像他一樣,做清廷的走狗!」

  宋鵬舉變了面色,說道:「師娘,你說這話可有證據?」

  雲紫蘿道:「閔成龍和岳豪早已做了御林軍的軍官,你們要是不信,可向那條路追下去,不用多久,就可見著他們,他們身上穿的還是軍官的服飾。」

  聽了這話,宋、胡二人不覺都是呆了。

  半晌,宋鵬舉喃喃說道:「大師兄為何要騙我們,要騙我們?們一到大理,他的騙局不是就會拆穿的嗎?」胡聯奎說道:「他約好了在大理等我們的,怎的他又不在城中?」看來他們對紫蘿的話還是半信半疑。

  雲紫蘿道:「他以為你們到了大理,就是落入他的掌心,只聽從他的擺佈了。那時,在韃子的『將軍府』裡,還怕你們知道他的身份嗎?」

  胡聯奎吃了一驚,說道:「什麼『將軍府』裡?」

  雲紫蘿說道:「閔成龍是奉了御林軍統領北宮望之命,調來大理,協助清廷的『定邊將軍』帶兵到小金川打仗的。北宮望手下最得力的一個軍官沙彌遠也是在『將軍府』裡,這個沙彌遠也就是閔成龍在大理的靠山了。你們願意給清廷賣命去打義軍麼?」

  胡聯奎咬了咬牙,說道:「當然不能!」

  雲紫蘿道:「就只怕你們跌入他的陷阱,難以自拔。不過好在大理昨晚發生了一件大事,他佈置下的陷阱,已是不毀自滅。」

  胡聯奎怔忡不安,問道:「什麼大事?」

  雲紫蘿道:「他的靠山沙彌遠,和沙彌遠的長官『定邊將軍』昨晚都已給人殺了。他和岳豪是從大理逃出來的。好了,現在我都已說給你們知道了,你們還去大理嗎?」

  宋、胡二人呆了片刻,說道:「多謝師娘指點迷津,我們當然是不會自投陷阱了,我們馬上回家。」

  雲紫蘿道:「你們可以走那邊的一條小路回去,在路上可以見著你們的大師兄和二師兄的。岳豪這個人還不太壞,他已經陽閔成龍鬧翻了,你們見著你二師兄可以和他一道回去也好。」

  胡聯奎哽咽說道:「師娘你是好人,但我有一句也許是孩子氣的話要說給你聽,請你不要見怪。」

  雲紫蘿道:「你說吧。」

  胡聯奎道:「師娘,你也回家吧。我不敢勸你和師父復合,但你回娘家也好。唉,你是好人,我明白,但只怕別人不明白啊!」

  雲紫蘿懂得他的意思,不禁心中苦笑,想道:「他是不願意見到我和不是丈夫的男人同在一起,怕我惹人閒話,他卻不知我是早已沒了娘家了。」

  宋、胡二人的坐騎走得遠了,雲紫蘿仍是心亂如麻,她的一顆心好似給馬蹄踐踏過似的,一陣陣痛楚。繆長風緩緩走到她的身邊,說道:「紫蘿,你應當歡喜才對,怎的又傷心了?」

  雲紫蘿道:「我沒有傷心啊!雖然我也沒有什麼值得歡喜。」

  繆長風笑道:「你救了兩個年少無知的大孩子,令他們不致誤入歧途,這還不值得高興麼?不過,你說你沒有心事,那恐怕是騙我了。」

  雲紫蘿道:「心事是有的。但我也不至於如你想像的多愁善感。」

  繆長風道:「紫蘿,你不是尋常的女性,我知道你經受得起打擊。不過我還是想問一問你。」雲紫蘿道:「說吧!」繆長風道:「他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你是不是因為他們的話而生感觸?」

  雲紫蘿微喟道:「咱們的交情,本來不是他們所能理解。」

  繆長風道:「我倒不是怕人閒話,不過,我還是要勸你去見元超。」

  雲紫蘿嘆道:「是的,咱們也應該現在分手了。」

  繆長風喜道:「好,那麼你答應我去小金川了?」

  雲紫蘿茫然說道:「我要到什麼地方去,我也不知。但天地之大,我想我總會有個去處的。」

  繆長風蹙了雙眉,但不過片刻,他又帶上笑容,忽地說道:「紫蘿,你看報春花開了。這花一開,春天也就來了。」

  雲紫蘿怔了一怔,說道:「春天來了,那又怎樣?」

  繆長風道:「元超曾經和我說過,說是報春花在小金川也是開得很早的。要是你到小金川去,剛好可以趕得上春天。我希望你心上的陰霾,在春天的陽光下全都消散。」

  雲紫蘿說道:「多謝你的好意。但我想什麼地方都有春天的,但願你也找到了你的春天。」

  繆長風苦笑道:「紫蘿,你這句話說得很好,我會記著你的說話。」

  兩人的情緒都是十分複雜,他們也就在帶著希望,也帶著悵惘的心情之下分開了。

  雲紫蘿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終於不見了。「我是不是應該到小金川去,再見一見孟元超呢?」路邊的報春花迎風搖曳,好似對她點頭微笑。她兀是打不定主意。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