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回 天若有情



  悵望浮生急景,淒涼寶瑟餘音,楚客多情偏怨別,碧山遠水登臨。目送連天衰草,夜闌幾處疏砧。

  黃葉無風自落,秋雲不雨畏陰。天若有情天亦老,搖搖幽恨難禁。惆悵舊歡如夢,覺來無處追尋。

  ──孫洙


  雲重山表面上是一位武林俠隱,暗地裡卻是一位秘密加盟的反清人物。外人不知,楊牧是知道的。

  楊牧並不想參加義軍,不過卻想和反清的英雄好漢拉上一點關係。這樣不但可以使得自己在江湖上更「吃得開」,而且將來若是義軍得勢之時,自己也還是一樣受人尊重。

  有其父必有其女,雲紫蘿在婚後雖然未能繼承父志,但她最尊敬的卻是反清的英雄,她也曾勸過丈夫,叫他多一些幫忙這班人物。

  「紫蘿若然知道她的丈夫就是一個反清英雄,不知要多歡喜呢!說不定她會真的愛上了我。」

  一陣冷風吹來,楊牧不覺打了一個寒噤,又再想道:「但萬一給她知道我是冒牌的反清英雄,實際竟是清廷鷹爪,她、她會怎樣對付我?」楊牧想到雲紫蘿平日和他說話,每當說到有那一個武林人物變節降清之時,總是忍不住咬牙痛恨。想至此處,楊牧不寒而慄,「她將怎樣對付我呢?」楊牧不敢想下去了。

  「你還有什麼難題嗎?你好像是在想著什麼心事?」石朝璣見他呆呆出神,便即嘴角掛著冷笑,向他發問。

  「沒,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如何編造謊話,方能騙過四海神龍。」

  石朝璣皮笑肉不笑地說:「時候多著呢,你慢慢再想不遲。以你的聰明,絕不會想不出來的。好,現在已經天光大白,路上就要有行人了,你我也該分手啦。你早點回家吧!」

  「是,是!」楊牧忙不迭答應,心裡卻在苦笑:「我和他的交易,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啊!」他怕在路上碰上宋騰霄,當下戴上了面具,便即從小路匆匆走了。

  ※※※

  宋騰霄一路上也是在想著雲紫蘿,將到蘇州,心頭更是卜通卜通的跳,不禁啞然失笑,想道:「近鄉情更怯,這一句詩當真說得不錯。嗯,我對雲紫蘿早已斷了念頭,怎的我還沒有膽見她?還有我的好朋友孟元超?」

  「叔叔,你為什麼不走了?你是在想什麼?」楊華當然是不會知道宋騰霄的心事的,但他發覺宋騰霄越走越慢,終於停下步來,卻是不禁覺得奇怪了!

  宋騰霄呆呆出神,也不知他是否聽見了楊華的說話,半晌,好像自言自語似的喃喃說道:「快了,快了!」

  楊華詫道:「叔叔,你說什麼?咱們現在越走越慢,怎的你卻說是快了?」他見宋騰霄這副神氣,心裡有點著慌,小手緊緊的抓著他。

  宋騰霄瞿然一省,啞然失笑,定了定神,說道:「還有五六十里,就可以到你的外婆家了。咱們如果走得快的話,今天晚上,就可以見著你的媽媽了。」

  楊華眨眨眼睛,半信半疑的神氣說道:「我的外婆,叔叔,你不是騙我吧?我沒有外婆呀!」

  宋騰霄笑道:「沒有外婆,那有你的媽媽?」

  楊華說道:「媽說外婆住在很遠的地方,她也不知道那個地方。我問爹爹,爹爹卻說外婆恐怕早已死了,叫我以後不要再問媽媽。」小孩子不懂得「失蹤」和「死」和「沒有」在字義上的分別,他從來沒有見過外婆,爹爹媽媽又是那樣說法,他就以為自己是沒有外婆了。

  宋騰霄道:「不錯,你的外婆是出遠門去了。但她的家卻是在這個地方的。你外婆的家也就是你媽媽的家,你懂嗎?」

  楊華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我懂。」

  宋騰霄說道:「你的外婆是不是已經回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媽媽是一定在家裡的。」

  楊華喜道:「真的嗎?那麼我就可以見著媽媽了?」

  宋騰霄道:「不錯。你高興嗎?媽媽見到你,更不知道該多歡喜呢!」心裡想道:「你不但可以見著媽媽,還可以見著爹爹呢!」

  在宋騰霄的想像裡,孟元超和雲紫蘿一定是已經聚首,破鏡重圓的了。「他們歷盡滄桑,受盡折磨,如今才得破鏡重圓,我應該為他們慶幸才是。唉,這個孩子就當作是我帶給他們的賀禮吧。交出了孩子,我是無事一身輕,我也應該遠走高飛了。」想到自己平生最要好的兩個朋友在受盡劫難之後終償心願,宋騰霄不禁又是歡喜,又是有點黯然自傷了。

  宋騰霄這樣錯綜複雜的心事,莫說楊華不懂,即使雲紫蘿此際在他身邊,恐怕也是猜想不到的。

  楊華聽說今晚可以見著媽媽,不勝雀躍,拉著宋騰霄的手跳著叫道:「叔叔,那麼你帶我快點走呀!」

  宋騰霄茫然若失,心裡想道:「對,對,我應該有勇氣向他們道喜。」說道:「好,好!走,走!走吧,走吧!」

  正在宋騰霄心亂如麻,茫然舉步之際,忽聽得背後有人叫道:「宋騰霄,宋大俠,宋騰霄!」宋騰霄聽得有人叫他名字,本能的回過頭來。

  定睛一看,只見這人是個年約三旬、手裡搖著一把摺扇的丰神俊秀的書生。宋騰霄看見是個陌生的人,不覺有點詫異,心裡想道:「這人是誰,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他?他怎的好像有急事找我的樣子?」

  段仇世見他回過頭來,相貌又與楊牧所說的相符,便知找對了人。當下立即趕上前去。說道:「宋大俠,你不認得我,我卻認得你。有件事我必須和你說──」

  宋騰霄詫道:「閣下是誰?素昧平生,何事相商?」

  段仇世指著楊華說道:「你且別管我是誰,這孩子的爹爹是不是孟元超?」

  楊華嚷道:「胡說八道,我爹爹是薊州楊牧,誰個不知,那個不曉?」

  宋騰霄卻是不禁大吃一驚,失聲叫道:「你、你怎麼知道?」

  楊華急道:「叔叔,這人一定是個騙子,你可莫相信他的話呀!叔叔,你不是曾經叫我在爹爹墓前磕頭辭行的麼?難道你還不知道我的爹爹是姓楊?」楊華雖然年方七歲,人卻甚是聰明,他聽出宋騰霄的語氣之中好像承認那人所說的事實,小小的心靈,不禁大為惶惑。

  段仇世微微一笑,說道:「原來你還沒有把真相告訴這個孩子。」

  宋騰霄道:「你問這個孩子,意欲何為?」

  段仇世道:「實不相瞞,我是受了孟大俠之托來接他的孩子的,請你把這孩子交給我吧!」

  楊華疊聲嚷道:「叔叔別相信他,別相信他!他是騙子,他是騙子!」

  段仇世並非顧忌宋騰霄的本領了得,而是不想和他動武,因此砌造謊言,想從他的手中,騙取孟元超的孩子。但可惜有些事實,段仇世也並不知道,他的謊言,也就騙不倒宋騰霄了。

  宋騰霄是個十分機智的人,一驚之後,立即看出破綻,心裡想道:「雲紫蘿沒有見著神偷快活張,快活張也沒有回到蘇州,她與孟元超焉能未卜先知,知道我把他們的孩子帶來?而且以孟元超和我的交情,即使他知道此事,也會放心得下,安心在家裡等我把孩子送來就是。他怎會把這秘密告訴外人,反而要這個我所不認識的陌生人來接他的孩子呢?」

  段仇世裝出笑容,哄楊華說道:「好孩子,我不是騙你的。不信,你問你的宋叔叔。」他裝出笑容,正要去拉楊華,不料話猶未了,忽見宋騰霄虎目圓睜,劍眉倒豎,陡地喝道:「不錯,他是一個騙子!」大喝聲中,駢指如戟,便逕自點過來。

  宋騰霄意欲生擒對方,逼問口供,故而只是使出點穴的功夫,並沒施展殺手。

  他那裡知道段仇世的內功造詣只有在他之上,決不在他之下,閉穴功夫,尤其擅長。他若是用重手法點穴,或許還能夠令段仇世稍感酸麻,跟著立即交手,可以略佔上風。如今他用的是尋常點穴功夫,焉能奈何得了對方?

  宋騰霄一指戳去,只覺觸體如綿,指頭好像裹在一團棉絮之中,竟是無可著力。幸而宋騰霄也是個武學的大行家,一覺不妙,立即變招,使出「移形換位」的功夫,抽身縮手。

  段仇世本來想用智取,但行騙不成,也就只好動武了。雙方動作都快,就在宋騰霄變招換位之際,段仇世掌挾腥風,亦已堪堪打到。

  好在宋騰霄在小金川的那幾年,因為時常陪伴呂思美練習「穿花繞樹」的輕功身法,這套身法,派上了用場,在間不容髮之際,避開了段仇世的一掌。

  宋騰霄聞得淡淡的一股血腥氣味,不禁又是一驚,再退三步。說時遲,那時快,段仇世已是轉過了身,一把向楊華抓去,哈哈笑道:「好聰明的孩子,但你卻說錯了,我並沒有騙你。你不用害怕,跟我走吧!」

  宋騰霄焉能容他把楊華搶去?段仇世那一抓還沒有抓著楊華,忽覺背後金刃劈風之聲,宋騰霄「唰」的一劍,亦已指到了他的背後。

  宋騰霄是知道他練有毒掌,故而用劍對付他的。宋家的劍法以輕靈迅捷見長,這一招拿捏時候,不差毫釐,正是攻敵之所必救!

  段仇世識得厲害,顧不得再抓楊華,反手一掌。他這掌如封似閉,守中帶攻,堪稱旗鼓相當,功力悉敵,宋騰霄對他的毒掌也有幾分顧忌,一劍刺空,不敢冒進,慌忙搶過去保護楊華。

  段仇世道:「宋大俠,不錯,我剛才是說謊騙你,但我對孩子卻並無惡意!」

  宋騰霄道:「不管你說什麼,你要把這孩子搶去,就是不行!」

  段仇世哈哈大笑道:「今日之事,只怕不能由你作主吧!」聲到人到,呼呼連環三掌,掌挾勁風,有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上。他這內家掌力的確是非比尋常,宋騰霄也不禁心中一凜。

  宋騰霄揮劍招架,寸步不讓。叫道:「華侄,躲在我的背後,躲遠一些!」段仇世忽地笑道:「你保護不了他的!」話音未了,忽聽得楊華一聲尖叫,叫道:「叔叔救我!」宋騰霄扭頭一看,只見一個尖嘴削腮的怪人,已把楊華挾在脅下!

  原來段仇世早已和師兄約定,他叫卜天雕埋伏一旁,倘若他行騙不成,卜天雕便即動手,搶了孩子逃跑。

  卜天雕自小在深山與猿猴為伍,輕功可說是出於天賦,搶了楊華,轉眼間已是去得無蹤無影。

  宋騰霄這一驚非同小可,他明知未必追得上卜天雕,但也還是要去追的。段仇世恐怕師兄受傷之後,氣力不加,時間一長,說不定會給宋騰霄追上。當下如影隨形的跟蹤而上,縱聲笑道:「宋大俠,你不是要和我打架的嗎?怎麼跑了?」他的輕功,倒是和宋騰霄在伯仲之間,宋騰霄必須防備他在背後偷襲,難於擺脫。

  宋騰霄大怒喝道:「好,我就和你拼了!」陡然一個轉身,長劍吐出碧瑩的寒光,一招「白虹貫日」,劍尖逕刺段仇世的咽喉,段仇世笑道:「何必這樣怒氣?」側身斜閃,雙臂一分,儼如白鶴展翅,一掌托他的肘尖,一掌就向他的琵琶骨劈下!琵琶骨是人身要害之處,若給打碎,多好武功,也成廢人。何況段仇世還有毒掌的功夫,宋騰霄怎敢讓他打著?

  宋騰霄心頭一凜,想道:「爹爹在生之時,常常教我臨敵莫躁,我怎的忘了?」心念一動,在這電光石火之間,使出「黃鵠沖霄」的身法,平地拔起,段仇世呼的一掌,從他腳底削過。若不是宋騰霄躍起得快,即使琵琶骨不會給他打碎,這雙腳只怕難免要給他打斷了。

  段仇世讚道:「好身法!」宋騰霄亦非弱者,人未落地,長劍已是凌空刺下,段仇世一個「大彎腰,斜插柳」,身形後俯,只覺劍光耀眼生纈,宋騰霄這一劍也是恰好在他面門削過,若不是他躲閃得宜,後果不堪設想!

  段仇世又讚了一個「好」字,左右開弓,「陰陽雙撞掌」,拍打宋騰霄兩邊的太陽穴。宋騰霄劍眉倒豎,身形一矮,還了一招「橫掃千軍」,長劍「盤斬」段仇世的下三路。段仇世一個翻身,掌劈宋騰霄小腹的「血海穴」,以攻為守,化解了宋騰霄的劍招。

  兩人掌來劍往,掌風劍影,各有千秋。宋騰霄衣袂飄飄,劍法深得輕靈翔動之妙!段仇世暗自想道:「怪不得這姓宋的在小金川能夠和孟元超齊名並駕,他這劍法雖不及孟元超快刀的沉雄狠辣,但變化奇詭,虛實莫測,這卻又是孟元超的刀法所比不上的了。」宋騰霄也暗暗叫了一聲「慚愧」!心裡想道:「我空有寶劍在手,卻是勝不了他的一雙肉掌!」

  鬥到大約半炷香的時刻,段仇世估計宋騰霄是無論如何也追不上他的師兄了,便即哈哈一笑,說道:「宋大俠,你要和我拼命,我可沒有和你拼命的打算,對不住,失陪了!」說到「失陪」二字,段仇世已是一個轉身,疾走如風,他跑的方向和卜天雕剛才逃跑的方向恰恰相反,一個向東,一個向西。

  宋騰霄的輕功倒是不弱於段仇世,但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他若跑去追趕段仇世的話,那就是與卜天雕和楊華所走的方向背道而馳,越離越遠了。對宋騰霄來說,我回楊華才是最緊要的事情。何況,「就算追上這廝,我頂多也不過和他打個平手,又有何用?」宋騰霄心想。

  就在宋騰霄盤算未定,尚在躊躇之際,眨一眨眼,段仇世亦已去得遠了。

  段仇世跑了一程,不見宋騰霄追來,心裡想道:「卜師兄生得異相,可別讓他嚇壞了這個孩子。」他和卜天雕是約好了在一個地方會面的,於是在路上兜了一個圈子,匆匆忙忙的趕往那個地方。

  卜天雕挾著楊華飛跑,楊華嚷道:「醜八怪,放開我,放開我!」卜天雕道:「你罵我醜八怪,我偏不放!」楊華道:「好,那我就不罵。你是好人,放了我吧。」卜天雕道:「你不罵我也不放。我本來就不是好人。」楊華發起狠,叫道:「好,你這壞東西,看你放不放。」突然在卜天雕那毛茸茸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卜天雕不防他有此一著,給他咬得鮮血淋漓,「哎喲」的叫了一聲,楊華哈哈大笑。

  卜天雕怒道:「你這可惡的孩子,咬了我還笑,叫你知道我厲害!」正要一掌打他屁股,忽見段仇世如飛跑來,喝道:「不準嚇壞孩子!」

  卜天雕雖然份屬師兄,但因見識武功都不及師弟,卻是一向聽命於師弟的。他給段仇世一喝,不由不停下手來,但仍是餘憤未消,說道:「這孩子可惡得很,不教訓他怎行?」

  段仇世笑道:「卜師兄何必和小孩子計較?這孩子如此倔強,我倒是歡喜他呢!」

  楊華道:「我才不希罕你的歡喜呢,我要回去找宋叔叔。」

  段仇世摸摸他的頭頂,說道:「你找不著宋叔叔的了,好孩子,你累了,別害怕,乖乖的睡一覺吧。」話音未了,楊華果然就闔上雙眼,睡著覺了,原來是段仇世乘他不知不覺之際,點了他的昏睡穴。

  段仇世從師兄手中接過楊華,笑道:「幸虧你沒有真的打了這個孩子。」

  卜天雕瞿然一省,說道:「不錯,咱們是要拿這個孩子去找孟元超報仇的,當然不可打傷了他。好,咱們這就回去找孟元超吧,哈哈,叫他向咱們每人叩三個響頭!」

  段仇世忽地冷冷說道:「不,咱們回點蒼山去!」

  卜天雕怔了一怔,說道:「什麼,咱們現在就回點蒼山去?那不想找孟元超報仇了麼?」

  段仇世緩緩說道:「我要收這孩子做徒弟。對啦,你也做他的師父好不好?咱們一起教他。」

  卜天雕心中惱著,說道:「這孩子難弄得很,我不過才抱了他一會,就吃了他的苦頭,還要收他做徒弟?哼,我可不想招惹這個麻煩!不過,請你別怪我的囉唆,我還是要問你一問,我實在不懂,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當真只是為了喜歡這孩子麼?」

  段仇世道:「我一來為了喜歡這個孩子,二來也是為了報仇。」

  卜天雕搔搔腦袋,說道:「這我就越發想不通了,你替孟元超撫養孩子,怎能說是報仇?」

  「你不要著急,我慢慢說給你聽。」段仇世慢條斯理地說道:「孟元超是朝廷欽犯,那晚在咱們之前,來到孟元超家裡的滇南四虎,就是奉了朝廷之命,要來拘捕他的。這,你想必也是知道的了。」

  卜天雕道:「滇南四虎給孟元超的小師妹殺得大敗而逃,我親眼見到了。他們說的話,我也親耳聽到了。但這和咱們的事情又有什麼相干?」

  段仇世道:「後來咱們逃出那個園子的時候,我又發現了一個人。你大約沒有留意吧?」

  卜天雕當時逃得極為狼狽,那有心情留意周圍的動靜,聽了師弟的說話,不禁面上一紅,說道:「慚愧,我毫無知覺。那個人是跟蹤咱們的嗎?」

  段仇世道:「不是。他也是逃跑的。逃跑的方向和咱們不同。」

  卜天雕道:「那人是誰?」

  段仇世道:「是御林軍的副統領石朝璣。」

  卜天雕詫道:「就是以前在江湖上頗有名氣的那個獨腳大盜石朝璣?」

  段仇世道:「一點不錯,正是此人。他也是滇南四虎的上司。」

  卜天雕道:「奇怪,聽說石朝璣的本領很不錯,他為什麼袖手旁觀?哦,我明白了,想必他是看見咱們吃了敗仗,他給嚇破了膽,露面也不敢了。哼,如此看來,這人倒是浪得虛名,其實膽小如鼠。」

  段仇世笑道:「那也未必。不過,石朝璣打的是什麼算盤,咱們不必管他。孟元超是朝廷的欽犯,他總是不能安寧的了。即使是石朝璣不敢去招惹他,也一定還會有大內的高手繼續來的。」

  卜天雕笑道:「你說了半天,我還是不明白,怎的你倒好像替孟元超操心起來呢?」

  段仇世道:「不錯,我確是替他擔心呢!他一個人還好一些,帶上了這個孩子,那就糟了。」

  卜天雕道:「哦,原來你是要給孟元超背上『包袱』,免得他受孩子的拖累。」

  段仇世笑道:「師兄,這次你倒是聰明得很,猜得一點不錯。不過這孩子也確實討人歡喜。」

  卜天雕不禁又是搔搔腦袋,說道:「你不說還好,你說了我可是更糊塗了,你不是要向孟元超報仇的麼?但你這樣做,孟元超倒是要感激你的恩德了呢!」

  段仇世笑道:「不錯,我就是要仇人感恩。」

  卜天雕詫道:「為什麼?」

  段仇世道:「使到仇人感恩,這才是最好的報仇方法。你想,他本來是把咱們當作仇人的,忽然到了這麼一天,咱們把他的孩子撫養成人,又教了他一身絕技,這才帶回去見他。你想他該有多尷尬?哈哈,而且他受了咱們的恩惠也是無法報答的了。這樣的報仇,還不夠痛快嗎?」

  卜天雕笑道:「師弟,你的想法真是古怪得緊。不過你既然要這樣做,我也只好依你。」

  段仇世道:「咱們把平生所學都教給這孩子,比如說你的靈猿步法,當世人無人可以與你相比,這孩子學會了你的本領,那也是替你揚名呀!」

  卜天雕頭腦本來甚是單純,聽了師弟這麼一說,不覺高興起來,心裡想道:「不錯,我的全副武功,想要恢復,恐怕是今生無望了。我和師弟一同教出了一個出色的徒弟,我也可以沾光了。」

  突然得到一個主意,卜天雕忽地哈哈大笑起來。這一笑倒是令得段仇世有點莫名其妙,說道:「師兄,你笑什麼?」

  「我有個主意,這孩子不是還未知道他的爹爹是誰嗎?」卜天雕說道:「咱們也不必把實情告訴他,讓他學全了咱們的本領之後,咱們叫他去和孟元超比比武功。師弟,依你看來,這孩子得了咱們兩人的衣缽真傳,大約總可以勝得過他爹爹了吧?」

  段仇世笑道:「好!好!想不到你還會想出這一個絕妙的主意!這孩子學全了咱們的本領,一定可以打贏他的爹爹。那時叫孟元超不但要對咱們感恩,還要佩服咱們呢。哈哈,他輸給咱們的徒弟這可又比咱們親自報仇,勝得更光彩了。」

  卜天雕道:「但我卻擔心這孩子的脾氣太過倔強,不知他肯不肯做咱們的徒弟?」

  段仇世道:「我想小孩子是不會記恨的,只要咱們是真心對他好,日子久了,他一定會聽咱們的話。」

  楊華睡得正酣,卜天雕摸了摸他蘋果般的面頰,一股憐惜的心情不覺油然而生,笑道:「奇怪,我現在也覺得這小東西是有點可愛,並不怎樣討厭他了。師弟,你別忙給他解穴,讓他多睡些時,咱們這就將他抱回去吧。」

  ※※※

  楊華肯不肯做點蒼雙煞的徒弟,這是後話,暫且按下不表,先表宋騰霄的遭遇。

  點蒼雙煞滿懷高興的將楊華攜走之際,正是宋騰霄欲哭無淚,心煩意亂之時。

  宋騰霄拖著沉重的腳步,一步一個足印,走在雲紫蘿前晚走過的路上。這條山村小徑,也曾經是他走過無數遍的。

  「我丟了他們的孩子,叫我有何面目去見他們?可是醜媳婦也總得見翁姑的啊!」宋騰霄發出了一聲苦笑,跟著想道:「那兩個怪人不知是什麼來歷,何故要搶元超的孩子?元超對武林的人物比我熟悉,或許會有所知。但不管怎樣,事已如斯,也唯有和他們明白說了。三個人分頭尋找,總比我一個人在此束手無策要好得多。」

  一塊烏雲遮住了本來就不是怎麼明朗的月光,天上飄著牛毛細雨,宋騰霄悄情的走進了雲家的廢園。

  雨絲風片一番番,這情景正像宋騰霄去小金川那年和雲紫蘿告別的那個晚上。

  那一晚的情景如在目前,他們並肩站在荼藤架下,雲紫蘿靜靜的聽他說話。簷角的風燈在風中搖擺,雲紫蘿一面聽他說話,一面不自覺的摘下了一朵朵的薔薇,合在掌中輕揉。話說完了,只見地上片片花瓣。

  宋騰霄記得,那日他是懷著火樣的熱情來找雲紫蘿的,當雲紫蘿拒絕了與他同赴小金川的要求之後,他的心中只是感覺何其淒冷!

  那晚是離別,今夜是歸來,但卻是同樣的雨夜,同樣的心情!

  「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宋騰霄走過倒塌了的荼藤花架,心頭一陣悵觸,忽然就想起了李義山(商隱)這兩句詩。他年輕的時候。最喜歡讀的就是李義山的詩,而這兩句詩又正是何其切合目前的情景和他的心境啊!

  廢園荒蕪,簷角已經沒有搖擺著的風燈在懸掛了,但小樓一角,卻是燈火猶明。窗外雨絲交織,把燈色襯得異樣的朦朧。「紫蘿該是和元超在這小樓之中吧。」宋騰霄心想。

  同樣的雨夜,同樣的心情,宋騰霄站在塌倒了的荼藤架旁,凝望著細雨中的小樓燈火,忽地打了一個寒噤,心頭一片冰冷。

  是同樣的心情麼?不,應該說是:他今晚的心情要比和雲紫蘿分手那夜更是傷心,更是難過了。和雲紫蘿分手的時候,雖然傷心,還抱著一個希望。如今,希望已經幻滅,而且更加上了慚愧和不安。因為他失掉了她與元超的孩子。

  「醜媳婦總是要見翁姑的。」宋騰霄又一次的心中苦笑,終於一步步的走近紅樓。

  「元超,元超!」他咳了一聲,輕聲叫喚。他恐怕雲紫蘿也是在這小樓之中,是以不敢冒昧上去,登樓入室。

  一件意外的事情發生了,窗子打開,露出一張少女的面孔。這個女子竟然不是雲紫蘿。側面看去,倒有幾分像呂思美,但又不是呂思美!

  和孟元超相熟的女子只有雲、呂二人,這也是宋騰霄所深知的。那麼這個女子又是誰呢?她為什麼會躲在孟元超的書房裡?

  宋騰霄方自驚愕,那個少女已是一個「燕子穿簾」式的,翩如飛鳥般的從窗子跳出,掠過欄杆,跳下樓來,來到了他的面前了。

  宋騰霄定睛一瞧,的確是一個他從未見過面的陌生女子!這個女子也是像他一樣,露出了驚詫的神情。

  「你是誰?」兩人不約而同的同時向對方發問。

  「我姓宋。我是孟元超的朋友,特地來找他的。」

  「我也是來找孟元超的。哦,你姓宋?那麼想必你是和孟元超同在小金川義軍之中的那位宋大俠宋騰霄了?」

  宋騰霄更是驚詫,說道:「我似乎沒有見過你,姑娘,你是從小金川來的麼?」心想:「莫非她是在我離開之後才加入義軍的女頭目,是奉了冷鐵樵或蕭志遠之命來找元超的?」

  那女子微微一笑,說道:「我沒有到過小金川,你當然不會見過我。」

  宋騰霄道:「那麼請恕冒昧,不知姑娘能否賜告芳名,是什麼時候和孟元超相識的。」

  那女子道:「我姓林,名無雙。我和孟元超也是並不相識。」

  宋騰霄睜大了眼睛,說道:「那麼,你,你──」

  林無雙道:「你是奇怪我為什麼來找孟元超吧?我是替一位朋友給他送信來的。」

  宋騰霄道:「那人是誰?」

  林無雙道:「這位朋友和你們也是不相識的,不過,你大概會聽過他的名字。」

  這真是一樁出乎常理之外的事情,一個和孟元超並不相識的人,請另一個也是和孟元超從未見面的女子送信!

  宋騰霄詫異之極,說道:「聽林姑娘這麼說,這人想必是一位武林中大有來頭的人物了,不知是誰?」

  林無雙道:「你說得不錯,這人就是天下聞名的金大俠,金逐流!」

  宋騰霄不禁大吃一驚,原來金逐流乃是一代武學大宗師金世遺之子,他的師兄江海天是武林公認武功天下第一的人物,不過近年也有人說金逐流的武功已經超過了他的師兄。總之,江海天和金逐流都是宋騰霄仰慕已久的人物。

  這個少女竟然是金逐流的朋友,宋騰霄不由得要對她刮目相看了。

  不過宋騰霄的心裡還是有個疑團,金逐流和他的師兄相識滿天下,為什麼要請一個年輕的女子為他送信呢?雖說江湖兒女不避男女之嫌,但若托一個和小金川的義軍稍有淵源的男子前來送信,不是更適當嗎?

  這話當然不便再問她,宋騰霄想了一想,說道:「金大俠特地請姑娘送信,想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

  林無雙道:「金逐流的妻子是六合幫的幫主史紅英,我和他們夫妻是相熟的朋友。來這裡之前,最近的幾個月,我就是住在他們的家裡的。

  「宋大俠想必知道六合幫乃是江湖第一大幫,耳目眾多,消息靈通。他們得到了一個可靠的消息,知道清廷派出的高手,將有所不利於貴友孟元超。

  「消息說清廷派出的高手不只一個,而是兩批。其中有一個人恐怕是孟大俠所難應付的。我住在他們的家裡無事可做,金夫人就和我說,反正你閒著沒事,就麻煩你走這趟吧。萬一碰上了那個人,你也可以替孟大俠對付一下。」

  林無雙和呂思美一樣是個純真的少女,甚至她的年紀雖然比呂思美大一些,但卻比呂思美更不通世故。是以金逐流夫妻和她說了些什麼話。她毫不避忌的就照樣說了出來。這些話聽進宋騰霄的耳朵裡,可就覺得有點刺耳了。

  宋騰霄心想:「孟大哥對付不了的人,不信你就能對付得了?」孟元超的高強本領是宋騰霄所深知,林無雙看來最多不過是二十二三歲的少女,他當然不敢相信林無雙的本領會高得過孟元超。

  宋騰霄有點不大服氣,便即問道:「清廷派出的兩批高手是些什麼人物,其中最厲害的那個又是誰?六合幫想必已經查個清楚,林姑娘可以告訴我麼?」

  林無雙道:「第一批是御林軍副統領石朝璣和他手下的滇南四虎。」

  宋騰霄哈哈一笑,說道:「滇南四虎,號稱『四虎』,在我們眼中不過是四條病貓。石朝璣的本領聽說倒是不錯,但也不見得孟大哥就難以應付。」

  宋騰霄是個有幾分傲氣的人,說出話來,稜角畢露,但林無雙可完全沒有想到,他話中的稜角乃是針對她的。她是個毫沒心機的少女,聽了宋騰霄的說話倒是衷心佩服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兩位在小金川的英雄事蹟,金大俠夫妻也曾和我說過,在你們眼中,那滇南四虎當然只能是四條病貓了。」

  宋騰霄看得出她是真心佩服自己,倒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連忙說道:「我們之與金大俠猶如爝火之比日月,金大俠謬加讚賞,實是令我汗顏。但不知清廷派遣的第二批高手又是一些什麼人物?」

  林無雙笑道:「第二批只有一人,其實是不能稱為『批』的,我隨口而出,用錯了字眼了。」宋騰霄道:「哦,只有一個人?」林無雙道:「不錯。但這個人卻是一個十分厲害的人,比石朝璣還要厲害得多。」

  宋騰霄道:「那人是誰?」

  林無雙遲疑半晌,心裡想道:「聽史紅英透露的口風,那人似乎是牟表嫂的師公,但還不能斷定。表嫂表哥是不願意本門的事情給外人知道的,我若是說錯了卻是不好。」

  宋騰霄道:「林姑娘不知道麼?」

  林無雙道:「我只是聽得史紅英姐姐這樣說的,那個人的名字,她可沒有告訴我。」

  宋騰霄不覺又多了兒分驚異,心裡想道:「這位林姑娘不知是什麼來歷,她竟然與金大俠的夫人六合幫的幫主姐妹相稱?看她實在是個純真的少女,該不會是自高身價吧?」於是說道:「林姑娘,請恕在下唐突,那人既然這樣厲害,金夫人放心得下你去對付他嗎?」

  林無雙帶著少女的羞澀,淺笑說道:「我自知本領不濟,但紅英姐姐卻鼓勵我,叫我不要害怕,說是我『應該』可以對付得了那個人的。我也不知她說的是真是假,但我在她那裡住了幾個月,見她幫中的好漢,那一個不是出生入死見義勇為?我想紅英姐姐既然把這樣一件緊要的事情付託與我,我若然畏縮,又怎好意思做六合幫的客人。因此我也就大著膽子來了。」

  林無雙有所不知,金逐流夫妻一力慫恿她來,不僅是因為她對付得了那個人,另外還有一層用意的。他們是想林無雙借這機會,與孟元超結識。內裡因由,以後再表。

  宋騰霄聽了她的這番說話,不禁也是暗暗佩服,心裡想道:「她看來像是個不大懂事的年輕姑娘,卻原來也是個外柔內剛的女中英傑呢!」

  林無雙接著說道:「而且我只是來通風報信,並不一定就會碰上那人。」言下之意,金夫人雖然說她可以對付得了那個高手,她自己卻是並無把握。

  宋騰霄此時已經知道她並非狂妄,只是不通世故而已,對她的印象逐漸好轉,便問她道:「你來了多久了?」

  林無雙道:「不到半個時辰。」宋騰霄道:「沒有見著孟元超麼?」林無雙道:「沒有,不知他是業已離開還是偶然外出,我正想留一封信給他,你就來了。」

  宋騰霄心想:「元超要等快活張給他帶回來的消息,除非他已經見著了雲紫蘿,否則絕不會離家。」問道:「那麼你可有碰見一個女子麼?」

  林無雙道:「什麼樣的女子?」

  宋騰霄道:「這女子名叫雲紫蘿,約莫二十七八歲年紀,穿著孝服的。」

  林無雙道:「我踏進這條山村的時候,倒是曾經碰見兩個晚歸的採茶姑娘,但你所說的那個女子,我可沒有見過。」

  宋騰霄好生失望,但緊張的心情卻也因此暫時鬆了下來,因為他無須馬上面臨尷尬的局面了。宋騰霄暗自想道:「莫非他們已是遠走高飛?」

  林無雙好似猜到了他的心意,說道:「我此來的目的,就是要告訴他將有災禍臨頭,勸他遠走高飛的。若是他已經走了,我倒是可以放下心了。就怕他只是偶然外出,尚未得到風聲,還會回家。」

  宋騰霄哈哈笑道:「孟元超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漢子,他決不會畏懼有什麼『災禍臨頭』的。不過我也相信他是已經離開此地了。」

  林無雙詫然問道:「那又是為了什麼?」

  宋騰霄心想:「這個原因,我可是不便告訴你了。」正要砌辭搪塞,忽地隱隱聽得遠處有嘯聲傳來,林無雙面色倏變,說道:「不好,那人來了!宋大俠,你、你快躲起來吧!」

  宋騰霄眉頭一皺,說道:「林姑娘,你為了一個不相識的朋友,尚且見義勇為,我與孟元超是生死之交,焉能置身事外?元超在這裡的話,他一定不會躲起來的,我不能損了他的聲名,縱然敵不過那人,也非得替元超接下不可。林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若是不成,你再上吧!」

  林無雙怔了一怔,心裡想道:「我若然定要爭先,他只當我是輕視他了。聽這嘯聲,似乎來的當真是宗神龍?我且看看再說。」

  嘯聲宛若龍吟,由遠而近,初起時似在幾里之外,轉眼間,一個三綹長鬚的漢子已是出現在園子之中。長嘯的聲音,尚自震得耳鼓嗡嗡作響,當真是聲到人到,聲勢嚇人!

  林無雙躲在假山石後,定睛一看,看得分明,不由得暗暗吃驚,心道:「果然是宗神龍!」原來她與宗神龍同派而不同支,論輩份宗神龍是她表嫂的師公,也正是她的師叔。

  宗神龍身形一現,便即喝道:「孟元超,有膽的出來與我比劍!」

  宋騰霄飛身迎上,喝道:「你是什麼人,膽敢來找孟大俠比劍?」

  宗神龍冷笑道:「自稱大俠,未免太過厚顏了吧?嘿,嘿,聽說你到過大涼山,那麼你沒有見過我,也是應當知道我的了!老夫是扶桑派的宗神龍,竺尚父這老兒總應該和你說過吧?哼,我找你比劍,乃是抬舉了你!」

  宋騰霄是先離開小金川的,他離開小金川的時候,正是孟元超奉命到大涼山去聯絡一支義軍之時。是以宗神龍所說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

  原來竺尚父乃是大涼山的義軍首領,以武學深湛,馳名天下,一向是被武林中人列名在十大高手之內的。但宗神龍與他比劍,卻曾贏了他的一招。其時正是孟元超來到大涼山的不久之前。

  不過宋騰霄雖然不知道宗神龍是何許人,卻也聽人說過扶桑派的劍術。但他只知道扶桑派有個掌門人名叫牟宗濤,和金逐派是好朋友。而且聽說牟宗濤的劍術之精,也是不在當世數一數二的高手金逐流之下。

  宋騰霄聽了「扶桑派」三字,倒是不覺心頭微凜,暗自想道:「牟宗濤的年紀據說不過三十多歲,這人的年紀比牟宗濤大得多,難道是他的本門前輩?聽說扶桑派的劍術奇詭莫測,但是不可小覷了!」

  宋騰霄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儘管已是暗中戒備,把對方視同大敵,面上卻是一副冷傲的神氣,淡淡說道:「我只知道江湖上有個四海神龍齊建業,你是什麼東西,冒用他老人家的名號?哼,我可從來沒有聽人說過有你這號人物!一條爛泥鰍,居然也敢興風作浪!」

  「四海神龍」的「神龍」乃是齊建業的「渾號」,宗神龍的「神龍」則是正名,如今宋騰霄故意把這兩者纏夾一起,說他根本不配與齊建業相提並論,這番說話,登時把宗神龍氣得七竅生煙!

  宗神龍大怒道:「好,叫你這無知的小子知道我厲害!」正要拔劍,忽然「咦」了一聲,喝道:「你是誰?哼,原來你這小子才是冒牌的孟元超!」

  原來宗神龍雖然沒有見過孟元超,但卻見過他的圖像。只因月色朦朧,此時方始看出這個向他挑戰的少年與圖像並不相符。

  宋騰霄縱聲笑道:「我幾時說過我是孟元超?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宋騰霄使是我,我便是宋騰霄!」

  「卡」的一聲響,宗神龍把拔出了一半的寶劍,重又納入劍鞘,冷笑說道:「一瓶醋不搖,半瓶醋才搖。原來你不是孟元超,這就怪不得你是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了。好,你既然不是孟元超,我就空手讓你三招!」

  孟、宋二人在小金川一向是齊名,宗神龍故意抬高孟元超,貶低宋騰霄,這正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宋騰霄淡淡說道:「割雞焉用牛刀,要對付你,本來就用不著孟元超。」話是這樣說,心裡已是老大的不舒服了。

  宗神龍喝道:「廢話少說,動手吧!」

  宋騰霄喝道:「拔出劍來,誰要你讓?」

  宗神龍側目斜睨,忽地揮袖朝宋騰霄面門一指,冷笑說道:「姓宋的小子,你不動手,我可不和你客氣了!」

  這一拂隱隱含有刀劍的招數,袖風拂面,竟似刀鋒刮過一般,宋騰霄吃了一驚,沉不住氣,唰的一劍便刺過去!一劍刺出,這才喝道:「好,我倒要看你如何空手讓我三招?」

  宋騰霄給宗神龍迫得用劍應付,面子上自是覺得有點難堪而已,宗神龍卻是心中暗暗叫苦了。

  宋騰霄的劍術以輕靈翔動見長,這一劍快如閃電,但卻又是招裡藏招,式中套式,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之間,宗神龍的七處大穴,都在他的劍尖襲擊之下!

  宗神龍長袖一揮,勁風疾迫,宋騰霄的劍尖稍稍一歪,宗神龍就在這間不容髮之際,從他的劍光籠罩下,倏然竄出,宋騰霄亦是不敢輕敵冒進,當下止步不追,喝道:「亮劍吧!」

  宗神龍險些給他刺中,嚇出了一身冷汗,心裡想道:「想不到這小子的劍術竟也這般了得,幸虧我說的只是讓他三招。」但是否可以空手再應付宋騰霄兩招凌厲的劍招,他在試了一招之後,亦是殊無把握。不過他以武林前輩的身份,既然誇下海口,當然也只好硬著頭皮挺下去,當下沉聲喝道:「還有兩招,趕快動手!」

  說到「動手」二字,宗神龍驀然躍起,一招「游龍探爪」,以「龍爪手」,使出似掌非掌,似劍非劍的招數,疾抓如風,向著宋騰霄的腦門抓下!他本來是催宋騰霄動手的,結果卻是他先行出手,這是以攻為守的戰術,雖然嚴格說來,乃是有失前輩身份,也顧不得這許多了。

  宋騰霄大喝道:「來得好!」一招「橫雲斷峰」,迎著他的手臂斜削上去。

  這一招因為是宗神龍先行搶攻,佔了便宜,宋騰霄橫劍斜削上去,他立即順著劍勢,一個摟膝繞步,反身以肘錘撞出,撞擊宋騰霄的小腹。

  宋騰霄使出穿花繞樹身法,腳踏五行八卦方位,斜身一閃,長劍圈轉,反刺他的右肩。

  宗神龍喝道:「讓你開開眼界!」雙袖揮舞,忽地似兩條長蛇般的竄囓宋騰霄的面門,這一招「毒蛇吐信」,竟是雙股劍的招數!袖風劍影之中,只聽到「嗤」的一聲,聲如裂帛,兩人倏的由合而分,各退三步!

  宗神龍的長袖被削去了一幅,面色發青。

  宋騰霄低頭一看,只見衣服上胸前的鈕扣已是給對方抓了一顆,亦是嚇得心頭卜卜亂跳!

  這霎那間,兩人都是不出一聲,過了半晌,忽地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幾聲冷笑!

  宗神龍暗暗叫了一聲「僥倖」,冷笑說道:「如何,我不是空手讓你的三招了?」

  宋騰霄心裡道了一聲「慚愧」,口裡卻也冷笑說道:「你的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我已見識過了,每一招都是讓你先行發招,也不見得你佔得了我的便宜。」

  武學之道,本來是各有所長,不拘一格,有的人擅用刀劍,有的人長於拳腳,「空手入白刃」在高手搏鬥之中亦是司空見慣之事,值不得誇耀的。宋騰霄心裡已知對方的本領在己之上,但他的脾氣乃是七分倔強帶著三分傲氣,叫他向敵人認輸,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肯的,是以他心裡雖然暗暗叫了一聲慚愧,嘴裡卻故意這樣說法。

  他也並沒有說錯,剛才這三招以掌換劍,宗神龍的確是沒有佔到他的便宜。但宗神龍本來就不是以「空手入白刃」的功夫見長,雖然他是當今之世有數的劍術名家。

  不過宗神龍以武林前輩自居,誇口要讓對方三招,卻給對方削去了他的衣袖,卻是自覺無顏的了。

  宗神龍惱羞成怒,冷笑說道:「我不與你鬥嘴,空手三招,我已經讓過你了,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劍法吧!」宋騰霄道:「我本來早就叫你亮劍的!」

  宗神龍哼了一聲,長劍一抖,劍尖震動,嗡嗡作響,喝道:「進招吧!」

  宋騰霄不敢托大,說了一個「好」字,劍鋒斜掠,使出了一招變化奇繁的招數。

  宗神龍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華!」陡然間只見銀光匝地,紫電飛空,他的一柄長劍,竟然幻出重重疊疊的劍影,饒是宋騰霄也是劍術高手,但在這一瞬之間,竟然無法判斷他這一劍是從那個方位刺來!

  幸虧宋騰霄練過穿花繞樹的身法,而且他的劍術造詣,也確實不凡,雖然不識對方的路數,卻也不至於輕易就給對方所算。

  騰挪閃展,移位換招,幾個動作,一氣呵成,宋騰霄的變招也當真說得上是「機警靈活」四字,從變化奇繁的攻敵招數,霎然間就變成了單純防守的招數,這一招雖然看似簡單,但在防守上卻是無懈可擊!

  躲在假山石後偷看的林無雙,看到這裡,也不由得暗暗讚了一個「好」字,心裡想道:「記得紅英姐姐和我說過,金大哥在第一次碰見我的表哥之時,也險些吃了虧,結果是打成平手。這位宋大哥從未見過我們扶桑派的劍法,居然能夠抵擋這許多招,雖說宗神龍比不上我的表哥,但宋大哥的劍術,也可算是十分難得的了!」

  想起了表哥,林無雙不覺一陣迷茫,想道:「表哥成婚也已有三四年了,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他們。不知他們也知道了我已經到了中原嗎?有關表哥的訊息都是金大哥告訴我的,金大哥會不會把我的訊息也告訴表哥呢?但願他不要在表哥面前提起我才好。」

  林無雙突然想起自己的心事,不知不覺對園中的劇戰就沒有這樣留神了。

  宋騰霄只守不攻,氣力耗損較少,但雖然如此,過了三十招之後,亦是漸漸覺得有點力不從心了。

  原來扶桑派的劍術,乃是唐代的武學大宗師虯髯客傳至海外的,中原早已失傳。是以和中原各家各派的劍術都不相同,但有若干劍式,它又與中原流行的劍式似是而實非。宋騰霄從未見過扶桑派的劍法,只覺它奇詭絕倫,瞬息百變,尤其那些與中原所傳的劍術似是而非的招式,更是令宋騰霄大受迷惑!

  宗神龍屢攻不下,忽地一劍平胸直刺,宋騰霄正是應付得有些手忙腳亂的時候,見這一劍平胸刺來,似乎是天山派「大漠孤煙」的招數,一時無暇思索,長劍立即劃了一道圓弧,還了一招「長河落日」。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本來以「長河落日」的「圓」來化解「大漠孤煙」的「直」,在劍術中乃是最恰當不過的應招,不料宗神龍劍到中途,突然由直化圓,雙方所劃的劍圈互套,宗神龍的功力較高,大佔便宜。

  宗神龍大喝一聲「撤劍!」瞬息之間,雙劍輪絞,已是碰擊了十七八下,宋騰霄受不住對方的力道,只覺長劍就要脫手飛去,慌忙一個「鷂子翻身」,倒縱出三丈開外,這霎那間只覺肩上一片沁涼,也不知是受了傷沒有?

  宗神龍喝道:「那裡跑?」說時遲,那時快,已是如影隨形地追上來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