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謝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大夢神劍



  花靜如海,冰輪皎空。

  方覺曉與蕭亮遙向對應,彼此身上不帶一絲殺氣。

  蕭亮苦笑道:「我不能敗。」

  方覺曉明白。「神劍」蕭亮的劍,在於決勝負,若不能贏,就只有輸,每勝一次,劍氣更熾,劍鋒每飲一滴敵人血,劍芒更盛!

  但只要敗一次,便永無勝機,就像一個永遠只有前進而無法後退的戰神,敗等於死。

  何況蕭亮的劍是折劍,一柄折劍仍當劍使,是表示了不能再折的決心。

  可是方覺曉也不能敗。

  世事本是一場大夢,成敗本不應放在心上,但是方覺曉卻知道,他可以堅持這種不以勝為贏敗為輸的態度去對付任何挑戰,卻不能用這種方法來應付「神劍」蕭亮。

  因為「神劍」蕭亮的劍法是「以威壓敵,以勢勝之」。

  這種方法是取自兵法上:「威,臨節不變。」且以「不動制敵,謂之威;既動制敵,謂之勢。威以靜是千變,勢以動應萬化」以成威勢。

  最可怕的是蕭亮的劍法,在巔微毫末之間,生出電掣星飛的變化,在靜之威中生動之勢,而動勢遽轉而為靜,憑虛搏敵,無有不應。

  方覺曉的「大夢神功」是借對方之法而反挫,但面對蕭亮若仍持無可不可之態度,則不及自靜以觀變,相機處置蕭亮由威勢動靜中所生之攻擊。

  除非方覺曉一反常態,先以必勝之心,運「大夢神功」,罩住對方,一觸即發,先行反撲,才有勝望。

  否則必敗無疑。

  所以方覺曉也微微一歎:「我也不能敗。」

  兩個只能勝,不能敗的同門決戰,結果往往是一方勝,一方敗,或兩敗俱傷。

  可惜他們都沒有另一條可選之路。

  ※※※

  方覺曉誅殺「風、雷、雨、電」四大高手,再破「大須彌陣」殺十二人,挫敗吳鐵翼,他都沒有亮出武器。

  此刻他終於亮出了兵器。

  他的兵器原來是一面鏡子。

  寬一尺,高三尺,厚約半寸的一面琉璃大鏡。

  他這件武器,輕若水晶,也不知是什麼製的,自懷中取出時只不過一個方盒大小,打開來卻迅即變大,光可鑑人,鬚眉纖毫,無不畢現。

  晶鏡在月光下熒熒浮亮。

  眾人連追命在內,都不知他此刻取出面鏡子有何用途,只曉得方覺曉適在難中,仍不肯用這面鏡子,此際方才使用,必是殺手鐧。

  只見蕭亮劍眉一豎,雙目熠熠,一個字一個字地道:「昊天鏡?!」

  ※※※

  方覺曉微嗤一聲,似在自嘲:「昊天鏡,師父所傳,師父所授,師父所贈,沒想到……」

  蕭亮又打了一個噴嚏。

  他這個噴嚏一打,即時髮披於肩,厲瞳若電,威稜四射,緩緩提起了折劍:「沒想到……昊天鏡有一天對上了神折劍!」

  這是決鬥前的最後一句話。

  蕭亮的心胸被鬥志所燒痛,但他尚未出手,發現方覺曉有著同樣的殺氣如山湧來。

  當兩人氣勢盛極又完全一樣時,就像兩把劍尖相抵,因而發出灼烈的火花。蕭亮發現自己的殺氣愈大,對方的殺氣也反迫過來,他只有渺乾坤於一粟,縮萬類看方咫,只酌斟眼前一步,只專注手下一劍。

  由於他並不一味猛進,反而定靜待機,風拂過,對方人影一閃。

  ──是對方先沉不住氣?!

  蕭亮已無暇多想,光霞瀲灩的劍芒,發出了飆飛電駛的一刺!

  他這一劍,果然命中。

  只聽一聲清脆的碎裂之聲,晶鏡四裂,碎片逆濺,他刺中的是他自己的影子。

  這剎那間,他所有的殺氣銳氣,全發了出來,刺在虛無的自己之中。

  方覺曉已滑到了他的背後。

  他雖無法把蕭亮一劍反擊回去,但已用「昊天鏡」行起「大夢神功」,將蕭亮的「神折劍」消弭於無形。

  此刻他要做的是先封住蕭亮的穴道,然後搏殺吳鐵翼,再解蕭亮穴道。

  他以「昊天鏡」及「大夢神功」破蕭亮一劍,已十分吃力,卻沒料在這電掣星飛的剎那之間,一股巨力,斜裏湧至!

  這時他的掌已貼到蕭亮背心「背心穴」上,他本來只想以潛力暫封蕭亮穴道,那股怪勁一到,如巽地風雷,方覺曉應變奇速,身如浮沙薄雲,毫不著力,只要對方一掌擊空,立刻將對方擊虛之力壅堵反擊,挫傷對方!

  卻不料對方掌力從衝濤裂浪般的功力,驟然反諸空虛,變成以虛擊虛,反得其實,說時遲,那時快,「砰」地擊中方覺曉!

  這一擊之力,足以使山石崩裂,樹折木斷,飆輪電旋間擊在方覺曉身上,方覺曉一時不備,只覺渾身血脈飛激怒湧,一股大力,透過體內,在掌心直傳出去。

  這一下,不啻是等於在蕭亮背心要害上施一重擊。

  蕭亮本在半招之間,誤我為敵,而被方覺曉所敗。

  但他萬未料到方覺曉會重創他。

  方覺曉全神御虛擊敗蕭亮,但一失神間為敵所趁,不但身受內傷,也把「神劍」蕭亮擊得重創。

  蕭亮踣地。

  方覺曉也倒下。

  出手偷襲的人拍拍手掌,像拍掉一些塵埃,笑著說:「『神劍』蕭亮,劍法如神,名不虛傳;『大夢』方覺曉,迎虛挫敵,更是令人欽服……只惜,危機相間何啻一髮之微,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方兄蕭兄,世之奇俠,都沒想到會為在下所趁吧。」

  趙燕俠非常快樂,非常安詳地這樣說。

  ※※※

  趙燕俠的出手,疾如電捲濤飛,連在暗處觀戰的追命也來不及出手阻擋。

  驚人的是:趙燕俠這一出手間所顯示的武功,絕對在吳鐵翼之上。

  蕭亮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又吐了一口血,已經吐了七、八口血了,可是他覺得體內血脈激盪,彷彿還有無數口血要吐,他已失去再作戰的能力,向方覺曉喘息道:「師兄……這次咱們……可是鷸蚌之爭了……」

  方覺曉也肺腑皆傷,一面吐血一面說話:「是我……累了你……我不打你那一掌……又怎會給這小人……這小人用『移山換岳』的功力……引接到你身上去……」

  蕭亮慘笑道:「若不是我……你……你也無須打這一場……冤枉戰……」

  趙燕俠笑道:「你們也不必你推我讓了,我也不殺你們……待花熬成藥後,你們服了便聽我遣喚,自是難能可貴的強助!」

  方覺曉變色,面如白灰,「你還是殺了我們吧……」

  蕭亮怒道:「我們寧死……也不為賊子所用……」

  趙燕俠輕笑了一聲:「求死麼,只怕沒那麼容易。」

  吳鐵翼走近一步,從他眼中已有懼色可以知道,他也從不知曉趙燕俠的武功是如斯之高,「移山換岳」的功力自一個數十年來已銷聲匿跡的怪傑趙哀傷使過力敗六大派掌門後,從未聞有人用過,而趙燕俠適才偷襲方覺曉那一下,確是這種不世奇功。

  「趙公子,夜長夢多,還是早日除根的好!」吳鐵翼因吃過方覺曉大虧,恨不得立刻將之鏟除方才干休。

  趙燕俠道:「我這一掌打下去,只怕有人不肯。」

  吳鐵翼奇道:「誰?」

  趙燕俠微笑道:「土崗下的朋友。」

  只聽他揚聲道:「土崗下的朋友,請出來吧,否則……」

  他說著的時候,雙掌早已蓄「移山換岳」之力,只要對方一有異動,立刻發動,決不讓方覺曉與蕭亮被人救走。

  但他斷未料到話口未完,巨勁來自背後的花海之中,一左一右,逝如電逝,遊龍夭矯,事出倉卒,趙燕俠怪叫一聲,御虛龍行,滑飛三丈,躲過一擊!

  吳鐵翼驚覺已遲,只好硬接一擊!

  倉皇間他不及運「劉備借荊州」神功,只好全力一格,「勒」地一聲,左手腕臼為大力震脫,右手筋脈全麻,卻藉勢倒飛,落於丈外。

  追命雙腿飛擊,連退二人,即疾落了下來,守護蕭亮、方覺曉二人。

  趙燕俠乍然遇襲,失了鉗制二人的有利地位,他和方覺曉都沒有料到本來躲在土崗下的追命,不知何時,已移到霸王花海之中匿伏,以致差點令趙燕俠也著了道兒。

  吳鐵翼怒叱道:「你怎麼來的?!還有多少人?」

  吳鐵翼乍見追命,怕的是追命己糾集官兵前來圍剿,追命本來也想延挨時間,等習玫紅率冷血等趕至方才動手,但此時為了救護蕭亮及方覺曉,也理會不得那麼多了。

  趙燕俠冷笑道:「就他一個人。」

  追命因為情知會有人來,便故意道:「趙公子好耳力。」

  趙燕俠道:「閣下就是名捕追命了?」

  追命笑道:「這次倒要趙公子饒命。」

  趙燕俠微微笑道:「我們本就沒有殺你之意。」

  追命也笑著以眼睛向地上兩人一橫,「公子所饒之命,不是我,而是大夢、神劍二位。」

  趙燕俠長歎一聲,語音蕭索:「這又何必呢?」他頓了頓,又說:「你的要求,反而迫我殺三個不可了。」

  追命問:「沒有別的方法麼?」

  趙燕俠反問:「追命三爺倒可說說還有什麼方法?」說著望定追命。「譬如邀你加入我們,你會應承嗎?」

  追命搖首:「不會。」

  趙燕俠笑了:「就算是會,也沒有用,因為,我怕你使拖刀之計,虛與委蛇,那時,我又成為三爺所破的各案中一名就法者了。」

  追命想了想,笑道:「看來,是真的沒有別的法子了。」

  趙燕俠長了長身,把伸入袖子裏的手,縮了出來,淡淡地道:「那麼,請了。」

  這時月移中天,猶似一盤明鏡,清輝如晝,洒在花海上,宛如新沐,趙燕俠隨隨便便的站在那裏,出奇的眉目奇朗,也特別神采奕奕,彷彿冰輪乍湧、銀輪四射的明月,使他動了詩興,正在尋章問句一般。

  但追命卻知道,這是一個他前所未遇、莫測高深的大敵。

  他一方面全神備戰,另一方面也想盡可能拖延時間,希望冷血等人能率眾趕至。

開謝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