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單身女郎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九章



  克勞蒂亞.里斯─霍蘭今天不在辦公室。接待白羅的是個中年婦女。她說,雷斯特里先生正在等他,接著便將他引進雷斯特里的房間。

  「怎麼樣?」雷斯特里還沒等他踏入房門便問道:「我女兒的事怎麼樣了?」

  白羅雙手一攤。

  「目前是一無所獲。」

  「聽著,老兄,一定有一定有什麼線索。一個女孩子總不會在空氣中消失吧。」

  「過去曾經有女孩這樣,以後也不會少。」

  「不要考慮費用,不惜任何代價,你明白嗎?這樣下去,我我受不了。」

  此時此刻,他十足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他看上去消瘦了,通紅的眼眶代表了那些不眠之夜。

  「我知道你一定心焦如焚,不過我向你保證,我已經竭盡所能去找她了。可惜的是,這種事情急不來。」

  「她可能失去了記憶,也可能,她可能──我的意思是,她可能不舒服,病倒了。」

  白羅想,他知道那句話期期艾艾的代表什麼意思。雷斯特里本來想說:「她可能死了。」

  他在辦公桌的對面坐下,說道:

  「相信我,我懂得你焦急的心情,而我必須再對你說一次,如果你去報警,成效會快得多。」

  「不!」這個字有如爆炸般脫口而出。

  「他們的設施比較完備,查詢的管道比較廣。我向你保證,這不只是錢的問題。金錢的效果無法和一個高度有效的組織相提並論。」

  「老兄,你安慰我是沒有用的。諾瑪是我的女兒,是我的獨生女,我唯一的親骨肉──」

  「你確定你已將你女兒的一切──每一件事──都告訴我了嗎?」

  「我還能告訴你什麼呢?」

  「這要你來說,不是我能說的。譬如說,以前她可曾出過什麼事?」

  「什麼樣的事?老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她有沒有明顯的精神不穩定病史?」

  「你認為,認為──」

  「我怎麼知道?我怎麼會知道呢?」

  「我又怎麼知道?」雷斯特里的語氣突然苦澀起來。「我對她能有多少了解呢?都分別這麼多年了。葛瑞絲是個會記恨的女人,一個不輕易寬恕和忘懷的女人。有時候我覺得──我覺得將諾瑪交給她撫養,是所託非人。」

  他站起身,在房間裡來回走著,接著又坐下。

  「當然,我不應該離開我的妻子,這一點我明白,我不該把孩子丟給她去撫養。可是那時候,我想我是替自己找藉口,說葛瑞絲是個品格高尚的女人,對諾瑪盡心盡力,是諾瑪最稱職的保護人。可是她是那樣的人嗎?她真是那樣嗎?葛瑞絲寫給我的信上充滿憤怒和報復之心,我聞都聞得出來。唉,我想這也是很自然的。可是,這些年我卻一直在外頭。我應該回來的,應該常回來,看看孩子過得如何。我想,我真是問心有愧。噢,現在找藉口也沒用的。」

  他猛然轉過頭來。

  「沒錯。當我再度見到她時,我確實認為她整個言談舉止都顯得神經兮兮、毫無規矩。我也曾希望她和瑪麗過一段時間後會──會處得更好,可是我不得不承認,我覺得這女孩並不完全正常。我以為讓她到倫敦找個工作,週末回家來住比較好,不要逼她時時刻刻都跟瑪麗在一起。唉,我想我把一切都搞砸了。可是,她現在在哪裡,白羅先生?她在哪裡?你認為她可不可能喪失了記憶?這種事我聽說過。」

  「沒錯,」白羅說。「是有這個可能。以她那種情況,她確實可能會四處亂走而渾然不知自己是誰。或者她發生了意外,但這種可能性比較小。我向你保證,所有的醫院和這類地方,我都查遍了。」

  「你不會認為她──你不會認為她死了吧?」

  「我可以向你保證,死了要比活著容易找。雷斯特里先生,請冷靜點,別忘了,她可能有一些你根本不知道的朋友,住在英國某地的朋友,和她母親或姨媽同住時結識的朋友,或是她同學的朋友,這一切都需要時間查明。也許你必須要有心理準備──她正和某個男性朋友在一起。」

  「是大衛.貝克嗎?我一想到這個──」

  「她並沒有和大衛.貝克在一起。這一點,」白羅冷冷說道。「我一開始就查過了。」

  「我怎麼知道她有些什麼朋友呢?」他歎息道。「如果我找到她,等我找到她──我寧可這麼說──我要帶她脫離這一切。」

  「脫離什麼?」

  「離開這個國家。我一直很難適應,白羅先生,自從我回到這裡後始終很難適應。我向來厭惡都市生活,我討厭辦公室的例行公事,討厭和律師、金融業者沒完沒了的磋商。我喜歡的生活依然如故,出門旅行、四處漂泊、到荒涼、人跡罕至的地方去,那才是適合我的生活。我根本就不該離開那種生活。當初我應該讓諾瑪到國外去找我。正如我所說,等我找到她,我就打算這麼做。已經有好幾個人向我出價,要標購接手我的產業。噢,他們可以用極優惠的條件全部拿走。我要帶著現鈔,回到一個對我有意義的國家去,一個『真真實實』的國家去。」

  「啊哈!你太太會怎麼說呢?」

  「瑪麗嗎?她習慣那種生活。那是她的故鄉。」

  「對多金的女人來說,」白羅說。「倫敦可是很有吸引力的。」

  「她的看法跟我一樣。」

  他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他抓起話筒。

  「喂?噢,從曼徹斯特打來的?好。如果是克勞蒂亞.里斯─霍蘭,就把電話接過來。」

  他等了片刻。

  「嗨,克勞蒂亞。是……大聲點,線路很吵,我聽不見你說什麼。他們同意了啊,真可惜……不,我認為你做得很好……對,那就這樣吧。搭晚班火車回來,明天早上我們再談。」

  他將話筒放回去。

  「很能幹的女孩子,」他說。

  「里斯.霍蘭小姐嗎?」

  「是的,非常能幹,她替我分擔了許多煩心事。我全權授權給她到曼徹斯特去做這筆買賣,成交條件由她決定。我真的覺得無法專心。她做得極為出色。就某些方面來說,她和男人一樣能幹。」

  他看看白羅,突然讓自己回到現實。

  「啊,是的,白羅先生。唉,恐怕我真是束手無策了。你需要更多的開銷嗎?」

  「不需要,雷斯特里先生。我向你擔保,我將盡我全力找到你的女兒,讓她安然無恙地歸來。我已經為她的安全採取了一切防範措施。」

  白羅穿過外頭的辦公室踏出門外。待他走到街上,他抬頭望著天空。

  「有一個問題已經得到明確的答案,」他說。「那正是我需要的。」


第三個單身女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