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單身女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章



  白羅抬頭望著那座喬治王朝時代宅邸的威嚴門面。這幢宅邸坐落於一個傳統商業城鎮上一條至今才不得安靜的街道上。進步的潮流迅速席捲了這個城鎮,不過新式的超級市場、精品商店、女裝服飾店、咖啡館和一家壯觀的新銀行,全都選定設在克羅夫特街,不再屈居於狹窄的海伊路。

  白羅帶著讚賞的眼神,注意到那擦得晶亮的黃銅門環。他按下門邊的電鈴。

  門幾乎應聲而開,是個身材頎長、外表尊貴的女人。她精神飽滿,灰白的頭髮向上梳攏。

  「白羅先生嗎?你很守時,請進。」

  「你是巴絲比小姐?」

  「沒錯。」

  她將門往後拉開,白羅走進屋內。她將他的帽子掛在廊道邊的衣帽架上,帶頭走進一個令人賞心悅目的房間,從這裡可以俯瞰到一個四面環牆的狹小花園。

  她的手朝一張椅子一揮,接著自己也坐下,一副等待的態勢。顯而易見,巴絲比小姐是那種會為傳統客套話浪費時間的人。

  「我想,你曾經在梅多菲爾德學校當過校長?」

  「是的。我在一年前退休。據我了解,你是為了本校校友諾瑪.雷斯特里的事前來找我。」

  「是的。」

  「你的來信,」巴絲比小姐說。「並未提及任何詳情。」她接著說:「我知道你的身份,白羅先生。因此,在我們談下去之前,我希望多知道一些情況。譬如說,你是打算雇用諾瑪.雷斯特里嗎?」

  「不,我並無此意。」

  「既然我明白你從事何種行業,你該理解我為什麼想知道進一步的詳情。譬如說,你有諾瑪哪一位親戚寫給我的介紹信嗎?」

  「沒有,」赫丘勒.白羅說。「我會進一步解釋我的來意。」

  「謝謝。」

  「事實上,我受雇於雷斯特里小姐的父親,安德魯.雷斯特里先生。」

  「啊。據我所知,他在去國多年後,最近才回到英國來。」

  「確實如此。」

  「可是,你並沒有帶來他的介紹信?」

  「我沒有請他寫。」

  巴絲比小姐探詢的目光望著他。

  「他可能會堅持要跟我一起來,」白羅說。「那麼我就無法向你提出我想問的問題,因為那些問題的答案可能讓他感到痛苦難過。目前他已飽受折磨,大可不必讓他再受打擊。」

  「諾瑪出了什麼事嗎?」

  「希望沒有……不過,有這種可能性。巴絲比小姐,你記得這女孩吧?」

  「所有的學生我都記得。我記性極好。再怎麼說,梅多菲爾德不是一所大學校,頂多只有二百個女生。」

  「巴絲比小姐,你為什麼會辭去學校職務呢?」

  「坦白說,白羅先生,我不明白這和你有什麼相干。」

  「確實不相干,我只是表達出我油然而生的好奇心。」

  「我已經到古稀之年了,難道這不是理由?」

  「我必須說,以你的情況,這不能算是理由。依我看,你精神飽滿,體力充沛,絕對有能力繼續在未來多年擔當掌舵之責。」

  「時代變了,白羅先生,但我們不一定喜歡它變化的方向。我這就來滿足你的好奇心。我發現我對那些父母越來越沒耐心。他們為自己女兒建立的目標既短視,坦白說,又愚蠢至極。」

  一如白羅從調查中所得到的資料,巴絲比小姐是個著名的數學家。

  「可別以為我的生活懶懶散散,」巴絲比小姐說。「目前我過著一種更合我志趣的生活。我在指導高年級的學生。現在,我能不能請教你,你對那個叫諾瑪.雷斯特里的女孩何以會有興趣?」

  「是個令人焦慮的原因。說得嚴重些,她失蹤了。」

  巴絲比小姐依然顯得很漠然。

  「是嗎?當你說到『失蹤』時,我認為你是指她離開家而沒有告訴父母。噢,我相信她母親已經去世,所以是沒告訴父親她的下落。白羅先生,這年頭這種事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雷斯特里先生沒去報警嗎?」

  「他堅決不肯,他斷然拒絕報警。」

  「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不知道這女孩在什麼地方。我一直沒聽過她任何消息。確實,自從她離開本校後,我就沒接過她片語隻字。所以,我恐怕幫不上你的忙。」

  「其實我想知道的並不是這個。我想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女孩──你會怎麼形容她?不是她的外表,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指她的個性和特點。」

  「在校的時候,諾瑪是個非常普通的女孩,學業並不出色,不過還過得去。」

  「她不是個有精神問題的人吧?」

  巴絲比小姐思考片刻,這才緩緩說道:

  「不是,我看不是。想想她的家庭環境,她的行為並不令人意外,不算過份。」

  「你是指她患病的母親?」

  「是的。她是在一個破碎家庭裡長大的。我想,她很愛她的父親,可是他突然和另一個女人離家出走,她母親自然非常憤恨。她很可能漫無節制地發洩她的怒氣,使得她的女兒心緒煩亂,雖然大可不必如此。」

  「如果我問你對已故雷斯特里太太的看法,也許更能切中核心吧?」

  「你是問我個人的看法嗎?」

  「如果你不反對的話。」

  「我不反對,我會毫不猶豫回答你的問題。家庭背景對一個女孩的一生極其重要,而我一向竭盡所能,希望藉著我少得可憐的資訊加以探究。或許我可以這麼說,雷特斯里太太是個高尚而正直的女人,她自以為正義,眼裡揉不得沙子,結果成了個十足的蠢人,生活也因此殘缺不全。」

  「啊!」白羅若有所悟地說道。

  「我可以說,她也是個malade imaginaire(法文:無病呻吟的人)。那種會對自己的病痛大驚小怪的人。這種女人總是在醫院進進出出。有這種家庭環境的女孩很不幸,尤其對一個沒有明確個性的女孩更是。諾瑪在知識方面沒有顯著的抱負,她缺乏自信,不是那種會闖出一番事業的女孩。我對她所抱的期望是:找份普通的工作,然後結婚生子。」

  「你從來──恕我這樣問──不曾看到她有精神不穩定的狀態嗎?」

  「精神不穩定?」巴絲比小姐說,「胡扯!」

  「『胡扯』!這就是你的意見。她不會神經質嗎?」

  「任何女孩子,或者說幾乎所有的女孩都很神經質,尤其在青春期,初次面對這個世界之際。這時候她還不成熟,在初次接觸異性方面需要指導。女孩子常常受到不合適、甚至是危險男孩的吸引。這年頭,沒有哪個父母或者說極少父母能運用品德的力量去挽救他們的女兒,讓她們免於遭受這種危險。所以她們常得經歷一段歇斯底里的痛苦期,或許因此而踏入一次不當的婚姻,不久後又以離婚告終。」

  「諾瑪真的從未顯現出精神不穩定的跡象?」白羅鍥而不捨地問道。

  「雖然她很情緒化,但她是個正常的女孩,」巴絲比小姐說。「精神不穩定!我說了,這是胡扯!她大概是和哪個小伙子私奔結婚去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理由!」

第三個單身女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