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啟事 線上小說閱讀

16 蓋達克的歸來



  蓋達克警官乘夜車歸來,但他夜裏睡得極糟,一路做著惡夢。他一遍又一遍地跑過某個古堡的昏暗走廊,拚命想趕到什麼地方,或想及時阻止什麼。最後他夢見自己醒來,渾身頓覺解脫。然後,他包廂的門徐徐滑開了,麗迪亞.布萊克把血淋淋的頭伸進來,望著他,一面怪他:「你為什麼不救我?你要是盡力,是能夠辦到的。」

  這下子他真的醒了。

  謝天謝地,警官總算到達了米徹斯特。他直接趕回局裏,向李斯泰做彙報,後者聽得很仔細。

  「此行並未使案情有所進展,」他說,「不過卻證實了布萊克小姐的話。皮普和艾瑪……哼,我要知道他們是誰。」

  「派屈克、茱莉亞.西蒙斯的年齡與那兩人相符,局長。若是我們能夠證實,布萊克小姐從他們小時便沒見過他們──」

  李斯泰抿嘴一笑,說道:

  「我們的盟友瑪波小姐已經幫我們證實了。實際上,布萊克小姐兩個月前才第一次見到他們。」

  「那麼,果不其然,局長──」

  「事情沒這麼簡單,蓋達克。我們一直在進行調查。就目前所知,派屈克和茱莉亞似乎沒有嫌疑。派屈克在海軍的檔案是真實的,他的表現十分良好。我們也到戛納查過了,一位西蒙斯太太很不高興地說,她兒子和女兒確是跟她表妹麗迪亞.布萊克住在奇平村。結果就是這樣!」

  「而那位西蒙斯太太就一定是真正的西蒙斯太太嗎?」

  「人家她叫西蒙斯太太已經很久了,我只能這麼說。」李斯泰冷冷地答道。

  「這似乎夠清楚了。只有這兩人的年齡吻合,布萊克小姐本身並不認識他們。如果要找皮普和艾瑪,喏,人就在那兒。」

  局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然後把一張紙推向蓋達克。

  「這是我們調查伊德布太太的結果。」

  警官邊看邊豎起了眉毛。

  「有意思,」他說,「她真的把她老公完全蒙在鼓裏,不是嗎?但我看跟這個案子沒什麼關係。」

  「表面上看來是沒有。」

  「但這一條卻與海默斯太太有關。」

  蓋達克又揚起了眉毛。

  「我看我得再和海默斯太太談一談。」他說。

  「你認為這個線索可能與本案有關?」

  「有可能。當然,這只能碰運氣了……」

  兩人一時陷入了沉默。

  「佛萊哲有什麼進展嗎,局長?」

  「佛萊哲非常努力,在取得布萊克小姐的同意後,他對小圍場做了一次例行搜查,但並無重大發現。然後他想查證誰有機會給那道門上油,找出米姬外出時還有誰待在宅邸裏,結果情況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因為她幾乎每天下午都要出去散步,通常是到村裏,然後在藍鳥喝杯咖啡,因此,一旦布萊克和邦妮小姐出門採黑莓時──大部份是在下午──進出那裏就如入無人之境。」

  「而且門通常不會上鎖嗎?」

  「以前都不鎖,但我想現在會了。」

  「佛萊哲查到什麼結果?房子空無一人時,誰溜進去了?」

  「實際上他們全去過了。」

  李斯泰看了看面前的紙頁。

  「莫加璐小姐送了一隻母雞去孵蛋。(聽起來挺複雜的,不過這是她說的),她十分慌張,而且說話自相矛盾。但佛萊哲認為那是因為她個性如此,而非出於內疚。」

  「也許吧,」蓋達克承認,「她心緒亂掉了。」

  「接著司威頓太太來拿布萊克小姐幫她留在廚房桌上的馬肉,因為那天布萊克小姐開車去米徹斯特,只要去那裏,她總會幫她帶點馬肉回來。你看出什麼名堂沒有?」

  蓋達克思考著。

  「布萊克小姐幹嘛不在回來路經司威頓太太家時,順便把馬肉給她?」

  「我不知道,但她沒有。司威頓太太說她──布萊克小姐──一向都把馬肉放在廚房桌上的,而她──司威頓太太──喜歡等米姬不在的時候再去取,因為米姬有時候很不客氣。」

  「解釋得倒是很連貫。下一個呢?」

  「辛珂芙小姐。她說她最近根本沒去,但其實她去了。因為米姬有一天看見她從邊門出來,巴特太太也一樣──她是本地人。辛珂芙小姐後來承認自己可能去過,但她忘了,也不記得去幹什麼,只說應該是順道去看看而已。」

  「這倒是很奇怪。」

  「顯然跟她的人一樣怪。然後是伊德布太太,她在那一帶遛狗,所以順道進去看看布萊克小姐是否可以借她針織的打樣,但布萊克小姐不在。她說她當時等了一會兒。」

  「只有這樣嗎?可能她還四處打探,給門上了油吧。上校呢?」

  「他拿了一本關於印度的書去,說是布萊克小姐表示想看這本書。」

  「她有嗎?」

  「布萊克小姐說她根本不想看,但推不掉。」

  「那倒是真的,」蓋達克說,「要是有人硬要借你書,你真的很難推得掉!」

  「我們不知道艾德蒙.司威頓是否去過小圍場。他的話含糊其詞,說是偶爾也會順道去那裏,替他母親辦點事,但他認為最近應該沒有去。」

  「所以這些話全都不是肯定的囉。」

  「是的。」

  李斯泰露齒而笑道:

  「瑪波小姐也是活動頻繁,佛萊哲說,她有天上午去藍鳥喝咖啡,又去礫石山莊喝了雪利酒,再到小圍場去品茶。她大力讚美司威頓太太家的花園,還順便去伊德布上校家,欣賞他的印度古玩。」

  「她能告訴我們這個伊德布上校到底是真是假嗎?」

  「她會弄清楚的,我想──他看起來似乎沒問題。我們會與遠東的政府機關核對,釐清他的身份。」

  「這期間,」蓋達克打斷他的話,「你認為布萊克小姐會同意離開嗎?」

  「你是說離開奇平村嗎?」

  「對。不妨帶著忠實的邦妮同行,去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她大可到蘇格蘭跟蓓兒.戈德勒住,要去那邊可不容易。」

  「住下來等著她斷氣?我想她不會這麼做的,任何一個善良的女人都不會喜歡這個建議。」

  「如果事關她的性命──」

  「安啦,蓋達克,殺一個人可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容易。」

  「是嗎,局長?」

  「呃,我同意從某方面來說,其實也很簡單。方法很多,比如用除草劑下毒、等她出來關雞鴨時當頭給她一棒,這都很好下手。不過要殺人又要不被懷疑,就大大不容易了。兇手現在一定意識到自己受到了監視。原來精心策劃的計謀失敗了,這位神秘的兇手只得另做打算囉。」

  「這我知道,局長。但兇手得考慮時間因素,戈德勒太太來日無多,很可能隨時斷氣,這表示兇手無法多做等待。」

  「沒錯。」

  「還有,局長,兇手一定知道我們在調查每個人的底細。」

  「這是很費時間的,」李斯泰歎道,「我們得跟印度那邊核對。不錯,這是件既費時又枯燥的工作。」

  「因此,我們非得快馬加鞭不可,我相信危險迫在眉睫。這涉及一大筆財富,萬一蓓兒.戈德勒死了──」

  一名警員走進來,蓋達克立即住口。

  「萊格警佐從奇平村打來的電話,局長。」

  「接進來。」

  蓋達克警官一直盯著局長,看見局長的表情由嚴肅變僵硬。

  「很好,」李斯泰吼道,「蓋達克警官馬上就過去。」

  他放下話筒。

  「是──」蓋達克欲言又止。

  李斯泰搖搖頭。

  「不是,」他說道,「是朵拉.邦妮。她想吃阿斯匹靈,從擺在麗迪亞.布萊克床頭的瓶子裏拿了三片,服了兩片,留下一片。法醫取了那一片送去分析,他說那絕對不是阿斯匹靈。」

  「邦妮死了嗎?」

  「是的,今早發現她死在床上。法醫說是在酣睡中死去的。他說儘管她的身體狀況很差,但他認為不是自然死亡,猜測是中毒。今晚會驗屍。」

  「布萊克小姐床頭的阿斯匹靈──好狡詐的惡魔。派屈克告訴我說,布萊克小姐扔掉了半瓶雪利酒,然後新開了一瓶。我想她不會隨便亂扔打開過的阿斯匹靈吧。這回誰去過房子裏──最近的一兩天內誰去過?那些藥不可能在那兒擺很久才對。」

  李斯泰看著他。

  「所有的人昨天都在那兒,」他說,「他們去參加邦妮小姐的生日派對。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溜上樓,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藥片調包。當然了,住在小圍場裏的每個人,也都可能隨時下手。」

謀殺啟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