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啟事 線上小說閱讀

4 皇家溫泉飯店



  米德郡警察局局長喬治.李斯泰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他身材中等,濃眉下是對精明犀利的眼睛,他習慣洗耳聆聽,而非滔滔不絕,然後再不動聲色地下達簡潔的命令,讓屬下去執行。

  此刻他正在聆聽警官戴蒙.蓋達克的彙報。蓋達克已正式負責此案,李斯泰昨夜才將他從利物浦召回來,後者原是被派到那裏調查另一件案子。李斯泰對蓋達克評價頗高,因為蓋達克不僅善用頭腦、富於想像,而且嚴於律己,辦事穩健,每一項事實都會反覆核查,在結案之前,始終保持開放的思維,李斯泰最欣賞的正是這點。

  「是警佐萊格接的電話,局長,」蓋達克說,「他似乎處理得很得當,既果斷又明智。這件案子不好處理,十幾個人爭著說話,其中還包括一個中歐人,她一看到警察就躲得遠遠的,還一勁地尖叫,簡直快把那地方震翻了。」

  「死者的身份確定了嗎?」

  「確定了,局長。是魯迪.謝爾茲,瑞士籍,門登罕一家皇家溫泉飯店的服務人員。局長,你若同意的話,我先去皇家溫泉飯店,再去奇平村看看。佛萊哲警佐已經過去了。他會去找公車站的人,然後去那座宅邸。」

  李斯泰贊同地點點頭。門開了,局長抬起頭。

  「進來吧,亨利。」他說,「我們遇到了一點特殊狀況。」

  亨利.克什林爵士是蘇格蘭警場前任廳長,他微微皺了皺眉頭,走進屋子。爵士個頭很高,是位儀表堂堂的老者。

  「連你這種辦案辦到膩的老手,大概都會對它感興趣。」李斯泰接著說道。

  「我從來沒覺得膩過。」亨利爵士不悅地說。

  「現在的最新招數,」李斯泰說,「是先透過刊登啟事來宣佈殺人。把那則啟事拿給亨利爵士看看,蓋達克。」

  「《北本罕新聞》及《奇平村消息報》,」亨利爵士說,「妙極啦。」

  他看了蓋達克指給他的啟事。

  「呵,沒錯,是有點不對勁。」

  「誰登的這則啟事,有沒有線索?」李斯泰問。

  「根據描述,局長,是魯迪.謝爾茲本人於星期三送去的。」

  「沒有人提出疑問嗎?收件的人不覺得奇怪嗎?」

  「老實說,收件的那個金髮瘦妞沒什麼大腦,她只是數了字數,然後收錢而已。」

  「刊登啟事的目的何在?」亨利爵士問。

  「引發當地人的好奇,」李斯泰分析道,「讓他們在特定時間趕到特定地點相聚,然後把他們扣押起來,搜光現金和細軟。這個點子其實蠻有創意的。」

  「奇平村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亨利爵士問。

  「是個居民星佈、風景如畫的村子。有肉鋪、麵包房、雜貨店,還有一間相當不錯的古董店,再來就是兩間茶館。村子本身就很美,又是觀光客住宿吃飯的地點。以前農人住的小屋,現在都改裝給一些老小姐和退休夫婦住了。有不少建築大約是在維多利亞時期蓋的。」

  「我明白了,」亨利爵士表示,「是老小姐與退休上校養老的地方。是的,若是這些人看到那則啟事,大概都會在六點半跑來打探一番。天哪,真希望我的那位老姑娘也在這裏,她一定會緊追不捨,這最合她的胃口了。」

  「你那位老姑娘是誰呀,亨利?是位阿姨嗎?」

  「不是,」亨利爵士歎口氣說,「不是親戚。」他虔誠的表示,「她只是上帝創造出來最優秀的偵探,天賦異稟,渾然天成。」

  他轉身對著蓋達克。

  「可別瞧不起你們村裏的那些老小姐,孩子,」他說,「萬一這是個很有來頭的神秘案件──雖然我不這麼認為──不過記住喔,一位織衣種花的老小姐,可比任何警察都來得高明。她能告訴你可能發生了什麼、應該發生了什麼、甚至,實際上發生了什麼!而且她還能告訴你為什麼會發生!」

  「我會牢記在心的,長官。」

  蓋達克警官正經八百地回答。絕對沒有人會猜到這個蓋達克其實是亨利爵士的教子,而且他與教父的關係非常融洽親密。

  李斯泰很快向他的朋友講了一下案情。

  「眾人悉數在六點半露臉,這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他表示,「可是這個瑞士人確知他們會到場嗎?還有一點,村民有可能攜帶很多財物讓人來搶嗎?」

  「幾枚老式胸針,幾小粒珍珠,一點零錢,也許一兩張紙鈔,不會更多了。」亨利爵士若有所思地說,「這位布萊克小姐家裏放了很多錢嗎?」

  「她自己說沒有,長官。據我所知,只有五鎊零鈔。」

  「那算不了什麼。」李斯泰說。

  「那麼你的意思是,這傢伙只是想演場戲而已──根本不是打劫,而是為了好玩而假裝打劫。像電影一樣,是嗎?很有可能。他是怎麼射到自己的?」亨利爵士問。

  李斯泰把一份報告拿過來。

  「法醫的初部報告說,左輪槍是在近距離發射的──燒焦了……嗯……無法證明是意外還是自殺。有可能是自殺的,也有可能他絆倒時,手中的槍走火了。也許是後者吧。」他望著蓋達克,「你得仔細地詢問證人,讓他們把目睹的一切原原本本說出來。」蓋達克警官沮喪地說:

  「他們看到的都不一樣。」

  「我一向對這點很感興趣──」亨利爵士說道,「人們在極度興奮和緊張時,究竟會看到什麼。是的,在那種情況下,他們究竟都看到了什麼,而更有趣的是,他們沒看到什麼。」

  「槍枝的報告呢?」

  「是外國製的,在歐陸十分普遍。謝爾茲沒有持槍許可證,進入英國時也沒有報關。」

  「這小子很不乖啊。」亨利爵士說。

  「壞人到處都有。好啦,蓋達克,去皇家溫泉飯店看看查到什麼吧。」

  ※※※

  蓋達克警官抵達皇家溫泉飯店後,直接被帶到經理辦公室。

  經理羅朗森身材修長,面色紅潤,為人十分熱誠。他親切地接待了蓋達克警官。

  「我們很樂意盡一切力量協助警方,」他說,「這件事太令人震驚了,真是千不該萬不該啊I.謝爾茲是個討人喜歡的平凡年輕人──沒料到他竟是那種打家劫舍的人。」

  「他來這裏多久了,羅朗森先生?」

  「你來之前我正在查記錄。三個月多一點,他的資歷相當不錯,該有的都有了。」

  「你對他滿意嗎?」

  蓋達克不留痕跡地頓了一頓。羅朗森答道:

  「相當滿意。」

  蓋達克耍了一個過去頗為奏效的小技巧。

  「不,不會吧,羅朗森先生。」他緩緩搖搖頭說,「事實不是這樣吧?」

  「呃,呃──」經理有些吃驚。

  「說吧,有些事不太對勁,是什麼呢?」

  「是有些不對勁。但我不知道──」

  「不過你覺得有些事怪怪的?」

  「呃──是的,我是有想過……可是又沒真憑實據。我不希望自己的臆測被記錄下來,最後倒過來指控我。」

  蓋達克和顏悅色地微微一笑。

  「我懂你的意思,別擔心,我們只是得了解謝爾茲的為人而已。你懷疑過他──哪些地方?」

  羅朗森很不情願地說:

  「關於帳單的事,他出過一兩次問題。帳單上出現不該收取的項目。」

  「你是說,你懷疑他收取某些費用,而飯店記錄裏並沒有寫上,等客人付完帳後,他把差額吞了?」

  「差不多吧……說好聽點,是他太粗心大意了,有一兩回牽涉的數目還挺大的。但老實講,我曾請會計查了他的帳,懷疑他──呃,做假帳。不過,數字儘管有一些錯誤,不少帳目也報得馬馬虎虎,但實際金額並沒有短少。所以我想是我自己弄錯了。」

  「如果你沒弄錯呢?假設他這裏那裏的挪用一些小錢,那他總會想辦法補上吧?」

  「是的,如果他有錢的話。可是那些會去『挪小錢』的人,通常手頭都很拮据,所以錢到手馬上就用掉了。」

  「因此,如果他需要錢來彌補虧空,就得靠搶劫或其他辦法籌措囉?」

  「對。我在猜,這會不會就是他的動機……」

  「可能啦。但這辦法實在很遜。他還能從什麼人身上弄到錢?他有沒有女人?」

  「烤肉廳有位女侍,名叫默娜.哈里斯。」

  「我最好跟她談談。」

  ※※※

  默娜.哈里斯是位漂亮的女孩,有一頭亮眼的紅髮和俏麗的鼻子。

  她很戒慎,也很擔心,深怕警察找她談話有損她的名譽。

  「我什麼都不知道,先生,一點也不清楚。」她抗議道,「我要是知道魯迪是那種人,就不會跟他出去了。他在這兒的服務台工作,我當然以為他人不錯。我是說,飯店在雇人──尤其是外國人──的時候,應該更謹慎才對。因為跟外國人打交道時,很難摸清他們的底細。他是不是報上寫的那種黑道份子呀?」

  「我們認為他是單獨行事的。」蓋達克表示。

  「奇怪……他看起來很木訥老實,真是想不到。儘管飯店裏丟過一些東西──現在我想起來了,是一枚鑽石胸針,還有一個金的錢幣收藏盒。應該沒錯,可是我做夢也想不到會是魯迪。」

  「我相信你確實想不到,」蓋達克說,「人難免會受騙上當。你跟他很熟嗎?」

  「我不知道能不能算熟。」

  「但你們算是朋友?」

  「哦,是啊──不過也僅止於此,我們挺處得來,但沒什麼深交。我對外國人一向有戒心。他們總有自己的一套邏輯,很難說的,對吧?像一些戰時逃過來的波蘭人,甚至美國人也是!他們根本不提自己結過婚,等到非說不可時,已經來不及了。魯迪很愛說大話,不過我總是會打點折扣。」

  蓋達克留意到這句話。

  「他愛說大話?這倒非常有意思,哈里斯小姐。我想你可以幫我們一個大忙,他愛吹噓哪方面的事?」

  「比如說他家在瑞士多富有、多顯赫啦,但這跟他缺錢的情況並不相符呀。他總是說,由於金融法規,他無法把錢從瑞士弄到這裏。我覺得那倒也可能,但是他的東西都不算昂貴,我是指他的衣著,根本不是名牌嘛。我也覺得他以前跟我講的故事很多都是在吹牛,什麼翻越阿爾卑斯山,在冰川懸崖救人啦。結果呢,他光是沿著布爾特山脊走一段,就頭昏眼花了,哼,還阿爾卑斯山呢!」

  「你常跟他出去玩嗎?」

  「是的──呃,是的。他很有禮貌,而且很懂得──照顧女孩子,看電影時總是挑最好的座位,有時候還會買花給我,而且他的舞眺得一級棒,真的棒極了。」

  「他跟你提過布萊克小姐嗎?」

  「布萊克小姐有時會到飯店吃午餐,不是嗎?而且在這裏住過一次。不,魯迪從來沒提過她,我也不知道他認識布萊克小姐。」

  「他提到過奇平村嗎?」

  默娜的臉上似乎掠過一抹憂色,但蓋達克無法確定。

  「應該沒有……他倒有一次問過公車路線,以及公車出發的時間。可是我不記得到底是去奇平村還是別的地方。而且那不是最近的事。」

  蓋達克再也問不出什麼了,魯迪.謝爾茲似乎沒有反常之處,案發前一晚,默娜並沒見到他。她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她特別強調這點──魯迪.謝爾茲是個騙子。

  蓋達克想,也許這是實話。

謀殺啟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