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啟事 線上小說閱讀

6 茱莉亞、米姬與派屈克



  茱莉亞走進房裏,在麗迪亞.布萊克剛才所坐的椅上坐下來。她的沉著,不知怎地頗令蓋達克不悅。她平靜地注視著他,等著他發問。

  布萊克小姐已藉口離開客廳了。

  「請告訴我昨晚的情形,西蒙斯小姐。」

  「昨晚?」茱莉亞面無表情地喃喃道,「咦,我們都睡得跟豬一樣,我想大概是反作用吧。」

  「我是指昨晚六點開始以後的情形。」

  「噢,原來如此。對了,來了不少無聊人士──」

  「有哪些人?」

  她定定地望著他。

  「你們不是都知道了嗎?」

  「我是在問問題哪,西蒙斯小姐。」蓋達克和顏悅色地說。

  「對不起。我一向覺得重覆是件很乏味的事,不過顯然你不這麼認為……好吧,有伊德布上校和夫人、辛珂芙小姐和莫加璐小姐、司威頓太太和艾德蒙.司威頓,還有牧師的妻子哈蒙太太。他們是按我剛說的先後順序到達的。如果你想知道他們都說了些什麼──這群人只會輪流說:『你們家開中央暖氣啦』和『好可愛的菊花喲!』」

  蓋達克咬住嘴唇。這小妞模仿得挺活靈活現的。

  「只有哈蒙太太例外,她實在有夠逗,進來時帽子歪了一邊,鞋帶也沒繫,大剌剌地直接就問謀殺幾時開始。這話把別人弄得很尷尬,因為他們都是假裝順道過來的。麗迪阿姨平靜地表示,應該很快就開始了。後來鐘敲響了,就在鐘聲結束之際,燈滅了,門被猛然推開,一個戴面具的身影說:『大家把手舉起來。』之類的話,跟大爛片演得一模一樣,實在有夠亂來。後來他朝麗迪阿姨開了兩槍,事情就突然好笑不起來了。」

  「事發時,大家都在哪兒?」

  「燈滅的時候嗎?嗯,大家就是隨便站吧。哈蒙太太坐在沙發上──辛芙,就是辛珂芙小姐,則站得像個男人,立在壁爐前。」

  「你們都在這個房間裏嗎,還是在那頭的內廳中?」

  「我想,大多數人都在這間房間裏,派屈克到另一間去取雪利酒。伊德布上校好像跟著他去了,不過我不太清楚。我們大家──呃,就像我說的,只是四處站著。」

  「你自己呢?」

  「我想我站在窗邊,麗迪阿姨去拿煙了。」

  「到拱道邊的那張桌子嗎?」

  「對。然後燈就滅了,大爛片開始上演。」

  「那男人的手電筒光線很強,他用手電筒幹了什麼?」

  「哦,他用電筒照我們,弄得我們頭暈目眩,拼命眨眼。」

  「請你非常仔細地回答這個問題,西蒙斯小姐。他手裏的電筒是靜止不動的,還是晃來晃去的?」

  茱莉亞考慮了起來,舉止不若剛才那般令人討厭了。

  「他晃著手電筒,」她緩緩說道,「就像舞廳的聚光燈一樣,先是直射我的眼睛,然後在房間裏遊走,最後槍響了,有兩記槍聲。」

  「後來呢?」

  「他轉過身──接著米姬開始像警報器似地尖叫起來,接著他的手電筒熄了,跟著響起第三聲槍響。然後門關上了(是慢慢關上的,還發出伊伊呀呀的聲音,怪可怕的)我們大家都陷在黑暗之中,不知如何是好,可憐的邦妮只會尖聲怪叫,米姬則在走廊一頭狂喊。」

  「你覺得那男的是故意朝自己開槍,還是絆了一跤,左輪槍走火所致?」

  「我沒有一點概念。整件事就像齣戲一樣。實際上,當時我以為是場玩笑──直到我看見麗迪耳朵上的血。不過就算為了增加臨場感而真的開槍,也得小心地往離腦袋遠一點的地方打呀,是不是?」

  「沒錯。你認為他看得清楚開槍的對象嗎?我的意思是,布萊克小姐是否很明顯地被燈光照到?」

  「不知道耶。我當時沒注意她,我在看那個男的。」

  「我想問的是──你認為那男的是故意朝她射擊,專門瞄準她的嗎?」

  茱莉亞似乎有點被這番話嚇到了。

  「你是說,他是蓄意瞄向麗迪阿姨的嗎?咦,我不這麼認為……總之,他若想傷害麗迪阿姨,有的是機會。而且也沒有理由把朋友和鄰居全召到一塊,增加下手的難度呀!他可隨便挑個日子,躲在樹籬後朝她開槍,然後逃之夭夭。」

  蓋達克心想,茱莉亞的說法,與朵拉.邦妮暗示兇手是故意襲擊布萊克小姐的看法,倒是南轅北轍。

  他歎了口氣,說道:

  「謝謝你,西蒙斯小姐。我最好現在去見見米姬。」

  「當心她的指甲,」茱莉亞警告說,「她可是個潑婦。」

  ※※※

  在佛萊哲的陪同下,蓋達克在廚房找到米姬。她正在擀麵,見到蓋達克走進來,米姬抬起頭,疑心重重地看著他。

  她烏黑的頭髮懸在眼睛上方,神色陰鬱,身上的紫套衫與豔綠長裙,跟她蒼白的容顏格格不入。

  「你們到我的廚房幹嘛,警察先生?你們是警察,對吧?沒完沒了,迫害永遠沒完沒了──唉!我現在早該習為常了。他們說英格蘭不一樣──錯啦,都是一個樣子。你們是來折磨我的,對,來逼供的,可是我什麼也不會說。你們會拔掉我的指甲,拿火柴燒我──噢,沒錯,而且比這個更糟。不過我不會說,你們聽見了嗎?我不會說,什麼也不會說!你們會把我送到集中營,不過我不在乎。」

  蓋達克看著她,一邊思索該採取什麼最好的辦法。最後,他歎道:

  「好吧,去拿你的帽子和外套。」

  「你說什麼?」米姬面露驚駭之色。

  「拿帽子和外套跟我走。我沒帶拔指甲的工具和刑具,那些東西都放在局裏。手銬帶了嗎,佛萊哲?」

  「帶了!」佛萊哲警佐五體投地的說。

  「我不去!」米姬尖嘗叫著往後閃。

  「那麼你就好好的給我回答問題,你要的話,可以叫一名律師到場。」

  「律師?我不喜歡律師,我不要律師!」

  米姬放下擀麵杖,用布擦了擦手,坐下來。

  「你想知道什麼?」她繃著臉問。

  「我要你詳述昨晚在此發生的事。」

  「你很清楚發生了什麼。」

  「我想聽聽你的說法。」

  「我本想逃走的。她跟你說了嗎?我看到報上的謀殺啟事時,本想走掉的,可是她不讓我走。她真狠哪,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她要我留下來,可是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會出事。我知道自己會被害死。」

  「你沒被殺掉,不是嗎?」

  「是沒有。」米姬勉強承認說。

  「好了,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吧。」

  「我很緊張,噢,真的很緊張,整晚都緊張得要命,我疑神疑鬼的,老聽見有人在走動。有一次我以為走廊裏有人溜進來──其實只是海默斯太太從邊門穿過走廊而已。(她說這樣才不會弄髒前門的台階──才怪!)她本身就是個納粹,那個金髮碧眼的女人,老是顯得高高在上的,把我當垃圾看──」

  「別管海默斯太太了。」

  「她為她是誰呀?她有跟我一樣受過大學教育嗎?她拿過經濟學學位嗎?沒有,不過是個顧來的傭人而已嘛,挖挖土,割割草,每週六竟然還領那麼多錢,還管自己叫淑女?」

  「我說過,別管海默斯太太了。請繼續說。」

  「我把雪利酒、酒杯和烤得很棒的糕點送進客廳,然後門鈴響了,我去應門。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跑去開門,實在有失我的身份,可是我還是去了。然後我到餐具室去擦銀器,我覺得這樣比較安全,因為要是有人來殺我,我手邊就有大刀,而且都很銳利。」

  「你真有遠見。」

  「後來,突然間,我聽到槍聲。我想,終於來了,開始了。我跑過飯廳──另一道門打不開──我停下來聽了一會兒,隨即又響了一槍,然後有重物摔到地上,就在走廊那邊。我轉動門把,但門從外面鎖住了。我被鎖在裏面,我跟掉進陷阱的老鼠一樣,害怕得快瘋了,我大喊大叫,捶打房門。終於,終於,他們轉動鑰匙,放我出來了。然後我去拿蠟燭,拿好多蠟燭。後來燈就亮了,我看見血……血!啊,天主啊!這不是我頭一回看見血,我以前見過血,我的小弟──我親眼看見他在我面前被殺──我見過街上的血,人們中彈身亡,我──」

  「好了,」蓋達克警官道,「非常感謝你。」

  「現在,」米姬誇張地說,「儘管把我抓起來送進牢房啊!」

  「下次吧。」蓋達克警官表示。

  ※※※

  蓋達克和佛萊哲穿過走廊來到前門,這時前門一下被推開,一名高大帥氣的年輕人差點與他們撞個滿懷。

  「天啊,是警察呢!」年輕人叫道。

  「你是派屈克.西蒙斯先生嗎?」

  「沒錯,警官。你是警官對吧,而另一位是警佐?」

  「是的,沒錯,西蒙斯先生。我能跟你談談嗎?」

  「我是無辜的,警官,我發誓我是無辜的。」

  「好了,西蒙斯先生,別鬧了。我還有很多人要見,不想浪費時間。這個房間是幹什麼的?我們能進去嗎?」

  「這是所謂的書房──可是沒人看書。」

  「有人告訴我說你去學校了。」蓋達克問。

  「我發現自己無法專心上數學,所以便回家了。」

  蓋達克照例問了對方的全名、年齡及戰時服役的細節。

  「現在,西蒙斯先生,你能描述一下昨晚發生的事嗎?」

  「我們盛大準備了一番,也就是說,米姬做了美味可口的糕點,麗迪阿姨開了一瓶新的雪利酒──」

  蓋達克打斷他問:

  「新開一瓶?還有另外一瓶喝過的嗎?」

  「對,剩半瓶。可是麗迪阿姨好像不喜歡。」

  「當時她很緊張嗎?」

  「啊,並非真的緊張,阿姨是那種極其理性的人。我覺得,倒是邦妮把她搞得很煩──邦妮整天都在預言災難即將降臨。」

  「那麼邦妮小姐感到憂心忡忡囉?」

  「啊,是呀,她是唯恐天下不亂。」

  「她拿這個啟事當真嗎?」

  「她都快嚇壞了。」

  「布萊克小姐第一次看到啟事時,似乎認為跟你有關。為什麼?」

  「哦,是啊,反正這裏有什麼事都怪到我頭上!」

  「你確實與此事無關嗎,西蒙斯先生?」

  「我?絕對無關。」

  「你是否見過、或和魯迪.謝爾茲說過話?」

  「我這輩子從沒見過他。」

  「不過,你有可能會開這類的玩笑吧?」

  「是誰跟你這樣說的?就因為有一次我把蘋果派弄到邦妮床上,還有一回給米姬寄了一張明信片,說蓋世太保正趕來抓她,那也不表示──」

  「跟我說說當晚的情形吧。」

  「我去小客廳拿酒,然後說時遲,那時快,燈就滅了。我轉過身,看見門口站了個傢伙,他喝道:『手舉起來!』然後大夥叫成一團。我正在想我能不能突襲他時,他便開槍了。後來他跌在地上,手電筒也滅了,大家又陷入黑暗中。接著伊德布上校用軍人的口吻大聲下達命令:『弄點光來。』他說。結果我的打火機派上用場了嗎?沒有,沒點著,那些該死的新發明都是這樣。」

  「你覺得這個闖入者是瞄準布萊克小姐的嗎?」

  「哈,我怎麼知道?他拿出左輪槍應該是為了好玩吧──然後也許玩過頭了。」

  「所就朝自己開槍?」

  「可能吧。當我看見他的臉時,他臉色十分蒼白,像那種膽小如鼠的小偷。」

  「你確定前從未見過他?」

  「確定。」

  「謝謝你,西蒙斯先生。我想和昨晚其他在場者都談一下。你想,從誰開始最好?」

  「這個嘛,我們的妃麗柏──海默斯太太──現正在達雅斯園工作。那座宅邸的大門差不多就在我們大門對面。然後呢,司威頓一家住得最近,隨便問誰都找得到。」

謀殺啟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