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玉弓緣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三回 頻生禍事情何忍 未測芳心意自迷



  金世遺越想越覺得奇怪,無法入睡,厲勝男大約是因為疲勞過度,倒下去便熟睡了。金世遺取了一條薄氈,給她輕輕蓋上,心中想道:「她年紀輕輕,接連遭受火山風浪之險,也真難為她了!」又想道:「三個女子之中,我最討厭她,想不到偏偏與她這麼親近,天公真是好作弄人。」忽地好像有一個聲音問他,「喂,你真的是討厭她麼?」金世遺心頭一跳,自己也迷惑起來。

  將近天明時分,金世遺才矇矇矓矓入睡,沒有多久,便給前艙的聲浪驚醒,好像是有人吵鬧。厲勝男已經起來了,對他笑道:「咱們看把戲去!」

  走出前艙,只見那三個魔頭圍著孟神通,崑崙散人說道:「老孟,你說過你有解藥,請給了我們吧。」原來他們中了厲勝男的五毒針,經過這場海上的大風暴之後,個個筋疲力竭,等如大病了一場,身體的抵抗力減弱,便感到受傷之處,隱隱作痛,崑崙散人的傷口周圍,且已開始潰爛了。

  孟神通其實並無解藥的,他只是從喬家的秘笈殘篇內知道有這麼種毒針的。只因為了避免那幾個魔頭一面倒的倒向金世遺,才迫得哄騙他們,說是自己也有解藥。

  孟神通情急生計,雙手一攤,說道:「我的解藥已經給浪濤沖去了。昨日那樣大的風浪,逃命要緊,哪還顧得保全解藥?」這三個魔頭半信半疑,雲靈子道:「那麼你難道眼睜睜看我們死去不成?老孟,你的內功深厚,請暫時相助我們療傷,縱然還不免於殘廢,最少也可以保全性命。」孟神通確是有這樣的功力,但他一想,若是自己耗損真力給他們療傷,就打不過金世遺,金世遺趁機發難,滅法和尚一人抵擋不住,定然要給他都拋下海去。

  正在躊躇,忽見金、厲二人來到,孟神通又生一計,哈哈笑道:「解鈴還須繫鈴人,厲姑娘,咱們說好了同舟共濟,不記舊仇,你用五毒針傷了他們,還是請你將解藥拿出來吧。」那三個魔頭也有此意,只是不好意思向厲勝男求情,聽孟神通這麼一說,眼光都注視著厲勝男。厲勝男也學孟神通的樣子,雙手一攤,冷冷說道,「我是在大海裡游來的,那卷圖畫都濕成一團,險些不能保全,何況解藥?」那三個魔頭大為失望,面面相覷,眼中漸漸露出兇光!

  金世遺忽道:「勝男,那天收拾東西的時候,我記得你有一個藥囊放在後艙的衣物架上,你試去瞧瞧,看看裡面有沒有五毒針的解藥?」厲勝男何等聰明,一聽就知道是金世遺有意替她解圍,只是一時之間還想不通金世遺何以要救這三個魔頭,當下順著金世遺的口氣說道:「對啦,不是你提起我倒忘記了,那藥囊裡說不定還有這種解藥。」

  厲勝男到後艙走了一轉,笑盈盈地出來說道:「算你們造化,藥囊裡的這一份解藥居然還沒有潮濕。」其實那解藥不過是小小的幾粒藥丸,她早就用油紙包好,藏在鏤空的腰帶之內,一直都是隨身攜帶。

  那三個魔頭大喜。每人服了一粒解藥,厲勝男再用磁石將他們身上的金針吸出來,又給他們敷了化膿消毒的藥散,過了一盞茶的時刻,厲勝男道:「你們摸一摸自己脊椎骨第七節與第八節之間,再吸一口氣看看。」這三個魔頭依著她的話去做,但覺真氣暢通無阻,手指所按之處,也沒有疼痛的感覺了。這三個魔頭都是行家,知道厲勝男給的確是對症的解藥,不由得對金世遺大為感激,對厲勝男的怨恨也大大消減了。

  中午時分,又來了一場暴風雨,金世遺將滅法和尚替換下來,親自掌舵,厲勝男則趕忙將兩個水缸提了出來,放在船頭,金世遺穩穩掌舵,海船的顛簸遠不如昨日之甚,沒多久暴風雨停止,兩個水缸盛滿了雨水,大家有了淡水解渴,不必再吃生魚了。

  自此,金世遺、厲勝男與那幾個魔頭同在海上航行,彼此相安無事。大家漸漸也有說有笑,感情比以前好了許多。只有滅法和尚痛恨金世遺曾指使他的徒弟罵他,一直對金世遺冷冷淡淡。孟神通則對金世遺似乎甚好,有時且和他談論武功。不過表面上大家雖然很好,實際上卻還是彼此提防。

  經過了多日的航行,那三個魔頭漸漸習慣了海上的風浪,金世遺又教會了他們掌舵劃漿,於是多了幾個人可以輪班照管船隻,金世遺也就安逸得多,只是碰到大風浪的時候,還是要金世遺親自掌舵。

  過了二十多天,一日金世遺在船頂眺望,只見東方遠處,隱隱現出一片青綠的顏色,金世遺叫道:「這就是喬北溟三百年前所住過的那個海島了!哈,島上的火山也熄滅了……」那幾個魔頭聽說海島已經在望,人人狂喜,齊心合力,加速划船,黃昏日落之前,果然發現了一個海島在他們前面。

  眾人將船泊岸,拋下鐵錨,只見島上有座大山,山頂殷紅如血,寸草不生,風吹過來,有點硫磺的味道,山坡卻是一片青綠。島上樹木參天,竟是大海中的一座叢林。林中時不時傳來裂人心肺的吼聲,也不知是什麼怪獸,眼光所及,可以看見許多野花,燦若雲霞,香氣也甚為古怪,好似帶著一絲腥味似的。蛇島令人感到恐怖,而這個海島則令人感到神秘,尤其是那座大山,看了幾眼,就不禁惴惴不安。

  天色已晚,孟神通等人雖然急於找尋喬北溟的武功秘笈,卻也不敢上去,當晚仍然住在船上,大家的情緒都很複雜。那幾個魔頭是既感到興奮,又感到恐懼;金世遺則害怕孟神通找到了武功秘笈,從此無人能夠制服他,只有厲勝男反而神色自如。金世遺更感到奇怪,但覺厲勝男有如這個海島一樣,神秘莫測。

  這一晚雖是仍依舊例,輪班值夜,但卻沒有一個人睡得著覺。午夜時分,林中闖出了兩隻犀牛,被眾人合力打死。眾人也自累得筋疲力倦,幸喜後半夜沒有其他猛獸闖來。

  第二日清早,孟神通招集眾人,說道:「這個海島甚大,猛獸又多,喬北溟的武功秘笈不知藏在什麼地方,若是大家都去找尋,又怕猛獸來弄壞船隻,不如我和雲靈子夫婦先上去勘察一番,滅法大師、崑崙散人和金世遺、厲姑娘在船上留守。找尋武功秘笈,恐怕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以後如何輪班搜查,待我回來再行分配。」孟神通不願金世遺找到武功秘笈,因此要他留守,但又怕他將船開走,故此留下了滅法和尚與崑崙散人監視他們,滅法和尚的武功與金世遺在伯仲之間,崑崙散人則遠勝厲勝男,孟神通留下了這兩個人,料想可以應付得了。金世遺當然知道他的心意,但見厲勝男絲毫不表異議,他答應過厲勝男的話,因此也便服從孟神通的調度了。

  孟神通好似還不放心,離開的時候,又再鄭重的吩咐道:「我在傍晚的時分,一定回來,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彼此以嘯聲為號,互相救援。」

  孟神通與雲靈子夫婦走後,金世遺留在船上和崑崙散人聊天,縱談武林異事,海外風光,津津有味,滅法和尚對金世遺怨氣未消,不肯加入,自己冷清清地坐在另一邊。時間緩緩流過,從清晨到了中午,滅法和尚已有點著急,又從中午到了黃昏,孟神通還未見回來。滅法和尚不時走到林邊張望,樹林裡黑沉沉的寂靜得很,什麼都沒有瞧見,只偶爾傳來幾聲野獸的吼聲,滅法和尚怕金世遺私自開船,不敢走遠,到了天黑,仍然不見孟神通的影子,只好回轉船上。

  厲勝男故意問道:「孟老怪是不是說過天黑以前一定回來的?」崑崙散人道:「不錯,是這樣說的。」厲勝男道:「現在月亮都升起來了,為什麼還不見他出來?」崑崙散人道:「我怎麼知道?」厲勝男道:「他不回來,咱們怎麼辦?」崑崙散人也有點慌了,道:「金世遺,你說怎麼辦?」滅法和尚「哼」了一聲,心道:「孟神通不在,我就是你們的頭兒,你卻去和金世遺商量?」

  金世遺道:「他不回來,咱們只有兩條路走。」崑崙散人道:「哪兩條路?」金世遺道:「要麼就入樹林裡找他們;要麼咱們就趕快離開這裡!」滅法和尚怒道:「胡說八道,孟神通武功絕世,有什麼危險他對付不了的!他遲些回來,你們就想造反嗎?」崑崙散人道:「依你之見呢?」滅法和尚道:「繼續等他,他一定會回來的!」厲勝男冷笑道:「你有耐心,你就等吧!」滅法和尚道:「什麼,你要逃走?」厲勝男道:「我才不走呢,我還要等著瞧孟神通的下場!」金世遺道:「我也盼望他能回來,多一些人,有危險也容易應付些。」崑崙散人聽他話中別有含意,不由得問道:「難道樹林裡除了野獸之外,還有什麼更可怕的東西?」金世遺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的師父他到過海島一次,他也不敢深入林中,回來之後,屢次告誡我不可涉足這個海島。島中若無奇險,他怎會如此?孟老怪的武功雖然還算不錯,我師父總比他強得多吧!」崑崙散人一聽,連毒龍尊者當年也不敢在這島上逗留,心裡更像十五個吊桶一般,七上八落。滅法和尚怒道:「金世遺,你不要危言聳聽!」金世遺笑道:「你不願聽可塞住耳朵,誰人管你。」滅法和尚滿肚子氣,但見崑崙散人並不幫他,反而向金世遺問東問西,滅法和尚只好忍住了氣,不敢向金世遺發作。

  這一晚大家又都不敢睡覺,森林裡野獸的怪叫一夜不停,金世遺叫他們在海灘上燃起火堆,野獸才不敢走近。滅法和尚和崑崙散人提心吊膽地過了一晚,第二天太陽出來,仍然未見孟神通露面。金世遺忽道:「崑崙散人,你是不是很想得到喬北溟的武功秘笈?」

  崑崙散人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若不想得武功秘笈,何必冒這海上的風險?」滅法和尚見崑崙散人駁金世遺,哈哈一笑,插口說道:「真是廢話!」金世遺冷冷說道:「你再想想,只怕不是廢話!」一陣大風,從大山那邊吹來,送來了一股硫磺的氣味,崑崙散人望著那殷紅如血的山峰,心中忽然起了莫名其妙的恐怖,不由得衝口說道:「武功秘笈不要也罷,我寧願離開這鬼地方!」

  金世遺道:「好,滅法和尚你呢?」滅法和尚大怒道:「你們要幹什麼?」金世遺道:「崑崙散人願意與我同走,你不願走,你就一個人留下來等孟神通吧!」滅法和尚雙眼圓睜,瞪著崑崙散人道:「你真的要跟金世遺走麼?」崑崙散人道:「我,我……」結結巴巴的一時說不出來。滅法和尚大聲說道:「好,你要走便走,孟神通若然不死,你逃到天邊,他也決不會饒你!」崑崙散人一想,自己若然跟金世遺一走了之,與孟神通他們的怨仇就結定了,他還有點捨不得那武功秘笈,而且也有點害怕孟神通,不禁又躊躇起來。

  滅法和尚道:「咱們究竟是自己人,有福同享,有禍同當;你若是一個人跟著金世遺走,哼,哼,你只好任憑他來擺佈你了!」崑崙散人被他一說,心中添了一層恐懼,默不作聲。金世遺道:「我們若要擺佈你,何必要給你解藥?」滅法和尚道:「那是因為老孟在船上的緣故。」金世遺也冷笑道:「孟老怪不過想利用你們來對付我,你當他真想讓你分享喬北溟的武功秘笈嗎?」雙方都想用說話打動崑崙散人,互相爭吵,滅法和尚沉不著氣,大喝道:「金世遺你竟敢挑撥離間,吃我一仗!」

  金世遺運起大力金剛手的功夫,斜劈一掌,「噹」的一聲,將滅法和尚的禪杖擋開,自己也踉踉蹌蹌地退了三步。他沒有兵器,稍稍吃虧,但滅法和尚的禪杖與他的手掌互擊,如同碰到金石一般,也不由得心中一凜!

  崑崙散人叫道:「禍福未知,兩位別先傷了和氣!」就在此時,樹林裡忽然傳來一聲長嘯,滅法和尚叫道:「老孟喚我們了。」忽地揮動禪杖,砰砰兩聲,將船板打穿了兩個大洞,接著一杖將桅桿打斷,冷笑道:「金世遺,我看你還能不能出海?」跳上沙灘,大聲叫道:「崑崙散人,你來不來?」

  崑崙散人一想,要把這船修好,最少也得幾天,孟神通一出來,金世遺便休想脫逃,心意立決,便也跳上沙灘,隨著滅法和尚,奔入樹林!

  金世遺笑道:「妙極,妙極,他們都走得乾乾淨淨了。咱們用兩天功夫將船補好,但求孟神通不要在這兩天之內回來,咱們便可以撇開這班魔頭了。」厲勝男忽道:「不,既然來到此地,豈可入了寶山空手回?」金世遺道:「你還想要喬北溟的武功秘笈?」厲勝男道:「我家世世代代,對這武功秘笈,夢寐不忘,如今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失此良機,叫我如何對得起歷代祖先?何況我還有大仇未報!」金世遺道:「厲家只剩下你一個人,你更不可拿性命來賭博了。至於說到報仇,咱們讓孟神通困在這個怪島,他沒有船隻,縱然森林中沒有不測之禍,他也難以遠渡重洋,重歸故土,你的什麼仇都報了!」厲勝男道:「不,我非找到喬北溟的武功秘笈不可!你還記得你答應過我的誓言麼?你當初怎樣對我說的?」金世遺嘆口氣道:「好,我答應過你去找武功秘笈,你不肯放棄,咱們就拿性命去賭賭運氣吧!」

  厲勝男嫣然一笑,說道:「也不見得便要喪命,就是死了,咱們同死,不也是很快活麼?」金世遺心頭一跳,避開了她的眼光,厲勝男道:「那卷圖畫呢?」金世遺道:「我帶在身上了。但這幅怪畫,我絲毫也看不懂,要它何用?」厲勝男笑道:「你不要就給我吧。」金世遺奇道:「難道你看得懂?」厲勝男道:「你不用管,交了給我,將來總有好處。」金世遺頗為納罕,但覺到了這個海島之後,厲勝男更為神秘莫測,想了一想,便將那幅圖畫交給了她。

  兩人同入森林,古木參天,裡面陰沉沉的,不知藏著些什麼怪物,饒是金世遺膽氣粗豪,也自有些懼意。兩人提心吊膽的一路摸索前行,時不時見有野獸的影子,好在並不是成群的野獸,它們也未曾見過人,大概是把人類也當作一種怪物,金世遺不去驚動它們,它們也不敢來騷擾。

  走了一會,到了樹林深處,厲勝男忽地一聲驚呼,金世遺隨著她的眼光望去,只見野草叢中有一具屍體,走近一看,認出了是雲靈子的妻子桑青娘,天靈蓋裂了一個大洞,一眼望去,裡面竟是空的,想必是什麼怪獸將她的腦髓吸得乾乾淨淨了。金世遺吃一驚,心想以桑青娘的武功,足可以制服獅虎,何況還有孟神通與雲靈子同行,是什麼怪獸傷得了她?桑青娘的死狀之慘,令人不忍卒睹,金世遺折下一些樹枝,將她掩蓋,急急拉了厲勝男離開這個地方。

  忽聽得霹靂般的一聲巨吼,似雷聲而又不是雷聲,儼如天空中有人擂起了一面大鼓,又雜著鳴金裂石的尖叫,刺耳之極!登時狂風大作,百獸駭奔,虎嘯猿啼,驚心動魄!金世遺叫道:「不好!」拉了厲勝男跳上一棵大樹,只見一大群野獸,正朝著他們這個方向奔來,最前面的是一頭斑斕大虎,後面跟著的有獅子、黑熊、金錢豹、野豬、犀牛等等猛獸,爭先恐後,彼此踐踏,好像是碰到了巨大的災難,忙著逃命一般!

  金世遺擦燃火石,點燃了一束枯枝,拋在地上燃起了一堆熊熊的火光,厲勝男發出了一枚毒霧金針烈焰彈,「卜」的一聲,剛剛打中前面那頭老虎的腦袋,暗器炸裂,噴出了一團火光,那老虎受驚,改了方向,奔出十數丈地,便即死了。後面那一群猛獸在它身上踏過,繼續狂奔,原來野獸在逃命之時,都是盲目地跟著前面跑的,那頭老虎雖然死了,它們還是依著它的方向。厲勝男驚魂稍定,捏了一把冷汗,心想:「幸而嚇得那頭老虎改了方向,要不然這一大群野獸湧來,任憑多好的武功也難抵擋!」

  驚魂方定,忽聽得剛才那裂人心肺的吼聲又起,這一回來得更近,震耳欲聾,轉眼之間,只見狂風過處,竄出了一頭怪獸,遍體金毛形狀有點像獅子,前肢特長,又有點像長臂猿,其行如風,竄入猛獸群中,忽地撲上一頭獅背,那獅子登時軟作一團,不敢動彈,這時附近的十幾頭猛獸都伏服地上,不敢再逃。

  那怪獸抓裂獅腦,將腦髓吸乾,依法炮製,又吃了兩頭猛虎的腦,再抓裂一頭金錢豹,吃了它的心臟,金世遺道:「原來害死桑青娘的是這個怪物。」厲勝男緊緊貼著金世遺,悄聲問道:「這是什麼怪物,如此厲害!」金世遺道:「這怪獸名叫金毛狻,專食獅虎。我曾聽師父說過,今日始得一見。等它吃飽之後,遣散群獸,我非除它不可!」厲勝男道:「這樣兇惡的怪獸,不惹也罷!」

  那怪獸吃飽之後,用長臂摩挲兩頭猛虎的腦袋,然後長嘯一聲,那些猛獸如遇大赦,紛紛逃跑,只有那兩頭被它摩過的猛虎,仍然伏在地上,不敢動彈。看情形它是要留著這兩頭猛虎當作點心,慢慢享用。

  那金毛狻後肢著地,人立而行,走了兩個圈圈,好像察看什麼,也似聞著什麼氣味似的,忽地又大吼一聲,閃電般地竄了起來,金世遺吃了一驚,只道是它已發現了自己,慌忙折了一條樹枝,正待跳下,就在這時,忽聽得一聲駭人心魄的厲叫,那是崑崙散人的叫聲,接著是滅法和尚的一聲大喝,和金毛狻的吼聲混成一片,震得樹木都搖動起來!

  只見在不遠之處的一棵大樹底下,滅法和尚正在揮舞禪杖與那金毛狻惡鬥,崑崙散人則被一叢亂籐纏住,扎手扎腳,竟然掙扎不脫,形狀非常恐怖!

  原來滅法和尚與崑崙散人也是躲在樹上,距離那金毛狻較近,金毛狻吃飽之後,聞到了生人的氣味,狂性突發,竟然跳上樹來抓他們。崑崙散人被他的吼聲一震,失足落下,恰恰落在亂籐之中,那些籐蔓如同有知覺一般,立即合攏,好像千百條八爪魚似的,將他纏得透不過氣來。

  金世遺見狀大驚,原來這是熱帶森林中最可怖的食人籐,兇猛如獅虎之類的動物撞上了也會被它絞死,幾個時辰之內血肉便即溶化,變成食人籐的飼料。

  崑崙散人憑著一身精純的功夫,暫時間還未至於有性命之憂,滅法和尚的處境卻比他還要危險,那金毛狻迅若飄風,爪如利刃,滅法和尚使開了伏魔杖法,渾身風雨不透,石頭樹木,碰著了便要折斷碎裂,那金毛狻居然毫不怯懼,而且稍有空隙,它的長臂便抓進來,賽過武林中的第一流高手。激戰中忽聽得金毛狻大吼一聲,接著是滅法和尚的一聲慘叫,原來金毛狻被他打中腦袋,而滅法和尚的肩頭也被它撕去了一片皮肉,一人一獸,倏地分開。

  那金毛狻被他激怒,捧起了一塊巨石,向滅法和尚一擲,滅法和尚禪杖一揮,轟隆一聲,將石頭打得四分五裂,反彈回去,但金毛狻神力驚人,滅法和尚雖然打落了它的石頭,虎口亦已震得流血,沙石塵霧之中,金毛狻一聲大吼,又閃電般地撲來,滅法和尚見打中它的腦袋仍然打它不死,心中已自戰慄不已,這時他雙臂酸麻,更難抵擋,猛見金毛狻撲來,不由得暗叫一聲「我命休矣」!

  這時金世遺正好趕到崑崙散人那兒,還未曾來得及解救崑崙散人,驀見滅法和尚遇險,金世遺無暇思索,登時用上了內家真力,將手中的樹枝當成甩手箭射出,那金毛狻銅皮鐵骨,根本就不把這條樹枝放在眼內,毫不躲閃,仍撲上來,哪料無巧不巧,恰恰被金世遺的樹枝射中了它的眼睛。

  那金毛狻被金世遺戳瞎了一隻眼睛,大吼一聲,跌在地上打了個滾,轉眼間又撲到了金世遺面前,當真是來去如電,但金世遺在這瞬息之間,也已取了崑崙散人那把佩劍,一招「星海浮槎」,抖起了數十朵劍花,那金毛狻吃了個大虧,識得厲害,倏地從金世遺頭頂跳過,長臂反抓著金世遺的背心,饒是金世遺閃避得快,背心的襯衣也已被它抓裂!

  激戰中忽聽得崑崙散人大叫道:「滅法大師,滅法大師!」原來滅法和尚趁著金世遺替他擋著金毛狻的時候,已獨自跑了。崑崙散人又驚又怒,心想:「你口口聲聲說是自己人,臨難之際,你卻棄我而逃!」

  要是滅法和尚將崑崙散人解救出來,合三人之力,殺那金毛狻絕非難事,現在只有金世遺一個人對付它,可就大費氣力了。崑崙散人見那金毛狻狂嗥猛撲,兇猛絕倫,金世遺似乎只有防守的份兒,更是越看越驚,心中一面痛罵滅法和尚膽怯私逃,一面替金世遺禱告,望他得勝。

  其實滅法和尚的逃走倒並不是完全由於膽怯,而是想令金世遺與那金毛狻兩敗俱傷,至於崑崙散人的生死,根本就不放在他的心上。

  那金毛狻力大無窮,靈敏之極,金世遺和它惡鬥了將近半個時辰,兀自佔不到半點便宜,不由得暗暗著急。忽然想起師父曾經談過,任何兇惡的猛獸,臍眼之處總是它最弱的地方。金世遺一試,碰著那金毛狻人立跳起之時,劍尖就刺它的臍眼,那金毛狻果然畏懼,不是避開,就是伏下,讓金世遺的刺鋒刺在它身上其他部位。

  金世遺見它竟似高手一般,懂得避實就虛,不由得暗暗稱奇。它的身體堅逾精鋼,劍尖戳中,便給反彈回來,試過了兩三次後,金世遺便專戳它的眼睛和臍眼,那金毛狻不敢再跳起撲人,又要防護它唯一的眼睛,兇焰大減,金世遺運上內家真力,劍掌兼施,打了它好幾掌,雖然仍未能傷它,但也打得它露出了疲態。

  金世遺正在開始佔到上風的時候,忽聽得又是一聲刺耳的吼聲,森林裡再竄出了一隻金毛狻,比原來的那隻還大幾分。金世遺這一驚非同小可,心想:「一隻金毛狻已難對付,再來一隻,我和厲勝男或者能夠逃脫,崑崙散人則一定要做它們的點心了!」

  心念未已,和他搏鬥的那隻金毛狻忽地長嘯一聲,倒翻了一個觔斗,脫出金世遺劍勢籠罩的範圍,它來得快,跑得更快,轉眼之間,兩隻金毛狻已會合一齊,互相撫慰,看來乃是一對夫妻,和他搏鬥的那隻是雄獸,後來的那隻是雌獸。金世遺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對金毛狻,提防它們突然反撲,不料這一看卻發現了一個極奇怪的現象,只見那隻雌獸喉頭發出「咯咯」的響聲,在地上縮成一團,竟像患了發冷病似的,渾身顫戰,那雄的張臂抱著它,用身體給它取暖,一對野獸三隻眼睛瞅著金世遺,似乎它們也在害怕金世遺會突然來攻擊它們。

  金世遺見此景象,呆了一呆,心道:「原來它是被孟神通的修羅陰煞功所傷!」那金毛狻雖然是銅皮鐵骨,刀槍不入,但被修羅陰煞功的陰寒之氣攻入心臟,一樣禁受不起,吼聲漸漸變成哀號,更為震人心魄。

  這時正是除掉這兩隻金毛狻的大好時機,不知怎的,金世遺見它們恩愛的情形,反而躊躇,心想「乘人之危,君子不取!」但若放它們,萬一那雌獸養好了傷,那可是後患無窮!正在躊躇未決之際,森林深處,忽地又傳來一聲穿雲裂石的嘯聲!

  金世遺這一驚非同小可,當真是比聽到金毛狻的吼聲還要驚恐幾分,不單是震驚於發嘯者的內功深厚,因為孟神通也可能有這樣的功力,但金世遺已然聽了出來,這嘯聲並不是孟神通的!至於雲靈子夫婦,則絕對沒有這樣的功力,可以判斷,這根本就是一個陌生者的嘯聲。

  在森林中竟然還有一個不知名的怪人,真是不可想像之事,但更不可想像的是那兩隻金毛狻聽到這個喚聲,竟像是聽到主人呼喚似的,那隻雄獸將它的妻子馱在背上,回頭望了金世遺一眼,見金世遺不追趕,眼中似乎露出感激的神情,接著便向那嘯聲的來處疾跑如飛,時不時發出一長兩短的吼聲,似是向主人答覆的信號!

  厲勝男悄悄地來到金世遺身邊,笑道:「好險!幸而這兩隻怪獸跑了,後來的那個嘯聲,不知又是什麼怪獸?」金世遺憂心忡忡,無暇向厲勝男說明那不是怪獸而是人的嘯聲,急忙先去解救崑崙散人。

  金毛狻已去,那兩隻伏在地上不敢動彈的猛虎蹲站了起來,張目四顧,忽地搖頭擺尾地走到金世遺身邊,眼光中好像充滿感激的神情,金世遺看出它們沒有惡意,笑道:「你的剋星已走了,沒有誰要害你的性命了,你回去吧!」那兩頭老虎伏下來舐了一舐金世遺的腳尖,厲勝男覺得它們好玩,拍拍它們的腦袋,它們居然像養熟的貓兒一樣馴良。

  厲勝男送走了那兩頭老虎,笑道:「金毛狻專吃獅虎的腦髓,要不是怕惹動金毛狻,我真想把這兩隻大蟲留下來。」

  金世遺揮劍斬斷纏著崑崙散人的「吃人籐」,費了很大的氣力才把崑崙散人救出來,崑崙散人週身紅腫,狼狽不堪,幸而厲勝男攜有解毒消腫的藥品,叫金世遺替他搽上,才得減少痛苦,崑崙散人自是感激不盡。

  金世遺苦笑道:「勝男,你還要繼續找喬北溟的武功秘笈嗎?」崑崙散人脫險之後,猶有餘悸,厲勝男未答他先說:「這黑森林比孟老怪還要可怕!我但求能離開這個海島,什麼寶貝都不想要了。」厲勝男笑道:「你不想要,我卻想要,什麼金毛狻吃人籐,它們最多要了我的性命,卻絕不能改變我的主意。金世遺,你害怕嗎?」金世遺笑道:「說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我答應了你,那麼就算是更可怕的怪物,我也不會改變主意的了。」崑崙散人見他們繼續深入森林,他不敢落單,只好跟著他們走。

  金世遺邊走邊道:「金毛狻還容易對付,養金毛狻的主人只怕我們三人都對付不了,我所擔憂害怕的就是這個怪人!」崑崙散人道:「我也懷疑那一聲怪嘯是人,聽你這麼一說,那就更證實了!」厲勝男叫道:「什麼?剛才那是人的嘯聲?」金世遺暗暗留心,但見她雖然無限驚奇,但卻並沒有特別恐怖的神色,相反的只見她眼光閃爍不停,驚奇之中還似乎帶有一點莫名其妙的喜悅,這微妙的神情,只因金世遺和她相處久了,兩人之間已有點心意相通,這才覺察出來。

  離開蛇島之後,金世遺總覺得厲勝男處處透露著令人莫測的神秘,尤以現在為甚!難道厲勝男早就知道了森林中有個怪人?但這還是厲勝男生平第一次出海,在此之前,她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海島坐落何方,要說她早知道這裡有個怪人,那是絕不可能的事呀!正是:

  湖海相隨奇女子,此來事事起疑雲。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雲海玉弓緣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