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雷電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三回 天鳳樓頭



  被強迫參加這個「高手大會」的人,早已憤憤不平,趁著漆黑一片,登時便向外闖。少數貪圖富貴的人,由於聽得完顏長之要把所有的人都關在「王府」裡一個個審問,心中害怕,也是但求逃得出去,不敢留在「險地」了。

  黑暗中雖然大家都看不見,但參加「高手大會」的人十九是彼此認識的,因為他們都是金京各個武術門派的著名人物,平日常有來往,聲音笑貌,熟悉之極。此時不見面貌,但聽聲音,也可認得出來。混亂中對方只要說一聲「是我」,他們辨出是熟人的聲音,立即就換對手,殺向「王府」的人。

  首當其衝的是弓箭手,弓箭手沒有別種兵器,只能用手上的鐵胎弓招架,這就更容易識別了。不消片刻,已是把他們殺得東躲西藏。再過一會,殺到四面大門。「轟轟隆隆」的撞門聲音此起彼落。但這四面大門,門板都是鐵鑄的,要把它撞破可就不容易了。

  完顏長之喝道:「外面還有三重門戶,你們跑出這個大廳,還是逃不出我的『王府』。我勸你們安份一些,各歸原位吧。待會兒燈火著了,誰坐在原位的我就恕誰的罪。」

  完顏豪躲在一個角落裡,不知如何是好。忽地有人欺到他的身邊,他也不管是友是敵,摺鐵扇一揮,便點那人穴道。

  完顏豪的本領本來不弱,尤其點穴功夫得了「穴道銅人秘笈」的真傳,更其了得。「卜」的一聲,點中那人胸口的「璇璣穴」,正自歡喜。不料那人非但沒有倒下,反而哈哈笑道:「小王爺,你剛才不是喝令我出來嗎?如今我特地來會你了!」說話的這個人,正是「笑傲乾坤」華谷涵。

  原來華谷涵在燈火滅熄之前,早已看清楚了他所在的方向。不過華谷涵還是在試了幾個人的功夫之後,才找著他的。他讓完顏豪以獨門的點穴手法點著穴道,為的正是怕捉錯了人。他以上乘內功封閉了全身穴道,完顏豪這點功力如何能夠傷他。

  完顏豪聽得是華谷涵的聲音,這一嚇當真是嚇得魂飛魄散。說時遲,那時快,笑傲乾坤已是奪了他的鐵扇,抓著他的雙手拗過背後。

  完顏豪叫道:「爹爹,救我!」完顏長之聽聲辨向,飛身撲至,卻已遲了一步。

  笑傲乾坤哈哈一笑,把完顏豪當作盾牌,向前一推,說道:「王爺,你要不要你這寶貝兒子的性命?」

  完顏長之縮手不迭,還幸他的武功亦已到了可以收發隨心的境界,這才沒有誤傷自己的兒子。

  完顏長之怒道:「笑傲乾坤,好歹你也算得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怎的欺侮小輩?」

  笑傲乾坤笑道:「多謝王爺誇獎,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豈有他哉?王爺,你有嘴說我,你也不想想你自己?」

  完顏長之道:「我怎麼樣?」

  笑傲乾坤道:「你是金國的御林軍統領,號稱金國第一高手,卻怎的還要仗勢欺人,要害這許多人的性命?好,你說我欺侮小輩,那麼有膽的你和我單獨分個高下。過了今日,隨便那一天都可以。但地點可得由我指定,不能在你的『王府』。」

  完顏長之生怕兒子在他手裡多一些時候就多一分危險,連忙說道:「你要和我比試,以後再說。先談今日之事。」

  笑傲乾坤笑道:「今日之事很簡單,和你作對的是我和李大俠,和其他的人可不相干。你把他們關在這裡做什麼?」

  完顏長之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放了他們,你就放了我的兒子?」

  笑傲乾坤道:「不錯,這樁交易你做還是不做?」

  完顏長之一來恐怕笑傲乾坤傷了兒子性命,二來他在「王府」裡雖然早有安排,卻也恐怕萬一還是對付不了那些業已潛入後堂的刺客,只好被迫作城下之盟,道:「好,都依你!傳令下去,叫外面三重門戶的守衛打開大門,把這些人都放出去。」

  笑傲乾坤笑道:「這才對了。不過我有句話可得說在頭裡,要是你對這裡的任何一位朋友日後報復的話,我也隨時會向令郎報復!」

  不過片刻,演武廳的四面大門都已打開,外面三重門戶的守衛也都撤回後院。參加「高手大會」的人走了個乾乾淨淨。

  當第三重門戶打開的時候,只見一團藍色的火焰,儼似流星掠過空際,一閃即滅。看那方向,是從「王府」的後園升起的。

  這是黑旋風等人和李思南預先約定的信號,李思南剛才在大廳射出的那支蛇焰箭,是告訴他們,外面已經動手,叫他們裡應外合;現在這支蛇焰箭,則是他們所發,告訴李思南,他們已經安全脫險,叫李思南不用為他們擔心了。

  李思南心中大喜,不覺鬆了口氣,這口氣一鬆,登時感到渾身麻癢癢的甚是難受。原來他在受傷之後,和完顏長之一場惡鬥,饒是他內功深厚,亦已元氣大傷,剋制不住病毒的發作了。

  武林天驕最後走出「王府」,他以一招「雲龍三現」,在龍象法王的袈裟上戳破三個小孔,龍象法王是以武學的大宗師自居的,輸了一招,只好甘拜下風,如何還敢攔阻?

  完顏長之哼了一聲,說道:「檀貝子,你也要走了麼?我還要和你去見皇上呢。」

  武林天驕笑道:「王爺,我見了皇上,對你恐怕也沒什麼好處。不如彼此『包涵、包涵』吧。我的老朋友來了,恕我不能奉陪啦。」

  完顏長之聽他話中有話,不禁心頭一凜:「難道他已知道我有篡位的陰謀?」既怕他揭露,又擔心「王府」裡面不知鬧得如何,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開,自己趕忙回去視察。他這「高手大會」弄得如此下場,不由得又羞又怒又是吃驚。這還不算,還要設法善後呢。

  武林天驕檀羽沖、笑傲乾坤華谷涵,與李思南一道,回轉丐幫。檀、華二人和李思南都是初次見面的,彼此各道仰慕之忱。

  笑傲乾坤發現李思南面色不對,說道:「李大俠,你且別忙說話。」和武林天驕各站一邊,一個握著他的左手,一個握著他的右手,李思南只覺雙掌掌心,都似有一股暖流通過,轉瞬流貫全身,有說不出的舒服,心知是他們備以本身的真氣,為自己驅散毒氣,暗暗佩服他們功力的深厚。

  過了片刻,笑傲乾坤笑道:「行了,雖然未能拔清餘毒,回去再療治吧。」

  李思南謝過他們,說道:「檀大俠那日在虎威鏢局的事情,我已聽得孟老鏢頭說了。檀大俠會在這『高手大會』中出現,我們並不感到意外。華大俠也在會中出現,卻是我們意想不到的了。」

  笑傲乾坤說道:「我一來是來會會老朋友,二來也是想見見幾位少年英傑。」

  李思南心中一動,說道:「是那幾位少年英傑?」

  笑傲乾坤說道:「你聽說過風、雲、雷、電這幾個人嗎?」

  李思南笑道:「原來你是想見這幾個人。這可容易得很,待會兒你就可以見著。」

  笑傲乾坤道:「怎的在『高手大會』卻沒見他們?」

  李思南道:「後堂那把火就是他們放的,現在他們已經回轉丐幫了。剛才那枝蛇焰箭就是他們所發的信號。」笑傲乾坤聽了李思南說明個中原委,方始知道原來李思南是和他們約好了來大鬧「王府」的。

  笑傲乾坤說道:「風、雲、雷、電中的『閃電手』耿電是我的老朋友江南大俠耿照的兒子,上個月祁連山青龍幫的龍幫主派人到金雞嶺送信,說是耿電已經來了北方,將要繼任青龍幫的幫主之位,但現在則不是在祁連山而是前往大都。我們得知這個消息,拙荊便要我來大都一趟。我到了大都,方始知道風、雲、雷、電都已來了。但把這個消息告訴我的人,卻不知道他們住在何處。我想這個『高手大會』他們多半會來,是以我就來了。卻想不到還沒見著他們,卻先見著你們兩位。」

  武林天驕說道:「我本來可以早點來的,只因在『王府』內院耽擱些時,這就錯過了看上半場的熱鬧了。」

  李思南想起一事,說道:「檀大俠,你知道楚雁行和完顏豪串同害我的陰謀,想必就是剛才在『王府』的內堂打聽到的吧?」

  武林天驕道:「不錯,我本來是要去查探完顏長之私通蒙古的證據的,還未搜到他們秘密往來的檔,卻先在密室聽到了完顏豪脅逼楚雁行幫他害你的陰謀。」

  李思南道:「你在裡面,可見著風、雲、雷、電他們麼?」

  武林天驕道:「男的夜行人我沒見著,只發現一個女子從天鳳樓裡面出來,據我所知,這天鳳樓乃是完顏長之的『王妃』居住之所。這女子似乎年紀很輕,輕功卻是不弱,她身形在屋頂一現,像是夜行人觀察動靜的模樣,迅即又回到樓中去了。我一來另有要事,二來也不方便到『王妃』的寢室查探,不知這少女是不是風、雲、雷、電中的雲中燕?」

  李思南笑道:「那一定不是雲中燕了。恐怕多半乃是令徒?」

  武林天驕怔了一怔,說道:「我的徒弟,你說的是楊浣青嗎?」

  李思南道:「不錯。剛才我未曾說得清楚,這次和我約好了來分頭大鬧『王府』的是黑旋風、轟天雷、閃電手和令徒四人,雲中燕則是早被軟禁在『王府』裡面的。我們來大鬧『王府』的目的,第一當然是搞垮他的『高手大會』,第二就是要把雲中燕救出『王府』了。」

  武林天驕道:「這是怎麼回事?」他雖然身在大都,卻還未知道那日「王府」發生的事情。

  當下李思南把他知道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雖是那日他並沒在場,但事情過後,丐幫的幫主陸崑崙和黑旋風、轟天雷等人已告訴了他。轟天雷怎樣到「王府」去救師弟;黑旋風和閃電手怎樣幫他的忙,結果都被困在「王府」之中。最後是雲中燕答應跟龍象法王歸國,這才換了他們出來。笑傲乾坤與武林天驕聽了李思南所述,方始明白個中原委。

  李思南道:「龍象法王已經知道雲中燕暗中幫咱們的忙了,她在『王府』裡面一定有人看管她的。假如她是自己逃了出來,那麼她一定不肯再回天鳳樓去。因此我敢說檀大俠所見的那個女子不會是她。」

  武林天驕似乎有點詫異,想了一想,說道:「但如果是浣青的話,我一看就能看得出來。當時雖然距離很遠,但她的輕功身法那是決計瞞不過我的。」

  這個少女是誰,他們三人都是猜想不透,不過以為此事無關宏旨,因此也就不去理會它了。武林天驕笑道:「這女子是誰,反正咱們回到丐幫,就可明白。」

  ※※※

  這女子的確不是楊浣青,不過楊浣青此時卻正是在天鳳樓中。

  他們按照原來的計畫,從後花園進入「王府」,黑旋風、轟天雷和耿電在園中埋伏,楊浣青進裡面搜查。

  果然和他們預料的不差,「王府」的武士十九都調到外面把守會場和守衛門戶,後園和內堂巡邏的衛士寥寥無幾。

  「王府」裡面的防衛雖然較疏,不過還是有個難題:偌大的一座王府,房屋櫛比鱗次,少說也有數百間,高樓也有幾座,不知雲中燕是在那一座房間,要想把她找出來談何容易?

  楊浣青正自心想:「只好姑且去碰碰運氣吧。」忽見天鳳樓頭,有個白衣少女的影子,一閃即沒。

  他們躲在後園的一座假山後面,和天鳳樓距離甚遠,看得當然不夠清楚。但雖然看得不真,卻已是令得他們又驚又喜了。

  楊浣青道:「咦,好像是雲姐姐。你們看是不是她?她一向喜穿白色衣裳的。」

  黑旋風比較精明老練,說道:「不錯,這是她平常的服飾,看背影也有點像。不過──」

  楊浣青道:「不過什麼?」

  黑旋風沉吟片刻,說道:「龍象法王與完顏長之豈有不派人看守她的道理?」

  楊浣青道:「她是公主身份,完顏長之奉承她還來不及呢,怎敢把她當作犯人?即使暗中防範,也是不敢讓她知道的。」

  黑旋風道:「這話雖然有理,不過剛才這女子若然是她,她為什麼不跑出來,卻在屋頂上一出現就回去了,為什麼?」

  楊浣青道:「那天她為了救咱們脫險,答應了龍象法王跟他回國。或許她是要遵守自己的諾言呢。」

  黑旋風猜疑不定,暗自思量:「莫非她是因為形格勢禁,避免以後和我見面,所以無可奈何,真的是自願回國了?」轟天雷說道:「不管是不是她,去看一看也好。」黑旋風聽得大家都是這樣主張,也就不反對楊浣青進去了。

  楊浣青笑道:「她若是不肯跟咱們回去,我勸她不聽,就把她硬抓出來。」

  黑旋風道:「不,不能這樣魯莽從事。」

  楊浣青笑道:「風大哥,你不必擔心。雲姐姐聽說你到了這兒,還會不出來見你的嗎?那用得著我揪她出來?」

  黑旋風正容說道:「不是這個意思。你忘記了李盟主和咱們約好了裡應外合的嗎?在他未發信號之前,咱們可不能輕舉妄動。」

  耿電說道:「對,要是咱們提前動手,和外面配合不上,恐怕反而誤了李盟主的大事。」

  楊浣青撅著小嘴兒道:「你當我是不懂事的孩子嗎,我和風大哥說笑罷了。我現在進去打聽虛實,打聽到了確實的消息,當然還要出來和你們商量的,你們大可放心。」

  此時天色已近黃昏,但還未完全入黑。天鳳樓前有兩個衛士來往巡邏。楊浣青道:「耿大哥,你替我引開這兩個鷹爪。」當下借物障形,蛇行兔伏,慢慢走近了天鳳樓。

  耿電捏了兩顆泥丸,雙指一彈,一顆泥丸射上天鳳樓前那棵枝葉茂密的大樹上,一顆泥丸打那個背向著他的衛士,泥丸剛好粘著他的頸背。

  這顆泥丸,耿電並沒用上內力,泥丸粘著他的頸背,痛是不會痛的,但也把他嚇了一大跳了。他驀吃一驚,不由得失聲尖叫起來。

  另一個衛士聽得同伴尖叫,連忙飛跑過來,問道:「什麼事,什麼事?」

  那棵樹上有個鳥巢,耿電打向樹上那顆泥丸則是用上內力的。泥丸打破鳥巢,嚇得樹上的鳥兒振翅飛起,發出嘎嘎的叫聲。

  那個給泥丸粘著的衛士笑道:「原來是鳥兒惡作劇,我還以為是給人暗算呢。」

  他的同伴問明究竟,不禁為之失笑。說道:「你的運氣也真是太好了,鳥兒弄落的碎泥剛好就會打著你。但也幸虧不是遭人暗算,要是當真暗算的話,恐怕你已經叫不出來了。」

  那衛士滿面通紅,說道:「外面正在開著『高手大會』,我是過份小心了些。」

  他的同伴笑道:「那些『高手』,他們要的是功名富貴,那會來暗算你?」

  豈知就在他們說笑的時候,楊浣青已是偷偷進入天鳳樓了。

  過了一會,夜幕降下,園中樹木又多,比空曠的地方更為漆黑,五步之外,不見人影。

  黑旋風、轟天雷、耿電三人躲在假山石後,正等得有點兒著急,只見人影一閃,楊浣青已回來了。黑旋風讚道:「好輕功!」

  楊浣青喜孜孜地說道:「真想不到這樣順利,今晚咱們一定可以和雲姐姐一同回去了。」

  黑旋風大喜道:「你見著了她麼?」

  楊浣青說道:「我是聽你的吩咐,不敢馬上就去會見她呀。不過,雖沒見著,卻已知道她確實是在天鳳樓了。」

  原來天鳳樓共有五層,每一層樓又分東廂西廂,共有二十間房的。楊浣青偷偷進入天鳳樓之後,正要去查探雲中燕是在那一層樓那一間房,恰好碰上兩個丫鬟上樓,她們是送燕窩來的。楊浣青就跟在她們後面,偷聽她們說話。

  一個丫鬟說道:「那位姑娘不知是什麼身份的貴客,老夫人對她真是優禮有加,老夫人吃的什麼東西,她也一定有同樣的一份。」

  另一個丫鬟小聲說:「你還不知道嗎,那位姑娘是蒙古國公主的身份呀。你今天討到好差使了,服侍得公主開心,賞賜定然不少。」

  楊浣青這才知道她們端來的燕窩是分別送去給雲中燕和「王妃」的。此時外面的衛士正來換班,有人上樓察視。楊浣青已經得知確實的消息,趁這機會,便溜出來。

  說出了剛才的所見所聞之後,楊浣青笑道:「我現在不但已經知道雲姐姐是在那一層樓,還知道『王妃』是在那一間臥房呢。」原來她親眼看見丫鬟把燕窩端入「王妃」的房間,但要跟另一個丫鬟上樓的時候,已有衛士進來巡視,是以她只知道雲中燕是在最上的一層。

  黑旋風聽她說得這樣確實,心裡當然也就沒有懷疑了。說道:「好,那咱們就安心等待李盟主的信號吧。只不知外面的『高手大會』鬧得怎麼樣了?」

  楊浣青道:「待會兒信號一發,我還有個雙管齊下之策!」

  黑旋風道:「什麼雙管齊下之策?」

  楊浣青道:「待會兒我去找雲姐姐,你去捉完顏長之的『王妃』,這就萬無一失了。」

  黑旋風笑道:「完顏長之的老婆,據我所知,是一點也不會武功的,你叫我去欺侮一個老婦人嗎?」

  楊浣青笑道:「完顏長之欺侮過多少毫無抵抗能力的漢人,你去捉他的老婆,可也不算是有失好漢的身份呀。」

  黑旋風瞿然一省,心裡想道:「她雖然是和我說笑,這番話倒也未嘗沒有道理。但若非迫不得已,我還是不必走這步棋。」

  心念未已,只見一道藍色的火焰從空中掠過,轟天雷喜道:「李大俠的信號發出來啦!」當下立即依計行事,楊浣青進入天鳳樓,黑旋風、轟天雷和耿電在樓下三面埋伏,給她攔阻可能趕來救應的「王府」武士。

  楊浣青為了避免打草驚蛇,躍上樓前那棵大樹,好像盪秋千似的,飛過天鳳樓樓頂,一下子就進入最上一層。

  在樓下巡邏的那兩個衛士聽得聲息,兀是思疑不定,恐怕又是倦鳥投林的聲響,自己大驚小怪,會給同伴恥笑。他們還未來得及查明真相,說時遲,那時快,已是給「閃電手」耿電點了他們的穴道。

  楊浣青使個「珍珠倒捲簾」的身法,腳尖勾著簷角,一按欄杆,翻身跳入樓中。那知她剛一觸著欄杆,欄杆突然裂開。著足之處,樓板也突然穿了一個窟窿!

  她的輕功縱然未能說是爐火純青,也已到了踏雪無痕的境界,怎能一碰欄杆,欄杆會斷,不問可知,當然是中了機關!

  也幸虧她的輕功造詣委實不弱,在這危機四伏的瞬息之間,反手一揮,手鐲甩開,變成一條細長的銀絲軟鞭,軟鞭一搭簷角,登時把身子掛了起來。又像盪秋千似的盪回瓦面,這才沒有跌入陷阱。

  她雖然中了埋伏,卻還以為雲中燕是在裡面,心想完顏長之不敢明目張膽的派人看管她,在她臥室外面佈下機關那也不足為怪。於是便即叫道:「雲姐姐,我是浣青,你快出來!小心外面的機關!」

  話猶未了,窗門倏地打開,只聽得房間裡一個少女的聲音冷笑說道:「我知道,你是小魔女,用不著自報字號啦!」冷笑聲中,一把梅花針撒了出來!

  此時楊浣青的身子還在懸空,陡然間已見金芒耀目。楊浣青握牢軟鞭,一提腰勁,「燕子鑽雲」,上了瓦面,只聽得一陣嗤嗤聲響,一叢梅花針從她腳底飛過。楊浣青在琉璃瓦面和衣一滾,滾出一丈開外,這才敢跳起身來。

  「好俊的輕功!」那女子笑道。如影隨形的追上來了。

  楊浣青氣得破口大罵:「你是什麼人?用這等陰毒的手段!」

  那少女笑道:「你不知道我,我卻知道你。我早知道你要來的。很好,我正想領教領教你這位小魔女的功夫!」

  楊浣青又氣又恨,一出手便是獨門鞭法的絕招,纏頭繞足掃腰,喝道:「給我滾下去!」

  那少女用的是一柄長劍,一招「雲麾三舞」,挑開她的長鞭,笑道:「你也太猖狂了,一招就想把我打下去嗎?看劍!」楊浣青的銀絲鞭又軟又細,不易受力,那少女想要削斷她的長鞭,卻也不能。

  這時無月無星,近身搏鬥,也是只能見著一團黑影,對方使的什麼招數,可就無法辨認了。琉璃瓦面,又是滑不留足,在這上面交手,比在平地拼鬥,更是兇險十倍!

  楊浣青仗著超卓的輕功,聽風辨器,銀絲鞭揮成一道圓弧,指東打西,指南打北。那少女的輕功和聽風辨器的本領竟也不在她下,一口長劍,攻守兼備,劍法亦是奇詭之極。鞭劍爭雄,鬥了個旗鼓相當。

  楊浣青在樓上碰上對手,轟天雷等人在樓下也給人發現了。完顏長之是早有佈置的,那些埋伏在園中的高手,也都是江湖上的大行家,轟天雷等人進來之時他們雖沒發現,但一見到李思南發的那枝蛇焰箭,亦已猜想得到是敵人所發的信號,不約而同的都跑到天鳳樓來。

  埋伏在北面和西面的轟天雷和敵人交上了手,黑旋風正要去幫手,驀地一想:「敵眾我寡,要想突圍,說不得只好用楊浣青那條計策了。有『王妃』作為人質,不愁他們不把燕妹拿來交換!」心念一動,便即上樓。

  黑旋風找到了王妃那間房間,只聽得裡面有個老婦人的聲音,乾咳兩聲,道:「外面為何這樣吵鬧,你們給我出去看看。」不見有人答應,跟著罵道:「鬼丫頭,都跑到那兒去了?」

  黑旋風心頭大喜,想道:「原來只有這老虔婆獨在房中,可不用擔心打草驚蛇了。聽她說話的聲音,似乎是有病在身。為了燕妹,無可奈何,只好捉她作為人質,但願莫把她嚇死才好。」

  當下黑旋風捏著嗓子,說道:「來了!」輕輕推開房門,就走進去。

  只見一張描金的紅木大床籮帳低垂,床前有一雙女鞋。小几上燒著一爐沉香,放有一碗燕窩,尚還未冷。黑旋風心道:「這老虔婆倒是很會享福。」

  那老婦人道:「是春梅嗎?」黑旋風正要挑開羅帳,忽地起了疑心:「王妃有病在身,為何卻沒人在旁服侍?樓上又沒守衛,完顏長之焉能如此大意?」

  黑旋風起了疑心,拿起那碗燕窩,向床上摔去,說道:「是勾魂使者請你到閻王殿赴宴啦,你先嚐嚐這碗燕窩的滋味好不好?」

  羅帳給他的劈空掌力盪開,「乓」的一聲,那碗燕窩擲在床上。陡然間,只聽得密如爆豆的一串聲響,眼前金芒閃爍,無數幾寸長的毒箭射了出來,中間還夾雜著一叢細如牛毛的梅花針。

  幸虧黑旋風早有提防,躲在暗器打不到的死角。但見這情形,也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要是我剛才用手揭開蚊帳去捉她的話,只怕此時已變成刺蝟了。」

  黑旋風喝道:「好毒的老虔婆,出來吧,你跑是跑不了啦!」

  此時毒箭剛剛射完,他話猶未了,忽覺背後微風颯然,肩頭突然給人抓著,抓著他的那隻手,竟然不似血肉之軀,觸體冰冷。

  黑旋風大吃一驚,忙施展「金蟬脫殼」的身法,雙臂一振,霍的一個「鳳點頭」,上衣裂開,向前衝出兩步。這個脫身之法,是他的師父屠百城的衣缽真傳,其他各派都沒有這種詭異的身法的。

  那人只抓到了他的一件上衣,也是大感意外,喝道:「好呀,原來你是屠百城的弟子!」

  黑旋風早已拔劍出鞘,一個「金蟬脫殼」脫身之後,立即便是一招「狂風掃葉」的劍式,反手一揮。

  雙方動作都是敏捷之極,只聽得聲如裂帛,黑旋風一劍挑開向他頭頂罩下來的那件破衣,但見眼前青影一閃,噹的一聲,他的長劍已是和對方的兵器碰個正著。對方的兵器竟然是一根青竹杖。

  可是這根青竹杖竟是堅逾鋼鐵,黑旋風的寶劍非但削它不斷,反而給它震得虎口隱隱發麻。那人的竹杖一翻一絞,使了個「三轉法輪」的招數,黑旋風的長劍幾乎掌握不牢,就要脫手飛去。

  黑旋風大吃一驚,心裡想道:「這人的本領竟似不在完顏長之之下,當然不是他的妻子了。」「王妃」不會武功,這是他早已知道的。

  黑旋風一掌劈開窗門,飛身跳出。那婦人陰惻惻地說道:「要想逃麼?」如影隨形,跟蹤撲來,黑旋風腳跟尚未站穩,只覺背後微風颯然,那婦人的竹杖已是點到了他背心的「風府穴」。

  黑旋風怒道:「你以為我當真怕了你麼?」身形一個盤旋,唰唰唰便是連環三劍。三招一氣呵成,端的凌厲無比!

  可是這麼凌厲的連環三劍,卻給那婦人的青竹杖東一指西一劃就輕描淡寫的化解了。那婦人冷冷說道:「很好,有膽的你就別跑!」

  此時天色早已黑了,但天鳳樓的簷角掛有風燈,雖然不很明亮,卻還可以視物。只見這個婦人約莫四十來歲模樣,和他想像中的一個雞皮鶴髮的老婦大不相同,打扮得相當妖豔,論面貌甚至可以稱為「美婦」。但臉上卻是冷冰冰的毫無表情。不知怎的,令人看了一眼,心中就有一股寒意。

  黑旋風喝道:「你是什麼人冒充王妃?」

  那婦人道:「誰叫你自己上鉤。我看你這個勾魂使者是冒充的,我才是真的勾魂使者!」

  黑旋風情知今晚已是難以成功,想道:「我可不能中她激將之計。」可是他變換了幾種不同的身法,連使七招殺手絕招,仍然擺脫不開這個武功奇高的婦人。

  黑旋風想要逃走又不甘心,當下一聲長嘯,叫道:「雲姑娘,雲姑娘!」心裡想道:「雲中燕倘若還在『王府』之中,她也應該聽見我了。」明知雲中燕即使就在這天鳳樓,十九也是被囚於密室,難以脫身,但心中總還是抱著一線希望,希望雲中燕聽見自己的呼喚,能夠衝出樊籠。

  那婦人的青竹杖越打越快,點、戳、刺、擊,招招狠辣,把黑旋風逼到樓角,冷笑說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惜你的這頭天鵝已經飛回和林啦!」

  黑旋風不知是真是假,但過了一會,聽不到雲中燕的回聲,不由得冷了半截。要知雲中燕的內功不弱於他,倘若還在「王府」,縱然一時不能脫身,也當以嘯聲相應。他是以「傳音入密」的上乘內功呼喚她的,料想在「王府」的範圍之內,都能夠聽得到他的呼喚。

  轉瞬間雙方又鬥了數十招,黑旋風仍是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但那婦人要想把他逼得跌下天鳳樓,急切間卻也不能。原來黑旋風情知打不過她,使的是一套獨門劍法,名為「須彌劍法」,這套劍法不能用來攻擊敵人,但用來防守,卻是最為綿密。屠百城創立這套劍法,正是為功力未夠深厚的弟子碰上強敵之時使用的。但黑旋風自從出道以來,卻是從未用過,這次還是第一次使用。

  激鬥中忽聽得一個清脆的少女聲音叫道:「師父,快來!」原來那個少女在琉璃瓦面鬥到百招開外,已是漸感不支。

  那婦人叫道:「好,我就來!」黑旋風正苦於無法脫身,聞言大喜。那婦人忽地喝道:「好小子,下去吧!」青竹杖向前一挑,呼的一掌跟著劈出。

  這杖中挾掌的招數奇幻無比,杖勢掌勢都是飄忽不定,竟然把黑旋風防守得非常嚴密的圈子攻破,黑旋風剛要擋住她的青竹杖,一股強勁的力道已是推得他身向後仰!

  好個黑旋風,在這性命俄頃之際顯出了超卓的輕功,突然翻過欄杆,便跌下去。那婦人一杖向外擊下,杖端打著他的鞋底,黑旋風下墜之勢更加快了。

  那婦人哈哈大笑,便即上樓。

  她只道黑旋風這一摔不死也得重傷,那知黑旋風在跌到三樓與二樓之間,一抓抓著簷角。

  黑旋風抓著二樓的簷角,離地不過三丈左右,本來可以跳下去的,但他此時卻不作脫身之想,反而又爬上去,為的是他要幫忙楊浣青逃跑。

  黑旋風在四個人中,輕功比不上耿電,比起楊浣青也還略遜一籌,不過卻也有他的獨到之處。有一門輕功叫做「壁虎遊牆」,正是他的師門絕技。

  他背貼著牆,向上移動。天鳳樓每層高二丈多,在毫無憑藉的情形底下,一個人武功多好,也是決計跳不上這麼高的。他以壁虎遊牆的獨特輕功,向上移動丈許,便即反手一劍,插入牆壁,緊緊握牢劍柄,一個鷂子翻身,左臂一伸,抓著了三樓的簷角。如是者反覆使用,不消多久,已是給他爬上最上一層。

  忽聽得樓下的衛士叫道:「飛賊上了天鳳樓了!」亂箭射來,此時黑旋風正在想要跳上最上一層的琉璃瓦面。

  形勢本來十分危險,但說也奇怪,那些亂箭好像並不是對著他射的,最近的一枝也在他的身邊三尺開外,黑旋風頗為詫異「完顏長之手下的武士箭法怎的如此不濟,這許多箭射來,竟是全都失了準頭!」心念未已,只聽得呼的一聲,一條黑影從「天鳳樓」後面的一棵大樹上直飛過來,這棵大樹高達十丈,樹頂和屋頂差不多一樣的高,但距離卻有三丈多寬,倘非有絕頂輕功,也是決計跳不過去。

  黑旋風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耿電發現了楊浣青在瓦面和人搏鬥,特地上來幫她的忙的。那些亂箭是射耿電的。他一上了屋頂,樓下的武士就不敢胡亂發箭了。

  在琉璃瓦面和楊浣青交手的那個少女本來已處下風,耿電一來,她如何還能抵敵,不過數招,便即險象環生,耿電雖然不知她是何人,但想她是在天鳳樓住的,自必不是等閒之輩,當下便要把她抓作人質。也幸虧耿電想要把她活捉,否則她早已受傷了。

  耿電欺近那少女身前,剛好用小擒拿手法抓她的琵琶骨,忽聽有個婦人叫道:「郡主別慌,師父來了!」此時黑旋風也是剛剛跳上屋頂。

  楊浣青聽得這婦人高呼「郡主」,這才知道對手的身份,原來竟是完顏長之的女兒。黑旋風也知道了這個婦人果然不是「王妃」,而是「郡主」的師父。

  楊浣青大喜道:「耿大哥,快快把她拿下,這可是一件活寶貝呢!」

  其實用不著她來提醒,耿電已是在作這樣的打算了。此時他剛好找到了一個破綻,立即欺身直進,右臂一勾,使出近身纏鬥的小擒拿手法,輔以左掌的小天星掌力。

  耿電號稱「閃電手」,出手何等敏捷,那知這婦人比他更快,聲到人到,耿電只覺微風颯然,她的青竹杖已是點到了面門。而且還在同一時候,杖尾一顫,就盪開了楊浣青的軟鞭。

  耿電吃了一驚,百忙中一個移形易位的身法,摺扇疾如電光石火的點向那婦人腰間的癒氣穴。

  那婦人大概也是料不到耿電的身手如此敏捷,噫了一聲,竹杖一立,飛腿踢耿電膝蓋,雙方倏地由合而分,彼此都沒佔到便宜,但耿電是得楊浣青之助方能和這婦人打成平手的,本領顯然是比不上她了。

  這婦人不愧是個武學的大行家,她只和耿、楊二人打了一個照面,便看出了他們的優劣,第二招立即便攻擊敵方較弱的一環,竹杖起處,輕輕的把耿電摺扇撥開,看來似乎是要連環進擊,那知杖尾陡然一轉,竟然從耿、楊二人都意想不到的方向轉而攻擊楊浣青的。

  那「郡主」的本領雖然最弱,但師父的手法她卻是稔熟的,一見師父使出「驪龍探珠」的招數,立即與之配合,唰的一劍,同時刺到了楊浣青的後心。

  耿電出手快極,婦人那招雖然出他意料之外,他還是能夠及時替楊浣青招架。不過他只有雙手,婦人的本領又在他之上,「郡主」向楊浣青背後刺來的那一劍,他卻是無法兼顧了。

  「郡主」只道這一劍定然能夠刺著楊浣青的穴道,將她活擒,刺下之時,得意大笑。卻不料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笑聲未已,忽地只覺膝蓋一麻,跪倒瓦面。琉璃瓦面,滑不留足,登時骨碌碌向低處滾下。那婦人的「小心」二字方才出口,已是遲了片刻。

  只聽得「乓」的一聲,一塊琉璃瓦碎成片片。原來是黑旋風伏在簷角,揭了一塊琉璃瓦打將上來。那婦人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琉璃瓦當然打不著她,還未飛到她的身邊,已給她的劈空掌力震得粉碎了。但黑旋風的目的本來也不是暗算她的,只是要擾她耳目而已。在琉璃瓦給那婦人粉碎之時,他的一枚銅錢已是打著了「郡主」的膝蓋。

  黑旋風是給那婦人在三樓打下去的,他這樣快的又上到最上一層,大大出乎這婦人的意料之外。也正是因為她料想不到,黑旋風方能得手。否則以她的本領,稍有提防,黑旋風已是不能傷及她的徒弟了。

  楊浣青回過頭來,見那「郡主」跪倒瓦面,此時正在向低處滾下,不覺哈哈笑道:「郡主,你向我行這大禮,我可怎麼敢當?」

  不料又是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那婦人出手快得難以形容,身形一閃,突然就撲上來,一抓抓著楊浣青的鞭悄,楊浣青只覺虎口一麻,銀絲軟鞭已是給她搶去。

  說時遲,那時快,黑旋風與耿電雙雙撲到,那婦人在琉璃瓦面宛似水蛇游走,奪了軟鞭,倒滑出去,頭也不回,便即揮鞭一捲。

  這幾下兔起鶻落,疾似電光石火。「郡主」剛剛滾到屋頂的邊緣,眼看就要跌了下去,恰好就給軟鞭捲著腳踝。那婦人軟鞭一提,已是將她拉了起來。她使的是股巧勁,「郡主」就似給她用手拉起一樣,絲毫不感痛苦。

  楊浣青又驚又怒,喝道:「還我鞭來!」那婦人竹杖劃了一道圓弧,抵擋耿電的摺扇和黑旋風的長鞭。左手抱著郡主,抖開纏在她腳上的軟鞭。楊浣青展開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乘隙即進。

  那婦人以一敵三,情知決計討不了好,使軟鞭又不順手。眉頭一皺,喝道:「小孩子玩的東西,誰要你的,拿回去吧。」軟鞭飛出,經過她的用力運用,抖得筆直,呼呼風響,向著楊浣青飛來。耿電忙把摺扇在鞭梢一搭一捺,卸了她的內力,楊浣青方才能夠把自己的軟鞭接到手中,那婦人抱住「郡主」,已是回到樓中。

  耿電道:「咱們怎辦?」黑旋風道:「雲中燕不在此地,咱們回去再說。」此時轟天雷一人在樓下遭受圍攻,他們也只能放棄搜索雲中燕的計畫,趕去接應他了。

風雲雷電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