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雷電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六回 結拜兄妹



  至於那個「二頭領」則是金國御林軍中坐第一把交椅的劍術好手金光燦,在「高手大會」中曾經和「追魂劍」杜玉門打成平手的,只是以內功而論,他卻是不及班建侯遠甚。其餘那些「強盜」也都是「王府」的衛士喬裝打扮的。這些人秦龍飛當然也是都沒見過了。

  秦龍飛苦苦支撐,汗如雨下,不由得心頭一凜,想道:「他知道我爹爹的名字,卻又不下殺手。莫非是要把我的氣力耗盡之後,將我生擒,獻給金虜。」

  正在十分吃緊之際,忽聽得有急勁的暗器破空之聲。秦龍飛的雙掌給班建侯牢牢粘住,只知暗器是從背後飛來。何人所發卻是看不見了。

  金光燦一躍而前,拔劍出鞘,金光疾閃,「錚」的一聲,把一枚石子撥開,但餘勢未衰,仍然從班建侯的頭頂飛過。只差半寸,幾乎將他打著。

  金光燦喝道:「那條線上的朋友,請出來吧!」沒人回答,也沒人出來。

  班建侯忽地雙掌一收,跳出圈了,說道:「看在秦虎嘯的份上,不必難為這位小兄弟了。他的朋友,也讓他去吧!」

  這夥強盜來得快去得也快,首領一聲令下,眾人紛紛上馬,轉眼之間,已是走得乾乾淨淨。

  秦龍飛喘過口氣。叫道:「顏大哥,顏大哥!」

  這一下突如其來的變化,令秦龍飛在最危急的時候脫了險,但他還是滿腹疑團。第一、發暗器救他的人是誰?「難道顏璧竟是這樣大的本領?」第二、即使真有高手相助,但強盜那麼多人,又何至於害怕一個「高手」?那盜魁若是要殺自己的話,當時就可馬上殺掉。以他的功力,和那二頭領聯手,發暗器的人未必就能勝了他們。秦龍飛的武學造詣雖然不深,畢竟也是行家,他聽那暗器破空之聲,不錯,功力確也不凡,但要說那人的功力就在那個盜魁之上,卻是難以令他相信。「他們是真的害怕那個高手呢?還是真的賣我爹爹的情面呢?」

  秦龍飛思疑不定,一面呼喚顏璧。「顏大哥,顏大哥!」的叫了幾聲,只見顏璧果然從亂草叢中爬了出來,說道:「秦兄,你真好本領!剛才嚇死我了!」

  秦龍飛心中冷笑,說道:「顏兄,我還未曾多謝你呢。」顏璧一怔說道:「謝我什麼?」秦龍飛道:「多謝你那枚石子!」突然一抓,抓著了顏璧的手腕,和他握手。

  握手致謝,本是普通的禮節。但秦龍飛卻是藉此試探顏璧的功夫。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秦龍飛一覺對方內功不弱,己方的內力便即相應增加。陡然間忽覺掌心火燙,好像給燒紅的火棒截了一下似的,不由自己的「哎唷」一聲,連忙鬆手。心裡好生驚異:「他練的內功怎的如此邪門?不知是那一派的?」

  顏璧也是「哎唷」一聲,踉踉蹌蹌的連退數步,痛得臉上變了顏色,叫道:「秦兄,小弟有什麼地方開罪你了,你,你要和我過不去呢?」

  秦龍飛一試之下,已經試出他的功力不及自己,只不過他那怪異的內功自己也不懂得應付。這一次較量,可見是雙方都沒有佔到便宜。看顏璧痛苦的模樣不像偽裝,秦龍飛倒是不覺有點過意不去了。

  秦龍飛笑道:「顏兄,你的武功很不錯呀。剛才那枚石子──」

  顏璧搓了搓手,半晌臉色恢復過來,笑道:「原來你是特地較考我的。不錯,那枚石子是我所發。不過我可沒想到那班強盜會給我嚇跑的。看來這次他們還是多半賣你的情面,說到『多謝』,是我應該向你多謝才對。」

  「這話倒是不假。」秦龍飛暗自想道:「他功力還不及我,即使功夫怪異,也不是那盜魁的對手。不過,那盜魁是否賣我爹爹的情面,這就不知道了。」當下笑道:「顏兄,你是真人不露相,要不是這麼一試,我怎能知道你身懷絕技。但我好生不解,你,你為什麼──」

  「騙我」二字,秦龍飛尚未出口,顏璧已是說道:「秦兄,小弟確是瞞騙了你,而且瞞騙你的事情,除了武功之外,還有一樁。你那五千多兩銀票和十多件珠寶首飾是我偷了去的。我知你不能原諒我,咱們就此別過。將來待我有錢的時候,再託人還你。」

  此事早已在秦龍飛意料之中,自然不會驚異。但一來由於還有許多別的疑團沒有解開,二來秦龍飛與他相處數日,意氣亦是甚為相投,秦龍飛從未有過一個真正的朋友,倒是捨不得和他分手了。

  秦龍飛追上前去,哈哈一笑,說道:「顏兄,你別走呀。咱們彼此彼此!」

  顏璧怔了一怔,停了腳步,回過頭來,說道:「什麼彼此彼此?」

  秦龍飛笑道:「你騙了我,我也騙了你。實不相瞞,那些銀票都是偷來的。你給我分給窮人,正是我想做的事呢。」

  顏璧笑道:「原來你也沒有和我說真話,既然如此,就算扯直了吧。」其實秦龍飛那些銀票的來歷,「他」是早已知道了。

  兩人握了握手,相好如初。秦龍飛道:「顏兄,我有一事未明,想要請教。」

  顏璧說道:「什麼事情,不過我先要和你講明,你問的事情我未必可以答你。」心裡暗暗擔憂,恐防秦龍飛查問他的身世。他雖然早已編了一套謊話,可還沒有到說的時候。

  秦龍飛道:「那天你是怎樣把我的財物偷了去的?在我發現失竊之前,你根本沒有到過我的身邊。」

  顏璧放下了心,笑道:「是那個形貌猥瑣的強盜偷了你的,但他卻不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秦龍飛這才恍然大悟,說道:「原來他偷了我的,你又偷了他的。」

  顏璧說道:「你和他吵架的時候,我不是過來勸架嗎,就在那時,我偷偷的下了手。」

  秦龍飛道:「這盜魁本領非凡,你居然能夠從他身上偷了東西,令他毫無知覺,這等妙手空空的絕技,真是叫我佩服!」

  顏璧笑道:「說不定他隨後就發覺了,但卻不能說破,只好當作啞子吃黃蓮了。」

  秦龍飛聽他解釋得「有理」,說道:「不錯,我瞧也是多半如此。」

  顏璧說道:「實不相瞞,這夥強盜是衝著我來的。」

  秦龍飛道:「那盜魁吃這個啞巴虧,想要找你晦氣?」

  顏璧說道:「不僅是為了這件事情,他是我父親的朋友。」

  秦龍飛心道:「原來他也是強盜世家。」當下問道:「這可把我弄糊塗了,既然盜魁是你父親的朋友,何以你要偷他東西,反而幫我?又何以那天你們並不相認?」

  顏璧說道:「我小時候他見過我,那天卻未必認識我。」

  顏璧接著解釋道:「我自幼父母雙亡,我是叔父養大的。」心裡則在道:「爹爹,你莫怪我咒你,要是給這小子知道你是誰,他決不會上我的鉤。」

  秦龍飛道:「這盜魁是什麼路道,他和你的叔父沒有來往嗎?」

  顏璧說道:「也曾來過幾次,我的叔叔叫他做班老大,但我可沒有出去見他,也不知他是什麼路道。」

  秦龍飛情知他說的不盡不實,但想到「交淺言深」這句老話,卻是不便向他盤根問底。

  顏璧繼續說道:「至於你問我為什麼不與他相認,那是因為我不想給他知道是我的。」

  秦龍飛本來不想多問的,但忍不住還是問了一句:「為什麼?」

  顏璧說道:「我這次是瞞著叔父出來的。」

  秦龍飛道:「啊,你叔叔對你不好?」

  秦龍飛又道:「你不方便說那就不要說了。」

  顏璧望了他一眼,臉上忽地泛起紅暈,低聲說道:「我的身世,將來我會告訴你的。」言下之意,當然是現在未到時機。

  秦龍飛心裡想道:「那盜魁剛才和我說的話,不知他聽見沒有。不過,假如他問起我的身世,我也是不能告訴他的。」想起顏璧恐怕是和自己一樣,一樣都有難言之隱,因此也就不以他的謀辭閃爍為嫌了。

  顏璧說道:「秦兄,你原諒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嗎?」

  秦龍飛笑道:「你不幫忙你的父執,反而幫我這個外人,我感激你都來不及呢!」

  顏璧說道:「我知道你是『俠盜』,怎能袖手旁觀,看你受窘。這叫做幫理不幫親。秦兄,我自小失了父母,也沒一個真正的朋友,能夠和你結交,在我是看得十分重要的。即使得罪了叔叔的朋友,那也算不了什麼。」

  秦龍飛是個性情容易衝動的人,聽了這話,心裡不覺熱呼呼的,便即說道:「顏璧,若蒙不棄,我想與你結為八拜之交。」

  顏璧說道:「啊,你願與我做異姓兄弟,那好極了,你今年幾歲?」

  秦龍飛道:「二十二歲了。」

  顏璧說道:「我才滿十九歲,那麼你是大哥,大哥請上坐,受我一拜。」

  兩人撮土為香,就在路旁結拜。顏璧臉泛紅潮,打了個哈哈,說道:「想不到我今日認了一位異姓哥哥!嘿嘿,你是大哥,那麼你是應該終生愛護小弟的了。」

  秦龍飛覺得他這話有點奇怪,笑道:「咱們既是異姓弟兄,自該有福同享,有禍同當,這還用說嗎?」

  顏璧道:「好,說得好。我有你這樣一位好兄長照顧,真是何幸如之!皇天在上!有生之日,決不背盟。秦大哥,你再受我一拜!」

  他平時說話都是陰聲細氣好像女孩兒似的,此時卻忽地有幾分狂放的神態,秦龍飛笑道:「別多禮了,咱們走路吧。」

  走了一程,顏璧忽道:「大哥,要是你將來發現我還有什麼事情瞞你,你能夠原諒我嗎?」

  秦龍飛怔了一怔,笑道:「每個人都難免有點私人的秘密,即使親如父母,未到時機,也是不願意說的。你的秘密,什麼時候願意告訴我就什麼時候告訴我好了。或許我也有什麼秘密要待將來才能告訴你呢。」

  兩天之後,他們到了山海關附近的一個小鎮,鎮上有金國的駐軍。由於是邊關附近的重地,來往的客商雖然不少,大都不敢在這鎮上留宿,因此他們很容易找到了客店。秦龍飛本來準備有官兵來盤查的,出乎他的意料,到了將近三更時分,他和顏璧各自回房睡覺之時,還是沒人跑來囉嗦。

  顏璧睡在秦龍飛的鄰房,不多一會,便聽見他的鼾聲了。秦龍飛心想:「今天晚上,他大概不會偷偷跑出去了。」想起這位義弟的詭秘行徑,一時間倒是難以入夢。不知不覺從新結拜的義弟想到了師兄轟天雷,「凌師兄現在恐怕早已回到了家中了吧?他對我倒是真的情逾手足,愛護我有如他的弟弟一般,如今我也有了義弟,我應該拿他做榜樣愛護我這位義弟。唉,凌師兄對我真好,我知道他是能夠原諒我的,可惜我已是無顏再見他了。」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忽聽得隔壁一聲尖叫!

  秦龍飛大吃一驚,連忙跳起,只聽得鄰房乒乒乓乓的鬧得震天價響,一個沙啞的聲音道:「小賤人,你,你……」似乎因為太過氣憤,下面的話竟是說不出來。顏璧則在尖聲叫道:「大哥,快來救我!」

  秦龍飛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此時亦已無暇容他思索了。他只知道是有人欺負顏璧,顏璧正在危險之中,叫他救命!

  秦龍飛踢開顏璧的房門,便闖進去,只覺拳風虎虎,撲面而來,秦龍飛霍的一個「鳳點頭」,反手擒拿,扭他腕骨。那知觸手如鋼,竟是扳它不動。說時遲,那時快,那人已是呼的一掌,斜抹過來。

  顏璧叫道:「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從今之後咱們兩不相干,請你莫再糾纏!」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招數,似乎是虛晃一招,便從那人身旁溜過。

  三方面的動作,差不多是同一時間,秦龍飛用了一招「雁落平沙」,化解那人的掌力。不料只能化解幾分,雙掌一交,秦龍飛虎口火辣辣的作痛,竟是不由自己的退了幾步。

  那人冷笑道:「你倒想得臭美!」剛把秦龍飛震退,便即堵住門口,秦龍飛聽得顏璧「哎唷」一聲,也不知他是否已給那人捉住。

  秦龍飛喝道:「放開我的義弟,否則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那人哈哈一笑,怪聲叫道:「什麼?義弟?」一個轉身,雙掌疾發,陡地道:「好小子,我要斃了你!」

  顏璧掙脫那人掌握,蹌蹌踉踉的退至秦龍飛身邊。秦龍飛見他已經脫險,更無顧忌。對方剛猛的掌力,已是排山倒海般的當胸擊來,秦龍飛霹靂似的一聲大喝,立即也是雙掌齊出,和他硬拼。

  掌力激盪,發出郁雷似的聲響。那人好似皮球般的給拋了起來,轟隆一聲,把窗門撞得稀爛,跌下去了。

  原來秦龍飛剛才因為不明底細,未敢便下殺手。此時卻是用上了他在「王府」所得的內功心法,加上了他家傳的霹靂掌功夫!

  不過那人給他一掌擊得飛出窗外,卻還是他始料之所不及的!

  那人功力甚高,秦龍飛用盡全力,也只能希望稍佔上風,然後在和顏璧聯手之下,令他知難而退而已。料不到自己這一掌之力居然能夠將他拋出窗外。

  只聽得那人叫道:「你,你這賤人好狠,竟、竟敢謀、謀害親──」話語斷斷續續,隨即一聲慘叫,底下的話已是聽不見了。顯然業已斃命。

  顏璧惶急之極,失聲叫道:「不好,咱們殺了人了!快走!快走!」

  秦龍飛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情,在這樣情形之下,失了主意,也只好慌慌忙忙的跟著顏璧逃走了。

  他們穿窗躍出,跳上屋頂,越牆而逃。月色朦朧之下,隱約看見那個人躺在地上,地上一灘鮮血。顏璧連連催他快逃,秦龍飛當然沒有功夫去查察那人死了沒有,他也沒有想到要去查察。不過假如他下去仔細察視的話,當可發現那人並沒有死,那灘鮮血只不過是紅色的顏料。

  他們掠過牆頭,便聽得客店裡人聲如沸:「鬧出人命來啦!」「飛賊跑了!」「趕快報案,趕快報案!」不過片刻,只見鎮上的駐軍已是紛紛向那客店跑來,大呼小叫,要捉拿江湖大盜!

  顏璧似乎對這小鎮的地理頗為熟悉,她走在前頭帶路,帶領秦龍飛穿過橫街小巷,不一會,已是溜到野外,居然沒有給官兵發現。

  顏璧笑道:「你過那邊待一會兒,待我整裝以後再和你說。你瞧我的衣裳都給那廝抓破了。」說話之際,已是把秦龍飛帶引進樹林之中,停下腳步,站在一條山澗的旁邊了。

  秦龍飛心裡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想道:「他真是像個女孩兒家,明知我急於知道個中原委,他卻還要慢條斯理的整裝理髮,而且還不准我在旁看他。」當下走過一邊,背向顏璧。顏璧說道:「大哥,你走遠一些,過那邊洗一把臉吧。」

  秦龍飛知他脾氣古怪,只好依他。低頭喝了幾口清冷的溪水,洗了一把臉後。精神頓爽。突然想起那個人「臨死」的呼叫,不由得疑心大起!

  秦龍飛心裡想道:「那人臨死之前為什麼罵他做小賤人?難道,難道──」

  心念未已,只聽得顏璧已在叫道:「大哥,你可以回來啦!」

  秦龍飛回過頭來,一看之下,登時呆了!

  顏璧正在向他走了過來,笑盈盈地說道:「大哥,你想不到吧?我騙了你,你原諒我嗎?」

  原來站在他面前的顏璧,竟是一個秀髮披肩、長裙曳地的女子!

  秦龍飛呆了一呆,訥訥說道:「賢弟、你、你──」

  顏璧「噗嗤」一笑,說道:「秦大哥,從今之後,你應該改換稱呼,叫我做『賢妹』了!」

  此時已是清晨時分,朝陽透過密葉繁枝,照在清溪上,泛起金色的漣漪。顏璧笑靨如花,站在溪旁,臨流照影,顯得分外動人。秦龍飛禁不住心神一盪:「想不到『他』竟然是這樣美麗的少女!」過去藏在他心中的許多疑團,也登時迎刃而解了。「怪不得她說話陰聲細氣,動不動就會羞得臉泛紅霞,住客店一定要和我分開房間……唉,我真糊塗,早就應該想到她是女子了!」

  顏璧笑了一笑,跟著低下了頭,輕聲說道:「秦大哥,今後我唯有依靠你了!」秦龍飛朝她望去,只見她又是粉臉通紅。

  秦龍飛心頭「卜通」一跳,說道:「賢、賢妹,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顏璧說道:「你、你剛才打死的那個人,他、他是──」

  秦龍飛道:「他是什麼?」

  顏璧說道:「他是我的未婚夫!」

  此言一出,嚇得秦龍飛跳了起來,失聲叫道:「什麼,他是你的丈夫!」

  顏璧又是噗嗤一笑,說道:「你別嚇成這個樣子,我還沒有過門嫁給他。我就是因為不肯嫁給他,這才偷偷從家裡跑出來的。」

  秦龍飛定了定神,說道:「無論如何,你和他總算是有了夫妻的名份,你為什麼不早說,我、我如今失手打死了他,這、這怎麼辦?」

  顏璧嗔道:「大哥,你就會責怪我,你也不想,在剛才那樣危急的情形底下,我怎能與你從容細說?」

  秦龍飛嘆口氣道:「不錯也已錯了,還有什麼好說?當務之急,是咱們應當如何善後?」

  顏璧杏臉含嗔說道:「我知道你在憂慮什麼,你是怕打死了人,逃不了關係,是不是?好,那你可以放心,我不會連累你。我就說『他』是我打死的好了,不關你的事,你走吧!嗚嗚,反正我自小就是沒人疼沒人理的野丫頭,孤苦伶仃,也已慣了。」說著,說著,不覺淚珠兒一顆顆的滴下來。

  秦龍飛見她有如帶雨梨花,不由得起了憐惜之心,笑道:「賢、賢妹,你忘記咱們發過的誓了。你可先別亂發脾氣呀!」

  顏璧哽咽說道:「哦,你還記得咱們發過的誓言嗎?我,我只道──」

  秦龍飛連忙說道:「當然記得。咱們不是發過誓:有福同享,有禍同當的嗎?我怎能把你丟下不管?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我還未曾明白呢?」

  顏璧方始破涕為笑,說道:「大哥,你對我當真這樣好嗎?那可不枉我和你結拜一場了,你別心急,讓我慢慢告訴你吧。」

  顏璧抹乾了眼淚,跟著要把她早已編好的一套謊話說了出來。

  「我自小父母雙亡,叔叔把我撫養成人,叔叔雖然並不疼我,我還是感激他的。但想不到他把我養大,卻是要把我當作禮物送人,嗚嗚──」眼圈兒不禁又紅了。

  秦龍飛道:「你莫傷心,好好的說給我聽。你叔叔是要強迫你嫁給你不願意嫁的人?」

  顏璧說道:「我們是強盜世家,我已經告訴你了。那個班老大和『那個人』的父親都是我叔父的好朋友,他們常常合夥幹沒本錢的營生的。在黑道上,論勢力、論輩份,『那個人』的父親也都比我的叔叔大些、高些,我叔叔要倚仗他作靠山的。但『那個人』人品很壞,武功雖高,行為卻像一個『下三濫』的小賊。呀,他的那些許多不齒於人的行為,我也不好意思說給你聽。」

  秦龍飛心裡想道:「大概她的未婚夫是個姦淫擄掠,無所不為的強盜。和『盜亦有道』的強盜,完全不同。」於是說道:「既然他是一個壞人,那你不願嫁給他,也是難怪你的。」

  顏璧說道:「他人品不端,長得又醜,脾氣又極暴躁。剛才你是瞧見的,他一找著我,立即就是又打又罵,要是我當真做了他的妻子,這苦日子怎麼過?可我的叔父迫我非嫁他不可,你說該怎麼辦?」

  秦龍飛對她越來越是同情,嘆口氣道:「不錯,換了我是你,我也會出走的。」心裡則在想道:「她的未婚夫如此可惡可恨,那也是死不足惜了。」如此一想,覺得自己失手殺人,非但不是罪過,反而乃是「俠士」所為了。心情登時輕鬆許多。

  顏璧繼續說道:「我出走之後,叔父和『那個人』當然是要把我捉回去的。他們在黑道頗有勢力,追蹤我的人恐怕還當真不少呢。」

  秦龍飛恍然大悟,說道:「想來那班老大,也是受了你叔父之託追蹤你的。怪不得你不敢和他相認。」

  顏璧道:「其實在我的長輩之中,班叔叔對我算是最好的了。我猜想那天的事情,未必瞞得過他的眼睛,可能他是為了顧全我的面子,不便在酒店裡將我難為。」

  秦龍飛暗自想道:「說不定那班老大還誤會顏璧是和我私奔的呢,怪不得他們要借事生非,和我為難了。」

  顏璧接著說道:「依我猜想,班叔叔發現我的行蹤之後,便去告訴『那個人』。讓『那個人』對付我,他自己則置身事外。」

  秦龍飛笑道:「不錯。清官難斷家務事,小夫妻吵架,做叔叔的當然不便插手。」心裡想道:「幸虧那班老大昨晚沒來,否則我和顏璧給他們一同捉去,那才難看呢。」又想:「說不定班老認為這是『捉姦』,理應由做丈夫的動手。但他卻沒料到顏璧的未婚夫會死在我的手裡。」

  顏璧嗔道:「我把你當作哥哥,什麼事情都告訴了你,你卻將我取笑。」

  秦龍飛道:「今後你打算怎樣?」

  顏璧說道:「我是打算走得越遠越好。班叔叔已經盡了責,要是我猜想不錯的話,他將是置身事外,回家去了。不過我會不會再落在別人手中,卻是難料。但你卻大可不必受我牽連,你也可以置身事外的。」

  秦龍飛面色一端,說道:「你又忘了咱們的誓言了?」顏璧說道:「我怎麼會忘了呢?」

  秦龍飛道:「是呀,咱們既然說過有禍同當,我焉能置身事外?你剛才的說法,簡直是當我作外人了。」

  顏璧笑道:「大哥,可是你也忘了一件事情。」

  秦龍飛道:「什麼事情?」

  顏璧道:「你忘記我乃是以義弟的身份和你結拜的,但如今──」

  秦龍飛笑道:「如今義弟已是變成義妹了。但在我看來,結拜兄弟和結拜兄妹都是一樣。你若是認為先後的身份不同,那咱們也大可以再來撮土為香,重新結拜。」

  顏璧說道:「誰要你這樣婆婆媽媽,我要的只是你的真心!」

  秦龍飛道:「那你現在可以相信我是真心願意和你同甘共苦了吧?」

  顏璧低了頭,含情脈脈的柔聲說道:「大哥,你對我這樣好,我真不知應該如何報答你了?」

  秦龍飛禁不住心神一盪,想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這位義妹可比凌師兄的那位呂姑娘還要美得多,本領也是在她之上。」想到了呂玉瑤,不由得瞿然一省,心裡好生羞慚,想道:「我已經做了一件大大的錯事,豈能還是重蹈覆轍?我幫忙顏璧,只能因為她是我的義妹,倘若我存有別的念頭,那豈不是又要變成人品不端的小人了?」

  顏璧抬起頭來,嬌聲說道:「大哥,你在想什麼?怎的你的面也紅了?」

  秦龍飛道:「沒什麼。我只是在想──」顏璧道:「想什麼,快告訴我!」

  秦龍飛道:「我想你,你還是換回男子的裝扮好些。」

  顏璧笑道:「不錯,咱們雖是兄妹,也該要避男女之嫌。」

  秦龍飛道:「以後咱們一路同行,我仍是把你當作義弟看待。在客店投宿,你也還是依照你原來的習慣吧。」「原來的習慣」,即是各自分開房間。秦龍飛不好意思直說出來,顏璧則當然是一聽就懂了。

  顏璧粉臉通紅,柳眉一豎,說道:「大哥,你把我當作什麼人了,你以為我是一個淫賤的女子麼?」

  秦龍飛連忙賠罪:「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賢妹,你莫誤會,我只是說,那、那樣,大家方便一些。」

  顏璧這才化嗔為喜,說道:「大哥,我敬佩你是個守禮君子。我雖然不是名門閨秀,也是知書識禮的人,將來即使我要嫁人,必然也要明媒正娶。大哥,你,你盡可以放心,我是決不會未曾過門之前,胡招人閒話的。」低下了頭,越說聲音越小,若不勝情。

  這幾句話,不啻已是向秦龍飛默許終身。秦龍飛又是歡喜,又是羞慚,心裡想道:「呀,她還以為我是個正人君子,豈知我,我曾經做過毫無廉恥的事情。」

  顏璧「噗嗤」一笑,說道:「大哥,你在想些什麼?轉過身吧,我要換衣服了。」

  過了一會,顏璧叫他回頭,秦龍飛笑道:「好一個俊俏的小子,那我還是叫你做賢弟吧。我恐怕賢妹叫慣了,在有人的時候也叫了出來,那就糟了。」

  兩人走出樹林,大家都是有點不好意思。走了一程,顏璧說道:「大哥,我的身世來歷都已告訴你了,你卻還沒有告訴我呢。」

  秦龍飛心裡想道:「那班老大和我說的話,不知她聽見沒有。但不管她是已經知道也好,未曾知道也好。我與她的交情已是今非昔比,我也不該瞞著她了。」

  當下秦龍飛便即笑道:「你是強盜的女兒,我的祖先也是強盜。」

  顏璧說道:「是嗎?在那裡開山立寨?」

  秦龍飛道:「在梁山泊。不過,說來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一百零八個好漢結為異姓兄弟,在梁山泊打出了替天行道的旗號,令得朝廷的官軍和入侵中原的韃子都聞名膽落。我的曾祖就是梁山泊一百零八個首領之一。」

  顏璧裝作大吃一驚,說道:「原來是梁山泊好漢之後。那麼你的曾祖想必就是綽號『霹靂火』秦明了。」

  秦龍飛點了點頭,說道:「梁山不幸瓦解之後,先祖就隱居在一個小村子教武館為生了。不過我的爹爹近年重現江湖,說起他的名字,江湖上或許也還有人知道的。」

  顏璧說道:「令尊大名,可是上虎下嘯?」秦龍飛道:「不錯。」顏璧笑道:「怪不得班老大那天對你手下留情了。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丫頭,也知道令尊的大名呢。秦大哥,你為何不在家中,卻獨自一人跑到這荒涼的邊塞之地?」

  秦龍飛嘆道:「一言難盡。」顏璧怔了一怔,說道:「難道你也和我一樣。是和家裡鬧翻,偷跑出來的嗎?」

  秦龍飛道:「這倒不是。」

  顏璧釘住問道:「那是什麼?」

  秦龍飛難於啟口,頗是尷尬。顏璧笑道:「你說過的一句話,說得很對。每個人都有一些或大或小的秘密,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咱們雖然是八拜之交,但你要是不便告訴我,那也不必說了。」

  秦龍飛心裡想道:「將來我總是要告訴她的,但現在卻還未到時機。」

  當下說道:「梁山泊的後人乃是金虜朝廷的眼中釘、肉中刺,家父近年行藏洩漏,深恐遭受不測之禍,是以叫家人分散。」這話倒也不是謊言,不過卻並非他獨自一人在江湖流浪的主因。

  顏璧說道:「有一位綽號『轟天雷』的少年豪傑,聽說乃是令尊弟子?」

  秦龍飛道:「不錯。他名叫凌鐵威,正是我的師兄,你知道他?」

  顏璧心裡暗暗好笑:「我豈只知道他,我還曾經和他交過手呢。」當然她不敢把真相告訴秦龍飛,當下說道:「令師兄在江湖上闖出的萬兒當真不小,許多人都說他是後起之秀數一數二的人物呢。人的名兒,樹的影兒,我雖然孤陋寡聞,也是曾經聽過令師兄大名的了。不過,我卻是替你有點不值。」

  秦龍飛怔了一怔,說道:「什麼不值?」

  顏璧說道:「你是秦家的衣缽傳人,我雖然沒有見過令師兄,但我想以你這樣高強的武功,決不會在他之下。你的聲名反而為他所掩,不是有點不值嗎?」

  若在從前,秦龍飛聽了這話,正是說到他的心窩,定然引起共鳴,免不了要發牢騷的。此時卻正容說道:「賢妹,你這話錯了。我這位師兄,不論人品或是武功都是遠遠在我之上,他享盛名是應該的。唉,我但願默默無聞過這一生,沒有人知道我更好。」

風雲雷電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