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雷震九州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七回 盡釋恩仇迎俠女 分清斜正叛師門



  話猶未了,只聽得「唰」的一聲,一柄匕首已是遙擲過來。風從龍在百忙中抓起馬鞍一擋,他的功力僅僅恢復兩三成,馬鞍雖然擊中匕首,卻未能將它打落。匕首餘勢未衰,給馬鞍一碰,斜飛出去,「噗」的一下在他肩頭劃開了一道傷口,血流如注。這還幸虧是他得到那老婆婆的提醒,要不然匕首早已插入他的後腦了。

  只見在那土堆後面,亂草叢中,出現了三個漢子,其中兩個打扮成黑白無常的模樣,還有一個形狀更是古怪,髮如亂草,滿面血汙,明明是個男子,卻穿著女人的衣裳,那件衣裳又是給撕破了的,露出個黑茸茸的胸膛。

  原來這兩個扮作黑白無常的漢子,正是昨晚在歸德堡給耿秀鳳充當內應的那對朱家兄弟。那個滿面血汙的漢子,則是和他們一夥的扮作「女鬼」的那個人。

  昨晚一場激戰,「女鬼」給歸古愚的大力鷹爪功抓傷,傷得頗重。朱家兄弟也受了一點輕傷,還能跑路。他們背了受重傷的同伴先逃出歸德堡,未能與耿秀鳳會合。本來他們是準備到一個相熟的人家養傷的,半路跑不動了,而受重傷這個「女鬼」又必須急救,故而只好在這山上躲藏起來,藏匿之處,恰恰就是葉慕華剛才審問風從龍的附近。

  他們起初是因為不知葉慕華與宇文雄的底細,一時不敢露面。後來雖然知道他們是俠義道,但聽他們正在審問風從龍,事關機密。而江湖上的避忌之一,就是不可偷聽別人的秘密,他們一來是為了避嫌,二來是不想打擾葉慕華的審問。因此決定暫不露面,待他們的審問告一段落之後再說。不料剛終結之時,那老婆婆又來了。朱家兄弟識得這老婆婆的厲害,更加不敢露面了。

  待到宇文雄與葉慕華聯手,和那老婆婆打成平手之後,朱家兄弟才鬆了口氣,老婆婆是在半路上截住葉慕華激戰的,離他們藏匿之處有十數丈之遙,他們屏息呼吸,老婆婆的全副精神用於對付敵人,一直沒有發現他們,直到那「女鬼」擲出匕首之時,老婆婆方始發覺。

  朱家兄弟從剛才聽到的「審問」中,已知風從龍的鷹爪身份,而且不是普通的鷹爪,倘若給他逃跑,禍害不小,在這關鍵的時刻,朱家兄弟再也顧不得本身的危險,雙雙躍出土堆,便向風從龍撲去。扮作「女鬼」的那個漢子,擅長暗器,因受傷太重,敷了金創藥之後剛剛止了血,卻還不能走動。他飛出一柄匕首,用盡了氣力,此時又暈倒在那土堆後面了。

  那匹「一丈青」受了驚嚇,跑了開去,說時遲,那時快,朱家兄弟已是雙雙撲到,各使用一對佛手拐,一左一右,夾攻風從龍。

  若是平時朱家兄弟絕對不是風從龍的對手,但此際風從龍的功力僅恢復了兩三成,朱家兄弟雖然也受了一點輕傷,但兩人聯手,卻是勝過他了。

  風從龍的大力鷹爪功使不出來,只能用馬鞍遮攔格擋,不過數招,險象環生,眼看就要斃在朱家兄弟的拐下。

  那老婆婆「哼」了一聲,喝道:「有我在此,誰敢動風從龍的半根毫髮,我就要他的性命!」話猶未了,只聽得「卜」的一聲,風從龍的馬鞍給朱老大的佛手拐打碎,朱老二手起拐落,就向他的天靈蓋敲下來。

  風從龍嚇得魂飛魄散,沒命叫道:「歐陽大娘快來救我!」就在朱老二的佛手拐將落未落之際,驀地裏一枚暗器閃電般的射來,卻原是那老婆婆飛出一枚指環,正中朱老二的「癒氣穴」,朱老二的佛手拐未打著風從龍,自己先跌倒了。

  葉慕華的母親複姓歐陽,娘家原是住在終南山的。葉慕華聽得風從龍的口中叫出「歐陽大娘」的名字,忽然想起了此地正是終南山,不禁心裏一驚,想道:「難道,難道這妖婦竟是我外婆家裏的長輩?」

  那老婆婆十指套著指環,已經打出四收,還有六枚。葉慕華心念未已,那老婆婆一彈指,「錚」的又發出一枚。

  葉慕華不顧一切,劍掌兼施,向那老婆婆猛攻,宇文雄也改用追風劍法,配合葉慕華的攻擊,他們兩人擺不脫那老婆婆,那老婆婆在他們的聯手猛攻之下,也抽不出身子去助風從龍。

  朱老大功力較高,距離又遠,那枚指環打著他的麻穴,力道不足,他晃了兩晃,未曾跌倒。

  老婆婆應付了他們一輪猛攻,經過口氣,「錚」的又發出一枚指環。但恰好在她發射暗器之時,宇文雄的劍招刺到她的前面,她略一分神解招,暗器的準頭稍偏,這一枚指環擦著朱老大的肩頭飛過,沒打中他的穴道。

  但朱老大給她的第一枚指環打中麻穴,雖然沒有跌倒,一條手臂已是不聽使喚,氣力也弱了一半,風從龍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已是將他迫得拐法大亂。

  老婆婆正想再發指環,就在此時,忽聽得馬鈴聲響,一個紅衣少女騎著一匹棗紅馬飛快地跑上山來。這紅衣少女不是別人,正是耿秀鳳,她騎的那匹棗紅馬卻是宇文雄留在山下的那匹坐騎。

  那老婆婆打向朱老大的第三枚指環發出,耿秀鳳的快馬及時趕到,馬鞭一揮,捲著了朱老大。她使的是股巧勁,輕輕一拉,將朱老大拉過一邊,恰巧避過了那枚指環。耿秀鳳因為這是師父所發的暗器,所以不敢將它打落。

  耿秀鳳拉開了朱老大,跳下馬來,連忙叫道:「師父手下留情,他們是和弟子結盟的朱家兄弟,是自己人。」

  朱老大也連忙叫道:「這廝是朝廷鷹爪。耿女俠,你趕快把他料理了再說!」他們都在搶著說話,耿秀鳳代朱家兄弟求情,朱家兄弟則在催她殺風從龍,變成了各說各的。待到朱老大聽清楚了耿秀鳳叫那老婆婆做「師父」,方始大吃一驚。

  耿秀鳳剛剛來到,一時間還弄不清楚目前的這個局面是怎麼回事。聽得風從龍是個朝廷鷹爪,也不覺吃了一驚,正要去對付他,那老婆婆已在喝道:「秀鳳,住手!這個姓風的是我所要保護的人,任何人不許傷他一根毫髮!」

  師命不敢不遵,耿秀鳳只好住手。風從龍在他們說話的時間,已經追上了那匹「一丈青」,他生怕有甚變卦,急急忙忙跨上馬背,便自跑下山去了。

  葉慕華大叫道:「耿姑娘,這姓風的是葉屠戶的護院,葉屠戶是陷害你爹爹的人,你怎可將他放了?放走了他,禍患不小。快快去追,還來得及!」

  那老婆婆也在同時叫道:「秀鳳,過來!這姓葉的是你的仇人。你過來,我讓你親手殺他!」要知那老婆婆對付他們二人聯手,剛好是半斤八兩。此時耿秀鳳若然來殺葉慕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那老婆婆是想要她徒弟助她取勝。

  耿秀鳳茫然不知所措。師父為何與葉慕華交手?又為何要保護那個被朱家兄弟指為「朝廷鷹爪」的風從龍?她都是全不知情。同樣那老婆婆也不知道她的徒弟與葉慕華之間的曲折。

  在風從龍剛剛騎上「一丈青」的時候,耿秀鳳若然立即去追。兩匹坐騎腳力差不多,風從龍氣力未曾完全恢復,耿秀鳳是可以追得上他的。幾時風從龍已經去得遠了。而且在師父的嚴命之下,葉慕華也知道她是不會聽自己的話了。

  葉慕華嘆了口氣,一面抵敵那老婆婆,一面叫道:「耿姑娘,一誤不能再誤。我不是你的仇人,你我之間的誤會完全是葉屠戶陷害的。不信,你問朱家兄弟!你我即使不是同一路的人,也不應該是仇敵!」在葉慕華說話的同時,那老婆婆則在連聲催促:「鳳兒,還不過來!」

  朱老大說道:「耿寨主,這位葉少俠說的都是實情。我剛才親耳聽得那姓風的鷹爪向他招供的。」於是一五一十的將他無意中偷聽得知的真相,向耿秀鳳和盤托出。

  葉慕華、宇文雄拼命搶攻,使得那老婆婆無法騰出手偷發暗器。老婆婆怒道:「鳳姑,你怎麼啦?你不聽為師的話,難道是想背叛師門麼?不錯,那姓風的是給朝廷當差,但這又有什麼礙得著你了?你的爹爹還做到朝廷的總兵呢!他們編造這姓風的口供,是假是真,還不知道。即使是真,你的仇人也只是葉總督。葉總督手下多少當差的人,難道你都要殺個一乾二淨麼?報仇是一回事,但你可犯不著和朝廷作對的賊人混在一起。」

  耿秀鳳對師父的話置若罔聞,卻用心的聽朱老大說明了真相。她知道朱家兄弟是絕對不會欺騙他的。

  不錯,在耿秀鳳的初意,是只想為父親報仇,還沒想到要反叛朝廷的。但當她在綠林中經過一些時日之後,她已漸漸明白,這個「朝廷」是庇護一切像她仇人葉屠戶之類的壞官的,她也漸漸知道了更多的「官迫民反」的事情。即使她還沒有決心反叛朝廷,但她也預感得到,她這一生是絕不會恢復「官家小姐」的身份,勢將是走上和「朝廷」作對的路了。

  此際,她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了這個姓葉的少年非但不是她的仇人,反而是她的恩人,她還焉能違背良心,聽從師命,恩將仇報,助紂為虐?

  葉慕華叫道:「這姓風的不是一個普通的公差,他是專門為朝廷殺害江湖義士的鷹爪,他也是葉屠戶倚為靠山的護院。」其實,不用他說,耿秀鳳在聽完了朱老大的說話之後,也早已明白了。

  耿秀鳳又是傷心,又是惶惑。這次她本來是到終南山來拜見師父的,卻想不到師父竟是和她的仇人有關連的人。她要庇護葉屠戶的「護院」,還要自己去殺於己有恩的葉慕華。耿秀鳳弄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有一點她是明白的:她絕對不會這樣做。任憑師父怎樣處罰她,她也不會做出這等傷天害理之事的。

  耿秀鳳含著眼淚,說道:「師父。你只當沒有這個徒弟吧!」正要跨上那匹棗紅馬,忽地一眼瞥見暈在土堆後的那個昨晚扮作「女鬼」漢子。耿秀鳳解開了朱老二的穴道,又給了朱老大一包藥,說道:「這匹馬留給你們。你們救醒五哥,也趕快走吧。」她自己可是片刻也不想再留了,交代了這幾句話。便即掩著淚痕,獨個兒下山去了。

  那老婆婆怒道:「好呀,你羽毛豐滿要飛了麼?看你可飛得出我的掌心?且待我收拾了這兩個小賊,再抓你回來算帳!」

  葉慕華怎能讓她脫身,劍中夾掌,越攻越緊。那老婆婆說了話之後,氣力卻似越發不加,她本來是把那綢帶使得夭矯如龍的,此時也漸漸緩慢起來。

  激戰中只聽得「嗤、嗤」兩聲,葉慕華與宇文雄雙劍交叉削過,把那條綢帶削為三截。剩在老婆婆手中的只是短短的一段。

  老婆婆索性不用任何武器,把綢帶一拋,雙手一搓,驀地發出一聲長嘯。霎時間只見她掌心儼若塗脂,變得血紅。

  葉慕華心中一凜,雖然不知道她要使出什麼殺手,也知道這是一門邪派功夫,連忙叫道:「宇文兄,小心了!」

  說時遲,那時快。那老婆婆掌挾勁風,已是雙掌一齊劈出。她那掌風竟然是熱呼呼的,觸人如燙!

  說也奇怪,她剛才還似氣力不支的樣子。突然間掌力卻似浪湧波翻。葉慕華搶在宇文雄前面接招,青鋼劍被老婆婆的掌力盪開,葉慕華只得使出般若掌力,硬接那老婆婆一掌。

  葉慕華曾用般若掌力與她對過三掌,雖然給她破解,但也是彼此無傷而已,葉慕華並不怎樣吃虧,而那老婆婆也似乎對他的專傷奇經八脈的般若掌有些顧忌,所以葉慕華才敢大膽使用。

  不料,這一次卻是大大不同。雙掌相交之下,葉慕華的掌心竟似給一塊燒紅的鐵塊烙過似的,火辣辣作痛。頓時間只覺氣血翻湧,五臟六腑,都好似要翻轉過來。

  原來這老婆婆用的是「雷神掌」的邪派功夫。她丈夫的「雷神掌」是武林一絕,不過她這「雷神掌」,是跟她丈夫練的,火候尚還未到,不能說用就用,而每次使用,又頗傷元氣。她是因為沒有其他辦法可以速勝,所以直到現在才決意使用的。

  葉慕華身不由己地退了幾步,老婆淒哈哈笑道:「你知道我的厲害了麼,看在你母親的份上,你母親雖然得罪了我。究竟也還是歐陽家的人,你跪下來磕頭吧,我不殺你!」

  宇文雄防她傷害葉慕華,以「大須彌劍式」擋在他的身前,替他防護。宇文雄的本領不及葉慕華,但大須彌劍式卻是最上乘的護身劍法。老婆婆急切間破他不得,冷笑說道:「好,你這小子要逞英雄是不是?我就先要了你這條小命!」

  葉慕華喘過口氣,說道:「宇文兄,你的事情緊要,你還是趕快走吧!」接著又向那老婆婆說道:「歐陽大娘,我不知道你是我外婆家的什麼人。但你既然恨我母親,意欲如何,由我替娘承當便是!想我磕頭,卻是不成!事有是非,理有曲直,今日之事,無論如何,是你不該。」葉慕華說話不卑不亢,他的所謂「承當」,即是仍要與那老婆婆拼個死活,管她是否親戚長輩,敵我之間,決不肯向敵求饒。不過,他在稱呼上則客氣了一些,不罵她「妖婆」,改口叫她「歐陽大娘」了。

  歐陽大娘怒道:「好呀,你這小子知道了我是誰,居然還是這樣目無尊長!你們這兩個小賊,我一個也不饒了!」

  葉慕華想要搶到前面與歐陽大娘對敵,叫宇文雄速走。宇文雄那裏肯依?大須彌劍式使得越發越密,一幢劍光,擋在葉慕華前面,也擋住了歐陽大娘的撲擊!

  歐陽大娘因為使那「雷神掌」的功夫頗耗元氣,需要有點時間運氣調神,不能連續使用。此時她已經做好準備功夫,雙掌又變得血紅。盛怒之下,舉起手來,便要取宇文雄的性命!宇文雄劍法高明,內功的造詣則不如葉慕華,若是真要硬接對方的「雷神掌」,不死亦必重傷。

  葉慕華又驚又急,正要不顧一切,把宇文雄拉開,自己衝上前去。就在此時,忽聽得朱家兄弟驚喜交集的聲音叫道:「仲幫主,你老人家快來!」

  歐陽大娘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此時亦已察覺有人來到。吃了一驚。心道:「怎的這麼巧,碰上了這個老叫化?」一驚之下,真氣未能凝聚,雙掌也將落未落。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個衣裳襤褸,背負討米袋的老叫化已經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宇文雄認得這老叫化不是別人,正是與他師門的淵源極深的丐幫幫主仲長統。

  仲長統打了個哈哈,說道:「老叫化生平最好多管閒事,歐陽大娘。你欺負這兩個小輩,為甚來由?」

  宇文雄叫道:「她助朝廷鷹爪,要殺我們。」

  歐陽大娘冷冷說道:「你知這姓葉的小子是什麼人?他是我們家的小輩,我自管教我家的小輩,你是外人插什麼手?你可以帶江海天的徒弟走開。」歐陽大娘避重就輕,撇開助鷹爪的事,卻說成了是她家的私事。

  仲長統早已聽得她剛才罵葉慕華的那些說話,知道她是什麼人了。當下冷笑道:「你不是早已不認這門親戚了麼?嘿,嘿!老叫化是公事也管,私事也管。有我在此,就是不許你動手!」

  歐陽大娘怒道:「仲長統,你只合去管你的一幫臭化子,我們歐陽家的事你也配伸手來管麼?」歐陽大娘一家人稱霸武林,橫蠻已慣,她雖然明知仲長統是丐幫幫主,武功只有在她之上,決不會在她之下,但卻是咽不下這口氣。

  仲長統冷笑道:「好,你要動手,我老叫化奉陪!欺侮小孩子有甚威風?」一手將宇文雄拉開,只用一隻左手,漫不經意的向前拍出,便接了歐陽大娘自恃為看家本領的「雷神掌」。

  雙掌未曾碰上,已是發出鬱雷也似的炸聲。只見在掌風激盪之中,歐陽大娘的面色「唰」的一下子變得死灰似的蒼白,身形恍似風中之燭,搖搖晃晃的接連退擊了七八步,這才「哇」的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不過,總算還能穩住身形,沒有跌倒。

  原來仲長統練「混元一炁功」早已到了爐火純青之境,內力的雄渾,遠在歐陽大娘之上。仲長統只以劈空掌力將她震退,已算是手下留情。

  仲長統淡淡說道:「你的雷神掌還未夠火候,回去跟你的當家的再練吧。」

  歐陽大娘嘶聲叫道:「好呀,我與你這老叫化的冤仇是結定的了。我輸給你,我們歐陽家的雷神掌可還沒輸給你。你約下個日期吧,我一走會叫我的丈夫赴約。」歐陽大娘大敗虧輸,只好搬出丈夫來作護符,要回一點面子。

  仲長統笑道:「老叫化行蹤無定,那有工夫與你訂什麼約會,我知道你的當家的下山去了,還來回來。待我下次經過終南山,一定登門向他請教就是!」

  歐陽大娘不覺又是心頭一震,暗自想道:「這老叫化消息好靈通,我丈夫不在家他也知道了。」歐陽大娘恃著丈夫的名頭,敢說幾句硬話,此時被人知道了底細,便再也硬不起來,交代了幾句門面話,垂頭喪氣的連忙就走。

  宇文雄上前拜謝,葉慕華也過來見過了仲長統。仲長統笑道:「幸虧歐陽伯和不在終南山,要不然你們今日的苦頭恐怕要吃得更大了。不過,你們兩人和這妖婦打成平手,也算是十分難得了。你爹爹是葉沖霄吧?你爹爹的內功心法傳了給你沒有?」後面兩句話是單獨向葉慕華說的。

  葉慕華不解仲長統何以初次和他見面,立即便考問他的功夫,當下說道:「晚輩資質魯鈍,家父雖有傳授,晚輩領會的卻是不多。」

  仲長統道:「不必客氣,你照你家傳的內功心法,凝聚真氣,護著心神。你受了一點點內傷,待我來替你驅散雷神掌的熱毒。」

  仲長統掌貼他的背心,替他推血過宮,掌力所到之處,葉慕華只覺遍體清涼,有說不出的舒服。不過片刻,只見葉慕華頭頂發出熱騰騰的白氣,體內熱毒都已隨著汗水蒸發。仲長統讚道:「你小小年紀,內功造詣倒是很不錯呀。二十年前,你爹爹和你一般年紀的時候,還沒有你這樣功力。」

  葉慕華道:「這麼說來,仲幫主和家父母是早已熟識的了?」

  仲長統哈哈笑:「豈止熟識,當年你父母的婚姻,還是我老叫化替他們撮合的呢。」

  葉慕華道:「歐陽大娘是我外婆家的什麼人?仲幫主剛才說的那個歐陽伯和又是什麼人?」

  仲長統道:「哦,原來你母親從未對你說過娘家的事情。你外公一家共是三兄弟,就是住在這終南山的。你外公居中,名叫歐陽仲和。歐陽伯和是哥哥。還有一個弟弟歐陽季和。你外公外婆大約在你誕生不久就去世了。歐陽季和不久也遁跡海外,不知所終。如今你的外公一家,就只剩下長房歐陽伯和,夫妻父子三人。剛才和你交手的那個歐陽大娘,就是他的妻子,也就是你母親的大嬸。她們和你的父母一向不和,早已斷絕了親戚關係的。這其中緣故,我慢慢和你再說。」

  原來歐陽一家,乃是武林中一霸,當年三兄弟都有魔頭之稱。歐陽伯和與朝廷早有勾結,當年且曾迫過侄女歐陽婉嫁與清廷第一高手文廷壁的侄兒文道莊的(事詳「冰河洗劍錄」),歐陽婉得江海天和她一個師兄之助。在文家迎親之日,重傷了新郎文道莊,從此與家庭決裂。

  其後經過許多曲折,歐陽婉變成了葉沖霄的妻子。這門親事,她娘家最初是贊同的。因為葉沖霄是一個小王國的大王子,有繼承王位之望,不料後來葉沖霄放棄王位,讓給弟弟。他們又不願意投順清廷,對歐陽一家的為非作歹之事也是從不附和。

  歐陽伯和大失所望,痛恨他們「沒有出息」,還連累了娘家,因此歐陽婉再度與家庭決裂。她的父母在歐陽伯和遷怒、責怪之下,鬱鬱而終。

  仲長統一時還不及細說原由,葉慕華此際也另有更緊要的事情,急待與宇文雄商量,既然明白了一點梗概,也就無暇追問了。

  此時朱家兄弟已經把同伴救活,過來與眾人相見。但他們也同樣無暇細說情由,他們和葉慕華焦慮著同一事情:風從龍已經跑了半個時辰,能不能追上他呢?倘若給風從龍先到小金川,與葉凌風通了消息,這禍患可就真是不堪設想了!

  仲長統道:「你說的那個姓風的可是年紀五十左右,一臉鬍鬚的漢子?」

  葉慕華道:「正是。你老人家認得他?」

  仲長統道:「我剛才上山的時候,他正騎著馬跑下來。我不認得他,卻認得他這匹坐騎。我知道他是河北萬家莊的人,所以才會騎著莊主的坐騎。萬家莊莊主萬平野是個臭名昭彰的惡霸,丐幫的弟子也曾受過他的欺壓,他的人跑到終南山來,一定不會幹出好事。嘿,嘿,我見了這匹坐騎就生氣,有理無理,我就先打了他一記劈空掌,準備把他打下馬來,再盤問他。」

  宇文雄喜道:「可把他揪住沒有?」

  仲長統道:「當時我不知他是誰,想留下個活口盤問,已生怕打死了他,因此只敢用到三分力道。只聽得這廝悶哼一聲,也不知受傷沒有?他那匹馬跑得很快,我追不上他只好算了。嗯,真是可惜,倘若我早知道他是朝廷的鷹爪,我那一掌就不會只用三分力道了。」

  朱老大笑道:「你老人家的三分掌力,等閒之輩也禁受不起,諒這風從龍多少也要受點傷吧?他若受傷,咱們追上他的機會倒是多一些了。」

  葉慕華忙道:「宇文兄,你趕快騎你的那匹赤龍駒去追,赤龍駒跑得比他的那匹『一丈青』更快。他雖然先跑下一個時辰,你今天追不上,明早也總可以追得上的。」

  宇文雄道:「咱們怎麼會合?」

  葉慕華道:「你每跑十里左右,就留一個記號給我。」這是葉慕華細心之處,倘若宇文雄在路上有什麼意外,有了記號,也便於追蹤。

  兩人約定了記號,宇文雄便即跨上赤龍駒飛馳而去。葉慕華這才有餘暇向仲長統解釋:那匹「一丈青」是他從萬家莊偷來,而又給風從龍搶走的。關於風從龍入川的陰謀,他也對仲長統說了。

  朱家兄弟說道:「萬家莊的人昨晚倒是有個護院到了歸德堡了。」

  仲長統道:「聽說歸德堡昨晚出了事,可是你們鬧的?你們的仇報了沒有?」

  朱家兄弟道:「是飛鳳山的耿秀鳳昨晚來攻打歸德堡,我們只是給她作個內應。那歸老賊打傷我們的五弟,舊仇未報,又添上了新仇了。」

  一行人邊走邊說,葉慕華這才知道朱家原來是歸古愚的佃戶,荒年交不出租,父母都給歸家迫死。朱家兄弟那時不過五六歲,和另外一些族人逃荒在外,後來投入丐幫,也做過劫富濟貧的俠盜。幾年前才以「外鄉人」的身份,重回歸德堡的。

  他們離開家鄉二十多年,當年的「鼻涕蟲」都已變成了身材魁偉的中年漢子了,更兼說的又是外地口音,歸古愚當然不會知道他們就是被自己迫死的佃戶的兒子。莫說歸古愚,甚至連他們的本村人都不認得他們了。

  他們假充是仰慕歸德堡興旺的外地難民,走難到此,來求蔭庇的。他們答應了歸家苛刻的條件,替歸家開墾荒地,地上的收成對分,所養的家畜十頭獻三頭,另外還要每年替歸家做兩個月沒工錢的苦工。

  他們之所以答應這些苛刻的條件,就是為了換得歸古愚的允許,准他們在歸德堡居住下來。他們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報仇。可是住下來之後,他們才知道報仇實是不易,歸家不但有四個本領高強的護院,歸古愚本身的武功,也遠在他們之上。他們在歸德堡住了幾年,始終都沒有找到報仇的機會。

  朱家兄弟有一個從前在綠林結交的朋友,如今投入飛鳳山,在耿秀鳳手下當了一名頭目。這次耿秀鳳和歸德堡結了樑子,這人就替耿秀鳳拉攏了朱家兄弟,兩人訂下盟約,裏應外合,攻破歸德堡,殺掉歸古愚給朱家兄弟報仇。不料仇沒報成,朱家兄弟反而受了傷。

  葉慕華聽了朱家兄弟的故事,義憤填胸,勸慰他們道:「這些害人的土豪惡霸,將來義軍都要把他們剷除的。不過目前義軍是首先要對付清廷,一時無暇理會這些小丑。待我從四川回來之後,一定助你們一臂之力。」

  朱家兄弟道謝了葉慕華,說道:「我們的私仇不勞葉大俠費心。我們準備去投奔耿寨主,相信耿寨主受了一次挫折,決不會就此甘休的。」

  仲長統道:「我早就聽說歐陽伯和夫婦收了一個總兵官的女兒做徒弟,卻原來就是你們的耿寨主。這兩年來在綠林中的後起之秀,你們的耿寨主也算得是一個了。但不知她是總兵的女兒,卻何以當上了強盜頭子?」

  葉慕華把其中的原因告訴了仲長統,但卻瞞過了他與耿秀鳳之間的情事。

  朱老大因為偷聽了他們剛才審問風從龍的那些話,是知道他們的情事的。說道:「葉大俠,多謝你昨晚全力相助,飛鳳山的兄弟受傷很多,大隊想必走得老遠,你就耽擱一兩天,和我我們一同去見見耿寨主如何?」

  仲長統最歡喜給年輕人做媒,他雖然不知葉、耿之間的情事,但聽了他和朱家兄弟的話,也猜到了幾分,哈哈笑道:「對,耿秀鳳既然是你的朋友。你理該去看看她的。我本來要去探江海天的,如今改了主意,也去小金川了。有我替你照顧宇文雄,你可以放心。」

  葉慕華面上一紅,期期艾艾地說道:「不,不。我和你們的寨主已經見過了,我也沒有什麼特別事情要去找她。」

  朱老大道:「但你們可一直還沒機會說話呢。風從龍的口供,我剛才雖然告訴了耿寨主,但只怕還有遺漏,你不想和她親自說一說嗎?」朱老大特地「點」他一下,用意也是想撮合他們,讓葉慕華親自向她解釋,以便兩人言歸於好。

  仲長統不知就裏,笑道:「少年人就是臉皮薄,探訪一個朋友也用得著面紅?」

  說話之間,已到山下,忽見兩個少女騎著馬跑來,後面還跟有兩騎無人乘坐的駿馬,原來是耿秀鳳派她的兩個侍女帶了坐騎來接朱家兄弟的,宇文雄那一匹棗紅馬也帶來了。

  年紀較大的那侍女笑道:「葉公子也在這兒,這更好了。我們的小姐說,這匹棗紅馬她剛才以為是無主的坐騎,借用了一下。如今始知是葉公子的朋友的,特地叫我們帶來歸還原主。我們想省點功夫,不去找尋原主了,就請葉公子代你的朋友收下吧。還有,我們的小姐也托我們向葉公子道歉,昨晚多承大恩,無以為報,反而得罪了公子了。葉公子有什麼話要我們轉達小姐麼?」

  其實耿秀鳳只是要她交回馬匹,「道歉」的說話,卻是她擅自替她的小姐說的,她是耿秀鳳的貼身侍女,知道小姐的心事。

  葉慕華道:「有倒是有點小事,你們的小姐有件東西──」那侍女道:「怎麼樣?」葉慕華本來想把那根金釵托她交還,忽地又改了主意,說道:「你們小姐失落的東西恰好我撿著了,待我從川北回來,自當親到貴寨拜訪,原璧歸趙。就是這件事情,請你們轉告小姐。」他說得含含糊糊,好像那件東西他並沒有帶在身上,故而要以後才能歸還。這侍女是知道他接了耿秀鳳當作暗器的金釵的,笑了一笑,說道:「哦,有這麼巧的事情,我們小姐失落的東西,恰好你撿著了,既然如此,是該你親手交還才對。」

  朱老大道:「葉兄,你決意不和我們一同去了?」

  葉慕華道:「我與宇文雄有約,如今得回他這匹坐騎,我想馬上趕去會他。這件事緊要一些,飛鳳山以後再去,也還不遲。」

  仲長統道:「好,先公後私,你作的也對。你的馬快,那你就先走吧。老叫化隨後就來。多一個人,沿途也好接應。」

  於是葉慕華騎馬先走。這匹棗紅馬雖然比不上赤龍駒,也比不上「一丈青」,卻也是匹異常的駿馬。葉慕華和耿秀鳳雖沒機會交談,但心頭的結則已解開。此時他只剩下唯一的心事:宇文雄能不能追上風從龍呢?

  宇文雄是和葉慕華約好了的,每走十里左右,就留下一個記號,倘若擒獲了風從龍,則再加一個十字。葉慕華一路前行,果然發現有宇文雄沿道途留下的記號,但卻沒有發現十字。

  第一天葉慕華並不擔心。第二天可就有點心慌了。因為按照他的估計,赤龍駒跑得快,第二天是應該可以追得上風從龍那匹坐騎的,可是仍然沒有發現十字。「難道是風從龍躲了起來,宇文雄卻趕過前頭去了?」「又難道風從龍走的是另一條路?」

  若是第一種情況,那倒問題不大。宇文雄能夠趕在他的前頭先到小金川,任務便已達成,至多是遺憾未能殺掉風從龍而已。若是第二種情況,風從龍另抄捷徑,先到小金川,禍患可就大了。但入川的大路,這條「大路」還是鑿山貫通的,倘若另走其他小路,更是崎嶇難行。何況也沒聽說另有其他小路。

  葉慕華心裏想道:「風從龍也是急於入川報訊的。除非他真是受了重傷,否則決不會躲起來。」葉慕華雖然沒有發現十字,但沿途看見宇文雄留下的記號,知道他並無意外,雖是有點掛慮不知風從龍的行蹤,也還可以放心。

  到了第三天,他可就真是大大吃驚了。這一天走了三十里之後,便再也沒有發現宇文雄留下的記號。他又再走回頭來搜索,把附近的樹林都走個遍,仍然沒有發現宇文雄,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記號突然中斷,那就是說明宇文雄在這一帶十里之內的地方出事了。偏偏這十里之內,都是荒山峻嶺,連一家人家都沒有。葉慕華根本就無從查問!

  宇文雄怎的突然失蹤了呢?花開兩朵,各表一枝。且說宇文雄當日之事。

  這一日宇文雄正走到一處險峻的山路,忽聽得「呼」的一聲,一顆石子從山上打下來,恰恰打著了赤龍駒的前蹄。赤龍駒跑得飛快,從山上飛下的一顆小石子居然能夠恰恰打著它的前蹄,這人的暗器功夫端的是高明到極!

  赤龍駒不但是恰被打著前蹄,而且是正中關節。赤龍駒一聲大叫,前蹄屈地。去勢正急,突然煞住,饒是宇文雄武功不壞,騎術也相當高明,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受此襲擊,赤龍駒突然倒下,他也禁不住給拋了起來,重重地摔了一個觔斗!

  宇文雄未曾爬起,只所得山頭上有人哈哈笑道:「爹爹,你真是神機妙算,果然是他們報訊的人從這裏經過。哈哈,這小子我認得,他是江海天的二徒弟宇文雄!」

  宇文雄抬頭一看,只見山上出現了三個人,這三個人他全部認得,老的那個是楊鉦,小的那個是他的兒子楊芃,還有一個中年漢子,則是青城派的蒙永平。

  原來楊鉦父子在群雄大鬧天牢那晚僥倖逃了出來,楊鉦老奸巨滑,那晚他在天牢看見江海天師徒與尉遲炯夫婦已經會面,便知假葉凌風的事件一定要揭穿,於是黑夜逃出京城,趕回四川報訊。其時宮中也正在混戰,他們一來是沒有時間,二來也沒有膽量到宮中去聽取大內總管的指示了。

  蒙永平則是混入青城派的清廷奸細,也是奉命參加援川這一支義軍並與葉凌風直接聯絡的人。葉凌風派他出來打聽消息,與楊鉦父子遇上。

  楊鉦預料義軍方面一定有人入川報訊,於是在與蒙永平會合之後,便決定分頭行事。楊鉦因為自己的真面目在氓山之會已被揭破,不便直接到葉凌風所統領的那支義軍之中,與其輾轉使人去通知葉凌風,不如就由蒙永平原人回去稟報。而他們父子則準備在入川必經之路上,選擇一處險要的地方埋伏,截擊義軍方面入川報訊的人。楊鉦認為這樣雙管齊下,可以更保「安全」。免得義軍方面的使者有人漏網,萬一趕過了他的前頭,先到小金川。

  楊鉦父子比宇文雄先出京城三天,但因宇文雄馬快,恰好在楊鉦父子與蒙永平會合之後不久,他騎著赤龍駒從這路上經過了,其時蒙永平正帶領楊鉦父子選好一處地方埋伏尚未離開。

  且說楊鉦飛石打傷了赤龍駒,將宇文雄摔下馬背之後,他兒子告訴他宇文雄的身份,楊鉦不由得喜氣洋洋,哈哈笑道:「好,先捉江海天的徒弟,也好出一口氣。哈,這匹坐騎也很不錯,敢情就是江家的那匹赤龍駒吧?芃兒,你會拿那小子,為父的降伏那匹龍駒。哈哈,江海天的徒弟和坐騎都到了咱們的手裏,這仇也算報了一大半了。」

  江家的赤龍駒因為隨著主人的緣故,名馬俠士,相得益彰,在江湖上也是早已馳名的了。楊鉦曾兩次在江海天手下受挫敗。如今有機會可以搶得江家的名馬,既可以誇耀人前,又可以報兩番受挫之辱,還焉肯放過?至於宇文雄他根本就不放在眼內,宇文雄既被打落馬背,他也就不屑親自出手了。

  不過,他也有點害怕兒子打不過宇文雄,於是又加上一句道:「永平,你去助阿芃一臂之力!」

  楊芃笑道:「爹,你放心,這小子我還怕打不過他嗎?」

  由於楊鉦想獲得這匹名駒,用力道恰到好處,赤龍駒受了點輕傷,還能掙扎起來,繼續奔跑,不過一足微跛,膝部麻痹未過,跑得當然遠遠不如原來之快了。楊鉦施展輕功追逐赤龍駒,赤龍駒也似知道他的厲害,在山坡上東奔西竄,到處亂跑。

  宇文雄這一跤摔得很重,剛剛爬起,楊芃已經跑到,青竹杖一招「毒蛇出穴」,便向宇文雄胸部點去,獰笑說道:「好小子,看你這次還跑得掉?」

  眼看青竹杖就要點著,宇文雄腳步一歪,恰好避開。說時遲,那時快,佩劍已是倏的出鞘,反手一撩,撥開了楊芃的第二杖,宇文雄第一招用的是「天羅步法」,第三招用功是「大須彌劍式」。兩者互相配合,奧妙無窮,故而雖然在摔傷之後,也能與楊芃周旋,不至於被他的突襲擊到。

  但宇文雄投入江海天門下雖有年多,得師父的「親炙」卻不到一個月,論起真實的本領,他比楊芃還略遜一籌。不過好在他這一年苦練大須彌劍式,在劍法和內力上則並不輸給楊芃。

  楊芃在片刻之間,急風暴雨般的連使了二三十招進手招數,宇文雄的劍光舞成一團,潑水不進,只聽得「叮噹」之聲不絕於耳,青竹杖上傷痕斑駁,插不進劍光圈內,楊芃心裏也不由得暗暗心驚:「只是隔兩三個月,這小子的武功竟然精進如斯!」

  蒙永平趕到,說:「楊兄不必心急,看我破他!」身形一閃,撲入宇文雄的劍光圈內,手使一柄虎頭鉤,便要把宇文雄的青鋼劍奪走。

  原來「天羅步法」源出青城派,後來經金世遺加以增添加進,傳給了江海天,又比原來的青城步法精妙了許多,但畢竟是源出青城,而宇文雄又練得不如蒙永平之純熟,故而在步法上反而給他剋制了。

  虎頭鉤本來是長於對付刀劍之類的兵器的,蒙永平只道是撲進了他的劍圈內,只要使個「鎖」字訣,就可以把他的青鋼劍奪走,不料只聽得「嗤」的一聲。虎頭鉤上的月牙並沒有鎖著劍鋒,蒙永平的右臂卻給劍鋒劃開了一道傷口,他可以剋制宇文雄的「天羅步法」,卻剋制不了他的「大須彌劍式」。

  但楊芃也不閒著,蒙永平撲入劍光圈內之時,已是打破了宇文雄的防禦。楊芃一杖戮進,恰恰與宇文雄劍傷蒙永平的同一時候,他的青竹杖也戳中宇文雄。蒙永平受傷大怒,呼的一掌擊下。

  楊芃道:「留活口,別打死他。」

  蒙永平略略收了三兩分力道,這一掌仍是重重的打在宇文雄身上。就在這個時候,忽聽得有人喝道:「誰敢在此行兇?」正是:

  卻喜荒林逢大俠,不教賊子得逞兇。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風雷震九州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