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歷險記 線上小說閱讀

第40章



  吃了早飯以後,我們十分高興,便坐了我的獨木舟,去河上釣魚,還帶了中飯,玩得很高興。我們還看了一下木筏,見到木筏好好的。我們很晚才回家吃晚飯,發現他們惶惶不安,不知道前途吉凶。他們囑咐我們一吃好晚飯便上床去睡覺,並沒有告訴我們會有什麼樣的災難。對那封剛收到的信,他們也一字不提。不過那也是不必要的事了,因為我們比任何人都清楚信的內容。我們走到樓梯中間,莎莉姨媽一轉身,我們就溜進了地窖,打開食櫃,把中午的午餐食品裝得滿滿的,帶到了我們的房間裡,隨後就睡了。到晚上十點半左右,我們離開了。湯姆就穿上了他偷來的莎莉姨媽的衣服,正要帶著食品動身。他說:

  「黃油在哪裡?」

  「我弄了一大塊,」我說,「放在一塊玉米餅上。」

  「那就是你忘了拿,擱在那兒啦──我並沒有找到。」

  「沒有黃油,咱們也能過日子。」我說。

  「有黃油,咱們也能過日子呀,」他說,「你趕快溜到地窖裡去把它拿來。然後再順著避雷針溜下去,你要快點來呀。我這就去往吉姆的衣服裡塞稻草,充當他那個喬裝打扮的媽媽,只等你一到,我就學羊咩咩叫幾聲,隨後就一起跑掉。」

  說完他就出去了,我也去了地窖。一大塊黃油,像拳頭一樣大,正在我剛才忘了拿的地方。我就拿起放了黃油的大塊玉米餅,吹滅了蠟燭,偷偷走上樓去,安全地到了地窖上面那一層。不過莎莉姨媽手持蠟燭正往這邊走過來。我趕快把手裡的東西往帽子裡一塞,把帽子往頭上一扣。過了一會,她看到了我。她說:

  「你剛才在下面地窖裡嗎?」

  「是的,姨媽。」

  「你在下面做些什麼?」

  「沒幹什麼。」

  「真的?」

  「沒幹什麼,姨媽。」

  「天這麼晚了,誰叫你這個樣子下去,是你中了邪麼?」

  「我不知道,姨媽。」

  「你不知道?湯姆,別這樣回答我的問題。告訴我你在下邊幹了些什麼。」

  「我什麼事都沒做,莎莉姨媽。要是能做點什麼那倒好了。」

  我以為這樣她會放我走了。要是在平時,她是會放我走的。不過,如今家裡出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弄得她每件芝麻大的事都要問個清楚明白,不然的話,她就不放心。所以她斬釘截鐵地說:

  「你給我到客廳裡面去,坐在那兒等我回來。你捲進了與你絲毫不相關的事。我決意要把這個弄清楚,不然的話,我就跟你沒個完。」

  於是她走開了,我把門打開,走進了客廳。老天,這麼一大群人在這兒!

  一共有十五個莊稼漢,一個個都帶了槍。我怕得要死,便輕手輕腳走了過去,在一張椅子上坐下。這些人圍坐在一起,其中有些人偶然談幾句話,聲音放得輕輕的。一個個心神不寧,坐立不安,可又裝得若無其事。然而我清楚他們真正的心理,因為你可以看到,他們一會把帽子摘下來,一會又戴上,一會兒抓抓腦袋,一會兒換個座位,一會兒摸摸鈕扣,如此等等。我自己也心神不寧,但是我自始至終沒有把帽子摘下來過。

  我真希望莎莉姨媽快來,跟我說個清楚,高興的話,就揍我一頓,然後放開我,讓我好告訴湯姆,我們怎樣把事情搞得太大了,怎樣已經一頭撞上了一個天大的馬蜂窩了,怎樣該在這些愚蠢傢伙失去耐性找到我們以前,就和吉姆溜之大吉,一逃了事。她終於來了,便開始盤問我,不過我沒法直接了當地回答。已經慌得六神無主的我,不知如何是好。因為這夥人現在已是焦躁不安,其中有些人主張立時立刻馬上就動手,去埋伏好,等候那些亡命之徒。還說現在離半夜整只有五六分鐘了。有些人則力圖勸說他們暫時按兵不動,靜候羊叫的信號。姨媽呢,偏偏盯著我問這問那。我呢,全身發抖,嚇得要暈過去了。房間裡又悶又熱,牛油開始在熔化,流到了我的頸子裡和耳根的後邊。這時,有一個人在喊:「我主張先到小屋裡去埋伏,現在立刻就去,等他們一到,就把他們全部抓住。」我聽了差點兒昏過去,同時一道黃油從額頭上往下流淌,莎莉姨媽一見,臉色馬上白得像一張紙。她說:

  「天啊,我的孩子怎麼啦──他肯定是得了腦炎,準沒錯,腦漿正向外流啊!」

  於是大夥兒都跑過來看,她,一把摘下了我的帽子,麵包啦、剩下的牛油啦,都掉了出來。她突然把我一把抓住,摟在懷裡。她說:「哦,你可嚇壞了我啦!你原來沒病啊,我太高興了。謝天謝地!我們近來運氣不好,我就怕接二連三地出亂子。我一看見你頭上流下來的東西,猜想這下子你的命可要保不住了。你看那顏色,分明和你的腦漿一個樣啊──親愛的,親愛的,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說你到地窖裡去是為了拿這些東西,我根本不會和你計較啊。好了,去睡覺吧,天亮以前,不要讓我再看見你。」


  我立刻就上了樓,又一眨眼便抱住了避雷針滑下來。我在黑地裡如飛一般衝往那個披間,心裡急得連話也差點兒說不出來了。不過我還是趕快告訴了湯姆說,大事不好,必須馬上就逃,立時立刻就逃,一時一刻也不容耽擱──那邊屋裡已經擠滿了人,都拿著槍哩。他的眼睛亮了一下。他說:

  「不會吧!──真是這樣!多棒啊!啊,哈克,如果能再從頭來一次的話,我打賭,準能招來兩百個人!只要我們能拖到……」

  「快!快!」我說,「吉姆他在哪裡?」

  「就在你眼皮底下。只要手一伸,就能摸得到他。他衣服穿好了,什麼都準備好了。我們現在就溜出去,發出羊叫的暗號。」

  不過我們那時已經聽到大夥兒的腳步聲,正向門口一步步逼近。接著就聽到摸弄門上那把掛鎖的聲音,只聽得其中有人在說:「我早就對你們說了,咱們來早啦,他們還沒有來呢──門是鎖著的。好吧,我現在把幾個人鎖在小屋裡,你們就在黑洞洞裡等候著,他們一進來,就把他們殺死。其餘的人分散開來,仔細聽著,看能不能聽到他們摸過來的聲音。」

  有些人便進了小屋,只是黑漆漆的看不見我們,還差點兒踩到了我們。這時我們立刻往床底下鑽。我們順利地鑽到了床底下,從洞中鑽了出來,行動敏捷,輕手輕腳──吉姆在前,其次是我,湯姆最後,這都是按照了湯姆的命令的。現在我們已經爬到了那間披間,只聽見外面不遠的腳步聲。我們便爬到了門口。湯姆要我們就地停下來,他從門縫裡張望,可是什麼也望不見,天太黑了。他低聲說,他會聽著,聽腳步聲有沒有走遠。要是他用胳膊從後面捅我們一下,吉姆就必須先走,由他壓陣最後走。隨後他把耳朵貼在門縫上,聽啊,聽啊,聽啊,可是四周一直有腳步聲。到最後,他用胳膊肘捅了捅我們,我們溜了出來,弓著腰,屏住了呼吸,不發任何一點點兒聲音,一個跟著一個,輕手輕腳,向柵欄走去,平平安安地走到了柵欄邊,我和吉姆跨過了柵欄,可是湯姆的褲子被柵欄頂上一根橫木裂開的木片給掛住了,他聽到腳步聲在靠近,他使勁扯,啪地一聲木片被扯斷了。他跟在我們後面跑。有人喊了起來:

  「是誰?快回答,不然我要開槍了。」

  不過我們並沒有答話,只是拔腿飛奔。接著有一群人追了上來。砰,砰,砰,子彈在我們四周飛過!只聽得他們在喊:

  「他們在這裡啦,他們在向河邊跑啦!夥計們,追啊!把狗放出來!」

  於是他們在後邊緊追不捨。我們能聽到他們的聲音,因為他們腳上穿的是靴子,又一路喊叫。我們呢,沒有穿靴子,也沒有喊叫。我們走的是通往鋸木廠的小道。等到他們追得近了,我們就往矮樹叢裡一躲,讓他們從身邊衝過去,然後在他們後面跟著。為了不致於把強盜嚇跑,他們把狗都關了起來。到了此時此刻,有些人把狗放了出來,這些狗便一路奔來,汪汪直叫,好像千百隻一齊湧來,不過這些畢竟是我們自家的狗,我們一停住腳步,等牠們趕上來,一見是我們,並非外人,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便和我們打了個招呼,朝呼喊聲和重重的腳步聲那個方向直衝過去。

  接著,我們便打起精神,在它們的後面跑著追上去,來到鋸木廠後,就改道穿過矮樹叢,到原來拴獨木舟的那邊,跳了上去,為了保住性命,使勁往河中心划,一路上盡量不發出聲音。隨後舒舒服服、自由自在地到了藏著我那個木筏的小島,這時還聽得見沿河從上邊到下邊一路之上人喊狗叫,亂作一團。到後來,離得越來越遠了,聲音越來越低,最後終於消失了。我們一跳上木筏,我就說:

  「吉姆啊,現在你再一次成了個自由人啦。我敢打賭,你不會再一次淪為奴隸啦。」


  「這一回也真幹得飄良(漂亮),哈克。計劃得太巧妙了,幹得也巧妙。誰也弄不出一個這麼複雜又這麼浜(棒)的計劃啦。」

  我們都高興極了,(湯姆是最高興的),因為他腿肚子上中了一槍。我和吉姆一聽說這事,便沒有剛才那樣的興致了。他傷得很厲害,一直在流血,所以我們讓他在窩棚裡躺了下來,把一件公爵的襯衫撕了給他包紮,可是他說:「把布條給我,我自己可以包紮。現在我們還不能停留啊,別在這兒磨磨蹭蹭了。這一回逃亡搞得多麼漂亮。順水放木排,划起長槳來!夥計們,我們幹得多棒──確實如此。這一次啊,要是我們是帶著路易十六出奔,那該多有意思。這樣的話,在他的傳記裡便不會寫下什麼『聖路易之子,請你升天』之類的話啦。不會的,我們會哄著他跑到國外去,──如果是他,咱們會那樣幹的──而且幹得十分巧妙。划起槳來,划起槳來!」

  不過這時我和吉姆正在商量──正在考慮呢。想了一分鐘以後,我就說:

  「吉姆,你說吧。」

  他就說了:「那好。據我看,事情就是這樣的。哈克,要是這回逃出來的是他,夥計們中間有一個吃了一搶(槍),那他會不會說,『為了糾(救)我,朝前走吧,別為了糾(救)其他人惹麻煩,找什麼醫生啊。』湯姆少爺是那樣的人嗎?他會這麼說嗎?你可以打多(賭),他才不會呢!那麼吉姆呢,我會這樣說嗎?不,先生,要是不找醫生,一布(步)我也不走,即使要等四十年也行!」

  我知道他心裡是顆白人的心,他剛才說的話我也料到了──因此現在事情就好辦了。我就對湯姆說,我要去找個醫生。他為了這事大鬧了起來,不過我和吉姆始終堅持,寸步不讓。後來他要從窩棚裡爬出來,自己放木筏,我們就不允許他這麼幹。隨後他對我們發作了一通,──不過,那仍然沒有用。他見到獨木舟準備好了,就說:「那好吧。即使你執意要去,我告訴你到了村子裡怎麼辦:把門一關,把醫生的眼睛用布給綁個嚴嚴實實,要他宣誓嚴守祕密。然後把一袋金幣放在他手心裡。接著在黑地裡帶他在大街小巷裡轉來轉去,然後帶他到獨木舟上,在各處小島那裡兜圈子。還要搜他的身,把粉筆拿下來,在他回到村子裡以前,不要發還給他。不然的話,他準會在這個木筏上做上標誌,以便往後找到它。這樣的方法是人家都這麼做的。」

  我就說,我一定照著辦,就出發了。吉姆打算遠遠看見醫生過來,就往林子裡躲一躲,等醫生走了再出來。

哈克歷險記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