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歷險記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八章 夢有時也能成真



  這就是湯姆最大的祕密計劃──和他的海盜幫兄弟們一同回家,出席自己的葬禮。星期六黃昏的時候,他們坐在一塊大木頭上,順流而下,漂到密蘇里河的另一邊,在離小鎮下游五、六英哩的地方上了岸。他們在鎮外的樹林子裡睡了一覺,醒來時,天已快亮。然後他們悄悄地穿過僻靜的胡同和小巷,溜進教堂的長廊。那兒堆滿了亂七八糟的破凳子。他們又接著睡,一覺睡到了大天亮。

  星期一早晨吃早飯的時候,波莉姨媽和瑪麗對湯姆非常親近。他要什麼都滿足他,大家的話也比平常多得多。談話中,波莉姨媽說:

  「喂,湯姆,要我說你這個玩笑開得很好,你們幾個為了開開心卻讓我們大家受了幾乎一個星期的罪。你不該那麼狠心,讓我也跟著吃苦頭。你既然能夠坐在大木頭上來參加自己的葬禮,那你為什麼就不能給我點暗示,說明你是出走而不是死了呢?」

  「是呀,湯姆,姨媽說得對,」瑪麗接上說,「我想你要是想到這一點,你一定會那樣做的。」

  「你會不會,湯姆?」波莉姨媽問,臉上一副渴望的神情。

  「你說呀,要是你想到了,你會不會那樣做呢?」

  「我……呃,我說不準,要是那樣的話,會壞事的。」

  「湯姆,我原來以為你很把我放在心上。」波莉姨媽說,她那悲傷的語調使湯姆深感不安,「你以前要是還想到這一點,就算沒辦到,那也是很不錯的了。」

  「哦,姨媽,別這麼想,那沒什麼關係,」瑪麗向著湯姆對姨媽說,「湯姆就是這樣子,毛手毛腳的,做事總是匆匆忙忙,從不考慮什麼後果。」

  「那就更不應該。要是換了席德,那就不一樣了,他會來告訴我的。湯姆,有朝一日當你回想往事的時候,你會後悔的:後悔當初不該這樣不把我放在心上。這事對你是無所謂。」

  「噢,姨媽,你曉得我真地愛你的。」湯姆說。

  「你要是不光這麼說,而且還能做到,我就會更相信你了。」

  「現在我希望當時真地那麼想過,」湯姆後悔地說,「不過我在夢裡夢見過你呀,這不也夠可以的嗎,對不對?」

  「這算什麼──連貓也會夢見我的──不過話說回來了,這總比沒夢見過我的好。你夢見我什麼了?」

  「噢,是這樣的,星期三夜裡,我夢見你坐在那個床邊,席德靠木箱坐著,瑪麗離他不遠。」

  「沒錯,我們當時是那樣坐的。我們常是這樣坐法。我很高興你在夢裡也為我們這麼操心。」

  「我還夢見喬.哈帕的媽媽也在這裡。」

  「噯呀,她是來過!還有呢?」

  「噢,多著呢,不過現在記不大清楚了。」

  「那麼,盡量回想一下行不行?」

  「我記得好像風……風吹滅了──吹滅了……」

  「好好想一想,湯姆!風的確吹滅了什麼東西,說呀!」

  湯姆把手指放在腦門上,一副很著急的樣子。他想了一會兒說:

  「我想起來了!風吹滅了蠟燭!」

  「我的天哪!太對了!接著說,湯姆……再接著說!」

  「我記得好像你說了,嗐,我想那門……」

  「往下說,湯姆!」

  「讓我稍微回想一下──別著急。哦,對了,你說你想門是開著的。」

  「我當時就像現在這樣坐在這兒,我確實說過!對吧,瑪麗!湯姆往下說!」

  「後來……後來……後來發生的事,我有點記不得。不過我仿佛記得你讓席德去……去……。」

  「去哪兒?說呀?湯姆,我讓他去幹什麼?他去幹什麼?」

  「你讓他……你……哦,你讓他去關上門。」

  「啊,我的天哪!我活了大半輩子都沒聽說有這樣的怪事!現在我明白了夢不全是假的。我這就去跟賽倫尼.哈帕(喬的母親)講,讓她來解釋解釋這個。她一貫不相信迷信,這回看她還有什麼說的。再接著往下說,湯姆!」

  「哦,現在全想起來了。後來,你說我不壞,不過是淘氣罷了。有點浮躁,冒冒失失的。你還說我是個毛頭孩子(我想你是這麼說的),沒一點壞心眼兒。」

  「一字不差!哦,天哪!接著講,湯姆!」

  「接著你就哭了。」

  「我是哭了。我哭了,那已經是常事了。那後來呢?」

  「後來哈帕夫人也哭了起來。她說喬也是和我一樣的孩子,她後悔不該為奶酪的事,用鞭子抽打他。其實是她自己把奶酪倒掉了……」

  「湯姆,你真神了!你的夢就是預言!」

  「後來席德他說……他說……」

  「我記得我當時好像沒說什麼。」席德說。

  「不,席德,你說了。」瑪麗說。

  「你倆住嘴,讓湯姆往下說!他說什麼了,湯姆?」

  「他說……我覺得他是這樣說的:他希望我在另一個世界裡,過得更舒服些,不過要是我從前某些方面表現得更好些……」

  「瞧,你們聽見了吧!當時他正是這麼說的!」

  「還有,你讓他閉嘴。」

  「我的確這樣講了!這事一定有個天使在幫你的忙。一定有個天使在暗地裡幫你的忙!」

  「哈帕夫人還把喬放爆竹嚇著她的事講了一遍,你就講了彼得和止痛藥……」

  「真是千真萬確!」

  「後來你們還談論了很多事情,講了到河裡打撈我們,講了星期日舉行喪禮,後來你和哈帕夫人抱在一起哭了一場,最後她離開走了。」

  「事情經過確實如此!確實如此,就像我現在坐在這裡一樣,一點也不差。湯姆,即使親眼見過的人,說的也不過如此了!那麼後來呢?繼續說,湯姆!」

  「我記得後來你為我做了祈禱──我能看見,還能聽見你所說的每個字。你上床睡覺了,我感到非常難過,於是拿出一塊梧桐樹皮,在上面寫道:『我們沒有死,只是去當海盜了。』還把它放在桌子上的蠟燭旁邊;後來你躺在那兒睡著了,看上去沒有什麼異樣。我走過去,彎下腰來,吻了你的嘴唇。」

  「是嗎,湯姆,是嗎!為了這一點,我會原諒你一切過錯的!」於是她一把摟住這個小傢伙,這一摟反而使他感到自己就像一個罪惡深重的小混蛋。

  「雖然這只是一個……夢,倒也不錯。」席德自言自語,聲音小得剛好能聽見。

  「閉上嘴,席德!一個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湯姆,這是我特意為你留的大蘋果,打算要是能找到你,就給你吃──現在去上學吧。你終於回來了,我感謝仁慈的聖父。凡是相信祂,聽祂話的人,上帝一定會對他們大發慈悲。不過天知道我是不配的。不過要是只有配受祂愛護的人才能得到祂的保佑,由祂幫助渡過災難,那就沒有幾個人能在臨死前,能從容微笑,或是到主那裡去安息了。走吧,席德、瑪麗,還有湯姆──快走吧──你們耽誤了我很長時間。」

  孩子們動身上學去了,老太太就去找哈帕太太,想以湯姆那個活生生的夢來說服哈帕太太,夢有時也能成真。席德離開家的時候,對湯姆所講的心中已有了數。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那就是:「這不可信──那麼長的一個夢,居然沒有一點差錯!」

  瞧,湯姆現在可神氣了,他成了英雄。他一改往日的蹦蹦跳跳,走路時,腰板挺直,儼然一副受人注目的海盜相。是的,他從人群中走過時,既不看他們一眼,也不理睬他們說什麼,把他們全不當一回事,小傢伙們成群結隊跟在他身後,並以此為榮。湯姆也不介意,仿佛自己成了遊行隊伍中的鼓手或是進城表演的馬戲團中的領頭那樣受人注目。與他同齡的夥伴們表面上裝著根本不知道他曾走失過那回事,但心裡卻忌妒得要命。他們要是也能像這個鬼東西那樣,皮膚被曬得黝黑,又如此受人仰慕,那死也眠目,但就是拿馬戲團來換,湯姆一樣也不願讓給他們。

  在學校裡從孩子們羨慕的眼神裡可以看出湯姆和喬簡直被人給捧上了天。不久,這兩位「英雄」就開始翹尾巴,別人只好強忍著。於是他倆就向那些如饑似渴的「聽眾」講起了他們冒險的經歷。可剛一開頭,他們就不往下講,因為他們富於想像力,不時添油加醋,你想故事能有結束的時候嗎?到後來,他們拿出煙斗,不急不忙地抽著煙,四處踱著步。這時,他們的神氣勁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湯姆橫下一條心,沒有貝基.柴契爾他也行。只要有榮耀就有一切,他願為榮耀而活著。既然現在他出了名,或許她會要求重新和好。不過,那是她的事,她會發現他現在根本不在乎了。不久,她來了。湯姆裝著沒看見她,跑到另一群男女孩子們中間說起話來。他很快發現她臉通紅,來回走個不停,四處張望,好像是在追逐同學們,追上一個就笑著大叫一聲,樂呵呵的。可是他還注意到她總在他的附近抓人,每抓到一個,都好像有意向他這邊瞟上一眼。湯姆那不可告人的虛榮心全得到了滿足,這下他更覺得自己是個人物了,因此對她越是不動聲色,視而不見。她不再嬉戲了,只是猶猶豫豫地走來走去。她嘆了一口氣,悶悶不樂地看著湯姆,見他只和艾美.勞倫斯一人講話,不理睬別的人。她立即感到極度悲傷,變得煩躁不安。她想走開,可兩腳不聽使喚,身不由己地來到了同學們一邊。她裝著滿不在乎的樣子對離湯姆十分近的那個女孩說:

  「喲,是瑪麗.奧斯汀呀!你這個壞傢伙,幹嘛沒去主日學校?」

  「我去了──你沒見到我去嗎?」

  「不錯,沒看見。你去了?那你坐在什麼地方?」

  「我一慣在彼得小姐那一班。不過,我當時倒看見你在那兒。」

  「是嗎?真有趣,我居然沒看見你。我原想告訴你野餐的事情。」

  「啊,太棒了。誰來操辦呢?」

  「我媽打算讓我來。」

  「噢,好極了,我希望她會讓我參加。」

  「嗯,她會的。野餐是為我舉辦的。我愛叫誰,她都願意。我愛叫你來,她當然願意囉。」

  「棒極了。什麼時候辦呀?」

  「要不了多久,也許放假就辦。」

  「好,這太有意思了!你打算請所有的男女同學嗎?」

  「對,凡是我的朋友,我都請。還有想和我交朋友的人,我也請。」說完,她偷偷瞥了一眼湯姆,可是他正跟艾美.勞倫斯講島上那場可怕的暴風雨的故事:當時一道閃電劃破長空,把那棵大梧桐樹「劈成碎片」,而他自己站得離那棵大梧桐樹還「不到三英呎遠」。

  「喂,我能參加嗎?」格雷賽.米勒說。

  「能。」

  「還有我呐?」莎麗.羅傑問。

  「你也能。」

  「我也能嗎?」蘇賽.哈帕問道,「喬呢?」

  「都能去。」

  就這樣,除湯姆和艾美以外,所有的孩子都高興地拍著手,要求貝基請他們參加野餐。湯姆冷冰冰地轉身帶著艾美走了,邊走邊和她談著。見到這情景,貝基氣得嘴唇發抖,淚往上湧。她強裝笑臉,不讓別人看出有什麼異樣來,繼續聊著。可是野餐的事現在失去了意義,一切都黯然失色。她馬上跑開,找了一個無人的地方,照她們的說法「痛哭了一場」。由於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她悶悶不樂地坐在那裡,一直坐到上課鈴響,這時,她站起身來,瞪大眼睛,一副復仇的樣子,把辮子往後一甩說:有他好看的。

  課間休息的時候,湯姆繼續和艾美逗樂,一副得意洋洋、心滿意足的樣子。他走來竄去想讓貝基看見,以此來激怒她,傷她的心。最後,他終於在教室後面找到她。可他卻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情緒一落千丈。原來,貝基正舒舒服服地坐在一條小板凳上和阿爾弗雷德.鄧波爾一起在看畫書。他們看得聚精會神,頭也湊得很近,仿佛世上只有他倆存在。嫉妒的火焰在湯姆身上燃燒起來。他開始憎恨自己,罵自己是個傻瓜,白白放棄了貝基給他言歸於好的機會。凡是能罵自己的話,他都派上了用場。他又急又氣,直想放聲大哭一場。而艾美此時卻很開心,邊走邊快快活活地聊著。湯姆一句也聽不進去,只是默默無語地往前走。艾美有時停下來,等他答話,他很尷尬,答得總是前言不對後語,不管問他什麼,回答都是是的,是的。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走到教室後面,看見那可恨的一幕,氣得他眼球都要掉了出來。更讓他發瘋的是貝基.柴契爾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裡,不知道世上還有他這個大活寶(他是這麼想的)。實際上貝基已發現他來了,她知道這次較量中自己贏了,見現在輪到湯姆受罪,她十分高興。

  艾美興高采烈地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湯姆感到無法忍受。他暗示自己有事要辦,而且時間不等人,必須馬上就去做;可那個姑娘根本沒明白過來,還是照講不停。湯姆想:「唉,該死的,怎麼老是纏著我不放。」到後來他非走不可了,可她仍是糊裡糊塗,還說什麼她會來「等他」。於是湯姆只得匆匆地悻悻離去。

  湯姆咬牙切齒地想:「要是城裡別的孩子那也就算了,可偏碰上聖路易斯來的這個自以為聰明的花花公子。那又怎麼樣,你剛一踏上這塊土地,我不就揍了你一頓嗎?只要讓我逮住,你還得挨揍,那我可就……」

  於是他拳打腳踢,平空亂舞一通,仿佛正在打那個孩子,挖他的眼睛,「我揍你,我揍你,不叫求饒!我要讓你記住這個教訓。」這場想像的打鬥以對方失敗而告終,湯姆感到心滿意足。

  中午時分,湯姆溜回家。有兩件事讓他很頭疼:一是艾美的歡樂,他受不了她的糾纏;二是教室後面的那一幕,嫉妒讓他再也不能經受別的打擊了。貝基繼續和阿爾弗雷德看畫書,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她想看湯姆的笑話,可湯姆卻沒有來,她那得意的心裡不免蒙上一層陰影,於是她不再沾沾自喜了,繼之而來的是心情沉重。她不能集中思想,到後來又變得心情憂鬱。可是希望總是落空,湯姆並沒有來。最後她傷心極了,後悔自己把事情做過了頭。那個可憐的阿爾弗雷德見她心不在焉就不停地大聲說道:「喂,你看這一張真有趣!」

  這回,她終於耐不住性子了,說:「哼,別煩我了!我不喜歡這些東西!」說完,她突然大哭起來,站起身扭頭就走。

  阿爾弗雷德跟在她身邊想安慰她,可是她卻說:

  「滾開,別管我!我討厭你!」

  於是這孩子便止住了腳步,納悶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因為事先說好了整個中午休息時,她都要和他一塊兒看畫書的──可是現在她卻哭著走了。他苦思冥想來到了空蕩蕩的教室,感到受了羞辱,非常惱火。很快,他琢磨出了事情的緣由;原來他成了這個女孩子對湯姆.索耶發洩私憤的工具。想到這一點,他越發痛恨湯姆。他希望能找個辦法既能讓這傢伙吃苦頭又不連累自己。這時,湯姆的拼音課本躍入他的眼簾。報復的機會來了,他樂滋滋地把書翻到當天下午要學的那一課,然後把墨水潑在了上面。

  阿爾弗雷德的這一舉動被站在他身後窗戶外面的貝基發現了,她馬上不露聲色地走開。她打算回家把這事告訴湯姆,他一定會感激她,然後盡釋前嫌,重歸於好。可到了半道上,她又改變了主意。一想起湯姆在她說野餐時的那副神氣樣,她心裡陣陣灼熱,感到無地自容。她下定決心,一來讓湯姆因此受鞭笞;二來永遠恨他。

湯姆歷險記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