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歷險記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章 被困在山洞中



  星期天早上天剛剛有點蒙蒙亮,哈克就摸上山,輕輕地敲著老威爾斯曼家的門。裡面的人還在睡覺,可是由於夜裡那樁驚人的事情,大家變得十分警惕,窗戶裡傳出了一句問話:

  「是誰呀?」

  哈克有點驚魂未定低聲答道:

  「請讓我進去吧!是哈克.芬呀!」

  「哦,是你呀,只要你來,白天、黑夜都歡迎你!」

  這個流浪兒以前從沒聽過這樣的話,這也是他有生以來聽到的最快樂的話。他想不起來以前有沒有人對他說過「歡迎」一詞。門鎖很快打開了,他走了進去。主人讓哈克坐下,老人和兩個高大的孩子很快穿好衣服。

  「喂,好傢伙,我想你一定餓極了。太陽一出來,早飯就好了,咱們可以吃上一頓熱氣騰騰的飯,你儘管放心吧!我和孩子們指望你昨晚到我的家來過夜呢。」

  「我嚇得不得了,」哈克說,「我跑了,一聽見槍響我就跑了。一口氣跑出去有三英哩。你瞧,我回來是想問問情況,趁天沒大亮來是怕碰上那兩個鬼東西,死也不願碰上。」

  「嗯,可憐蟲,看上去昨晚的事情確實讓你受了不少苦──吃完早飯後,這裡有張床鋪,你可以睡上一覺。那兩個傢伙還沒死,孩子,真不隨人願。你瞧,我們照你說的,知道該在什麼地方對他們下手,所以我們踮著腳走到離他們只有十五英呎的地方──可那綠樹叢黑的像個地窖──而這時我覺得要打噴嚏,真是倒黴透了!我想憋住,可不管事,結果打了個噴嚏!我是端著槍走在前頭的,我驚動了那兩個壞蛋,他們沙沙地鑽出小路往外走,我大聲說,『孩子們,開火!』

  「對著沙沙聲的地方就放了一陣子槍,孩子們也開了槍,可那兩個惡棍卻溜了,我們穿過樹林一直追過去,我想我們根本沒打著他們。他們跑的時候也都放了槍,子彈從我們身邊嗖嗖地飛過去卻沒有傷著我們。他們跑遠了,我們就沒有再追上去,只是下山去叫醒了警官。他們調集了一隊人馬,部署在河岸上,擔任守衛工作。等天亮後,警長還親自帶一幫人到森林去搜查。我的兩個兒子也要跟他們一起去搜查。我很想知道那兩個傢伙是什麼模樣,這樣搜查起來要好辦些。可是孩子,我想晚上天黑你也沒看清他們長相,對嗎?」

  「不,我在鎮上見過他倆,還跟蹤過他們。」

  「太棒了!說說看──孩子──說出他們的特徵來!」

  「一個是又聾又啞的西班牙人,有一兩次他來過這裡,另外一個長相難看,衣衫襤褸……」

  「孩子,這就夠了,我們認識那兩個傢伙。有一次在寡婦家後面的樹林中碰到過,他們卻偷偷溜掉了。快去吧,孩子們,去告訴警長──明天早晨再吃早飯吧!」

  威爾斯曼的兩個孩子立即動身出發。他們走出屋子時,哈克跳起來,大聲說道:

  「喂,請你們千萬別對任何人講是我走漏的風聲!啊,千萬千萬不要說是我!」

  「好,你不讓說,就不說,可你總該讓人家知道你的功勞呀!」

  「不不不,請不要講!」

  兩個年青人走後,威爾斯曼老人說:

  「他們不會說出去,我也不會的。可你為什麼不願讓人知道呢?」

  哈克沒別的理由,他只是說他認識其中一人,不想讓那人知道是他本人在和他作對,否則肯定要送命的。

  老人再次表示要替他保守祕密,說道:

  「孩子,你怎麼會盯梢他倆呢?是不是他們可疑?」

  哈克沒作聲,心裡卻在精心編造,好回答他提出的問題。

  他說:「您瞧,我是個無可救藥的壞傢伙,至少大夥是這麼說我的,我也不覺得委屈──有時為了想這個問題,好改一改自己,結果弄得睡也睡不著,昨天晚上就是這樣。我睡不著,大約午夜時來到街上,想著這件事,後來走到禁酒的客棧旁那個老磚廠時,我就靠在牆上又在想這樁事情。嘿,真巧這時那兩個傢伙悄悄從我身邊溜過,腋下夾著東西,我想一定是偷來的。一個傢伙抽著煙,另外一個要接火。他倆就停在我前邊不遠,雪茄煙的火光照亮了他們的臉。藉著火光,我認出了那個長白鬍子、眼睛上戴著眼罩的傢伙是又聾又啞的西班牙人,另外一個傢伙,有點笨拙,衣衫襤褸。」

  「雪茄的火光能讓你看清他衣衫襤褸嗎?」

  這一問倒一下子難住了哈克。過了片刻後,他又說:


  「嗯,這不太清楚──不過我好像是看清了。」

  「然後他們繼續往前走,而你……」

  「對,跟在他們後面,是這樣的,我想知道他們要幹什麼壞事──他們那樣偷偷摸摸的,實在有點不對勁。我一直跟到寡婦家院子的階梯那裡,站在黑暗裡聽見一個人在替寡婦求饒,可那西班牙佬發誓破她的相,就像我告訴您和您那兩個……」

  「什麼,這些是那個又聾又啞的西班牙人說的!」

  哈克又犯了一個大錯誤!他一直不想讓老人知道──哪怕是一點點──西班牙人的情況,儘管他十分小心,可那張舌頭就是不聽話,似乎有意給他添麻煩,他幾次都想擺脫窘境,可老人盯著他,結果弄得他一次又一次露了馬腳。隨後老人說:

  「孩子,別怕我。我不會傷害你一根頭髮。相反我要保護你。這個西班牙人既不聾也不啞,你無意中說了出來,現在瞞也來不及了。你了解那個西班牙人的一些情況,你想隱瞞?相信我──告訴我吧!請相信我──我不會翻臉不認人的。」

  哈克看了看老人那雙真誠的眼睛,過了片刻彎過身去,對著老人低聲耳語道:

  「那不是西班牙人,是印第安.喬啊!」

  威爾斯曼聽後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片刻後他說:

  「現在事情全明白了。你當時說什麼撕開鼻子,把耳朵弄個缺口之類的事情,我當時還以為是你自己故意編出來的,白人們報仇不會這樣做的。可這事是涉及到印第安.喬,那就完全不同了。」

  吃早飯時,他倆繼續談論那事,談話中老人說上床睡覺前,他和兒子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提著燈到階梯附近看看有沒有血跡,結果血跡沒看見,倒找到了一大捆子……。

  「一捆什麼?」

  這幾個字,就像閃電一般快地從哈克嘴中突然脫口而出,他顯得很吃驚,嘴唇發白。他眼睛瞪得溜溜圓,張著口在等回答。威爾斯曼吃了一驚──瞪著哈克──三秒──五秒──十秒──然後答道:

  「是強盜作案的工具。唉,你怎麼了?」

  哈克一下子放鬆下來,微微喘著氣,有一種說不出的如釋重負感,威爾斯曼嚴肅地看著他,顯得迷惑不解,然後接著說:

  「是啊,那是捆強盜作案的工具。你好像放心多了。可你剛才怎麼突然變了色!你以為我們找到了什麼?」

  哈克被逼問得急了──老人用質疑的眼光盯著他──他真願用一切來換一個似乎能站住腳的答覆──可就是想不出來怎麼說好──質疑的眼睛盯得他入骨三分──他不知不覺地想出了理由──這由不得他再三斟酌。於是,他硬著頭皮,捏著嗓子說:

  「主日學校用的教材,也許是的。」

  可憐的哈克顯得十分難過的樣子,笑不出口,可老人卻開懷大笑,笑得渾身上下直發抖。最後,他還說這種大笑就等於到手的錢,因為笑口常開無病無災。他接著補充道:

  「可憐的小夥子,你臉色發白,氣色不好,怪不得,你有點昏昏沉沉,站不穩。不過會好起來的,我想你只要休息休息,睡睡覺,就好了。」

  哈克一想到自己是隻笨鵝,激動得差點露出馬腳,他不免有些懊惱。自他在寡婦家的階梯處聽到那兩個傢伙說話後,就不再認為從客棧中拿出來的包裹裡有財寶。不過這只是他的猜想,可他並不曉得──裡面確實沒有財寶──結果在老人提及一捆東西時,他就沉不住氣了。不管怎麼說,他還是挺高興的,至少他現在知道「這捆」毫無疑問不是他要的「那捆」,這下他心裡十分高興,舒服極了。實際情況也都在朝他希望的方向發展。那財寶一定還在二號裡,那兩個傢伙當天會被捉住,關到牢裡去,而他和湯姆晚上會不費吹灰之力,就弄到那些金子,根本用不著擔心會有人來打攪。

  早飯剛吃完,就有人來敲門。哈克跳起來找藏身的地方。他不想讓任何別的人把他和最近發生的事情聯繫起來。威爾斯曼讓幾個女士和紳士進了門,道格拉斯寡婦也來了。老人還看見有一群人正在往山上爬──以便好看清楚那階梯,原來人們已經知道這事了。

  老人只好把晚上發生過的情況向在坐的人講了一遍。寡婦因免遭迫害,也痛痛快快地把她的感激之情說了出來,「夫人,別提這事了,還有一個人比我和孩子們做得更多,更值得你感謝。不過他有言在先,不讓我說出他的名字,要不是他,我們不會到你那裡去。」


  大家的好奇心一下子轉到了這方面,但老人守口如瓶,只讓大家牢牢地記住這事,再由他們傳遍全城,可就不說出這人是誰。寡婦知道了一切後說:

  「我上床睡覺,在床上看書,外面吵吵鬧鬧我卻睡著了。你們怎麼不來把我叫醒?」

  「我們覺得沒那必要,那些傢伙不可能再回來,──他們沒了作案工具。叫醒你,把你嚇個半死又何必呢?後來我派了三個家奴守著你的房子,一直守到天亮。他們剛才回來。」來的人越來越多,老人一遍又一遍地對大家講晚上發生的事情,花了有兩個多小時才算結束。

  學校放假,主日學校也不上課,可是去教堂的人卻很早就到了。那樁驚人的事情已經是滿城風雨。有消息說,那兩個壞蛋現在連影子都見不著。做完布道,法官柴契爾的夫人同哈潑夫人一道隨著人群順著過道往外走,邊走邊說:

  「我那貝基難道要睡一整天不成?我料到她累得要命。」

  「你的貝基?」

  「對呀,」法官太太看上去很吃驚,「昨晚她不是和你住在一起的嗎?」

  「和我住的,不,沒有。」

  柴契爾太太臉色發白,癱坐在一把椅子上。這時波莉姨媽從她身旁走過,愉快地邊走邊和朋友聊著。

  波莉姨媽說:「早安,柴契爾太太,早安,哈帕太太,我家那個鬼小子人不見了。我想我那個湯姆昨晚住在你們家中──不知是在你們哪一家。他現在不敢來教堂做禮拜。我得和他算帳。」

  「他沒在我們這兒住過。」哈帕說著,看上去顯得有些不安,波莉姨媽臉上明顯地露出了焦慮的神色。

  「喬.哈帕,你早上看到我家湯姆了嗎?」

  「沒有,大嬸。」

  「什麼時候你最後見過他?」

  喬竭力在想,可說不準。往教堂外走的人現在都停下了腳步。到處竊竊私語,人人臉上露出不祥的焦慮。大人們迫不及待地詢問孩子們和老師們。他們都不敢肯定湯姆和貝基是否上了回程的船;當時天黑,沒人想到問一問人是否全到齊了。有個年青人突然說他們仍在山洞裡,柴契爾夫人當即暈了過去,波莉姨媽捶胸頓足地放聲大哭。

  這個驚人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弄得大街小巷家喻戶曉,不到五分鐘的工夫,大鐘瘋了似地噹噹直響,全鎮的人都行動起來。卡第夫山事件隨即顯得沒有多大意義,盜賊的事也擺到了一邊去。大家套上馬鞍,給小船配好划手,叫渡船出發,不到半個時辰,全鎮就有二百多個人潮水般順著公路和河流向山洞湧去。

  那天下午,林子裡好像什麼也沒有,一片沉寂。許多婦女去看波莉姨媽和柴契爾夫人,想安慰她倆,結果大家一齊罵個不停,這要比安慰人的話更好用。這一夜全鎮顯得十分沉悶,大家都在等消息;但當黎明最後來臨時,所有的消息都是一句話:「再送些蠟燭去──送些吃的。」

  柴契爾夫人幾乎神經失常,還有波莉姨媽也是。柴契爾法官從洞中派人傳來令人鼓舞的好消息,可這一點也不能引起大家的興致。天快亮時老威爾斯曼回了家,他渾身都是蠟燭油煙,渾身泥土,差點累得精疲力竭。他看見哈克仍睡在那張床上,發燒得昏了過去。醫生們都去了山洞,因此道格拉斯寡婦來負責照看他。她說她對他一定會盡全力,哈克是好孩子還是壞孩子,或者不好不壞,那是另一回事,但他屬於上帝,上帝的任何東西都應該受到重視。威爾斯曼說哈克有優點,寡婦說:

  「的確如此,那就是上帝給他留下的記號,上帝從沒有放棄給人留下良好的記號,凡經他手的人,都有良好記號。」

  還沒到下午,三三兩兩的人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林裡,那些身強力壯的人還在山洞裡搜索。傳來的消息只是說以前山洞裡沒人去過的地方,現在大家都在搜,就連一個角落,一處裂隙都要徹底地找過一遍,錯綜複雜的迷宮中人們鑽來鑽去,老遠就能看見到處燈光搖曳,喊聲、槍聲迴蕩在陰森可怖的通道裡。有個地方,一般遊客很少去,人們發現貝基和湯姆的名字用蠟燭煙熏在石壁上,不遠處還有一截油乎乎的髮帶,柴契爾夫人認出這是貝基的東西,痛哭流涕。她說這是她女兒留給她的最後一點遺物,再也沒有什麼別的想法比這更寶貴,因為當那可怕的死亡降臨時,這件東西最後離開她的孩子。有人說洞裡遠處的地方不時有微光閃動,然後就是大喊大叫聲,接著一、二十個男人排著隊鑽進聲音蕩漾的通道──結果照例是空歡喜一場,孩子並不在那裡,亮光原來是來自搜尋人的燈光。

  漫長的三天三夜過去了,令人焦慮,令人乏味,全村陷入絕望,茫然不知所措。沒有心情幹別的事,就連碰巧發現禁酒客棧老板私自藏酒這樣令人震驚的事情,眾人們幾乎都沒勁頭。哈克清醒的時候,斷斷續續地把話題扯到客棧上,最後問道──心裡隱約覺得會有最壞的事情──他發病期間,在禁酒客棧裡是否找到了什麼。

  「沒錯,是找到了點東西。」寡婦道。

  哈克一下子從床上吃驚地坐起來,眼睛睜得溜圓。

  「是什麼?找到了什麼東西?」

  「是酒啊!──現在客棧被查封了。躺下來,孩子──你確實嚇了我一大跳呀!」

  「就告訴我一樁事──就一樁事,求您了!那是湯姆.索耶發現的嗎?」

  寡婦突然哭起來,「安靜點,安靜點,孩子,安靜點!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不要講話,你現在病得很厲害,很虛弱!」

  除酒之外,沒發現別的東西。如果找到的是黃金的話,大家準會大談特談。足見那財寶是永遠找不到了──永遠找不到了!可是她為什麼會哭呢?她居然哭,真是不可思議。

  哈克迷迷糊糊地想著這些問題,感到十分疲倦,就睡著了。寡婦自言自語道:

  「唉,他終於睡了,可憐的孩子。是湯姆.索耶找到的!可遺憾的是沒人能找到湯姆.索耶!更糟的是沒有幾個人還抱有希望或有力氣去繼續尋找他。」

湯姆歷險記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