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歷險記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三章 找到寶藏了



  幾分鐘內,消息傳開了,十幾隻小艇裝滿人往麥克道格拉斯山洞划去,渡船也滿載著乘客隨後而去。湯姆.索耶和柴契爾法官同乘一條小艇。

  洞口的鎖被打開,暗淡的光線下顯現出一幅慘兮兮的景象。印第安.喬躺在地上,四肢伸直死了。他的臉離門縫很近,看上去好像在那最後一刻,企盼的眼神死盯著外面的光明和那自由自在的歡樂世界。湯姆受到了震動,因為他親身在洞中待過,所以能理解這個傢伙當時的苦楚。他動了惻隱之心,但不管怎麼說他覺得現在十分地快慰和安全,這一點他以前從沒有體會到。自打他做證,證明那個流浪漢的罪行之後,他心頭一直有種沉重的恐懼感。

  印第安.喬的那把獵刀還在他身邊,刀刃已裂成兩半。他死前拼命用刀砍過那門下面的大橫木,鑿穿了個缺口,可是這沒有用,外面的石頭天然地形成了一個門框,用刀砍這樣堅固的門框,簡直是雞蛋碰石頭,根本不起作用,相反地,獵刀倒被砍得不成形了。就算沒有石頭,印第安.喬也是白費力氣,他可以砍斷大橫木,但要想從門下面鑽出來也是不可能的,他自己也明白這一點。他砍大橫木,只是為了找點事幹,為了打發那煩人的時光,以便有所寄託。往常,人們可以找到五、六截遊客們插在縫隙間的蠟燭頭,可是這一次一截也沒有,因為這個被困的傢伙把所有的蠟燭頭都找出來吃掉了。他還設法捉到幾隻蝙蝠,除了爪子外全吃掉了。這個可憐而又不幸的傢伙最後是餓死的。不遠處有個石筍,已有些年月,它是由頭頂上的鐘乳石滴水所形成的。他把石筍弄斷後,把一塊石頭放在石筍墩上,鑿出一個淺窩來接每隔三分鐘才滴下來一滴寶貴的水。水滴聲像鐘錶一般有規律,令人煩悶,一天一夜下來才能接滿一湯匙。自金字塔剛出現,這水就在滴;特洛伊城陷落時;羅馬城剛建立時;基督被釘上十字架時;征服者威廉大帝創建英國時;航海家哥倫布出航時;萊星頓大屠殺鮮為人知時;那水就一直在滴個不停。現在它還在滴,即使等一切隨著歷史成為煙消雲散,而後被人遺忘,它還會滴淌下去。世間萬物是不是都有目的,負有使命呢?這滴水五千年來默默地流淌不斷,是不是專為這個可憐蟲準備的呢?它是不是還有另外重要的目的,再流它個一萬年呢?這沒什麼要緊的。在那個倒黴的混血兒用石頭窩接那寶貴的水之前,已過去了若干年。可是如今的遊客來麥克道格拉斯山洞觀光時,會長時駐足,盯著那塊令人傷心的石頭和緩緩而下的水滴,印第安.喬的「杯子」在山洞奇觀中格外突出,連「阿拉丁宮殿」也比不上它。

  印第安.喬被埋在山洞口附近。城裡、鄉下周圍七里內的人都乘船或馬車成群結隊地來到這裡。他們領著孩子,帶來各種食物,都表示看到埋葬喬和看他被絞死差不多一樣開心。

  這件事過後人們不再向州長提赦免印第安.喬的事了。許多人都在請願書上簽了名,還開過許多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會議,選了一群軟心腸的婦女組成請願團,身穿喪服到州長那裡哭訴,請求他大發仁慈之心,別管自己的職責要求。據說印第安.喬手裡有五條人命案,可那又怎麼樣呢?就算他是魔鬼撒旦,也還會有一幫糊塗蛋願在請願書上畫押,並且從他們那永遠沒修好的「自來水龍頭」裡滴出淚水來灑在請願書上。

  埋了喬後的那天早晨,湯姆把哈克叫到一個無人的地方,跟他說件重要的事情。此時哈克從威爾斯曼和道格拉斯寡婦那裡知道了湯姆歷險的經過。可湯姆卻說,他覺得他們有一件事沒跟哈克說,這正是他現在要講的。哈克臉色陰沉地說:

  「我知道是什麼,你進了二號,除威士忌外,你別的什麼東西也沒找到。雖然沒人說是你幹的,可我一聽到威土忌那樁事,就知道一定是你幹的,你沒搞到錢,要不然的話,你早就跟我一人說了。湯姆,我總覺得,我們永遠也得不到那份財寶。」

  「我說哈克,我從來也沒有告發客棧老板,星期六我去野餐時,客棧不是好好的嗎?這你是知道的。你忘了嗎,那天晚上該你去守夜。」

  「噢,對了!怎麼覺得好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正是那天晚上,我跟在印第安.喬後面,一直跟到寡婦家。」

  「原來是你跟在他後面呀!」

  「是我,可別聲張出去。我想印第安.喬還有朋友,我不想讓他們來整我,要不是我,他這回準到了德克薩斯州,準沒錯。」

  於是哈克像知己般地把他的全部歷險經過告訴了湯姆。

  在這之前,湯姆只聽說過有關威爾斯曼的事情,「喂,」哈克接著回到老話題說,「哪個搞到威土忌,那錢也就落在他手裡。反正沒我倆的份。」

  「哈克,那財寶根本就不在二號裡!」

  「你說什麼?」哈克仔細打量著同伴的臉,「湯姆,難道你又有了新線索?」

  「哈克,它就在洞裡呀!」

  哈克的眼睛閃閃發光。

  「再說一遍聽聽,湯姆。」

  「錢在洞裡!」

  「湯姆,你是開玩笑,還是說真格的?」

  「當然是真格的,我一直都是這樣。你跟我去,把它弄出來好嗎?」

  「發個誓!只要我們能作記號,找到回來的路,我就跟你去。」

  「哈克,這次進洞,不會遇到任何麻煩事。」

  「棒極了,你怎麼想到錢在……」

  「哈克,別急,進去就知道了,要是拿不到錢,我願把我的小鼓,還有別的東西全都給你,絕不失言。」

  「好,一言為定。你說什麼時候動身吧。」

  「馬上就去,你看呢?你身體行嗎?」

  「要進到很深的地方嗎?我身體恢復已經有三四天了,不過最遠只能走一英哩,湯姆,至少我覺得是這樣。」

  「哈克,別人進洞得走五英哩,可有條近路只有我一人知道。哈克,我馬上帶你划小船過去。我讓它浮在那兒,回來時我自己划船,根本不用你動手。」

  「湯姆,我們這就走吧!」

  「行,我們得備點麵包、肉,還有煙斗、一兩隻小口袋、兩三根風箏線,再帶點他們叫洋火的那玩意。上次在洞裡,好幾回我想要是有些洋火可能就好了。」

  中午稍過,兩個孩子趁人不在「借」了條船,就出發了。

  在離「空心洞」還有幾英哩的地方,湯姆說:

  「你瞧,這高崖從上往下一個樣:沒房子、沒鋸木廠,灌木叢都一樣。你再瞧那邊崩塌處有塊白色空地,那就是我們的記號之一。好了,現在該上岸了。」

  他們上了岸。

  「哈克,在這裡用釣魚竿就能夠到我鑽出來的洞,你肯定能找到洞口。」

  哈克到處找了找,沒找到什麼。湯姆很神氣地邁著大步走到一大堆綠樹叢旁說:

  「找到了!哈克,你瞧洞在這裡;這是最隱蔽的洞口,別對外人說。我早就想當強盜,知道需要這樣一個洞好藏身,可是到哪裡能碰到這樣理想的洞確實費神,現在有了,但得保密,只能讓喬.哈帕和班.羅傑斯進洞,因為我們得結幫成夥,要不然就沒有派頭。湯姆.索耶這名子挺響的,是不是,哈克?」

  「嗯,是挺響的,湯姆,搶誰呢?」

  「遇誰搶誰吧,攔路搶劫──都是這樣幹的。」

  「還殺人嗎?」

  「不,不總是殺人,把他們攆到洞裡,讓他們拿錢來贖?」

  「什麼叫贖?」

  「就是用錢來換人,叫他們把所有的錢統統拿出來。連朋友的錢也要弄來,若一年內不送上贖金,就放他們的血,通常就這麼幹。不過不要殺女人,只是把她們關起來就夠了。她們長得總是很漂亮,也有錢,但一被抓住就嚇得不行。你可以取下她們的手錶,拿別的東西,但對待她們,你要摘帽以示有禮,不管讀什麼書,你都會知道強盜是最有禮貌的人。接下來就是女人漸漸地對你產生好感,在洞裡待上一兩週後,她們也就不哭了,隨後你就是讓她們走,她們也不走。要是你把她們帶出去,她們會折回身,徑直返回來。所有的書上都是這麼描寫的。」

  「哇,太棒了,湯姆,當強盜是比做海盜好。」

  「的確有些好處,因為這樣離家近,看馬戲什麼的也方便。」

  此刻,一切準備就緒,兩個孩子就開始鑽山洞。湯姆走前頭,他們好不容易走到通道的另一頭,然後繫緊撚好的風箏線,又繼續往前走。沒有幾步路,他們來到泉水處,湯姆渾身一陣冷顫,他讓哈克看牆邊泥塊上的那截蠟燭芯,講述了他和貝基兩人當時看著蠟燭火光搖曳,直至最後熄滅時的心情。

  洞裡死氣沉沉,靜得嚇人。兩個孩子開始壓低嗓門,低聲說話。他們再往前走,很快就鑽進了另一個坑道,一直來到那個低凹的地方,藉著燭光發現,這個地方不是懸崖,只是個二十英呎高的陡山坡,湯姆悄悄說:

  「哈克,現在讓你瞧件東西。」

  他高高舉起蠟燭說:

  「盡量朝拐角處看,看見了嗎?那邊──那邊的大石頭上──有蠟燭煙熏出來的記號。」

  「湯姆,我看那是十字!」

  「那麼你的二號呢?在十字架下,對嗎?哈克,我就是在那看見印第安.喬伸出蠟燭的!」

  哈克盯著那神祕的記號看了一陣,然後聲音顫抖地說:

  「湯姆,咱們出去吧!」

  「什麼?出去?不要財寶啦。」

  「對,不要財寶啦。印第安.喬的鬼魂就在附近,肯定在。」

  「不在這裡,哈克,一定不在這裡。在他死的地方,那洞口離這兒有五英哩遠。」

  「不,湯姆,它不在那裡,它就在錢附近,我曉得鬼的特性,這你也是知道的。」

  湯姆也動搖了,他擔心也許哈克說得對,他也滿腦子的懷疑,但很快他有了個主意:

  「喂,哈克,我倆真是十足的大傻瓜。印第安.喬的鬼魂怎麼可能在有十字的地方遊蕩呢!」

  湯姆這下說到點子上啦,他的話果真起了作用。

  「湯姆,我怎麼沒想到十字能避邪呢。我們真幸運,我們的好十字。我覺得我們該從那裡爬下去找那箱財寶。」

  湯姆先下,邊往下走,邊打出一些簡單的踏腳處。哈克跟在後面,有大岩石的那個石洞分出四個叉道口。孩子查看了三個叉道口,結果一無所獲,在最靠近大石頭的叉道口裡,他們找到了一個小窩,裡邊有個鋪著毯子的地鋪,還有個舊吊籃,一塊熏肉皮,兩三塊啃得乾乾淨淨的雞骨頭,可就是沒錢箱。兩個小傢伙一遍又一遍地到處找,可還是沒找到錢箱,於是湯姆說:

  「他說是在十字下,你瞧,這不就是最靠近十字底下的地方嗎?不可能藏在石頭底下面吧,這下面一點縫隙也沒有。」

  他們又到四處找了一遍便灰心喪氣地坐下來。哈克一個主意也說不出來,最後還是湯姆開了口:

  「喂,哈克,這塊石頭的一面泥土上有腳印和蠟燭油,另一面卻什麼也沒有。你想想,這是為什麼?我跟你打賭錢就在石頭下面,我要把它挖出來。」

  「想法不錯,湯姆!」哈克興奮地說道。

  湯姆立刻掏出正宗的巴羅刀,沒挖到四英吋深就碰到了木頭。

  「嘿,哈克,聽到木頭的聲音了嗎?」

  哈克也開始挖,不一會兒工夫,他們把露出的木板移走,這時出現了一個通往岩石下的天然裂口。湯姆舉著蠟燭鑽了進去。湯姆說他看不到裂口盡頭處,想進去看看,於是彎著腰穿過裂口。路越來越窄,漸漸地往下通去。他先是右,然後是左,曲曲彎彎地沿著通道往前走,哈克跟在湯姆後面。後來湯姆進了一段弧形通道,不久就大聲叫道:「老天爺啊,哈克,你看這是什麼?」

  是寶箱,千真萬確,它藏在一個小石窟裡,旁邊有個空彈藥桶,兩隻裝在皮套裡的槍,兩三雙舊皮鞋,一條皮帶,另外還有些被水浸得濕漉漉的破爛東西。

  「財寶終於找到了!」哈克邊說,邊用手抓起一把變色的錢幣,「湯姆,這下我們發財了。」

  「哈克,我總覺得我們會找到的,真難以令人相信,不過財寶確實到手了!喂,別發傻了,把它拖出去,我來試試看,能不能搬動。」

  箱子重有五十磅。湯姆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它提起來,可提著走卻很吃力。

  「我早就猜對了,」他說,「那天在鬧鬼的房間裡,他們拿箱子時,樣子也是十分吃力,我看出來了,帶來的這些小布袋子正好用上。」

  錢很快被裝進小袋子裡,孩子們把它搬上去拿到十字岩石旁。

  「我現在去拿槍和別的東西,」哈克說。

  「別去拿,別動那些東西,我們以後當強盜會用得著那些東西,現在就放在那裡。我們還要在那裡聚會,痛飲一番,那可是個難得的好地方。」

  「什麼叫痛飲一番?」

  「我也不知道,不過強盜們總是聚會痛飲,我們當然也要這樣做。快走,哈克,我們在這裡待的時間太長了,現在不早了,我也餓了,等到船上就可以吃東西,抽香煙。」

  不久他倆出來後鑽進了綠樹林,警惕地觀察四周,發現岸邊沒人,就開始上船吃起飯,抽起煙來。

  太陽快接近地平線時,他們撐起船離岸而去,黃昏中湯姆沿岸邊划了很長時間,邊划邊興高采烈地和哈克聊天,天剛黑他倆就上了岸。

  「哈克,」湯姆說,「我們把錢藏到寡婦家柴火棚的閣樓上,早上我就回來把錢數一數,然後兩人分掉,再到林子裡找個安全的地方把它放好。你待在這兒別動,看著錢,我去把本尼.泰勒的小車子偷來,一會兒就回來。」

  說完,他就消失了,不一會兒工夫他帶著小車子回來,把兩個小袋子先扔上車,然後再蓋上些爛布,拖著「貨物」就出發了。來到威爾斯曼家時,他倆停下來休息,之後正要動身時,威爾斯曼走出來說:

  「喂,那是誰呀?」

  「是我倆,哈克和湯姆.索耶。」

  「好極了!孩子們跟我來,大家都在等你倆呢。快點,往前小跑,我來拉車,咦,怎麼不像看上去的輕?裝了磚頭?還是什麼破銅爛鐵?」

  「爛鐵。」湯姆說

  「我也覺得像,鎮上的孩子就是喜歡東找西翻弄些破銅爛鐵賣給翻砂廠,最多不過換六個硬幣。要是幹活的話,一般都能掙雙倍的錢,可人就是這樣的,不說了,快走吧,快點!」

  兩個孩子想知道為什麼催他們快走。

  「別問了,等到了寡婦家就知道了。」

  哈克由於常被人誣陷,所以心有餘悸地問道:

  「瓊斯先生,我們什麼事也沒幹呀!」

  威爾斯曼笑了。

  「噢,我不知道,我的好孩子,哈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你跟寡婦不是好朋友嗎?」

  「是的,不管怎麼說,她一直待我很好。」

  「這就行了,那麼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哈克反應慢,還沒轉過腦筋來就和湯姆一起被推進道格拉斯夫人家的客廳。瓊斯先生把車停在門邊後,也跟了進來。

  客廳裡燈火輝煌,村裡有頭有面的人物全都聚在這兒。他們是柴契爾一家、哈帕一家、羅傑斯一家、波莉姨媽、席德、瑪麗、牧師、報館撰稿人,還有很多別的人,大家全都衣著考究。寡婦熱情地接待這兩個孩子,這樣的孩子誰見了都會伸出熱情之手。他倆渾身是泥土和蠟燭油煙。波莉姨媽臊得滿臉通紅,皺著眉朝湯姆直搖頭。這兩個孩子可受了大罪。瓊斯先生說:

  「當時湯姆不在家,所以我就沒再找他了,可偏巧在門口讓我給碰上了。他和哈克在一起,這不,我就急急忙忙把他倆弄到這裡。」

  「你做得對,」寡婦說,「孩子們跟我來吧。」

  她把兩個孩子領到一間臥室,然後對他們說:

  「你們洗個澡,換件衣服。這是兩套新衣服,襯衣、襪子樣樣齊備。這是哈克的──不,用不著道謝,哈克,一套是瓊斯先生拿來的,另一套是我拿來的。不過你們穿上會覺得合身的。穿上吧,我們等著──穿好就下來。」她說完走了出去。

湯姆歷險記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