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與貧兒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八章 犧牲



  這時邁爾斯也對死氣沉沉的監禁漸漸產生十分厭惡的感覺。不過這時輪到他受審了,給了他一絲安慰,他覺得自己可以歡迎任何判決,只要不是繼續監禁。但是他錯了。他被說成是一個「頑固的無賴」,並且因為他是這種人,又攻擊了亨頓莊園的主人,被判戴枷示眾兩小時,他聽後非常憤怒。他說明自己與原告是兄弟關係,有權繼承亨頓家的頭銜和財產,可是他的話被輕蔑地放在一邊,好像根本不值得驗證。

  戴枷受刑的時候,他大發脾氣,說些威脅的話,可是都毫無用處,獄吏粗暴地拖著他走,有時候還因為他那不敬的舉動給他一個耳光。

  國王無法穿過擠在亨頓後面的一群人,只得跟在後面,遠離了他的好朋友和僕人。國王自己也因與這樣的壞人做伴,幾乎被判受枷之罰,但因年輕,只對他進行了訓誡和警告,就開釋了。人群終於停下來,他在外面一個勁兒地穿來穿去,想找個地方鑽進去。最後,他花了好大的勁兒,耽誤了好長時間,總算成功了。他可憐的忠實僕人就坐在那裡,戴著恥辱的枷,被一群流氓戲弄著──這可是一位英國國王的貼身侍從!愛德華聽到了宣讀判決,但那意味著什麼,他連一半都不懂。他感到一種新的受侮心情從心底升起的時候,不由得怒火上衝,當他看到一個雞蛋從空中飛過,在亨頓的面頰上打破,並聽到人群為此而哄笑的時候,更是怒不可遏。他就跑到圓形空地當中,面對著監刑的獄吏大聲喊道:

  「可恥!這是我的僕人──放開他!我是……」

  「啊,不要說了!」亨頓驚慌地叫道,「你會把自己給毀了的。別理他,監刑官,他是個瘋子。」

  「理不理他,這是你的事,夥計。我並不太想理他,不過我倒想教訓他一下。」他轉身向一個下屬說道,「讓這小傢伙嘗兩下鞭子的味道,好學點禮貌。」

  「五六下對他更好。」休爵士提議道,他騎馬剛到這兒,想順便看看執行處罰的情況。

  國王被抓住了。他甚至沒有掙扎,因為他想到竟有人要對他的御體施加這種驚人的凌辱,都氣麻木了。歷史曾因一個英國國王被鞭笞而被褻瀆──想到他要重複那可恥的記錄,他簡直無法忍受。但是他正在遭難,無人可救他:他要麼接受這個懲罰,要麼乞求寬恕。條件太苛刻了,他寧願挨鞭子──一個國王可以挨鞭子,但不可以乞求。

  不過這時候,邁爾斯為他解決了這個難題。「放開這孩子,」他說,「你們這些黑心的狗東西,沒看見他是多麼年輕、多麼脆弱嗎?放他走──我替他挨鞭子。」

  「啊哈,好主意──多謝你了,」休爵士嘲諷地說,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放這小叫花子去,讓這傢伙替他挨上十來鞭──紮紮實實地打。」國王正要提出強烈抗議,可是休爵士說了一句有分量的話,使他住了口:「好,你說,儘管說──只是記住,你每說一個字,他就得多挨六下鞭子。」

  亨頓的枷被取掉了,背上脫得光光的。抽鞭子時,可憐的小國王把臉轉向一旁,讓有失國王尊嚴的眼淚盡情地沿著兩頰流下來。「啊,勇敢的、好心的人,」他想,「我會永遠記住你忠心的行為,絕不忘記──也不會讓他們忘記!」他氣憤地加了一句。他這麼說著想著,越來越高地讚賞亨頓的豪爽行為,也越來越感激他。後來他又想,「使國王免於傷害甚至死亡,這是大大的功勞──這他已經為我做到了──可是和使國王免受恥辱的功勞相比──這又算得了什麼呢?──簡直微不足道了!」

  亨頓以驚人的堅韌精神,一聲不吭地忍受鞭打,這種精神,加上他代孩子受罰的壯舉,使得那些遊手好閒、下流無聊的圍觀者也不得不對他肅然起敬。嘲笑和辱罵消失了,只聽得見鞭子抽下去的聲音。亨頓再次被戴上枷的時候,周圍一片沉寂,這與不久前那種侮辱性的哄鬧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國王輕輕走到了亨頓身邊,低聲對他耳語道:

  「你是個善良、偉大的人,國王不足以褒獎你那高貴的精神,因為比國王更高的上帝已經為他做了;但是國王可以向凡人證實你的高貴。」他從地上拾起鞭子,用它輕輕地觸了觸亨頓流血的肩頭,輕聲說:「英王愛德華封你為伯爵!」

  亨頓深受感動,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是多麼可笑啊,他很難保持嚴肅的態度,費了好大勁兒才沒有流露出要笑的神情。他此時正光著脊梁,流著血,卻一下子被從普通人受刑用的刑具裡提升到伯爵那高高在上的榮耀地位,他真覺得是荒唐得無以復加了。他心想,「現在我真是打扮得光彩奪目了,真的!幻想國的空頭爵士竟然又成了空頭伯爵!──真像是羽毛未豐的小鳥迷迷糊糊地飛上了天!照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要變成五月柱【註:巴伐利亞傳統藍白相間條紋的五月柱(Maibaum),是當地節慶的指標桿。】了,渾身掛滿了奇特的裝飾和俗麗的花彩。儘管它們都是些毫無價值的東西,但是為了這孩子的好意,我還是要珍惜它們。這些可憐的、虛幻的爵位並沒有經我要求,就被一隻清白的手和一顆正直的心送來了,比起那些依靠奴顏婢膝,從吝嗇自私的權力那兒換來的真正爵位更為可貴。」

  眾人害怕的休爵士兜轉馬頭,踢馬而去的時候,人牆默默地分開讓他過去,又默默地合攏來。大家就這樣沉默著;沒有人敢於冒險說這位犯人的好話,讚揚他;但這沒關係,沒有人咒罵他,這就是足夠的尊敬了。有一位後來的人不明就裡,對這個「假冒者」說了一句恥笑的話,還準備丟一隻死貓過去,立即就被其他人不聲不響地打倒,趕了出去,隨後又恢復了寂靜。

王子與貧兒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