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與貧兒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湯姆受教



  湯姆被引到一套豪華套房中最大的一間屋裡,別人請他坐下──這是他不願意的事,因為周圍都是些年長和身居高位的人。他請他們也坐下,但他們只是躬身或低聲表示感謝,仍然站著。他還要堅持,可是他的「舅舅」赫特福德伯爵悄聲對他說:

  「殿下,請您不要堅持了;他們在您面前坐下是不合適的。」

  有人通報聖約翰勳爵到。之後,勳爵向湯姆行禮說:

  「我奉皇上旨意,有事稟告,旁人須迴避。請殿下吩咐眾人散去,僅留赫特福德伯爵一人好嗎?」

  看到湯姆不知該怎麼辦,赫特福德低聲告訴他只消做個手勢,除非他想說話,否則不必開口。眾人退去後,聖約翰勳爵說:

  「皇上有旨,事關國家安危,王子殿下應在可能的情況下,盡量隱藏自己有病的情況,直至病癒,康復如前。殿下切不可否認自己是真正的王子,及英國王位的繼承人;殿下應保持王子尊嚴,接受符合傳統的尊重與禮儀,不要用言語或手勢反對;殿下不可再對人說自己出身貧賤,那全是不健康的幻想所造成的;殿下對一向熟悉的面孔須盡量回憶──回憶不起來時應保持沉默,萬勿驚訝或做出其他遺忘的表示。如遇國家大事,殿下不知如何應付,不應顯露慌張,使旁觀的好奇者看破,而應採納赫特福德伯爵或微臣的意見。我等奉聖諭緊跟殿下,隨時效勞,直至聖諭取消。皇上旨意如此,並向殿下致意,望上帝施惠,殿下早日康復,永獲福佑。」

  聖約翰勳爵行禮後站到一旁。湯姆勉強答道:

  「皇上既有此意,誰人敢於玩忽,縱有為難之處,也不可推托。謹遵聖諭。」

  赫特福德伯爵說:

  「皇上旨意,殿下須暫停讀書之類勞神之事;請殿下多事娛樂,安逸自養,以免赴宴時疲勞,有傷身體。」

  湯姆臉上露出驚訝探詢的神色,當他看見聖約翰勳爵憂鬱地俯視他時,不由得臉紅了。勳爵說:

  「殿下的記憶力仍未恢復,又表示了驚訝──不過不必心煩,此病必不長久。赫特福德伯爵說的是全城大宴會,國王兩個月前就許下的,殿下要參加的。您現在記起來了嗎?」

  「很遺憾,我不得不承認確實想不起來了。」湯姆遲疑地說,臉又紅了。

  這時通報說伊麗莎白公主和簡.格雷公主到了。兩位勳爵交換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眼神,赫特福德快步向門口走去。年輕的姑娘經過他時,他低聲說:

  「公主們,請裝著沒有注意他的怪脾氣,他記憶力不好的時候也不要露出驚訝的神氣──過分注意細節會令你們不快的。」

  這時候聖約翰勳爵也在對湯姆耳語:

  「殿下,請您牢記皇上的願望。你要盡量記起一些事──別的也要假裝記得起來。不要讓她們看出您和過去有多大不同,您知道您的老夥伴心裡對您多麼關切,您那樣的話會使她們多麼難過。您要我留下嗎?……還有您的舅父?」

  湯姆做了個手勢,還含糊地說了一聲,表示同意,因為他已經在學習了,在他那單純的心中,他已決心盡力按照國王的命令去做。

  儘管小心翼翼,幾位年輕人之間的談話有時候還是有些困窘。說真的,湯姆不止一次差點洩氣,承認自己無力表演這個重要角色;不過伊麗莎白的機智常常給他解難,或是兩位留神的勳爵中有一位好像偶然插進一句話來,也達到同樣好的效果。有一次小公主簡向湯姆轉過頭去,提了一個使他慌亂的問題:

  「殿下,您今天給王后陛下請安了嗎?」

  湯姆遲疑難答,滿臉苦惱,正打算胡編幾句話,這時聖約翰接過話來,輕鬆地替他做了回答,真是一位慣於微妙處境隨風使舵的大臣:

  「公主,他去過了。談到國王陛下的病情時,她還說了許多寬慰的話。是嗎,殿下?」

  湯姆含糊地說了些什麼,表示同意,但他還是覺得自己是在冒險。過了一陣,提到湯姆暫時不讀書了,小公主叫起來:

  「真可惜,真可惜!您進步本來很快的。不過耐心些,不會老是這樣的。賢明的殿下,您還是會像您父親那樣知識淵博,像他那樣掌握多種語言的。」

  「我的父親!」湯姆一不留神,叫了起來。「恐怕他連英國話都說不好,只有在圈裡打滾的豬才知道他說些什麼;至於知識……」

  他抬起頭來,看到聖約翰勳爵眼裡嚴肅的警告眼神。


  他住了嘴,臉紅了,然後接著說下去,聲音很低,很難過:「啊,我的病又在折磨我了,我的精神又恍惚了。我不是有意對國王陛下不敬的。」

  「我們知道,殿下,」伊麗莎白公主說,兩隻手掌心恭敬而又溫柔地捧起她「弟弟」的手,「不要這麼難過。過錯不在您,而在您的病。」

  「親愛的公主,你真好,真會安慰人,」湯姆感謝地說,「我深為感動,我要謝謝你,請你不要嫌我冒昧。」

  有一次,不穩重的小公主簡脫口對湯姆說了一句希臘語。伊麗莎白公主從王子臉上茫然的表情一下子看出情況不妙,便鎮定地代湯姆說了一串希臘語作為回答,然後立即換了話題。

  時間愉快地過去,總的說來還算順利。障礙越來越少,湯姆越來越自然,因為他看到大家都親切地幫助他,不注意他的錯誤。等知道小公主們晚上要陪他去參加市長的宴會,他的心裡輕鬆了、高興了,因為現在他覺得在那無數的陌生人中,他不會沒有朋友了,而在一個小時前,想到她們要和他一起去,會使他感到極端的恐懼。

  在這次談話中,擔任湯姆的保護神的兩位官爵可沒有別人那麼舒坦。他們覺得自己在引導一隻大船通過危險的水道;他們時刻警惕,絕不敢把這份差使當兒戲。因此,當公主們的拜見將要結束,而又通報吉爾福.杜德萊勳爵求見時,他們不僅覺得自己所照料的寶貝已經受足了罪,也覺得自己精神不足,難以把這隻船開回原地,再來一次膽戰心驚的航行。因此他們恭敬地建議湯姆找藉口回絕他,湯姆很樂意地這樣做了,雖然當簡公主聽說那個華貴的青年被擋駕,臉上似乎露出一絲失望的神色。

  這時沉默了片刻,大家若有所期待,而湯姆並不明白。他看了一眼赫特福德伯爵,他做了個手勢──可湯姆仍不明白。機敏的伊麗莎白又從容救駕了。她行了個禮,說:

  「皇弟是否應允我等告辭?」

  湯姆說:

  「凡公主所求,我自當同意。兩位在此逗留的光彩與快樂實比其他任何東西更為可貴。祝你們晚安,願上帝保佑你們!」他心裡暗笑,想到:「我沒白在書裡和王子們相處,總算從裡面學到了一些他們那種優雅的話語!」

  兩位光彩照人的少女走後,湯姆疲倦地轉向那兩個保護人說:

  「兩位大臣,我是否可以找個角落休息一下?」

  赫特福德伯爵說:

  「殿下,您儘管吩咐,臣等不敢不遵從。殿下休息實屬必要,因為您不久即將啟駕進城。」

  他按了一下鈴,進來一個侍童,他吩咐他去請威廉.赫伯特爵士來。這位爵士立即趕到,引湯姆到了裡面一間屋子。湯姆到那兒的第一個動作便是伸手去取一杯水,可是一個穿絲綢和天鵝絨衣服的僕人卻將杯子接過去,單膝跪下,用金盤托著杯子呈給他。

  隨後,疲倦的王子坐下,想脫去半統靴,便膽怯地用眼光徵求同意,可是另一個穿絲綢和天鵝絨衣服的討厭傢伙又跪下來把這件事搶去做了。他又試了兩三次,想自己做事,但每次都被別人做了,最後他放棄了,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嘀咕道:「該死,他們怎麼不代我呼吸呀!」他腳上穿了拖鞋,身上披了件華麗的睡袍,終於可以躺下來休息,卻睡不著,因為他腦子裡的事太多了,房間裡的人也太多了。他無法解除心事,所以它們留在腦子裡,他不知道如何打發那些人,所以他們也留在那兒,這令他極為懊喪──他們也一樣。

  湯姆走後,兩位貴族保護神獨自留下了。他們沉思了一陣,不住地搖頭,在地板上來回走著,然後聖約翰勳爵說:「說實話,您覺得怎樣?」

  「說實話,就是這樣。皇上快要晏駕,我的外甥又瘋了,瘋子要登基,瘋子要留在王位上。既然英國需要這個,那只好求上帝保佑他了!」

  「確實如此。不過……您沒有懷疑……關於……」

  說話者遲疑著,終於停住了。顯然他覺得自己處境為難。赫特福德伯爵在他面前站住,用清澄、坦率的眼光盯著他的臉,說:

  「說下去──除了我,這兒沒別人。懷疑什麼?」

  「我不願說出心中的事,伯爵,您和他血緣這麼近。如果我說出來有所冒犯,請您原諒。瘋病居然如此地改變了他的舉止,難道不有些奇怪嗎?他的舉止倒還有些王子的樣兒,但在一些小事上卻又和以前大不一樣。瘋病居然使他忘記了父親的形象;忘記了身邊的人應對他表示的禮節;忘記了希臘文和法文,卻還記得拉丁文,這難道不奇怪嗎?勳爵,請勿介意,只是請您給我解釋一下,我就多謝您了。他說他不是王子,這事老在我腦子裡閒逛,所以……」


  「住口,勳爵,您的話是叛逆的語言!您忘了皇上的御旨嗎?我如果聽了您的話,也就參與了您的罪了。」

  聖約翰的臉白了,連忙說:

  「我承認錯了,別告發我。請您開恩幫幫忙,我再也不會想、也不會說這件事了。您別難為我,伯爵,不然我就完了。」

  「我同意,勳爵。您不可再犯,無論在此還是在別人面前,您都只當根本沒說過這話。不過您不用懷疑,他是我姐姐的孩子;他的聲音、面孔、形象,難道不是從他在襁褓裡時我就熟悉的嗎?他身上您看見的那些古怪現象,都可以由瘋病造成,還有更厲害的呢。您不記得嗎,老男爵馬利瘋了之後,連自己熟識了六十年的面貌都忘了,非說那是別人的;還有呢,他說他是馬利亞.抹大拉【註:《聖經》中一改邪為正的女子。】的兒子,說他的頭是西班牙玻璃做的;當真,他不准任何人碰它,生怕有些人手粗,會把它打碎。我的好勳爵,放心吧。這正是王子,我所熟知的王子──不久他就要做您的國王了;記住這一點,多想想這個,要比您剛才那麼想強多了呢。」

  他們又談了一陣,聖約翰勳爵力圖彌補錯誤,再三說他現在信心十足,再也不會被懷疑干擾。赫特福德便讓這位同事先去休息,獨自坐下守護。不久他便陷入沉思。顯然,他想得越久就越是不安。不久他在屋裡踱起步來,同時低聲自語。

  「咳,王子只能是他!誰能夠說,英國會有兩個血統不同、出身迥異的孩子長得出奇的相像,竟像孿生兄弟?即令如此,竟然讓其中一個有機會來代替另一個,那更是不可置信的奇蹟了。不可能,荒唐,荒唐,太荒唐了!」

  接著他又說:

  「要是他是個騙子,自稱王子,那倒還有可能。可是哪曾有過這樣的騙子,皇上叫他王子,大臣們叫他王子,人人叫他王子,他自己卻偏要否認這種尊貴,請求不要把他升為王子?不!這絕不可能!這確實是真正的王子得了瘋病!」

王子與貧兒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