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與貧兒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章 玉璽問題



  五點鐘的樣子,亨利八世從並不安逸的小睡中醒來,自言自語地咕噥道:「噩夢,噩夢!我的末日快到了,這些噩兆和我微弱的脈搏都可以證明。」忽然他眼裡射出邪惡的光,他咕噥道:「可是我要讓『他』先完蛋,我才肯死。」

  僕人們看到他已醒了,有一個便告訴他說大法官在外等候,是否召見。

  「讓他進來,讓他進來!」國王迫切地叫道。

  大法官進來了,跪在國王榻前說:

  「我已傳達命令,按照皇上旨意,上院的貴族都穿著禮袍,站在上院的法庭裡;他們已判諾福克公爵死刑,正等待陛下進一步的旨意。」

  國王的臉上現出凶狠的笑容。他說:

  「扶我起來!我要親自到國會去,親手在判決書上加蓋玉璽,了卻我的……」

  他接不上氣了,一陣灰白色掃除了他兩頰的紅暈;僕從們扶他回靠在枕頭上,連忙送上滋補藥。過了一會兒,他傷心地說:

  「啊,我多麼盼望這甜蜜的時刻!唉,它來得太遲了,我被剝奪了這個嚮往已久的機會。可是你們要快,要快!既然我不能做,就讓別人去做吧。我要把大玉璽委託給一個委員會。挑選合適的大臣,馬上開始工作。我說,要快!太陽升起再落下之前,就把他的人頭拿來給我看。」

  「臣等定當遵旨照辦。陛下可否吩咐將玉璽交還於我,以便進行此事?」

  「玉璽!不是你保管的嗎?」

  「陛下,您不是於兩天前從我處取走,說在您親手在諾福克公爵的死刑判決書上蓋璽之前,不再派它做別的用場嗎?」

  「噢,我是說過,我不記得……我把它放哪兒了……我很衰弱……近幾天來老是忘事……奇怪,真奇怪……」

  國王含含糊糊地自語起來,不時無力地搖搖他那灰色的頭,竭力想回憶起把玉璽放哪兒去了。最後赫特福德伯爵斗膽跪下提醒說:

  「陛下,恕我冒昧,我們幾個記得您把玉璽交到威爾斯王子殿下手中,準備……」

  「對,正是如此!」國王打斷道,「去,快去取來,時間不等人!」

  赫特福德伯爵飛跑去找湯姆,不久便焦急地回到國王面前,兩手空空的。他這麼說道:

  「吾皇陛下,帶給您這樣沉痛可厭的消息,我深感不安;但王子的病仍未痊癒,記不得收到過玉璽,此乃天意,無可奈何,於是我趕快回報。我覺得在屬於王子的那一長排屋子和廳堂裡尋找,會耽誤寶貴的時間,也毫不……」

  這時國王發出的一聲呻吟打斷了勳爵的話。過了一陣,國王陛下才語含悲戚地說:

  「別再打擾他了,可憐的孩子。上帝給他的壓力太重了,我真為他心碎,可惜我不能將他的擔子放在我這歷經憂患的衰老肩膀上,而讓他獲得安寧。」

  他閉上眼睛,喃喃自語,又沉默了。過了一會兒,他又睜開眼睛,茫然四顧,直到看見跪在地上的大法官。他的臉一下子氣紅了:

  「怎麼,你還在這裡!我的天哪,你要是不快快去把那個叛逆的事辦好,明天你的官帽就會因為腦袋搬家而放假了!」

  顫抖的大法官答道:

  「皇上,請您開恩!我在等候玉璽。」

  「咳,你真糊塗!我以前隨身帶的小玉璽現在正放在寶庫裡。大玉璽不見了,用小的不行嗎?你真糊塗!快去!聽著──不把他的人頭帶來,就不要再來。」

  可憐的大法官趕緊離開這個危險之處;那個委員會的成員也不敢耽擱,連忙去向奴顏婢膝的國會宣布國王批准他的判決,定於第二天就處死英國的頭等貴族──不幸的諾福克公爵。【註:據休謨《英國史》,上院未經調查、審訊、取證,就通過了褫奪他的公權的議案,並將此議案送交下院;而唯命是從的下院遵從國王的旨意,國王要事務官簽上聖意欽准,就發布命令,定於一月二十九日(即第二天)上午執行諾福克的死刑。】

王子與貧兒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