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虎風雲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章 長笑幫幫主



  長笑幫。

  長笑幫之大院內。

  大院之外一層又一層,周密如鐵桶一般的護衛;而這所大院裏,卻十分平靜,像連一個人也沒有。

  不,有人,有一個人。

  這人穿著一件雪色的長袍,站在庭院的中央,太陽曬在他的身上,就變成月亮一般,一點也不灼熱炙人,反而有點陰惻惻,僅把他的影子,拖得又高、又大、又長。

  這人背負著手,像在望天,也像在望地,更像什麼也不望,但四周一切,他無不一一落在眼裏。譬如說,小的事情如長笑幫中「鐵血堂」的一名守衛在當值時瞌睡,刑罰是割去尾指;「擎天院」中的一棵老槐樹倒了,剛翻種下一小棵桑樹。

  他正在想:長笑幫橫行江湖數十年,一向是言出必行的,就算是對自己的人,也一樣殘忍;只有殘狠,屬下才會畏服,像「鐵血堂」的那名守衛,以後必不敢再在當值時睡著了。其他的人,也決不敢再在當值時瞌睡。而長笑幫,已根深蒂固,在江湖上,在武林中,威震八方名揚四海的旗幟已豎立起來了,現在該是換上另一新的大旗:武林盟主,天下歸一。

  這人一面想著,一面得意起來,回過身子,輕笑一聲,只見他約五十上下年紀,三綹黑髯,直垂胸襟,頂上一方儒士巾,似白色的小旗在獵獵揚翻著。隨即他的臉色又沉重起來了,因為他想起了試劍山莊。他想起了試劍山莊,就不安寧了起來。

  現刻在江湖上,唯一能與長笑幫抗衡的是「風雲鏢局」及「試劍山莊」。風雲鏢局聲勢浩大,卻遠在開封,局主龍非花,其「九大關刀」雖名動江湖,但卻遠水救不了近火,威脅不了長笑幫。唯「試劍山莊」,同在長安城,司徒十二也是德高望重之人,這些年來,長笑幫雖日益人多勢眾,但試劍山莊,亦日漸強大,成為長笑幫心腹大患。所以一定要先殲滅試劍山莊,長笑幫才能稱王於武林。

  這人想著想著,忽然道:「屈雷?」

  忽然自這人背後的院牆外,飛躍起一人,像大椎子一般,牢釘入地上,並恭身道:「拜見幫主。」

  曾白水並未轉過身來,卻雙眉一蹙,道:「你斷了左腕?」

  屈雷畢恭畢敬地道:「是。」心中卻暗暗吃驚,曾幫主居然能從自己落地的聲息中聽出自己左腕己折。

  曾白水雙眉一展,沉聲問道:「何人所為?」

  屈雷恨恨地道:「方振眉,我是誰,郭傲白!」

  曾白水皺眉道:「他們三人打你一個?不可能的。」

  屈雷恨聲道:「不是。是他們三人不約而同出手,郭傲白引開了我注意力,方振眉制住我手腕,我是誰一掌切下──」

  曾白水霍然返身,雙目爆出如星火一般的厲芒,屈雷饒是拳打天下,也不得不嚇得心神一震!只聽曾白水道:「我是誰他竟敢傷你?」

  屈雷忙道:「他還對方振眉說他要殲滅長笑幫!」

  曾白水忽然之間全身骨骼格格作響起來,雙目射出赤焰一般的厲芒,但又在瞬息間平伏了下去,淡淡地道:「那不要緊,反正像他們這種想要作英雄豪傑的人,是食不了言的,他於明日便與方振眉一戰了,只怕他活不得回來。」

  屈雷聽了一呆,問道:「敢問幫主如何得悉明日方振眉與我是誰將一戰呢?」

  曾白水淡淡地道:「你要抓的人怎麼了?」

  屈雷慌忙垂首,道:「卑職該死!因為……」

  曾白水笑道:「你無需解釋,我已得知一切了,司徒十二的女兒及兒子,現在已被關在『鐵血堂』裏,今夜司徒十二或方振眉自然會來送命!」

  屈雷奇道:「幫主,那司徒輕燕及司徒天心不是被方振眉他們送回試劍山莊的嗎?怎麼又……」

  曾白水冷笑道:「你道試劍山莊便是司徒十二的安全之地嗎?」

  屈雷恍然大悟,笑道:「原來是他!哈哈……這番他的功勞好大啊!可憐司徒老兒還懵然不覺呢!」

  忽然自圍牆外響起一個聲音:「方中平拜見幫主!」

  曾白水淡淡「嗯」了一聲,一白衣人飛身入內,一見屈雷,大吃一驚,道:「副幫主,怎麼你的手……」

  屈雷忿忿地道:「是我終年打雁,今朝給雁啄瞎了眼睛,不要提了!」

  曾白水忽然問道:「這幾日來給試劍山莊的馬二及含鷹堡的郭傲白一攪,究竟折了多少人馬?」

  方中平道:「卑職調查過來,馬二那干人殺了青旗香主孫玉堂、白旗香主趙昆及紅旗旗主沈四,郭傲白昨夜闖幫殺了藍旗香主休超原、黑旗旗主謝安政及白旗堂主倪向天,還有青、藍旗堂下弟子死傷約七十餘人,白旗堂下弟子也略有傷亡。」

  曾白水冷哼一聲,道:「別人才來那麼一人,你就沒法把他擒下,而幫中傷亡那麼多,你負得起責任?」

  方中平低首道:「是,卑職該死,若非方振眉從中作梗,郭傲白必死無疑。」

  曾白水冷笑道:「若不是你是敗在方振眉手下,早已以幫規處置你了。」方中平聽得心頭一震,曾白水隨即向屈雷道:「目下數百里之內,還有什麼幫派足以為患的?還有什麼門派是試劍山莊的支持者?你說一說看。」

  屈雷道:「只有含鷹堡、涵碧樓及青雲鏢局。」

  曾白水「嗯」了一聲,說道:「說下去。」

  屈雷侃侃道:「東面是含鷹堡。堡主郭天定,擅『七重天劍法』,據說已練至『九重天』,比任何一位練這種劍法者,尤有過之。每每試劍山莊有危,含鷹堡必傾力相助;每次含鷹堡有難,試劍山莊也必派人相救。故欲滅試劍山莊,必先滅含鷹堡。」

  曾白水淡淡地道:「很好。」

  屈雷再接道:「南面的是涵碧樓。涵碧樓看來是瓦子樓,但卻有一定的實力。主持人歐陽掃月,是女中豪傑,巾幗英雄,這一帶的青樓弱女,都仗她佑護。她是司徒老兒的摯交,雖甚少往來,卻守望相顧。她的兩名義女,公孫幽蘭及公孫月蘭,驚才羨艷,文武皆精。公孫月蘭有一密友,正是我是誰……」說到這裏,屈雷臉上呈現一面忿色。

  曾白水道:「說下去。」

  屈雷頓了一下,接道:「北面則是青雲鏢局。青雲鏢局是開封府風雲鏢局三大分局之一。其他的分局是『飛雲鏢局』及『馳雲鏢局』,都被咱們在去年砸了,剩下的是最強的青雲鏢局。局主呼延一定,號稱『金鞭無敵』,和『飛雲鏢局』逃亡局主『飛雲十八掌』薛正音,及『馳雲鏢局』唯一遺孤、但武功最高的『雪花神劍』蔣清風住在一起。這三人聯手,所以這青雲鏢局也十分難纏,況且呼延一定、龍非花與司徒十二情同手足,試劍山莊一旦有難,青雲鏢局絕不會坐視的。而且我們先後毀去『飛雲鏢局』與『馳雲鏢局』,薛正音和蔣清風,早想反攻長笑幫,所以要獨霸中原,青雲鏢局、涵碧樓及含鷹堡是非除不可的!」

  曾白水接道:「說得好!現在是毀去他們的時候了!」

  屈雷,方中平二人聽得俱為一震。曾白水冷冷地道:「我們已養精蓄銳了這麼些時候,而今正要出征,這三個心腹大患,自然先除。郭傲白既然先殺我長笑幫人,我們就連他老窩也毀了。含鷹堡,要雞犬不留!我是誰既然斷你一腕,你就把他最心愛的人幹掉!我們滅試劍山莊後,遲早與風雲鏢局一戰的,現在先毀了風雲鏢局伸到這兒的手足,亦為當前要事!」

  曾白水說到這兒.忽然仰天大笑道:「我是誰明晨約方振眉,今晚必留在涵碧樓,天未破曉,他即啟程──就是這樣,屈雷,現在你馬上帶人去含鷹堡,殺個雞犬不留!方中平,你現在帶多點人,把青雲鏢局鏟平!然後你們在今夜未央時,一待我是誰走後,合擊涵碧樓。」

  屈雷、方中平大為振奮,肅立道:「是!」

  曾白水向天長笑道:「我今夜將坐待司徒十二,或是方振眉,不管任何人,試劍山莊不能缺少首腦,司徒十二更不能失去如同右臂的方振眉!無論他是誰來,我都要他來得去不得。去去去!」

  屈雷、方中平齊聲道:「長笑冠天下,獨此一江山!」曾白水長笑聲中,屈雷、方中平向後退出,返身就走,曾白水笑聲一歇,道:「屈雷,你的左臂方不方便?」

  屈雷回身道:「謝謝幫主,這點傷,只要有敵可殺,有事可為,我就會忘了疼痛的了。」

  曾白水笑道:「很好,你一向強悍得很。」然後傲然道:「我們要在一天之內,毀含鷹堡,摧涵碧樓,滅青雲鏢局,而且殺我是誰,誅方振眉,手刃司徒十二,折試劍山莊,稱霸武林,唯我獨尊!哈哈哈哈哈哈哈……」聲音如夜梟,直蕩入九霄雲外。

龍虎風雲 - 目錄